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五段【蓉娜的相貌身影開始不停地變換】

(情節概要)

 

蓉娜顯然極喜歡這間專為天外來客所設計的居酒屋,參觀屋內時,像小孩子拿到了新玩具那樣!

然後,東京先生帶她進入了地底藏寶室,但需先通過四道電子檢驗的關卡。

第七章    第五段【蓉娜的相貌身影開始不停地變換】

 

平整長方形蓄水池,約六英呎長,三英呎寬,五英呎深,但前端三分之一處,被蜂窩狀的岩石蓋滿。水池內粼粼的水滲入蜂窩小洞中,又從外沿的一個個蜂窩小洞中滴流了下來,消失於池底的一個聚水凹槽中。
這時他走至水池的背面,用腳尖踩上開門的暗鈕,水池背面一塊石板緩緩向下落去,現出池下一道斜斜的梯階,梯階底便是通往藏寶室的地道。
而水池原來並非如表面所見的長方形,實際卻是兩個自長邊對角切開的直角三角形,真正儲水的部分只是在上的那個直角三角形。

通往地下藏寶室的入口只有五英呎高,東京先生還得彎下身來,小心的踏上梯階,才能下得去。
他喊著:「蓉娜,快來,我們去藏寶室,季子等著妳呢,妳不想念她嗎?」
此時蓉娜仍是一陣迷霧,纏繞在整齊垂晃著的銀色幾何圖形內。
她聞言立即化成一道黑液,竄到水池上空,便像跳水般,落入水中,一個水花也沒濺起,卻在池邊引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而正走下梯階的東京先生,卻猛然見到蓉娜就站在梯階底下等著他。

他們倆肩並肩走在通往藏寶室的地道內,想到方才目睹蓉娜孩子氣般的舉動,他說:「妳很喜歡這裏,要直接住到這裏來嗎?」
照理,她比他的年紀還大,恐怕還大很多;不知外星人是不是也有『愈老愈天真』的說法?
「你住哪裏我就住哪裏。」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臂膀。
這不是第一次她這樣做,自提卡爾回來後第二天,他便花了兩天的時間,帶著她巡視了一遍他擁有的所有事業,包括了──梶兵株式會社、春若花演芸經紀、夏蒙不動產公司、還在建築中的東京都淺草座劇場,和一些其他較小的資產。

今天則是第一次,帶她來本就屬於她的地方。他轉頭看她,她依舊沿用了解傑若的形象,在巡視各地資產的時候,她幾乎隨時隨地都會自然的勾住他的臂膀;他相信,此刻外間一定已經傳出他『出柜』的流言,想想,他一生未婚,沒有子嗣,從未發生過沾花惹草的醜聞,這不是最佳的解釋,又是什麼!

「妳本來的相貌是怎樣的?」他問。
她想了一下,說:「我都記不起來了。」然後放開了他的手臂。

 

◇  他們稱呼我『東京的川普』


「妳知道嗎?」為了要告訴她,他並不在乎她的外表,他趕快打岔說:「現在外界又給了我一個新的稱呼。」
「稱呼你什麼?」
「東京的川普。」
「誰是川普?」
「美國總統。」
「你也要去競選日本總統嗎?」
「不是的。」

這時兩人似乎已來到通道盡頭,封閉的空間,右側凹入牆內的是一扇傳統日式格子木門,門左側與人視線齊平處,是一個中央有銀色圓形金屬板的小黑盒子,金屬圓板上方又有一個小小紅色電眼。
東京先生略微欠身,對著銀色圓板說:「伊萊夏蒙。」
電眼跳成綠色,木門緩緩向右側自動開啟,他們走了進去。
出現他們面前還是一條通道,以舒緩的斜坡往下延伸約二十公尺左右。

「他們為何稱呼你『東京的川普』?」蓉娜問。
「我一向不理會這些的。」他不以為然地搖搖頭,邊走邊說:「都是那些喜歡阿諛奉承我的人製造出來的。」
「可是我知道你卻很喜歡『東京先生』這個稱號。」蓉娜一邊說,一邊順勢又勾住了他的臂膀。
聽到蓉娜如此問他,東京先生不自覺的嘴角展現出一絲笑意。而這時蓉娜雖然並沒看著他,卻突然的感覺到了他嘴角的『笑意』!她正想轉過頭去查證這個『笑意』,不過此時他們已走到通道盡頭。

這個通道盡頭左側,也是一個凹入牆內的木門,門左側與視線齊高處,也有一個黑盒子,上面有一塊金屬平板,平板中央則也是個電眼。
東京先生站到金屬板前將左眼對準了電眼,電眼內射出藍光,掃描了東京先生的瞳孔,隨後木門便向右側開啟,讓兩人走入。
但就在電眼掃瞄東京先生眼睛的那一刻,蓉娜猛然的全身一震,一如強烈的電流通過她全身那樣!但事實真的如此,就在那一刻,蓉娜於奈米菌元體的層次,突然就接收到大量的資料,以目前人類電腦記憶儲存空間來換算,蓉娜就在那數秒間接下了不啻數千個 TB 的資料!
如此超大量的資料蓉娜竟毫無被混淆、被截斷、或交錯糾結的情況發生!相反的,就在她一眨眼間,似乎便明瞭了一切。這對她來說,也是好久好久以來,首次發生的現象。有如一項早已遺忘的功能,終於被喚醒那樣。

那木門寬度只許一人通過,所以在門開啟的那一刻,蓉娜放開了東京先生的手臂,東京先生率先走入,但他已經確實感覺到了菩娜身體的一震,因此一走入,便立即讓過身子,給蓉娜跨進來的空間,然後迴身過來查看她是否無恙,可是他向蓉娜才看了一眼,便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原來此時的蓉娜雖然靜止站在那兒,可是她的容貌身影卻不停地變換著,一個形像浮現,隨即隱去,又變另一個浮現隱去,一個接一個,男女都有,更忽老忽少。
在旁人看來,浮現的只不過是不同的人物罷了,但在東京先生眼裏,卻令他心神大震,幾乎站不住腳,差一點跌坐地上!
他在蓉娜身上見到的竟全是在他漫長的生命中對他極為重要的一些人!

有如經歷著一生的歷史在眼前一幕幕重演,他見到他年輕時的祖父,這是家中舊照片中的形像。

◇  『河豚計畫』


他祖父,列維夏蒙,十八歲便離鄉背井,自西伯利亞一個僻遠的小鎮,移民到中國黑龍江的哈爾濱,投靠一個遠房親戚,並在哈爾濱娶妻生子。
之後是他去逝已十多年的父親,亞伯拉罕夏蒙,年輕時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戰──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戰爭。亞伯拉罕在哈爾濱阿什河糖廠打工,後與糖廠老闆崔克曼摯友的女兒結婚。
於是他見到他的母親,他喃喃地喊著:「媽媽──」但他母親的形象迅速地轉成兩名大日本帝國的軍官。

他並不知道這兩名日本軍官的名姓,但他知道為何會於此處出現。因為他的父母,曾陪伴糖廠老闆崔克曼往東京與這兩名日本軍官會面。
原來崔克曼於大日本帝國在中國東北建立偽滿國時期,積極地參與了一個被稱做『河豚』的計畫,為了要吸引遭蘇聯迫害的猶太人,移民到滿州國來。
正是這個緣故,後來雖然『河豚』計畫未能實施,亞伯拉罕卻愛上了東京,決心要在東京建立起夏蒙家族的事業。

 

(接  -  第六段【聖子  妳終於回來了】)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