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九段 【蓉娜是吐紋紋人的一位皇族】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和蓉娜會面後,交換了許多資料,當然這些都是為了要保護春花若子,並準備應付可能面對水晶鱷魚的各種情況。

老人向蓉娜坦承自己犯下的錯誤──沒有將太空船內三位宇航員的真相告訴他們,特別是蓉娜,其實她是吐紋紋人的一位皇族!

第七章    第二十九段 【蓉娜是吐紋紋人的一位皇族】

 

於是老人解吉諾,不動聲色的將歷史還給了蓉娜。
是的,她是吐紋紋人的皇族,接受了一次特殊,且是秘密的任務──載一個石床到一千光年外的一個星球,去從事宇宙永恆奧秘的探究。
這個宇宙長征起始於那石床首次被蓉娜的遠祖在領地發現。其後數百年間,經過幾代頂尖科學家的鑽研,發現石床握有打開『永恆』奧秘的鑰匙!
直到蓉娜高祖一代,他們的研究才有了突破。但並不是打開了『永恆』的奧秘,而是發現石床本身就是一種『永恆』的物質!

而且在特定的條件下,石床會自然的結出晶體,晶體更是一種無窮盡的能源!
更數百年後,他們居然找到了石床來源的星球,那是一千光年之外,因此又用了數百年時間,發展並打造了一艘超遠程的太空船,立即展開宇宙長征,希望能打開宇宙『永恆』的奧祕。

可是,蓉娜這時卻要老人打住,不必多做無謂的解釋!
「你還碎碎唸這些無用的事情,有什麼用?我們都只是奈米菌元體投射出來的形象,你不要開玩笑,宇宙奧秘才不關我的事!」「但那太空船內的設計與安排,卻與妳有極大的關係。」老人不慌不忙的說,「太空船載了四台睡床,除了石床,有三個晶床給太空人進行長眠,我是艦長,負責照顧整個太空船和你們三人。

「這次長征選了你們三人本有特別的含意!這也是我抽掉這部份歷史的原因。三名太空人,妳和極茸是吐紋紋人,妳是皇族,極茸是妳的侍衛,傑若是胡唔哼人,卻是你們的僕役。

「如此的組合,除了顯示吐紋紋人有封建式的社會結構,也有向其他星球移民的意圖。我抽掉這部份歷史,就是考慮到我們本身乃一種共存性的奈米寄生菌元體,有與他們完全不同的繁延方式。

「不料當妳來到三星堆後,極茸似乎本能的就間負起侍衛的職責,也就是繁延女皇的後代,與我的計畫,完全的背道而馳,我只有將他送回海底,將妳和傑若轉往瑪雅。」
可是蓉娜聽了卻感到似乎有些不對的地方,因為她覺得自己並不需要另外或其他性別的個體,來達成繁延的功能。

她又阻止他繼續下去:「他想對我性侵犯!讓他試試看!看我不一巴掌將他打回吐紋紋去!這碼子事用不著你擔心,我自己處理足足有餘,我今天來找你,為的是春花──」
老人好整以暇的說:「妳稍安勿燥,我知道妳來的目的,我就要說到春花了。」

「眼下春花面對的問題,也正是我們要面對的問題,就是那條水晶鱷魚,妳是不是已經感覺到,金鱷──如今牠已經變成金色的,其實就是將髑髏和妳融合在一起的情況?」
蓉娜沒有回答。

「而且擁有比妳和季子加起來更強大的威力!我想知道為何極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會突變得這麼強大?」
蓉娜:「我可沒興趣──」

「金鱷的威力不可小覷,牠竟能在我倆嚴密的監視下,找上春花,誘使她去做牠無法做到的事!」
蓉娜想說什麼,但還是沒有說話。
「妳沒去石龍堆,在那兒我們遇上比金鱷更為先進的人工智能,當然都是他的創造──」

蓉娜打岔:「他自己為何不直接出面,跟我們一對一的較量!」
「嗯,妳也注意到了這點。依據我在提卡爾時觀察到的跡象,顯示他可能就在瑪雅文明消失之前不久,他的菌元體內,受到某種病毒的侵入,必須回到海底,否則會逐漸萎縮消失。他可能撐過了病毒的入侵,卻再也無法上岸了。」

「病毒?!」蓉娜對這有興趣,是因為能消滅解極茸的病毒,對她當然是一種威脅。
「我相信是一種跟小丸子同一類的病毒。」
「小丸子!」
「別慌,小丸子是一種『良性』的病毒。可是它的魔力只有一句話概括,『無人能檔』!

