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段 【紫水晶的全面改造】

(情節概要)

 

當春花和她的製作團隊,為了『金鱷仙子』的演出而忙碌;老人和蓉娜則為了保護春花和對付水晶鱷魚而處處設下棋子時,凱薩琳和羅珊蒂就顯得無所事事的樣子。

稍早,洛哈同說要離開她們母女一陣子,因老人要他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之後,母女倆頻頻出現在金鱷大劇院的前門小廣場上,觀察劇院開幕的進展,兼且等待洛哈同的到來。

這一日,他果然出現了,並為羅珊蒂帶來一件意外的禮物。

第七章    第三十段 【紫水晶的全面改造】

 

原來解傑若接收了紫水晶,對她進行密集的再教育改造。內丹本就是主人精髓的提煉,所以大功很快就告成,之後,紫水晶表達了自己的意願,她要回到蓉娜身邊,但她希望割出一小塊自己,留給羅珊蒂做永遠的紀念。

解傑若遵照老人指示,帶了紫水晶到天外來客居酒屋,等侯蓉娜。
蓉娜接受了老人的請託,到居酒屋來主持『保護春花安全行動計畫』,遂將紫水晶派上更大的用場,將紫水晶分割成不等大小的四塊。

並利用聖杯,將那四塊分別改造成一個手錶──給羅珊蒂,一顆米粒大小珠子──秘密安裝在神燈上以作監視和記錄,第三塊,做成一條有橢圓墜子的水晶項鍊,墜子內是栩栩如生的一個立體肖像──春若花聖子的肖像。

然後更重要的,是一株紫色帶柄的蓮花枝,將負起一個極重要安全保護的任務。

東京先生將於開幕當天,親自為春花戴上項鍊,以表達他對她們母女的懺悔。

為她們敘述完了這些,洛哈同說:「我們這就過去吧,其他人都已經在那兒集合了,『保護春花安全行動計畫』已經展開。」

 

◇  兩週後

 

他們,洛哈同、凱薩琳、和羅珊蒂還是佇足在公告牌前,但這是兩週後,這次三人穿戴衣履光鮮,十分正式,是為了來參加今日劇院開幕的酒會。
順著人潮,他們緩緩走上樓梯,走入二樓。劇院二樓中央是個非常寬敞,以十二根巨柱圍起的開放式圓形會議廳,酒會便將在此舉行。
圓柱圈外早已備下名酒珍餚,圈內排滿席位,貴賓座內中央位子,東京先生穿著隆重的傳統和服,此刻單獨正襟危坐,身旁竟然沒有蓉娜陪伴。

他臉色凝重,可能由於緊張,擱在椅子扶手上的雙手,頻頻手指交叉相握,時時又不自覺的摩挲轉動著右手食指上戴著的那枚戒指,銀灰色,比普通的斑指還長一點,由三個環節合成,他發現這三個環節可以任意轉動,卻拆不開,不知是如何結合一起的。
洛哈同三人找著位置坐下,只是,他們的團隊只有他們一組出席了酒會。
其他的人都忙著分配到的任務;一色仍是手持輕便攝影機,裏裏外外記錄著現場。演員們都忙著準備上場,唐美儀和珡海在後台演員室內。

 

◇  瀨戶內瀚海得了重病

 

薄鳳池和妹妹卻根本沒來,連戲都無法來看,因為瀚海得了重病!似乎受到某種奇怪病毒的感染,他們為他找了西醫與漢方醫來看病,竟都找不出病因,而束手無策!因此兄妹倆只得耐心的一旁悉心照顧他。

而今日這齣戲的主角春花也沒有出席酒會,她於酒會前一個小時,便由西側巷子的後門,進入了劇院。

第一件事便是將帶來的神燈錦囊,鎖入她要伊藤經理特別準備的一具保險櫃內,同時她給唐美儀留了話,一到劇院就來找她要保險櫃鎖的密碼。她要一再提醒唐美儀,神燈因有不可預測,又威力強大的金鱷在內,應以『危險的道具』視之!
她還要再一次提醒唐美儀,對付這個危險的道具,她必須借重於她卓越的武功,在萬一危機爆發之時,能於最短時間內,控制現場,減少傷害。

