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七段 【金鱷開始說牠自己的故事】

(情節概要)

 

錦囊終於被打開,觀眾首度見到如此神奇的金色的水晶鱷魚,而這時舞台上亦降下一架超大型的電視螢光幕,鏡頭以近景攝取的方式,讓觀眾看到了放大十倍的水晶鱷魚細節,神燈內,透明的鱷魚身軀,竟夾著大小不等的金塊!

當金鱷睜開眼睛時,觀眾不由自主的發出驚嘆。當金鱷又口作人言開始說話時,觀眾發出了更大的驚嘆。

金鱷立刻責問為何要將牠囚禁於神燈內。

珡海與春花試圖回答並安撫牠,不料金鱷凶性大發,尖銳嘶喊,並自行引暴。

唐美儀一見情況不對,即刻變運功催動紫蓮花,在舞台前方佈起一道淡紫氤氳,保護觀眾。

第七章    第三十七段 【金鱷開始說牠自己的故事】

 

平靜下來的金鱷開口說:「讓大家受驚嚇了!對不起啊──」
金鱷竟向大家道歉!只是大家剛剛目睹牠自我爆破驚心動魄的一幕,心頭仍撲撲跳著,暫時似乎還不能真正瞭解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金鱷可能覺得只道歉仍嫌不夠,因為牠又向大家提議:「容許我自己來說我自己的故事吧!妳倆剛才唱的與事實不符合,觀眾們有權要求知道事實真相的,對不?」

這條匪夷所思的鱷魚,居然要觀眾跟牠站在同一邊!
老人的話語急急在春花耳邊響起:「絕不能讓他說!快唱起妳最後四句唱詞,快!」

春花遲疑著,因為她自己都很想聽聽金鱷要說出的真相是怎樣的!
時機稍縱即逝,金鱷向舞台上的演員們說:「噯,你們都坐下來,聽我慢慢的說。」

春花不自覺的坐了下來,其他演員看了,也都調整位置,坐了下來。
他們在神燈前適當的距離,形成半圓形的兩排,前排是天外團隊三位樂師,後排只有春花和珡海,加兩隻金花鼠,一隻珡海抱著,一隻蹲她肩上。

而洛哈同變形的摺紙千羽鶴,也稍稍移動了位置,仍由凱薩琳和羅珊蒂操縱著,本來在神燈的後方,轉到了前方,坐下來,與三位樂師,形成犄角包抄神燈的局勢。

「我──」金鱷開始要說什麼的,但突然打住,向豬太郎等說:「噯,我看,三位忍者樂師,是否可以給我來點即興的伴奏?比如我說的是悲傷的事情,你們就用悲情的樂譜。我說到高興的時光,就用開心的樂譜。」

三位忍者相互看了看。
「仙道也沒寫些即興演奏的譜子給你們嗎?準備給你們臨時有需要時用的?」
竜之介終於向金鱷點了點頭,三人奏起了紓緩的調子。

 

可是看到這裏,春花卻心神大震。因為或許春花曾跟鱷魚提到過仙道也,但牠居然也知道三位伴奏是『忍者』,應該是不可能的!

 

金鱷隨著音樂晃動著頭,牠長長的尖嘴幾乎就像指揮棒那樣的打著拍子。
於是牠開始說:「唉──
「我的童年十分悽慘──
「我從小被父母遺棄在沼澤泥淖裏,沒人照顧,孤獨無依,如今一想起,每每悲從中來,不能自已──」

那大螢幕上,金鱷眉目哀傷的眼睛內,落下串串珠淚,但大家都驚呆了,那流下的淚,竟是顆顆鑽石、粒粒珍珠、和滴滴金子!

