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四段【居酒屋內蓉娜成了調皮的外星人】

(情節概要)

 

由提卡爾瑪雅廢墟回到東京後的第三日,東京先生和蓉娜一起來到天外來客居酒屋。

首先聽取了居酒屋總管天外豬太郎的簡報後,蓉娜由正門進入居酒屋參觀,只一眼便令她不由自主的愛上了這間專為外星人設計的觀光旅遊小屋。

第七章    第四段【居酒屋內蓉娜成了調皮的外星人】

 

這兒雖然沒有鳥居、神道、或手水舍,但整個建築卻有神社的格局,這全靠那敷了綠瓦的弧形『捲棚』式屋頂,屋脊以柔美的彎曲線條呈現眼前,又因長方形建築的主軸為南北走向,而改以面對江心的北端山牆為正門。便是這個正門突破傳統的設計,令蓉娜驚艷不已。
捲棚歇山頂的山牆端,原為『入母屋造』的格式,於屋脊下方應另有一片橫簷伸出,但這兒,自屋頂起,作了巧妙的改動。

北端弧形的屋頂,自屋脊往下繼續翻出,於山牆上端,構成了一個『向唐破風』。而原有的橫簷,寬度減半,並於中央往上挑起,又形成一個『千鳥破風』。
姬路城堡的最上兩層屋頂,便是『軒唐破風』在上,『千鳥破風』在下的形式,只不過這兒不是兩層,而只是重簷。
重簷由四根相當粗的方形木柱肩起,木柱內側垂直平行,外側卻上窄下寬,因此造成一種向上『拱固』的感覺,在重簷的下方,形成一個深進的通道,正門便在通道最深處。

蓉娜轉出了環廊,見到這深隱通道內的景象,竟以為見到了外太空中旋轉的一個星體!
她浴在一片蔚藍的天光中,只見前方一個發亮的大型晶球,在藍色的雲層內緩緩旋轉,她伸張手臂,要往光影中悠遊。她本是一種奈米菌元體,自然能將這片天地,擴張成無限的宇宙。
東京先生上前替她拉開了正門,門是傳統式的拉門,但僅為原色木條構成的正方形格子,並沒有敷上米紙。

門內是個玄關,有各種色澤深淺不同的藍色光影,自各種角度,集合到一個大型的水晶玻璃球體上。幾與眼光視線平行的球體,由三根細長的玻璃柱撐托著。
這三根玻璃柱,中心各包含著一條光纖管,源源向水晶球體內輸射出蔚藍色的光,令人無法捉摸藍光的來源。

水晶球體的前面和後方,各有兩片雲母屏風,共四片,屏風上不規則的鏤雕出各式的浮雲,加上360度安置,並由各個角度,照射而來的藍色燈光,透過屏風上的雲母浮雲,在中間的水晶球體上,投射了深淺濃淡不同的圖樣,使水晶球體像極了太空中眺見的地球!
雲母屏風是以左右交錯的方式排列著,因此要進入必須以『之』字型的方式,繞著球體迂迴的穿過。

東京先生為蓉娜拉開門,正要側身讓她先行,回過頭不料她卻已不見了!
蓉娜不但是一種奈米菌元體,外形更只是一種投影而已,屏風和球體是阻不了她的,因此早就一晃而入了!
東京先生自己遂連忙連連轉右轉左地,迂迴走了進去。
可是屋內依然不見蓉娜!

這間居酒屋的內部,絕對不與任何東京市裏一般的居酒屋相同。這裏完全沒有餐桌或廚房,相當大的一個空間呈現著庭園的景象,有山石,有水池,似乎還有一些豆棚瓜架;而整個地面,全鋪上了一層潔白的矽砂,一如日本傳統的庭園那樣,矽砂全被犁出各種優雅流暢的圖形線條。
矽砂上,架設有通行的木板,顯然是給會破壞矽砂圖形的人類用的,因為不會留下腳印的外星人,當然可以直接從矽砂上走過。

可是蓉娜去了哪裏?東京先生視線搜尋著。
轉出雲母屏風後,他此刻是站在一片圓形的鏡面前,半徑約三英呎,平鋪在地面上,其旁一條木板通道就在他腳下,切過鏡面的邊緣,向前逐漸分支開去,貫穿著庭園內的各個景點。
「蓉娜!蓉娜!」東京先生叫喚著。

突然,那銀色光亮的鏡面內,跳出一道阿米巴似的黑色液體,開始變形自行旋絞著,當昇高到東京先生的頭部時,突然向他噴灑出一片黑液。
東京先生雙手遮面,閉緊了眼睛,可是這片黑液卻突然在離他頭面不到半公分的半空中凝固,沒有半滴沾上東京先生!
東京先生發現沒被沾到,笑著說:「蓉娜,不可調皮!」

阿米巴似的黑色黏液,正是解蓉娜利用老人解吉諾為他們準備的玉琮和水晶髑髏製造出來的第一個原型,也是三名外星太空人之一。當然蓉娜曾向東京先生仔細的說明過,她說這種生物的名稱叫『吐紋紋』。
所以東京先生絲毫沒有驚駭的反應或恐怖的感覺,反而微笑地看著那股黑色液體,舉步走上鏡面邊的木板通道,開始緩緩向前而行。

吐紋紋人黑黏黏解蓉娜,突然自豎立的狀態全盤的散了下來,落到鏡面外的矽砂裏去。全黑的她,慢慢滲入純白的矽砂內,一恍惚間,竟令人以為是點點白砂自黑色中冒出,煞是好看。
供地球人類行走的木道,縱橫交錯,可以輕易地走去全室任何的角落,但東京先生的目標,卻是最裏進的一個長方形石質蓄水池,他以最直接的路線前進。

突然,矽砂裏的蓉娜全彈了出來,『唰』一聲由木道左側,竄過東京先生面前,又滲入右側一個稍稍高於地面的矮矮平台內,平台呈三角形,並係由打橫豎起的一片片青瓦組成,弧形的青瓦以各種不同的搭配,模仿著水流的形像。
細心的訪客,定然會發現,這個三角形的青瓦平台,可不正是居酒屋所在的江戶川天外崎的地形麼!

這時滲入青瓦內的蓉娜,又逐漸自底部的瓦隙間緩緩向頂端流去,每流過一排青瓦,瓦片內部便像點亮的燈盞那樣,放出一眨一眨的黃光,一排排黃光開始眨呀眨的,就如機場跑道的指示燈光,導引著天外來客到此登陸!
引亮了青瓦燈,黑黏黏蓉娜又竄回東京先生左側的一個花園式的木架裏。

那木架上有銀色絲線綁著各式各樣,大小也各異的銀色立體幾何形狀,並且七上八下不規則地吊著。但這時的蓉娜卻又由黑稠的黏液,幻化成一股淡煙,從吊絲上拂過,像一陣清風,挑動了掛著的銀絲,因此一個個立體幾何圖形開始左左右右地晃盪起來,等她飄過了整個花架,那吊著的所有的立體幾何圖形巧妙地分成兩半,整齊地左右分開、又交錯、分開、又交錯地晃盪著!

東京先生一直邊走邊欣賞著蓉娜突然顯現的未泯童心,此時他來至屋尾一個石質蓄水池邊。

 

(接  -  第五段【蓉娜的相貌身影開始不停地變換著】)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