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段  【小動物都不願離開天外崎】

(情節概要)

 

東京先生為了收藏他歷年來發現的外星人遺落地球的各類寶物,遂在江戶川天外崎建立了『天外來客居酒屋』。

他自提卡爾瑪雅廢墟返回東京的第三日,由蓉娜陪著來到居酒屋,一來準備仔細清點一下他的保藏,二來希望蓉娜根據她外星人的科技知識,能對這些保藏清楚地瞭解其真正的功能。

但首先則是負責照顧居酒屋和天外崎的天外豬太郎,向東京先生做了詳盡的報告。

they dont want to go.jpg

第七章    第三段【小動物都不願離開天外崎】

 

接下來豬太郎報告的,讓一邊旁聽著的蓉娜十分詫異,竟是有關園林的管理!
他說這一個月來,每週都要收集並放掉五六十隻鳥雀,包括好幾隻水鳥,也就是會潛入水中捕魚的禽類。
蓉娜詫異,豬太郎就算充當這兒的園丁,又為何要收集鳥雀,然後放走?
東京先生這時卻問:「水鳥?什麼樣的水鳥?水鴨麼?」
「有野鴨,鴛鴦,但潛水的只發現鷺鶿,是小型的那種。」
「你是說,牠們從水下進來的?」
「嗨!」
「你相信,牠們進來了就也出不去了?」
「嗨!」

這時蓉娜轉向東京先生,想要問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東京先生轉頭見到了她詢問的眼光,便向她解釋。
原來當他們發現需要加強寶藏的安全防衛措施時,就考慮到或有可能藏寶中的一項,就有這樣的功能,後來鎖定一個外表黑色,卻不知質地的小方盒子,七弄八弄居然讓他們以居酒屋為中心,將天外崎北端三分之二處為半徑畫圓,涵蓋的整個區域竟都被圈進某種無形的磁場中。

這種無形的防禦系統,對附近的居民當然並不會造成任何危害,但對鳥類和一些野生動物,凡闖入天外崎後,就再也出不去了!
這些被困的野生鳥獸,至少必需每週一次收集起來然後放掉,若任其自然,天外崎很快就會完全不適合人類居住了。
這件事又不能讓外界知道,所以豬太郎自然的肩起了這一份工作。

但顯然目前又有新的問題出現了,細心的豬太郎自接掌這一片園林的管理後,便開始留心附近居民的各種社區和休閒的活動,看看是否天外崎的開發,會影響到居民的一般生活,特別是喜愛釣魚的民眾,因為沿著江戶川兩岸,凡是有沙洲或橋墩的,幾乎每天都可見到垂釣的人們,尋求著半日的優閒。

沒錯,他果然猜中了,已經有兩星期,他在東京都廳的網站上查到,不少釣者,向都廳事務局的『內水面漁場管理委員會』抱怨,說天外崎附近水域的魚量好像明顯的出現枯竭現象,但初步調查,卻找不出任何原因,而且江戶川沿岸其他水面,並沒有出現這種現象。
「你相信魚量減少的原因,就是這裏的安全防禦體系,從上空到水底全包括在裏面的?」
「嗨!」他隨即又補充:「小魚鑽進來出不去,天外崎魚量只有增加,沒有減少,那些鷺鶿就是追捕小魚,才鑽進來的。」

東京先生思考著,然後向蓉娜看了一眼,說:「知道了,等一下我們會去處理。對了,那些進來又出不去的小動物,你又是怎麼處理的?」
豬太郎聞言,向東京先生俯身道歉,然後嚅嚅地說:「他們都不願離去。」
不敢相信聽到的回話,東京先生問:「牠們什麼?」
「他們,不願離去。」
「你把牠們養在哪裏?」
「白天讓他們在園裏玩耍,晚上讓他們進我的屋內。」他指的是居酒屋後面的那間黑瓦建築物,屋內除了他之外,還有每週三日,早上來下午走,幫他煮餐和打掃的一位中年婦人── 恭子。
「這事恭子知道嗎?」
「她不知道。」

