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三段 【蓉娜如今是『春若花』的形象】

(情節概要)

 

天外豬太郎進入地底藏寶室後,所有的誤會自然迎刃而解,他釐清了守衛居酒屋藏寶室內紫水晶髑髏和他自己總管外部之間的互動權責後,去管理屋內,取了精緻的茶點來招待大家。

而解傑若則乘此機會,對藏寶室內現存的所有外星異寶,逐項審視了一番,以便大家能瞭解它們的真正功能和用途。

第七章    第十三段 【蓉娜如今是『春若花』的形象】

 

隨即他轉向豬太郎問:「你帶來好吃的東西給我們了?」
豬太郎帶來三盤精緻的和菓子,一盤是各種花朵,一盤各種漫畫主角的頭像,一盤各種幾何圖形,加上悅目的色澤,簡直令人不忍咬下去!
食盒底層,則是一壺綠茶,清香撲鼻。

然後他取下掛著的大布袋,袋內跳出兩隻靈俐的金花鼠!
牠們一被放出來,便一個竄到羅珊蒂頭上,一個鑽入她懷裏,樂得羅珊蒂又摟又親,笑得合不攏嘴來。

兩隻金花鼠是豬太郎引進來,希望能協助他和季子之間保持緊密的連繫。
因為他相信,找不出任何的方法可以讓他們之間,進行一對一的心電感應。
但由於整個園地涵蓋在外星異寶的保護之下,竟能令他聽懂金花鼠說些什麼,所以,若能使季子將訊息先傳給感應較人類更靈敏的小動物──金花鼠,那麼他和季子之間,便有了可以密切溝通的管道了!

解傑若立即修改設定,使季子通過黑盒子的防禦體系能直接向小金花鼠們下達指令。
這事辦妥後,解傑若進行豬太郎提出的第二項要求,便是他想知道春花若子約十天前,來居酒屋進入藏寶室,都做了些什麼。
他們四人圍坐在室中央的塌塌米上,兩隻金花鼠,一隻仍在羅珊蒂懷裏,一隻蹲在她腳邊。
季子遂通過棋盤,將紫水晶髑髏內記錄下來春花的行動,全部以三維的形體,投射在他們面前。

看完記錄,幾乎每個人都感到十分『凝重』,並不是『心情沉重』那樣的凝重,卻是──短短的時間內,他們接收了太多,並且『不可思議』的資料。
首先,包括解傑若在內,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一個會說話,會行動,更會討價還價的水晶鱷魚!
不僅如此,這個鱷魚還會隱藏身分,就記錄來看,在瑪雅時這個鱷魚就已經暗中跟著他們了!

其次,每人都感到這春花若子果真『藝高膽大』,跟這麼一個具有超人類能力的水晶鱷魚交手,居然仍那麼氣定神閒!不但自他們手中盜得老人內丹,連水晶鱷魚也被她禁錮在神燈裏。
第三,對那個儲著胭脂的小小銀丸,他們只有一個感覺──『完全的不可思議』!如此毫不起眼一個顆粒子,卻有著令人無可抗拒的魔力!

凱薩琳記得很清楚,在瑪雅的球場上,她親眼看見一道烏光從春花若子身上,射向她身旁的女兒,原來這忍者暗器果然是藏在春花若子腰軛裏的水晶鱷魚發出的!
當時她立刻要撲到女兒身上去保護,卻被老人解吉諾即時的阻止。如今看來,那枚暗器根本是水晶鱷魚對她的測試。
因為老人事後向她解釋,如果她顯示見到了烏光,便會被水晶鱷魚列入黑名單,並受到監控。

豬太郎是個遇事沉著,思慮縝密的人,看完記錄,他決定要向東京先生建議,派出一名他們團隊的成員,暗中保護春花若子。
他跟著東京先生多年,對這類奇人、奇事、奇物,可說早已見怪不怪了,但唯獨這有著驚人腦力的水晶鱷魚,卻是純粹『邪惡』的化身!

