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二段 【解傑若逐件審查外星異寶】

(情節概要)

 

洛哈同一行,到了天外崎,在園子外正準備拜會天外豬太郎,想向他打聽春花若子的消息,卻因為紫水晶已經感應到居酒屋藏寶室內的紫水晶髑髏,這幾乎是它們一千多年來的首次重逢,便催促羅珊蒂立即長驅直入。

洛哈同為了想掩護羅珊蒂等向居酒屋靠近,企圖變形為一棵大樹,卻因實際操作不熟練,結果變成了四肢長了枝葉的怪物,又行動不便,只得讓大家先行,自己慢慢走去。

解傑若則往豬太郎住的側屋內,設法將他纏住。結果因屋外兩隻金花鼠向豬太郎通風報信,而身分暴露,解茄若身形消失,豬太郎則立即由密道趕入地下藏寶室查看。

第七章    第十二段 【解傑若逐件審查外星異寶】

 

一個『鹞子翻身』豬太郎返進屋內,搶到床板上,掀開牆上掛著的長幅『伊藤若冲旭日鳳凰圖』,頓時消失身影。
原來那『鳳凰圖』後面是一條密道,直通地下藏寶室第一關卡的入口處。
第一關卡入口正是在居酒屋內,蓄水泉底下。
才一站定,便見一個半人半樹的怪物,在通道另一頭,慢慢向關卡的電眼處走去。
他立即飛身上前,一邊喝道:「呔!你這樹妖!給我站住!」

洛哈同根本來不及轉身,頭上的枝葉便被豬太郎一把抓住,他的身子也被扳得向後倒去,但豬太郎絕不僅要將他扳倒而已,一抖一震後,強勁的功力,將他的身軀直挺挺地向通道的頂牆撞上去。這些通道全是混凝土質地,顯然豬太郎致命的手段,是要將他活活摔斃。
豬太郎的這一招可說是『惜世聖法流』武功內最厲害的一著殺手,招式就叫『送佛上西天』,以豬太郎的功力,只要撞上牆他肯定就此上了西天!

萬分緊急的情況,就在洛哈同堪堪即將一頭撞上頂牆之時,形像突變,豬太郎發現手中抓著的,竟是金花鼠!他的功力已達收放自如之境,一驚之下,止住招式,不論金花鼠是真是假,金花鼠是他的好幫手,他下不了殺手,因此將金花鼠擱在地上。
不料形像又變,這次,地上的金花鼠,竟變成了天外猿之助!

豬太郎退開半步,喝道:「你是何方妖魔!為何到此作怪?」
見豬太郎沒有繼續追殺,洛哈同恢復原狀,這次所有的樹葉樹枝等,也都不再出現。
「猿之助先生是我的好友,」他用英語說,他相信東京先生的手下,英語應該都不錯,「請容我向你解釋──」

於是他先說明他們一行四人到東京來,為的是找春花若子,然而今晨開始,卻一再碰釘子,直到恭子讓他們轉來居酒屋。
豬太郎問:「你們當中有一位女娃嗎?」
「有,她叫羅珊蒂,她有一塊『紫水晶』,跟你這兒的『季子』是──老朋友了,所以立刻讓她和她母親進屋去了。」
豬太郎稍作思考便說:「你跟我來。」
但他發現根本不用他開解關卡,因為每個電眼,都顯示著放行的『綠燈』。

藏寶室內聽不到聲音,卻見紫光連閃,羅珊蒂坐在長几前,看著紫水晶跟髑髏,好像一對閨蜜般,絮絮談心。
凱薩琳坐在女兒身旁,但她並不習慣傳統日本式席地跽坐的方法,所以是側著身子,雙腿同時伸向一邊。
長几上,季子和棋盤都已不再隱形,正與一旁的紫水晶,以一種似乎無人能懂的摩斯密碼,長長短短的對應著。
唯一能理解的人,恐怕就是羅珊蒂了,因為這時她突然轉頭向藏寶室的門看去。
門開處,豬太郎走了進來,身後跟著洛哈同。

一見洛哈同,羅珊蒂高興得跳起來:「洛叔叔你變好了!」
凱薩琳也立即站了起來,伸手將女兒拉到身旁。
豬太郎上前自我介紹說:「我是天外豬太郎,居酒屋的營運經理,不知貴賓蒞臨有失遠迎,請原諒。」說完向母女兩人深深一鞠躬。
凱薩琳也連忙拉著女兒,俯身道歉:「天外先生,請原諒我們擅自闖入──」
這時解傑若現身在他們中間:「經理先生,沒有向您登門拜訪,是我們的不對,實在是因為,她們──」他指著紫水晶與髑髏,「是失散多年的老朋友了,所以等不及就讓我們進來。」

