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八段 【蓉娜與老人在千葉的酒店內會面】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的瑪瑙內丹,被春花若子盜走,並帶至東京。她將內丹與龍珠和胭脂小丸子放在同一錦囊內,而老人有鑑於胭脂小丸子的魔力太強,絕不能被水晶鱷魚掌握,便私下放走了小丸子。

小丸子在金鱷大劇院前門小廣場上,經過了多人之手,包括瀨戶內珡海、羅珊蒂、洛哈同等。其中小丸子特別替老人傳了一個信息給洛哈同,要他傳消息給蓉娜。

蓉娜遂立即前往春花住的酒店內,與老人會面。

第七章    第二十八段 【蓉娜與老人在千葉的酒店內會面】

 

凱薩琳和羅珊蒂仰頭看著劇院那個,龐大懸空好像玩具太空船那樣的『軒唐破風』金綠屋頂。
而這次,母女倆可真見到屋頂上有人,原來她們正在觀看三名劇院工作人員,更換一塊新的劇院的金字匾額。

不但她倆,一大堆人都聚在戲院前面,看著這個難度頗大的工程。
總共有三個人,在十層樓高的部位,兩名蹲在屋簷底下一片相當窄狹的空間協助,主安裝者卻是由地面一檯升降長臂吊桶,直直送到十樓匾額的位置前。

她們母女不識日文,微覺詫異,因為約一週前,她們一夥人往淺草寺遊玩,從劇院前出發時,已經有一塊匾額掛在高處,而今不知為何要換。
原因是,春花下令給劇院經理伊藤浩文,讓他將原來的劇院名字『東京都淺草座歌舞劇院』,改成『淺草座金鱷大劇院』!
這正是約兩週前,她在旅館陽台上,激怒了水晶鱷魚,使牠體內突然冒出金色的斑塊,而得到的靈感。

羅珊蒂和媽媽看了一會換匾,覺著累了,遂往右側邊小小稻荷神社周圍的水泥短垣上坐下,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路人,人雖然蠻多的,卻不擁擠。

事實上,她們這週來走的地方並不算多,因為她們原本也不是來旅遊的,而東京及其周邊的旅遊景點幾乎全是購物中心,比如新宿、渋谷、銀座、六本木等地區。若為了找名牌旗艦店購物,巴黎恐怕還較這兒更多。至於東京迪斯奈樂園,也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這幾日凱薩琳帶著女兒,去得最多的地方是上野恩賜公園,因為公園內聚集了不下六、七間博物館,包括了:東京國立博物館和東洋館、國立西洋美術館、東京都美術館等。
而觀賞博物館,本就是相當吃力的一件事,所以這一週內,母女倆仍未全數走過一遍。

然而她們每天自旅館出門,無論去何處,首先第一站,就是到劇院這兒來轉一圈,看看有無新的發展。
她們母女在這短垣上坐定後,取出一些零嘴吃了起來。這一次不是和菓子,而是『仙貝』,那是一種梗米做的餅乾式小食,而由於她們怕不習慣醬油味的零嘴,就選了起士味的米餅。

正當她們將鬆脆的米餅仙貝嚼得『卡茲、卡茲』的時候,便見到另幾名劇院工作人員出來,帶著兩份海報及可摺疊的踏梯,準備更新公告牌內的巨型海報。

兩塊巨大的公告牌,左邊介紹劇院,右側介紹劇目,右側公告牌距羅珊蒂不遠,她看著一名工人站到公告牌背面,用鑰匙打開公告欄,更換著裏面的海報,她突然記起,就在這兒,她撞到珡海阿姨的哥哥,同時也撿到了一粒銀色小丸子。
她轉頭向一旁的母親問:「洛叔叔怎麼還不回來?」

凱薩琳自己都有些憂心忡忡,自那日大家逛仲見世通,遊淺草寺回來之後,洛哈同便告訴她們,他接到老人通知,立刻要去從事一項重要任務,將離開一段時間,但老人特別指示,要她們母女不用擔憂,乘這機會,放鬆心情好好瀏覽一下東京。
其間,他只出現過一次,在羅珊蒂沈睡後的深夜,來向她稍稍做了說明。
他是在最料想不到的時刻和地點,接到老人的通知。溝通的管道,竟是那銀色小丸子!

就在羅珊蒂將小丸子交給他後,小丸子在他手中轉了兩轉,便將老人所有要給他的消息全數傳到。小丸子說老人答應它可以自己交友擇人,所以他才將小丸子跟和菓子放在一起。

經由這一次的接觸,他和老人便可以隨時隨地的進行腦波溝通!而他亦立刻的與蓉娜聯絡,讓蓉娜也可與老人隨時隨地雙方交換訊息。
更由於老人眼下正跟春花在一起,這使蓉娜瞬時的掌握到春花現況的所有消息;包括那十六句俳句,舞台演出製作的相關資料,全部的演職員名單等!

拿到這些資料後,蓉娜第一件事,便是往春花隱身的旅館酒店內,與老人會面,她本身在叢林曾迷失了近千年,幾乎已記不清解極茸了。
她問:「解極茸為何要如此跟你做對?為了復仇嗎?」

「仇他已經復了。他使傑若把妳吞掉,破壞我安排你們在瑪雅的全盤計畫。」
「他這次好像跟你宣戰,若不是復仇,又為了何事?」
「他想知道我把一張石床藏到哪裏。」

「你多次提起過,到底是一張什麼床?為何要藏它起來?」
「這跟妳有很大的關係,妳是最後一個由海底到三星堆來歸隊,加入行列的,妳的出現,改變了你們三人間的關係。」

「你不要什麼事都怪我的錯,是你將我帶去三星堆的,上陸、下海,上上下下我們沒這個能耐,只有你才做得到。」
「不是跟妳的能力,是跟你們的歷史有關。」

「這更不對了!我的歷史,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概念!?」
「因為在造就你們三個之前,我將這一部分歷史都抽掉了。」
「什麼!你沒有權力抹殺我們的歷史!」
「如今看起來,我做了錯誤的選擇。但這個錯誤的選擇,卻還是因妳而起!」
「什麼,又是我的錯!」
「因為妳是吐紋紋人的一位皇族。」
「什麼!」

 

(接  -  第二十九段【蓉娜是吐紋紋人的一位皇族】)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