水晶鱷魚當然不是自然的生物,但牠的所作所為,實已超越了地球上所有已經存在的『人工智慧』多多!他隱隱感到一種龐大的危機似乎慢慢向天外居酒屋迫近。

 

洛哈同和解傑若當然更有如此的感受, 他們知道,解吉諾經過數千年的努力,創造了內丹、玉琮、和水晶髑髏等,令他們得以幻化出人類的形體,在地球上生活。
如今,解極茸又經過了一千多年的研究,竟推出了不但有實體,更有高度智能的外星異類,證明他的能力高過了解吉諾不知多少倍!

難怪水晶鱷魚會說出,牠的版本高過老舊的季子!而且解極茸可能不斷持續在更新,可能早已有更高檔次的,那麼這些最新版本的外星智能異類,又被他派去哪裏了呢?
更重要的,為何解極茸自己不能親自到陸上來,跟解吉諾面對面的攤牌呢?
他們知道,無論如何去猜測,這個問題目前看來是得不到解答的!除非他們能回海底去一探究竟。

記錄中,水晶鱷魚明確地告訴春花若子,他要得到的,是解吉諾的瑪瑙內丹。
解吉諾由於誤了睡床充電的時機,幾乎已成『強弩之末』!幾乎等於人類的老年期,應該已是無足輕重的了。
解極茸卻為何一定要拿到他的內丹?洛哈同自己的猜測是,瑪瑙內丹藏著一項極重要的機密。他曾問過解吉諾,但老人一點口風都不肯透露。

觀看完記錄,大家都陷入沉思中,就在這無聲的凝重裏,一個輕微又帶著唏唏嗦嗦的話音響起:「看到好吃的沒有?」
「你的好吃又不等於我的好吃。」
「他們到底在看什麼?」
「他們愛看的。」
「他們愛看的又不等於我們愛看的。」
「我也愛看那個小堅果。」
「堅果?哪裡有堅果?」
「打開後,裏面滿滿的油膏」
「一顆壞的堅果?我愛看那透明盒子裏的小蟲。」
「啊!」
突然一聲尖叫,大家都被嚇一跳,羅珊蒂腳邊的金花鼠竄到豬太郎身旁,「千萬不可以!小蟲吃掉你!」然後一頭鑽進布袋,羅珊蒂懷裏的那隻,也跟著鑽進布袋。

 

大家正面面相覷時,羅珊蒂站了起來,走到豬太郎面前,自懷裏取出那春花若子贈給她的見面禮──能聽到人耳聽不到的聲音的小墜子,恭恭敬敬的遞上去,一邊說:「經理叔叔,這是春花阿姨送給我的,剛剛我們看到,這個小墜子應該是東京先生的收藏之一,我想還給你,放回藏寶的牆壁裏。」

豬太郎坐直了身子,也向她俯身致敬,卻說:「羅小妹妹,多謝妳的好意,可是我無法遵命──」
他解釋,春花若子是這兒的半個主人,完全有權力將藏寶贈送給別人,而他只負責看守,因此沒有權力收回。
但春花怎麼竟是這兒的半個主人呢?羅珊蒂正要開口問,卻聽到空中傳來回答。
「春花若子是東京先生的女兒。」
「蓉娜!」解傑若驚愕。
「春花小姐?」洛哈同驚呼。

原來是蓉娜到了,前兩天她隨東京先生到橫濱武乘老家去找春花,但居酒屋的季子跟她有直接溝通的設定,所以紫水晶出現後,季子便立即通知了她,她遂立即的趕來。
此刻,解傑若感到驚愕,是因為如今的蓉娜,已不再是他的外貌形像,而是一位美麗年輕的日本女士。

洛哈同驚呼,是因為她看著像極春花若子,但卻又有不同,而洛哈同說實在,對她有些害怕。
蓉娜來了,紫水晶顯然也有些害怕,瑟縮地閃著紫光,因為一千多年前,二者本是合一的。羅珊蒂趕緊到長几旁取起,置入懷裏。蓉娜見到了,但沒說什麼。

 

(接  -  第十四段【蓉娜收編三忍者為『天外樂隊』】)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