豬太郎問:「我是否能與『季子』交談一下?」
解傑若想了想:「當然可以。」
他讓豬太郎對著髑髏坐下,用手指扣住髑髏兩邊太陽穴,然後自己坐到長几的另一邊,伸雙手握住豬太郎的手腕。
豬太郎身子微微一振,隨即閉上眼,開始與髑髏交談。
不一會他睜開眼,鬆了手,起身向他們鞠躬笑著說:「請貴賓稍候,讓我準備些茶點來招待貴賓,以表歡迎之意。」
說完便退出了藏寶室。

長几旁解傑若在原位坐下,洛哈同和母女倆則坐在相對的一邊。
解傑若說:「剛才豬太郎經理要求季子將他當成合作的夥伴,我完全同意,他正是季子的最佳助手,如果蓉娜留下季子的時候,就已經這樣安排好了,那麼我們和豬太郎經理之間的誤會,就不會存在的了。」
他們想,沒錯,那時恐怕豬太郎會是最先上前迎接他們進屋的人。

「還有,較早的時候,我第一次進屋來查看,發現這裏的警衛系統,是由某種外星人的防禦體系在運作。但經過蓉娜稍稍更改了一些設定,使季子對整個的居酒屋和周圍的樹林,能做統籌性的監控。
「不過,對於東京先生這間藏寶室內,所藏各種外星人的異寶,功能如何,如何操作等資料,季子卻幾乎完全沒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季子本身無法對這些資料直接進行收集。
「所以我要乘豬太郎經理還沒回來之前,幫季子收集並整理一下這些資料。」

凱薩琳提出:「解公公特別為東京先生準備了一本『水晶髑髏使用手冊』,說如果對照著來研究他的收藏,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東京先生還沒看這本手冊,就被春花若子帶走了。」
這時他起身,指著身後的和對牆的壁板說:「所有的外星異寶就藏在這些壁板後的空間裏。」

這時羅珊蒂也興奮地跳起來,她早已對這些刻著古怪圖案的壁板好奇得不得了,一直想去敲敲摸摸看是否能打開。
不料解傑若卻立即示意要她坐下,因為他不須要打開,他可以直接進入壁後的空間去調查。
「可是有五項異寶,被帶走了,所以我只能就剩下的幾項來調查。」
說著,他的身形逐漸消失。

只一眨眼間,他便又出現了,站在一塊雕刻著一面盾牌的壁板前。
「這盾牌是一種攻擊的武器,事實上,盾牌和季子底下擱著的棋盤,應該是同屬一套的東西。」
他指著右手邊最尾端,壁板上刻著一柄像扇子似狹長的東西,逐漸又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他指著扇子隔鄰,刻著一個方盒子的壁板說:「這個就是控制這兒防衛體系的盒子,和這柄扇子也是同屬一套的東西,扇子打開,加在盒子上,便能防禦整個東京地區!」

然後他指著他們三人身後的牆面說:「那裏還有兩件。」
三人立刻轉過身來坐著,才剛坐好,解傑若出現說:「這個高腳杯子,外面好像有一層保護膜,我竟無法滲入!」
他轉向左手邊最尾,壁板上刻著兩個圓圈,像一付眼鏡般的東西。
這次他消失,卻幾乎多了一倍的時間,正當他們開始感到憂慮的時候,突然『啪』一聲,壁板的縫隙間,閃出一陣光芒,然後羅軒轅的身形幾乎無法凝聚,像透明的影子般在他們面前閃爍明滅著。

正於此時,藏寶室的門打開,豬太郎手提食盒,身上斜掛著一個大布袋,走了進來。
他一眼見到羅軒轅閃爍的影像,立即問:「羅博士怎麼了?」
幾乎同時,解傑若恢復原狀:「經理先生,我不是羅軒轅,我叫解傑若,和蓉娜一樣是個外星人。我剛才在幫蓉娜收集這些異寶的資料。」

他轉向季子說:「這個壁板裏,像眼鏡般的東西實在厲害!並且可怕!妳要提醒蓉娜,千萬不可掉以輕心,最好不要動用這件東西。」
他沒有多加解說,洛哈同追問:「倒底厲害或可怕到什麼程度?」
「它可以產生兩種毀滅性的力量,強大的電流和磁風暴。」

 

(接  -  第十三段【蓉娜如今是『春若花』的形象】)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