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一段 【有人進屋了  古靈精怪女娃兒】

(情節概要)

 

為了要向春花若子追討被盜的老人瑪瑙內丹,洛哈同等一行,來到東京。由東京先生寓所的管家,恭子太太處,取得江戶川天外崎,天外來客居酒屋的資料,他們遂前往探尋。

不料到了外圍,羅珊蒂透過紫水晶,說他們可以立刻進去,不必去見園子總管天外豬太郎。但洛哈同仍試著去變成一顆樹,遮著大家前進,可不被天外豬太郎發現。

不過洛哈同的變形能力尚不到家,反變出一堆問題。

第七章    第十一段 【有人進屋了  古靈精怪女娃兒】

 

凱薩琳抿著嘴想了想,問:「你看過『指環王』嗎?」
「什麼?」
「就是那部好萊塢電影,有一個魔法戒指的電影。」
「看過。」
「電影裏有一種『樹人』,是有腳的,是可以走動的,你想想看他們的腳是什麼樣子的。」

洛哈同緊閉眼想著,果然覺得雙腿有些鬆動了,他高興地睜開眼,發現手臂也能緩緩舉起,他轉頭,發現頭上的枝葉也跟著搖曳。
他正想大叫『這太有趣了』,不料喊出的卻是:「啊喲!」
原來有兩隻小金花鼠,相互追逐著跳到他頭頂的樹枝上,然後順著他的肩膀、手臂、大腿一路的跳下來,最後在他腳邊各撒了一泡尿,才雙雙溜走。

羅珊蒂可不又笑開了,連凱薩琳亦不禁莞爾。她倆走上去幫助他,好像要去攙扶病人走路那樣,卻發現他雙臂包裹在樹幹內,她們沒辦法幫他。
「媽,我們可以扛起洛叔叔──」羅珊蒂話未說完,卻又笑彎了腰。
「瞎說──」凱薩琳笑著,一邊伸雙手自兩旁扶住樹幹,因為她見到樹幹搖搖晃晃地試著往前起步。
正當三人開心的,像是享受『天倫之樂』般,齊心去完成一件工作的時候,解傑若的聲音響起。

「你們可以直接進去,不會有問題的。」
聽到他的聲音,母女倆收斂起笑容。
凱薩琳淡淡地說:「我們知道。」
樹幹裏洛哈同被悶住的聲音問:「你們知道什麼?」
羅珊蒂說:「屋裏紫水晶有認識的人。」
「是的,蓉娜將季子留在這裏。」
「誰是季子?」樹皮裏的聲音問。
「她的水晶髑髏。」
「喔,那凱薩──琳妳和珊蒂快進去吧。」

「那你呢?」母女倆同時問。
「不要緊,慢慢想辦法變回來──還好這兒沒有樵夫,嘿嘿──」洛哈同自我幽默著。
凱薩琳向四周看了一眼說:「解先生,你能幫他嗎?」
「我可以試試。」
說完一個人站在洛哈同的大樹前,卻不是解傑若,竟是羅軒轅!

原來,考慮到蓉娜仍沿用著他的形像,他不希望鬧雙胞案,因此解傑若選擇了以羅軒轅的相貌到東京來。
這個選擇無可避免的對凱薩琳和羅珊蒂母女造成相當程度的難以適應,她們雖然沒有抱怨,但解傑若已經感覺到了,每次他以羅軒轅身分出現,母女倆便顯得十分的『不自在』。因此他能不出現就不出現,盡量的隱身跟他們交談。

這時他現身在『大樹』洛哈同面前,說:「你的變形還要練習很久,可能才會得心應手。」
然後向四周看一眼,指著旁邊一棵小樹說:「而且你變的樹太大了,像這棵小樹,比較容易操作──而且,」他指著地上兩攤濕痕:「小松鼠最喜歡高大英俊的樹。」
但這回羅珊蒂沒有笑,所以他趕緊把話岔開:「我和蓉娜當然都能改變形像,但我們的變形和你的完全不同。我們本質上是『幻象』,而你卻是實體。所以讓我先看看你的樹的外形,構成的本質是什麼。」

說完,他又消失。一旁站著的母女,只見樹幹內的洛哈同抖動著肩膀,好像在脫外套那樣,果然樹的形像和洛哈同的身影,同時相互消長,他逐漸的擺脫束縛。
當他正覺得開心,又感到舒暢時,卻聽到羅珊蒂又嗝嗝笑個不停。
心知不妙,他立即發現,部分的變形,仍殘留在他身上,兩隻腳各有六根樹枝的腳趾,一雙手和頭頂上,竟然『枝葉扶疏』,稍微抖動一下,更有『搖曳生姿』之妙!

母女倆正要上前攙扶他,他趕緊說:「妳們還是趕快進去吧,季子在等你們。」
羅珊蒂手中的紫水晶也是快速地閃動。
「讓我自己慢慢走進去。」
這時解傑若的聲音也說:「我去小屋內,跟天外豬太郎交談,纏住他,讓妳們順利進屋。」
羅珊蒂遂牽起媽媽的手,握著興奮不已的紫水晶,趕緊向林深處的居酒屋走去。
洛哈同也抬起幾乎大了一倍的腳丫子,開始笨拙地向前走去。

在天外來客居酒屋後面的那間小屋前,解傑若以羅軒轅的身分,上前敲門。
這時他對豬太郎以及東京先生的兩個忍者團隊,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都是季子於見到老朋友後,立刻傳輸給他的。
雖然他們知道羅軒轅年輕時在日本仙台東北大學求學期間,曾受到東京先生的照顧,幾乎像一家人一樣,但卻不知道豬太郎與羅軒轅是否舊識。不過此刻他決定用多年不見『老友記』的方式來打招呼。

不料門啟處,豬太郎一眼就認出他來了,笑容可掬地他向他深深一鞠躬。他當然也一樣恭敬地俯身。
延入屋內,兩人在側廊上西式的庭院式座椅上坐下。
恭子今日不值班,所以茶水都由豬太郎親自打理,而這屋子的設計令所有需要的炊具,就在手邊。木質地板的長廊中央,有一正方形凹坑,坑底安著一個炭爐,上面架著一具煮水的吊壺,所以不到三分鐘,他就沖了茶敬客。
兩人約有十多年未見面了,豬太郎問今日因何造訪。

解傑若取出春花若子留下的淺草座歌舞劇院請箋,因問:「美姬在這兒嗎?」
春花若子數日前來過,之後大家都在找她。
解傑若又解說,他今日較早往港區黃金台造訪東京先生,乃恭子要他到這兒來問問。
「東京先生不在東京,去橫濱了。」
解傑若心中一動,問:「他一個人去的嗎?」
不是,他身邊有一位春若花聖子女士陪伴著。解傑若不禁猜想,莫非解蓉娜又恢復了女性的容貌?

正於此時,廊外的樹林內,兩隻金花鼠追逐嬉戲,竟由樹杪跳到長廊的欄杆上,嘰嘰吱吱吵鬧不休,經過兩人面前,才揚長而去。
豬太郎立即臉色大變!迅疾伸出一手,向解傑若手腕抓去。
解傑若也立時知道身分敗露,頓時消失蹤影。
原來那兩隻金花鼠是來向豬太郎報警的,邊跳邊竄邊說著:「有人進屋了!」「有人進屋了!」「還有一個女娃兒!」「古靈精怪女娃兒!」

 

(接  -  第十二段【解傑若逐件審查外星異寶】)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