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九段 【胭脂丸子的魅力】

(情節概要)

 

提卡爾的球賽結束後,東京先生自老人解吉諾那裏,得到不少的好處,老人將蓉娜的紫水晶髑髏,慨然相贈,又特地編纂了一本『水晶髑髏使用須知』讓他可以全面的瞭解水晶髑髏的許多用處。

而春花若子卻秘密地自瑪雅,帶回了一個玲瓏可愛的小水晶鱷魚,原以為她給東京先生找到了外星藏寶之冠,但其實水晶鱷魚以後竟成了他們的『隱患』。

這全是因為水晶鱷魚乃解極茸發展製造的一個外星人工智慧,有著強大到可怕的威力。

所幸她在東京先生的藏寶內,意外的又發現另一個異寶,得以制住水晶鱷魚。那是一片像水銀樣的鏡片,配合她同時發現的一顆胭脂銀丸,塗上丸內的胭脂,春花使得水銀鏡片,又跳出了另外五片,合成了一個透明容器,竟將水晶鱷魚禁錮在內。這個有水晶鱷魚在內的透明容器,看上去有如一盞走馬燈,因而她稱之為『神燈』。

之後她帶著神燈和另兩件異寶,在千葉市的一間五星級旅館,租下了一個俯瞰東京灣的頂樓,有塌塌米的和式套房,避開眾人,專下心來創作歌劇的俳句歌詞。

春花於返抵東京機場時,曾查看郵件,見到羅軒轅發給她的請貼,邀她三天後到中國四川成都,參加一個酒會,慶祝法國道教協會在四川成立分會。

但於赴會之前,她想試試胭脂銀丸的魅力,因而找來了瀨戶內珡海,並一色理性,要他幫她們拍攝兩人修容化妝的短片。

第七章    第九段 【胭脂丸子的魅力】

 

這時,珡海突然輕喟,「這麼美麗!」
原來她自妝奩屜內發現了三朵絹花髮簪,做工精美絕侖,大小稍稍有異,一朵白色,一朵粉色,一朵藍色,完美的與她此刻所著和服的花色吻合對襯。
她穿粉色和服,上面繡著白色的貝殼,和各式的淺藍色熱帶魚。
她舉起一朵朵簪子在頭髮上比試。

春花見狀,起身到妝奩的另一側,跟珡海面對面的坐下,然後拉開妝奩的第一個抽屜,取出一面摺合的鏡子,打開豎立在妝奩上。
她含笑起身,又回到珡海身後,取過她手中的梳子,開始為她梳頭。
一色開始攝影,先是在原地,利用腳架上的多項功能,加上焦距的伸縮,他眼光注視著機上液晶取景器的小屏幕,雙手則熟練地移動、旋轉、推近、拉遠著鏡頭,分分秒秒的將二女的梳妝記錄下來。

當春花為珡海梳好頭髮,戴上絹花簪後,起身走到妝奩的另一邊,與珡海面對面的位置坐下,然後開屜取出許多瓷盒,為她敷粉與塗唇。
這些以純白小瓷盒盛著的化妝品,盒蓋上印有時下流行品牌的標誌,應該都是現代產品,而不是古董。
春花為珡海選取的胭脂色澤,是極淺的粉色,幾乎像沒有顏色那樣,只是『光澤』,讓瀨戶內珡海本色的青春鮮美在唇上自然的綻放!

這時一色理性也改變了拍攝的方式,將攝影機自腳架上卸下,改以肩架扛起,調整取景器,然後走動著拍攝。
為珡海梳妝妥當後,春花熟練的將自己的頭髮也挽起並抿攏得勻襯服貼,
跟兩位主角的距離拉遠了,他旋轉伸縮著鏡頭對準焦距,發現春花嘴角露著一個神秘的微笑,向珡海低聲地說著什麼。

整個拍攝過程中,她們一直都在竊竊私語,倒底都在說些什麼呢?他又回想起來,不少鏡頭內,珡海曾有不自然的表情,和一些害羞退縮的動作,當時他沒在意,但,難道春花是在向珡海『調情』嗎?還是在『挑情』?
他變換角度,向會客室門邊移動,這樣就變成了他隔著輕紗窗簾拍攝二女修容。門外有風,白色紗簾輕輕飄動著。

他看著液晶屏幕取角度,透過輕紗,將珡海白皙優美如天鵝般的頸項,和飛揚神采春花的笑靨連成一線。
珡海將那一碟淺粉色的胭脂,遞給春花。春花搖搖頭,彎腰自妝奩的底層屜內,拎出一個精美的錦囊,拉開袋口,取出一粒銀色的小丸子。
她隨手放下錦囊,旋開銀丸的蓋子。