「我問天上浮雲,我母親你見到了麼?
「烏雲遮蓋起藍天,說:『妳做了什麼妳不知道麼?』
「我不知道啊!泥淖積滿了我瑩瑩的淚珠,我不知道啊!」

 

「宮戶川流水清澈,我問流水,我母親你見到了麼?
「清澈川水潺潺流過:『妳做了什麼妳不知道麼?』
「我不知道啊!我圓圓的淚珠追不上川水,在泥沼內沈淪,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川外長長的夕陽映著層層的金波,我問夕陽,我母親你見到了麼?
「漸行漸遠的夕陽回眸:『妳做了什麼妳不知道麼?』
「我不知道啊!我金紅的血淚,向夕陽呼喚著,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老人沈重的話語在春花耳邊響起:「春花,千萬不要聽信牠說的!記著東京先生和妳的外祖父母都深深愛著妳。」
但太晚了,春花滿臉淚珠,眼神失落在流逝的時光裏。

不只春花,全場均籠罩在一種抑鬱悲切的意緒裏。
東京先生和武乘夫婦,也都流著淚,眼神失落在逝去的歲月裏。

 

笛聲嗚咽著,吉他喟嘆著,鼓聲拖著沉重的步伐。一如此刻的東京先生,他在人生的道路盡頭,被一個巨大的『懺悔』壓迫得幾乎不勝負荷。他無意識地緩慢的轉動著食指上的戒指,一步步,一如模擬著他年邁虛弱的步伐。

 

蓉娜又伸手勾住了他的手臂,給他堅定的支持,但就在這時,戒指內閃出一縷幾乎肉眼難見的彩色光絲!一閃而逝!

 

良久,金鱷繼續說:「是我的師父,將我自泥沼中救了出來。他收我為徒,訓練我、教導我、賜給我無邊的法力。

「為取得無上的法力,我忍受著無盡的痛苦,在世界末日的地獄裏掙扎。
「這一個世界的末日,是另一新世界的創始!
「我堅持著這個信念,在異常痛苦、極其凶惡的末日裏摸索前進,終於達成金剛不壞身。

「縱然師父嚴厲待我,但師父改造了我、造就了我、給我了新的生命!是我的再造恩人!」
螢幕上,金鱷的嘴角微微上揚,像似向人展現一絲『笑意』。
「我的師父就是你們口中的天外魔頭!」
詭異的一絲笑意,令人自心底打起冷顫!

 

「一日,師父差遣我去佩滕伊察湖等候一人,然後一起去取回一物,是師父對手身上的一枚內丹。
「佩滕伊察湖,湖畔風景如畫,好像世外桃源一般。

「我問天上浮雲,見到我等的人沒?
「浮雲散為煙霧輕絮,說:『該來就會來。』」


「我問湖上波光,見到我等的人沒?
「波光漾出層層漣漪,說:『等下去,等下去。』」


「我就去與林中的精靈玩耍,見到我等的人沒?
「她們追逐嬉笑,說:『來了沒?──來了──沒──啊──哈哈──』
「那段日子裏,我真是快樂自在啊!」

 

「後來妳終於來了,金波閃閃,水雲迷濛,仙子凌波而來。
「妳如此美麗脫俗,只一眼我便愛上了妳!幻想著完成師父的任務後,願與妳在湖畔長相廝守,真心相愛,永不分離。

「我問湖心水草,她是真心愛我的麼?
「我問林間蛛網,她是真心愛我的麼?
「我問沙灘潮汐,她是真心愛我的麼?」

牠慢慢閉上眼睛,眼角又滴下幾粒鑽石。

「我向妳苦苦哀求,助我取丹,妳卻拒絕,又將我禁錮於神燈之內,身繫囹圄。」
一口氣說到這裏,金鱷傷心的緩慢搖著頭,隨著低迷的樂聲打著拍子。
牠呻吟著:「我問我自己,我的心碎了麼?碎了麼──」

春花深深沉淪在低迷的心緒內。老人的話聲在她耳邊催促:「春花,快唱起結尾的四句歌詞,將全劇結束!」


(接  -  第三十八段 【金鱷與春花相互攻訐謾罵】)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