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八段 【金鱷與春花相互攻訐謾罵】

(情節概要)

 

應金鱷自己的要求,春花遂將牠寫入了『金波仙子』的歌舞劇中,更照著牠的意思,做了適度的修改。因此正式上演時,劇名也改成了『金鱷仙』。

可是真正在舞台上,牠卻企圖主導劇情,照牠的意思去發展,一開頭便要求將牠自神燈內釋放出來。這事做不到,牠又在神燈內發威,再次的想爆破神燈。

觀眾自然被嚇到,大家神魂未定時,牠卻態度轉變,向大家道歉,並要求讓牠自己來說牠的故事。

牠要自己說故事,目的是要挑起春花與東京先生之間存在的心病──她從小便被父親遺棄,因為東京先生將春若花聖子難產而逝的罪過,全怪罪到初生的嬰兒身上。

春花果然被套住,在自我的感傷中,透露出她已取得了牠要得到的瑪瑙內丹。

套出了這句實話,牠便因春花背信不立即將瑪瑙內丹交出,向春花口出穢言,春花也被激怒,雙方在舞台上展開了攻訐謾罵。

第七章    第三十八段【金鱷與春花相互攻訐謾罵】

 

春花開口,沒有唱,卻喃喃說:「我沒有拒絕妳啊!」

金鱷陡然睜大眼睛:「哦,原來妳去啦?」稍頓立刻又問:「妳已取得內丹啦?」
春花沒回答。

金鱷搖頭:「妳已經取得內丹!卻不肯給我!是不是!妳要說真話!」
牠一再搖頭:「妳不給我內丹,使我無法向魔頭交待──
「我必然會受到師父嚴厲而無法忍受的責罰!

「無恥的女人!我恨妳!我恨妳!我恨妳!」


金鱷又開始瘋狂旋轉,並撞擊神燈的玻璃。
唐美儀見狀,立即擎高了蓮花株,運功張起了淡紫色的保護幕。

「全線戒備!」蓉娜向舞台上所有保護春花的人下令。

 

這時不少觀眾已被嚇到,因為大家都沒料到,這麼金裝玉琢,又無比神奇的金鱷,竟冒出這麼粗鄙的髒話!並且又開始展現暴力傾向,因此最前排有一對老年夫婦,抓起手提包,便急急相扶起身離去。

 

春花憤怒的站起身指著金鱷喝道:「住嘴!」
她一站起來,台上其他的人也全都站起身,全神的戒備。

她恨恨的說著:「你顛倒黑白!馬鹿野郎!你隱瞞真相,要把我推向一個可怕的陷阱!那陷阱你自己都無把握,卻甜言蜜語想騙我幫你去做!你說實話!是不是這樣!馬鹿野郎!」由於金鱷居然口出穢言,春花也罵了回去。

 

這時那嵌在神燈外表的紫珠驟然向蓉娜報告,說感應到一些極細的光絲在劇院內出現,像是在對全場進行著掃描。蓉娜要紫珠每三十秒就做一次報告。

 

金鱷憤怒的向春花叫囂:「妳去了,沒告訴我,取得了,又不給我!打開這玻璃盒子讓我出來!」
春花:「若不是神燈將你圈錮,我早就被你害死了!你本來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蓉娜向解傑若和洛哈同求證是否感到有光絲在劇院內出現?

洛哈同回說有,但不是光絲,卻覺得好像有短暫的出現一些肉眼難見的小蟲子。

蓉娜驚訝說:「會是紫火燕!?」那是吐紋紋人星球上的一種小昆蟲,怎麼會此時此刻在這兒出現?

 

金鱷憤憤地說:「妳我放出來,然後將內丹立即交給我,我們就算兩不相欠,我可以不再找妳算帳。」
春花:「我還沒仔細揭發你的奸計,你就要跟我算帳!那麼我們先算舊帳!

「貴樣!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魔頭師父將你扔在湖邊不管你了!對不對!你說實話。」
金鱷:「母狗! 妳才是從小被父母遺棄的孽種!因為──」

 

金鱷突然停了下來,因牠突然感到到東京先生手中射來一絲幾乎覺察不出的紅光,並在紅光飛快掠過春花側影的時候,春花額頭上的卍字瞬間變成了一種透明的嫣紅色,只有半秒鐘都不到的時間,但金鱷此時正面對面緊盯著春花,因此覺察到了。


春花:「狗娘養的!根本不是你師父派你去取內丹,因為你的魔頭師父,派了新收的徒弟去執行這個任務,他們比你的魔力高強好幾百倍!」
金鱷:「閉嘴!妳找來這許多人保護妳,再加十個來都沒用!」

春花:「比你高明的師弟,見到你沒出現,卻找了我來跟他爭內丹,大笑著說,怪不得師父不要你了,你是個可以丟棄的廢物一個!」

 

就在春花和金鱷繼續對嘴時,紫珠感應到了金鱷心中竟閃過一絲莫名的喜悅,她立即要向蓉娜報告,不料竟被不知何處冒出來的一股脈衝力,阻斷了她和蓉娜之間的連線,但也只有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同時金鱷向春花罵出了更惡毒的字眼:「臭婊子!妳是什麼東西,竟敢譏笑我!」

春花聽牠用這個字,氣得柳眉倒豎,喊道:「去死吧!」想撲上去打牠。
金鱷在神燈內撞壁翻轉,一面發威尖叫。

天外團隊三人,全擋在春花前面,不讓她接近神燈和鱷魚。
而這時金鱷的喊叫突然像魚雷那樣暴烈開來,天外三人手中的樂器全部的震碎。吉他琴弦繃斷,篠笛縱裂成兩半,締太鼓鼓面破了個大洞!

 

蓉娜要紫珠立刻報告,但此時,由於本就是嵌在神燈上,紫珠也連帶被震得失去了感應能力,也只有不到三秒的時間。

 

其實,這正是金鱷主動的反擊,要切斷蓉娜對眾人的控制。

這時場面完全是一片混亂,唐美儀早已佈起護膜保護全體觀眾的安全,洛哈同也開始振翼要想罩住神燈,蓉娜因收不到紫珠的匯報,正要趕到春花身後去保護她,不料卻見一顆龍珠從春花身上跳出來躍上空中,立即變成一個手持龍頭拐杖的老人出現,站在眾人最前線,與神燈對峙著。
 

東京先生張口說不出話來,因為他認出解吉諾,也認出龍頭拐杖,卻不明白怎麼是由龍珠變出來的。
 

全場觀眾連連驚嘆。
此刻的解吉諾,似乎格外蒼老,他說:「你們大家退後。」但指揮著洛哈同上前遮在其他人前面。

 

(接  -  第三十九段 【奈米量子生物學】)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