「你又如何知道那些小動物都不肯走?」
豬太郎稍稍考慮了一下,說:「其實我也不知道,上個星期,我照常將收集到的松鼠、野兔、金花鼠,還有好幾隻貓,放進籠裏,準備把他們送走,正要擺到車上,就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話。」
「說什麼話?」
豬太郎用尖細的嗓音說:「不要把我送走。我也不要,送走。」稍停後,立即補充:「這是兩只小金花鼠說的。」
「這兒好玩,太好玩了!」他用粗獷的聲音說著,「這是那只大野兔。」
然後又憋著嗓音說:「我是被主人遺棄的,我是不想回去的了!喵。」

東京先生聽完,翻了翻白眼說:「你也抓到了松鼠,松鼠怎麼沒說話!」
豬太郎低下頭說:「有的,松鼠說,」他啞著嗓子說:「你每天拿這麼多堅果請客,我藏了好多起來,把我送走了,你就可以來偷走,對不對?!」
東京先生真的楞住了,好一會沒吭聲,然後揮揮手說:「只要恭子不來跟我抱怨,就隨你吧!」
他向蓉娜看了一眼,又問豬太郎:「你還有其他事情報告嗎?」

「嗨,兩週前,不知如何,有一隊觀光客摸到了圍牆外,我上前阻擋,告訴他們因內部裝修,居酒屋暫時關閉,他們不聽,大聲吵鬧,領隊抗議,我發給他們葛西海濱公園內的『大摩天輪』招待券,他們才離去。」
「鑽石與花摩天輪招待券?是哪裏來的?」
豬太郎又俯首說:「我預期會碰到此類情況,所以主動和公園管理單位商量出來的一個辦法。」

「每一張招待券我們要付多少?」精明的東京先生立刻問。
「原價的七折。」
東京先生知道原價,約略估計了一下,便點頭認可:「嗯,你想得很周到。」
他轉向蓉娜:「我們就到藏寶室裏看看吧。」他又笑著說:「妳有好久沒見到季子了,妳不掛念他嗎?」

 

他們從會議室退出來,這兒原有條夾道通往藏寶室,但蓉娜說要正式的從居酒屋前門進入,因為她是名正言順的『外星人』,自然應該由正門迎入!
所以她走上西側環屋的長廊,伸手撩過自屋簷垂下的紫色綢障,好像仙女走在紫霧飄渺的仙境!
東京先生慢慢地跟在他身後,不經意地問:「妳相信豬太郎說的那些話嗎?」
「你是指他聽到小動物告訴他不想被送走?」
他們聽到身後,有小動物在枝葉間追逐竄跳的聲音,飛快來到他們廊外的樹上。

就這時,紫障外,東京先生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在說話,「大老闆駕到,恭迎。」
東京先生張大嘴,轉身撥開紫障,正好見到一隻金黃色背上五道深棕長紋的金花鼠竄過,追著前面的一隻,並且聽到細小的聲音說:「老闆,恭迎。恭迎,老闆。」
他簡直不敢相信聽到的和見到的,轉頭向蓉娜看去,她向他展開一個微笑,好像在反問他,「你說呢?」

蓉娜離了紫障,轉向內側的牆面,摩挲著牆上兩指幅寬木條構成的格子裝飾。整個屋子的全面的外觀,正是一個個由淺棕色底,深棕色木條交叉而成的正方形格子,端莊而純淨,十分的起眼。
她手指留戀在橫格木條上,向長廊北端接近,才一彎過轉角便聽得她一聲驚呼,並快步走到居酒屋正面,伸臂向前,似乎想一把擁住整個的門面,因為只一眼她便愛上了這個專為歡迎天外來客而建的居酒屋!

 

(接  -  第四段【居酒屋內蓉娜成了調皮的外星人】)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