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六段 【唐美儀的淺草觀音结跏趺坐雲中】

(情節概要)

見到舞台上出現紙摺的千羽鶴,而非唐美儀,提著神燈入場,春花連生氣都忘了!

但立即老人在她耳邊告訴她,千羽鶴是解傑若和洛哈同變行而來,他倆擔當監視神燈內水晶鱷魚的任務,應比唐美儀更適洽些。

老人亦告訴了她,蓉娜所安排下的全面的安全措施,比如唐美儀將飾演淺草觀音,擎一株紫水晶改造的『紫蓮花』,必要時可在舞台前張起一層無形的屏幕,保護觀眾。

在瀨戶內珡海的推展劇情之下,唐美儀的淺草觀音出場,令觀眾席傳出不少驚呼與喃喃念佛聲。

珡海並開始向春花解釋,金鱷的來歷,正是春花應金鱷本身的要求而更改後的劇情。

第七章    第三十六段 【唐美儀的淺草觀音结跏趺坐雲中】

 

唐美儀唱:
『覺迷世所稀
    不易勘破唯癡情
    迢迢路遠尋真愛
    喚出千羽鶴
    攜來錦囊寓金鱷
    正為汝所愛』
唐美儀伸出那株蓮花,指向錦囊。
春花起身,殷切地看著錦囊。

千羽鶴鉤起的翅尖輕輕舒展,放開了錦囊。錦囊緩緩飄到舞台中央落地,其實,是著黑衣的羅珊蒂用一支黑棒鉤著錦囊紮口的繩子,慢慢放到舞台上去的。

春花聽到老人又悄悄地交待著:「如同那紫水晶蓮花,蓉娜也做了一顆紫水晶小珠子,安在神燈外緣,充作錄相機監視著神燈內的鱷魚,以便我們能時刻掌握牠的可能的意圖或動向。
「萬一牠脫出神燈的禁錮,小珠子會立刻鑽入牠體內,向我們通報第一手的資料。」

而蓉娜於神燈在舞台上一安置好,便即刻與紫珠進行聯繫,要她每一分鐘主動報告一次。紫珠被嵌在神燈蓋子上緣的內側,除了負責監視燈內的金鱷,還能涵蓋整個劇場觀眾席上空的部位。

正當老人向春花解說時,先前唐美儀坐在半空的雲片處,竟緩緩又降下一架起碼五十吋的大電視螢幕,停留在讓所有觀眾都能清楚看到的高度。

唐美儀舒腕,用蓮花指向錦囊,燈光照亮下的錦囊,囊口緊紮的索套,竟自動地解了開來。觀眾呆呆看著,其實這是隱身的解傑若變的戲法。

錦囊完全解開,觀眾席的驚愕這次匯聚成一波巨大的聲浪:「噢!」
他們看到金鱷了!地球上可能再沒有任何物體,會比這更神奇的了!
他們看得清清楚楚,不是直接從神燈內,是在電視大螢幕上!

那是個水晶般透明,但全身卻又佈滿曲線形的金色斑塊,雖是鱷魚的形狀,但更像是一件稀有的藝術珍品。
金鱷有長長的嘴,又因是透明的,嘴內尖利的牙齒也看得清清楚楚。牠是乎正處於睡眠狀態,閉著眼睛。

但這時觀眾席又暴出一陣更大的驚嚇聲:「啊!」
因此時,大螢幕上,金鱷緩緩睜開了銅鈴大的眼睛!那影像帶著神祕、恐怖、又令人膽顫心驚、又令人迷戀難捨。不少觀眾,張大嘴,沒有合攏。

春花這時向神燈走近幾步,而正彈琴、吹笛的兩人也橫跨數步,意圖阻擋在她和金鱷之間。擊鼓的竜之介沒有移動,因為他是坐在台上。

春花說:「呀!妳醒來了!」
「我在哪裏?」
觀眾席又是一陣驚呼:「啊!」
太不可思議了!這隻似乎由玻璃,或水晶,和金塊合成的小小鱷魚,居然開口說出人語!
這東京先生果然神通廣大,這金鱷肯定是某種外星人,因為若只是當前日本科技發展的『人工智慧』機器人,絕不可能做到如此的『栩栩生動』!

「這是什麼地方?」金鱷又問。
觀眾席仍傳來驚呼,這金鱷居然還具有『邏輯性』的思考能力!

