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三段 【胭脂丸淘氣童子】

(情節概要)

 

唐美儀偕同瀨戶內珡海等,往金鱷大劇院進行內部參觀,熟悉一下演出場地。

劇院正門前面的小廣場,左右兩邊,各豎立著一個玻璃框廣告牌,右側內貼的是演出劇目,左側是劇院介紹。

瀨戶內珡海又邀了她同父異母的哥哥──瀨戶內瀚海,一起來參觀。瀨戶內瀚海是個『自閉症』患者,卻在約定時間內遲遲不見人影,珡海等不及就先進了劇院。

不久,凱薩琳帶著羅珊蒂也出現在劇院門前,羅珊蒂手中捧著一盒和菓子,想要坐下慢慢品嚐,她便往演出劇目廣告牌邊的一條石階走去。

第七章    第二十三段 【胭脂丸淘氣童子】


不料她剛走過那演出劇目廣告牌,便跟一個牌後走出來的人撞了個滿懷,手中的盒子『啪咑』一聲掉到地上,盒蓋被震開,好幾個和菓子掉了出來,幸好小糕餅都是用玻璃紙分開包裝著,不會弄髒。
她蹲下身一個個拾起來放回盒中,但見到了廣告牌的柱子腳旁,有一顆銀灰色的小丸子,遂也拾了起來。

站起身她才看清了撞到的人,是個年輕男子,呆呆站在那兒,眼簾低垂,好像做錯了事怕被挨罵那樣。高挑身材,看相貌應該不是日本人,有可能是混血。
羅珊蒂用法語說:「來!」她直覺感到他是說法語的。
她繼續往前邊的矮牆走去,但發現他沒跟過來,遂回過身,拉起他的手一起走過去坐下。

這一盒六枚裝,她挑的是一組小動物,有:胖胖淺藍色小鳥、淡綠夾黃紋的鼓脹青蛙、一團絨絨的白兔、大紅大眼的一條金魚、一頭傻楞楞的小豬仔、和銜著黃色起司的肥鼠。
她看著,幾乎有點捨不得吃的感覺。
「你先挑吧。」
他沒動,她閉著眼拿了一個給他,是金魚,但他也沒打開。

她自己也不知道要挑哪一個,但金魚拿走後,她見到那個拾起的銀灰色小丸子,遂取了出來。
「卡珊德拉。」
她突然聽到一個好小好小的聲音在叫她,她詫異的抬頭以為是母親。

但凱薩琳仍在正門樓梯口前向劇院內張望。原來凱薩琳是在等洛哈同現身。
經過這幾日來不懈的努力,如今的洛哈同不但已能改變成各式各樣的人或物,又能隨意的隱去身形!所以此刻他正隱身不請自入,在劇院內各處打轉查看。

羅珊蒂見母親仍站在不遠處等洛叔叔,便立即想到,叫她的是這個手掌中的銀灰色小丸子!
「你叫什麼名字?」她問。
小丸子在她掌心內轉來轉去。
她用手指撮起,然後旋轉將上半層蓋子扭開了。

裏頭是無色透明的膏狀物,她似乎聞到一種薄荷的味道,因此拿舌尖小心的試著去舔。
「嘻嘻咭咭──」
她居然聽到怕癢的人,被人呵癢忍不住發出的笑聲,只是聲音小到像卡通漫畫裏的人物發出的那樣!

這時,坐在一旁那呆呆的人,突然伸過手來,將她手中有油膏的半個丸子取了過去,並學著她那樣,用舌頭去舔,可是他的動作幅度過大,舌尖幾乎將丸內的油膏,撈走了一半,更被他吞下肚去!
這下可嚇壞了羅珊蒂,連忙將那半個丸子搶了回來,她相信這個小丸子肯定沒命了!

