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段 【一種尷尬的組合】

(情節概要)

 

洛哈同在四川成都石龍堆的地底荊玉宮內,幾乎有著死而復生的經歷,先是半個腦袋與他自己的水晶髑髏溶合一起,後又發現他的舌頭能像變色龍的舌頭那樣射出攫物,最後更發現他可以變形為一頭青蛙(或實際可能的情況──癩蛤蟆)。

帶著這些他尚未能運用自如的『非人類』的奇異能力,他與解傑若,還有凱薩琳和羅珊蒂,一起來到東京,要向春花若子追討被她盜走的老人的瑪瑙內丹。

由於解傑若這時是以羅軒轅的容貌身形出現,使得他們的這個組合,出現了相當尷尬的局面。

第七章    第十段 【一種尷尬的組合】

 

他們遠遠的觀望著,『天外來客居酒屋』佔地確實蠻大的,而且此時初夏,樹木已然茂盛,好像一個小森林突然伸入江心,成了十分別繳的一個景觀。
並且這附近,視線所及範圍內的其他地形,由於靠近河口,都十分平坦,近處的櫛次鱗比的建築物,都是單層或雙層的平房,較遠一些零星的商業區和工業區,才有較高的樓房。

洛哈同站在縣道六號線的邊緣,用手掌遮眼向居酒屋眺望著。在他身邊稍後,是羅珊蒂,媽媽凱薩琳則在另一旁,牽著她的手。
可能由於今天不是週末,所以雖然觀光小冊上,將這兒列為最熱門的旅遊景點,可是此時已是上午十時左右,卻除了他們三人之外,一個觀光客也不見。

「洛叔叔,」珊寄突然說:「我們進去吧。」
說完便牽起他的手,拉著母親,往前走去。
洛哈同說:「傑若還沒回來,等他出來我們才決定行動。」
但羅珊蒂一向知道,她的決定才是正確的,因此加快了腳步。

他們四人今晨一早便由成都趕到東京來,要向春花討回老人的瑪腦內丹。解傑若的計畫是很簡單的,只要找到春花,老人的內丹自然唾手可得。
他們住進淺草町四星級酒店,因為根據春花給羅軒轅下的請箋,她舞劇演出的地點,將是東京先生新蓋的『淺草座歌舞劇院』。
所以一放下行李他們便按址找去,不料劇院仍在進行最後的施工,他們語言不通,查詢不得要領。

但他們知道東京先生的住所地址,便立刻匆匆趕去港區的白金台。可是見到的卻是一位五旬上下的婦人,語言仍是不通,但這位婦人似乎知道他們要找誰,反身進屋,取了一本觀光小冊子,指點他們到居酒屋來查問。
原來這婦人正是定期往居酒屋去給豬太郎煮食和打掃的恭子,她知道豬太郎應該可以回答他們的所有問題。

省卻尋路的麻煩,他們叫了計程車開過去,當然坐在車內的只有三人,洛哈同、羅珊蒂、和凱薩琳。
一坐上車,開車的司機知道他們要去居酒屋,興沖沖地告訴他們有關居酒屋的一些怪異情形,他的英語不錯,說得相當的有聲有色。
因公路地勢較高,而且沒有岔路可以直接將他們送到樹林前,他們決定讓車在路邊停下,然後徒步過去。
甫一下車,隱身的解傑若便出聲警告他們這居酒屋有問題,要他們在外等,讓他先潛進去明瞭實際情況再做道理。

解傑若如今幾乎等於取代了老人在他們之間的地位,自從他被解吉諾自蓉娜的融合體內分解出來後,老人將大量重要的資料,轉輸給了他,以便他在對抗解極茸時,能確保被捲入的幾名人類的安全。
這絕非容易的工作,事實上在石龍堆地底,他們已經輸了一仗。
老人一組核心人物的身體安全,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威脅。至少四名人類,險些丟失生命。

『貫頂大法』,像這樣直接接收人類軀體的手段,老人當然知道如何運用,但這卻不是他要走的方向,他選了洛哈同做為實驗的對象,就是希望研發出一種可以與人類相輔相成的路子,更不希望傷害到人類。而解極茸很顯然毫不在意人類的形體或意識,純粹只是利用,只要達到目的,即使最後犧牲人類的生命,亦在所不惜!

洛哈同早已了解了老人的用心,因此看待解傑若就如同老人一樣,所以凡事都遵從指示去做。偏偏這個小丫頭,往往有自己的主意。
可老人與她特別有緣,將她當自己的孫女般愛護,加上羅珊蒂本身特殊的能力,使得大家都得賣她三分賬。

他們走到樹林外圍的短牆邊,一直沒說話的凱薩琳,這時拉住了女兒問:「凱絲,妳瞧,這些樹木的分佈排列,的確像那位司機先生說的那樣,很容易讓人迷失在裏面,妳真的知道如何可以進到屋裏?」
「紫水晶知道的,她說那個屋子裹有熟人。」
洛哈同聽了差點又要暈倒,這紫水晶真是『交遊廣闊』,居然還有熟人在這兒!

但凱薩琳比較細心,想了一下立時記起,老人將紫水晶髑髏送給了東京先生,紫水晶和髑髏當然是熟人沒錯。
她指著遠處大小兩幢房子說:「那我們快去找管理員,讓我們進屋去。」
羅珊蒂這時自衣袋內取出了紫水晶,似乎極為興奮地閃跳著紫光。
「不用的,」羅珊蒂也高興地說:「她的朋友會開門。」
「我們私自走進去,管理員見到,一定會來干涉的。」

洛哈同卻突然有了主意:「我可以變成一棵樹,妳們藏在我身後向屋子接近,管理員就見不到了!」
凱薩琳問:「洛先生,你真能變形了嗎?」
「丹芙博士,妳就叫我洛哈同吧。」
凱薩琳笑笑說:「你也叫我凱薩琳好了。」
「哦,好,我──在地底,和哦,羅兄,為了逃避被水淹沒,變過一次,我可以再來試試看。」
他睜大眼盯住前方一棵大樹說:「希望不會有副作用。」他記得由青蛙變回來後,一張口說話,就發出青蛙叫。

前兩次都是在緊急情況下,他的變形完全自動出現,這次情況沒那麼緊急,他並沒有把握真能變形。
因此他睜大眼看著前方的大樹,努力使勁屏住氣,一邊考慮是否要雙手伸上去,像樹枝那樣搖曳一下,不料頓覺腦門『轟』然一聲,右邊半個頭顱好像被炸掉那樣。但立即知道這只是幻覺而已,因為他聽到凱薩琳一聲尖叫,但羅珊蒂在一旁卻拍手嬉笑不已。

原來在地底發生的事情,又重新出現,他右邊半個腦袋,突然竄出一個水晶大包!連帶右眼也被畸形放大成凸眼!看上去滑稽突梯令人發噱。
數秒後,腦袋復原,但他全身卻被包裹在逐漸呈現的大樹裏,他的軀體為樹幹囿限,他的頭髮形成扶疏枝葉。遮蓋他的樹皮是半透明的,因此凱薩琳和羅珊蒂能見到他的身影,只覺得他表情呆滯,只有眼珠子似乎毫無目的的在轉動。

兩人圍攏上來,伸手去觸摸,那樹幹感覺跟真的一樣,但裏頭的洛哈同卻像觸電般,猛吸一口氣,睜大了眼睛。
「洛哈──同,你沒事嗎?」
他身體無法動彈,脖子仍能扭轉,「我沒事,可是我沒法動。」

 

(接  -  第十一段【有人進屋了  古靈精怪女娃兒】)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