春花唱道:
『妳可受苦挨凍
    不告而別離仙界
    可知我為尋妳苦跋涉
    見妳蒙塵我心碎
   為何離仙界』

 

此刻春花雖然在唱著,但按她的原著和開演前的排練,戲演到這兒,其實馬上就要結束了,只剩下她和神燈使者──也就是唐美儀,以及珡海的幾句對話,最後是她的四段唱腔,隨即她便攜著神燈和金鱷,緩緩走上花道,由升降板雙雙下降,回到佩滕伊察湖,投湖殉情不再分離,然後落幕。

可是,她的原著內,根本沒有紙摺的千羽鶴,神燈是由神燈使者提著上場,沒有『淺草觀音』,也沒有超大型電視螢幕,金鱷根本就是沒有台詞的角色!
如今有了這麼多的變數,連天外團隊的三人,都被找來幫她伴奏。較早時候,金鱷本身就提過要幫她改寫劇本。

她除了隨機應變,還能怎樣?此刻她能終止演出嗎?甚或先喊暫停來釐清問題?
她的幾句唱詞已完全不適合,她決定不再去唱了,靜觀其變,讓蓉娜或老人,甚至金鱷的版本,來繼續演完這齣戲!

「哪個在唧唧哼哼的?」說著話的金鱷眼珠子轉動,見到春花。
「哦,原來是妳!」
但金鱷突然睜大眼睛,問:「為什麼這麼多人在這兒?為什麼?」
牠眼珠亂轉,更用身子去撞神燈。
「為什麼我在這玻璃盒子內?為什麼?」

珡海連忙上前安慰:「金鱷仙子莫驚慌,讓凌波仙子和我來跟妳說一個由小魚修煉成金身真仙的故事吧!」

珡海向春花點點頭,春花耳邊響起老人在唸台詞,她因此照著唸出:
「宮戶川 水潺潺
    流經草野與山村
    川清水澈不停留」

珡海接著唱道:
『小魚水中游
    擺尾搖頭真開心
    守護金佛尊』

春花唸:
「宮戶川中小游魚
    獻身禮佛不遲疑」

珡海唱:
『快樂又美麗
    金光閃爍小金魚
    月下金魚變銀魚
    滿身星星亮晶晶
    虔敬拜佛尊』

春花唸:
「淺草寺 祥雲繞
    萬千信徒朝聖靈
    福施善男與信女」

 珡海唱:
『歷歷千年後修成正果金鱷仙
    滿身盡戴金盔甲
    威名天下無匹敵
    元神卻遭劫』

春花唸:
「金鱷元神遭魔劫
    天外魔頭稱極茸」
這時金鱷本來半瞇著的眼睛,聽到這兒,突然睜大到銅鈴那樣!

珡海唱:
『魔頭天外來
    防不勝防來勢凶
    保護惟恐難週全
    安汝神燈內』

不料這時,突聽得金鱷一聲大喝:「住口!妳這黃毛小妮子!」
這聲大喝,讓全場的人都下了一跳!
而珡海無辜挨罵,快步走回出場時的原位,背對著觀眾,偷偷地哭泣。

 

金鱷繼續大聲叫罵:「你們憑什麼把我禁錮在這個玻璃盒子裏!讓個黃毛丫頭對著我哼一哼,唱兩句,這樣就可以搪塞你們的惡行嗎?!快放開我!放開我!」

見鱷魚這時露出凶殘的本性,不少觀眾開始有些害怕,連先前那些迷戀著晶瑩透剔又金光閃閃的金鱷的觀眾,都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覺。

金鱷開始在神燈內上下翻滾旋轉,又猛烈撞擊神燈透明的燈壁,一面大叫著:「放──開──我──!放──開──我──!」然後發出尖銳、令人難以忍受的喊叫:「啊──!」

觀眾席左前方的唐美儀,立即擎豎起蓮花株,運攻佈起一道淡紫氤氳,擋在舞台前方,負起保護觀眾的責任。

透過淡紫氤氳,全場觀眾見到神燈內的金鱷愈轉愈快,幾乎像龍捲風那樣。同時尖銳的嘶喊,令所有的人忙不迭的掩住了耳朵!

就這情況下,神燈內的金鱷自行爆破,碎成片片金塊,更將神燈暴脹兩倍,看似玻璃質地的神燈,居然像牛皮糖那樣,縮回原狀絲毫無損!

大家心神尚未平復,又見螢幕上神燈內的金色及透明的碎塊,竟又慢慢匯合凝聚成整條金鱷出來!

 

(接  -  第三十七段 【金鱷開始說牠自己的故事】)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