「凱絲,妳認識新朋友了!」
「凱絲,妳給他吃什麼了?」
只見洛哈同和凱薩琳出現在他們眼前,頭一句是洛哈同說的,第二句卻是她母親問的,因那呆呆的人,正津津有味的舔著嘴唇。
這時凱薩琳又指著那人身旁的地上說:「你掉了一粒菓子,好可愛的金魚。」她蹲下去拾起。
她站起身,洛哈同好奇地湊過頭來看。

突然『哈啾』,那呆呆的人朝他們倆打了一個大噴嚏。
突然洛哈同抱住了凱薩琳,深情地吻著她。她手中的金魚菓子又掉到地上。
羅珊蒂彎腰拾起了金魚菓子,抬起身子看著仍深吻著的母親和洛叔叔。

突如其來的這一幕,使她剎那間心中腦中一陣空白。她或許感到這是今後必然的結果,但她準備好了嗎?來得太快了嗎?她要如何接受?她還沒仔細想過啊!
當然,父母重歸於好是她最希望的事,但這次回中國,再次與父親見面,令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她將拾起的金魚菓子,放回盒內,本能地她將手中握著的小丸子蓋上蓋子,機械式地也放入盒內。
她想到洛叔叔,但馬上,一波更強大的思念襲上心頭,有太久沒見到解公公,她眼眶濕潤,鼻息抽搐著,解公公會怎麼跟她說呢?

妳唯一要照顧的是母親。
她是母親的命根子,母親願為她做任何事情。
是的,她唯一要照顧的也是母親,她也願為母親的幸福與快樂,做任何事情!
閉上眼,她讓自己的心靈環繞著母親和洛叔叔,感受他們的浪漫與熱情。

但,她猛然張開眼,不解地四周看著,這空氣中有好多的浪漫與熱情!
但,她立即又瞭解了,是那顆銀灰色小丸子造成的。丸內油膏被呆呆坐在一旁的人,吞掉大半,這小丸子肯定已經沒命了!
她趕緊打開盒蓋,將小丸子取在手中。

正於這時,劇院二樓正門內,瀨戶內珡海和一色理性推開門走了出來,見到他們立即趕過來。
「瀚海!你怎麼不接電話!」
原來這一旁呆呆坐著的人,便是她在等的同父異母哥哥,瀨戶內瀚海。

「咦,妳不是羅小妹妹嗎?」珡海說。
這時洛哈同主動跟他們打招呼:「瀨戶內小姐,一色導演,別來可好?」
珡海見到兩人,高興地說:「啊,洛先生,丹芙博士,你們也到東京來了!真好!我和理性可以帶你們去好多好玩的地方!」

珡海與一色跟他們是分別飛來東京的,所以並不知道他們來東京是為了要奪回老人的內丹。
「我們接到春花小姐的演出請帖。」洛哈同說。
「是的,我跟唐姐姐會和春花姐姐同台演出。」
這真是他聽到的最新消息!

他追問:「我們想跟春花小姐先見一個面。」
「春花姐姐忙著準備演出,可能不會有時間的。你們如果早一點來,就可以跟我們和唐姐姐,還有薄先生、薄小姐,一起去參觀劇院,他們還在裏面,我是出來──」
她這才記起來她是來找瀚海的,遂趕緊給他們介紹。

「我哥哥,同父異母的哥哥,瀨戶內瀚海,他一直跟媽媽住在尼斯,去年才來東京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他特別內向,你們大概已經看出來──」
他們早已覺得他的行動頗為呆滯,猜想極可能是有自閉症的人。

「瀚海,你吃了什麼啊?」珡海問。
原來這時瀚海又在舔嘴唇。
羅珊蒂深怕她查出他吃下的是有薄荷味的一種不明來歷的油膏,因此趕緊從和菓子盒內,將那金魚又取出遞了給他。
「喔,和菓子!好可愛的金魚!」珡海轉向羅珊蒂:「羅小妹,我忘了要謝謝妳幫我找到了瀚海。」

她伸手要跟她握手道謝,但她的眼光被盒內的那顆小丸子吸引過去。
「咦,這是春花姐的胭脂丸子。」
說完她不自覺的取過小丸子,托在掌心拿給一色理性看。

而就坐在他們前面的瀚海,這時突然又打了一個噴嚏。
一色突然抱起了珡海,深情的吻上她嘴唇。她手中的小丸子掉了下來,卻正好落入瀚海的手中。他手中本握著的金魚和菓子又掉到地上。

這時,前方不遠劇院二樓正門又開啟,美樂妮出現,薄鳳池和唐美儀隨後,他們三人係由伊藤浩文經理恭送了出來。
美樂妮望見一色與珡海正在熱吻,遂下樓走過來問:「珡海,妳找到哥哥沒有?」
薄鳳池跟來,但唐美儀還在門口跟伊藤經理多寒暄了幾句才跟上來。

 

(接  -  第二十四段【胭脂小丸子的魔力】)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