「我相信季子告訴過妳,春花這丫頭是怎樣領悟到小丸子可以幫她將威力強大的水晶鱷魚,禁錮在由『流銀水鏡』變出的神燈內。
「這再再證明,春花是個極其聰明的小丫頭。而我們更是要盡心盡力的來保護她的安全。因為我們面對的,實在是個非常可怕的強敵。

「金鱷現在就藏在臥室內室的加固保險箱內──」
「什麼!?」
「別驚慌,牠此刻是處於類似冬眠的狀況,牠不會聽到我們的談話。我用金龍拐杖,在外圍又做了一道防範。
「妳可以自己去看看,透過龍拐,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個強敵──」

話未說完,蓉娜已經進入內室,一眨眼間,她已回來。
老人繼續說:「即便我們兩人聯手,也無法消滅金鱷──」
蓉娜插嘴:「小丸子現在在哪裏?」
「小丸子是一種良性病毒,即便是受其感染,毒性也很容易就過去,不但如此,感染過的人,不管做什麼事,會變得有超強的能力,因為小丸子能激發人類的潛力。

「所幸此刻牠被神燈禁錮住,但不幸我們也不知如何控制神燈。所以我們要兩方面同時進行,一方面找到消滅金鱷的方法,一方面要掌握解除神燈禁錮的方法。
「但春花已經將神燈寫入她的劇本中,所以我們眼前的當務之急,是在舞台上保護春花的安全,特別是若有萬一的情況發生,金鱷破燈而出,我們如何能確保春花不受到傷害。」

「你要我做些什麼?」蓉娜有些感激的說。
「妳帶著東京先生到天外來客居酒屋去,我已經將所有能派上用場的人手,都在那兒集中,包括洛哈同,等著妳去主持『保護春花安全行動計畫』。
「那兒往返交通不便,我已經安排附近三間民房,給他們住宿。
「如今妳我已經連絡上了,無論妳做了什麼,我都會知道,也不用怕驚動我們的敵人。」
蓉娜正要離去,老人說:「還有,傑若和紫水晶已經在那兒等妳。」

 

◇  凱薩琳母女在戲院旁吃仙貝零嘴

 

坐在短垣上吃仙貝的凱薩琳和羅珊蒂,一直看著劇院員工換海報,當他們換好海報,將公告牌闔起鎖好,她們也將一袋仙貝正好吃掉。
於是母女相視一笑,起身走過去看新的海報。

海報全用日文,只有圖片她們看得懂,而掛頭牌的三位美麗女主角頭像,她們全都認識,正是春花、唐美儀、和珡海。
羅珊蒂這時注意到海報最上端,赫然印著一條金色鱷魚。

「媽咪,妳看,金色的鱷魚。」她高舉著手,指向有她三個人身高的公告牌頂端。
凱薩琳慢慢抬起頭向上看去。
但羅珊蒂突然收回手臂,雙掌在腰間握拳,全身緊張的回轉身子。

洛哈同在她母親身後,食指擱在唇上,要她不要出聲。
但凱薩琳這時卻驚愕『啊』了一聲,因為她也看到他了,從遮著海報框的玻璃反映中。
「洛哈!」她回轉身子,卻恰恰投入他的懷抱,他倆輕輕的擁吻著。
羅珊蒂眼光發亮的看著他們。

這時不少路人開始佇足在他們身旁,來看新貼的海報。
洛哈同握起羅珊蒂的手,並向她眨眨眼:「我們找個地方坐下說吧。」

他帶著母女倆來到劇院東側,面臨大街的一排商店。離劇院開門雖仍有一週的時間,但這些店家,都已經陸續的開始營業。
他們進入的一家星巴克,是昨天才剛開的幕。
羅珊蒂點了櫻桃巧克力奶滋,洛哈同和凱薩琳則要了咖啡。

由他們坐定,到飲料端上來,這段時間,羅珊蒂一直眼光發亮的盯著洛哈同瞧。凱薩琳看著當然有些奇怪。
她問:「你們倆怎麼回事?」
洛哈同看著羅珊蒂說:「解吉諾和蓉娜,要給妳一樣東西。」

羅珊蒂一見到他拿出的東西,立刻淚珠滾滾留下,喃喃地說:「紫水晶──」
洛哈同取出的是一個無色透明的小水晶手錶,「我來給妳戴上吧。」

 

(接  -  第三十段【紫水晶的全面改造】)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