然後她開始逐一檢視樂器和其他道具。對於本劇的音樂,她的要求極高,但對仙道也又極具信心。她揚棄了傳統的配樂,要仙道也以吉他和牧笛來做為伴奏。
這當然是因為,這齣劇本寫作的靈感來自中南美的佩滕伊察湖的浪漫美景,她要她的『凌波仙子』陶醉在美麗與憂傷的氛圍中。

可是在擱置樂器的那張桌腳邊,她卻又見到好幾個傳統歌舞伎用的雙面鼓。她微覺詫異,卻沒深究下去。
擱置道具的桌上,她驚奇地見到一大碗好幾種不同的堅果。她詫異著,但猜想是管理道具的人,愛吃堅果零食,所以也就不去深究了。

 

◇  羽生猊為她設計的『白無垢』是今晚的重頭戲

 

於是她回到自己的化妝室,準備上妝和穿起戲服。
這件總共三層,最外是白色的服裝,是劇中的重頭戲。她穿著這件幾乎嚴重妨礙穿者行動的超重戲服,卻需在舞台上,做著複雜繁美的動作!

編舞家筱川雲友,設計這件服裝的羽生猊,已經跟她相處了整整一星期,另外還有三位舞台上的助手『黑衣人』,不斷重複操作演練,並使這套服裝,和她的舞蹈動作,達成最完美的結合。

昨晚,他們完成了最後的演練,並終於感到一切滿意。
羽生猊將服裝帶回自己的工作室,做最後調整,今天,羽生猊會親自將服裝送來,隨同三位黑衣人,協助她穿戴。

對著化妝室的鏡子,她開始上妝,她褪下上衣,於是她見到掛在她頸間胸前的水晶鍊墜。
也是昨晚,東京先生終於找到了她做為演劇指揮總部的旅館,告訴了她一項重要的決定,一項將改變她今後命運的決定!

東京先生會在歌舞劇首演結束後,立即招開記者會,向大家宣告一項秘密,她是他的女兒,隨後他將跟她的母親舉行正式的婚禮。
──難道你要抱著牌位舉行婚禮?
她冷冷的說:「她在生下我的時候就過世了!」

豈料她話聲方落,眼前便出現一位氣質端莊高貴,美艷非凡的中年婦人。
春花張嘴說不出話來,她確信她見到的是自己,是自己五、六十歲時的樣子!

那婦人慈祥的看著她,自懷內取出一串水晶項鍊垂著一個橢圓墜子,交給東京先生,東京先生繞到她身後,給她戴上。
她本來要立即抗議的,卻注意到橢圓墜子內竟有一個宛轉如生的立體肖像!她自己的肖像!

化妝室內,春花對著鏡子檢視這水晶項鍊,墜子裏的肖像,必定就是她母親生前的面貌了。
對母親,她感到非常的『生疏』,她不清楚以後自己是否會成為一位母親?更不清楚,是否會成為一位『好母親』!
「母親,妳會原諒我嗎?」她流下兩行清淚。
──我是幼稚無知的啊。

給她項鍊的人,必定就是解蓉娜了,之前,她一直以男人的面貌出現。直到遇上東京先生,因此改以他失落的摯愛的面貌出現。
但他們為何一定要趕在她演出之前,來給她這麼一條項鍊?

只有一個目的!這項鍊是用來保護她的!
她陡然蛾眉倒豎,憤然不滿。
──我不需要你們的幫助!
她伸手到頸後,想要解下項鍊,卻發現根本找不到搭扣!
她雙腕用力,想拉斷項鍊,項鍊似乎根本就拉不斷。這下她可火了!

可是,就在這時,有人敲門,她聽到羽生猊在門外說:「春花小姐,可以進來嗎,白無垢給妳帶來了。」

 

(接  -  第三十一段【羽生猊設計的白無垢戲服】)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