只覺紅光乍現,一色理性發現那液晶屏幕頓時罩上了一層紅暈,好像『紅、綠、藍』的三色,只有紅色顯現。
他伸指敲敲屏幕,並轉眼向實物看去,一切正常,只有春花又投過一絲凜冽的目光。
就這一瞬間,屏幕恢復正常,只見春花正用小指頭,沾起了銀丸內的胭脂,敷在自己的唇上。

一色從來沒見過如此艷麗的桃紅色,珡海又輕喟著:「好美麗哟!」
敷完,春花抿著嘴唇,一邊蓋好銀丸的蓋子,將銀丸擱在身旁,然後轉頭在鏡子內自照著。
這時春花穿著的和服,乃稍深的綠色,上面繡著黑金兩色各種姿態的蜜蜂和蝴蝶。原本相當凝重,可是這桃紅色的出現,竟像畫龍點睛那樣,惹得蝶舞蜂飛,似乎想飛往紅唇上一親芳澤!

一色理性正要調整焦距到紅唇上,不料又見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是那顆銀丸,也不見有任何推動的力量,竟開始慢慢逐漸往珡海的身邊溜了過去。
可是正照著鏡子的春花又不知如何的,頭也不回,反手一把就將銀丸抓住,然後回過身,將銀丸置入了錦囊。

就在銀丸被送入錦囊的那一刻,一色理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見到那顆銀丸,蓋子自動揭開,將一團紅影送到液晶的屏幕上來,屏幕上的影像立即扭曲變形,隨即又被溶化成紅綠藍三個色素,不斷交互翻滾流動。
他抑制住不去敲屏幕,怕驚動春花,再送來冷峻的目光。

所幸數秒後屏幕恢復正常,可是他卻仍神魂不定!因為那一刻,他相信,銀丸向他喊出了『救命』的信號!
這銀丸是東京先生收藏的外星人奇寶嗎?為何在春花手中?又為何如此的懼怕春花?又為何向他『求救』?他幾乎無心拍片了!

屏幕上笑靨宜人的春花正向珡海說著什麼,她的紅唇似乎發揮著無窮的魔力,因為那輕飄著的白紗窗簾,也逐漸罩上了一層紅暈,搖曳生姿,撩撥惹人。
珡海羞澀地笑著,又低下頭,玩弄著和服的袖子。春花以膝匍匐向珡海靠近了一步,那輕紗窗簾變成了深紅。

一色想移換角度,仔細錄攝珡海的表情,他才向左跨出半步,便見春花猛然轉頭,向他射來嚴峻的目光,頓時,輕紗窗簾變成了墨綠!
他向實物看去,白紗還是白紗,一切如舊。
他想出偷天換日妙計,先慢慢向後退了數步,然後才以更慢的步子,繞向左側,珡海側面輪廓慢慢出現,她仔細地在聽著春花的描述,臉上先是迷惘,然後綻出了笑容。

屏幕上墨綠的紗簾,變成冶艷的紫紅。他不能確定這些顏色的變化,是否那銀丸傳給他的訊息?如果是,訊息表示了什麼?
春花匍匐向珡海又靠近一步,似乎甜言蜜語般說著什麼,珡海笑容失落,猶疑不定。春花含笑湊近,竊竊私語。珡海專注凝神,欲語含羞。

紗簾顏色頻換,紫、靛、紫紅、黑褐、深紅、淺紅。珡海總算妥協讓步,點頭同意。一色無由確定這些顏色的變換,究竟傳達怎樣的訊息?!
湊近的春花的紅唇,一步步吻向珡海近乎潔白的嘴唇。她潤澤的唇上,淺粉的底色,也被春花的胭脂,映成一片紅色。淺紅的紗簾,也突然自上端,浸染成大片鮮麗的血紅,更像傷口的鮮血般,自紗簾上流灑下來。
一色理性腦中只有一個意念,他要不計後果的『保護珡海』!
就在春花紅唇即將吻上珡海時,他大聲的喊出:「CUT!」

重要的計畫受阻,春花向他投過怨毒的一瞥,屏幕上鮮血淋漓的紗簾,突變為熾熱的白光一閃而逝,屏幕恢復了原狀。
珡海轉過頭來向他委婉地說:「春花姊要求將我們寫入她的劇本中,我已經答應了。」
「我們?」
「我和唐大姊。」

「什麼劇本?」
她向春花看了一眼,春花微微點頭。
「金波仙子,」她接著又說:「春花姊又邀請我們跟她一起到中國四川去赴約。」
「我們?」
「你和我。」
「赴什麼約?」
「一位中國地質學羅教授,邀春花姊出席一個慶祝酒會。」
他目睹了這一下午發生的所有不可思議的現象,結論是他無法信任這個春花若子小姐。
「我們不認識羅教授。」他向春花望去。
春花向他展現一個詭譎的笑容,「你們應該去會一會羅教授的一位朋友,薄鳳池。」
「他是什麼人?」
「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真正大老闆。」

 

(接  -  第十段 【一種尷尬的組合】)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