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二段 【淺草座金鱷大劇院】

(情節概要)

 

這日,唐美儀、薄鳳池、和薄樂妮,以及一色理性和珡海,依春花的囑咐,先期來到淺草座金鱷大劇院參觀內部。

他們在劇院前,為其輝煌的外觀讚嘆不已。

這時正面匾額上的劇院名稱,仍是『東京都淺草座歌舞劇院』,『金鱷大劇院』則是於春花回東京後,打開錦囊,首度再見到神燈內的水晶鱷魚,發現牠全身出現大片金色斑塊後,才改的。

第七章    第二十二段 【淺草座金鱷大劇院】

 

他們瞪大了眼,仰望著這座比皇宮的富麗堂皇也毫不遜色的劇院。
正樓上方的匾額已經安上,金漆著『東京都淺草座歌舞劇院』。

他們一行五個人,一色理性、珡海、唐美儀、薄鳳池、和薄樂妮,從石龍堆連袂返回了東京,主要是為了電影『春夏秋之繁花』的製片工作。
至於春花盜走了解吉諾內丹一事,他們其實幾乎一點不知內情。所以當春花在答覆唐美儀質問時,說是羅軒轅親自給她的,唐美儀也就沒有深究。
而今天他們特別來參觀劇院,當然是應了春花的要求。

劇院位置在淺草觀音寺東北方向不遠處,幾乎與花屋敷遊樂場毗鄰,佔著一個南北長、東西狹,長方形的整個街段。
那花屋敷建於 1853 年,是日本最早的一個西洋式遊樂場。
而有十層樓高的劇院本身,則是專喜設計宮殿式建築的小石山殿下的最新作品。在一個狹窄的地段,小石山殿下創出了幾乎可以和日光東照宮的陽明門比美的一座劇院。

劇院坐南朝北,正門開在北端,設計重點就在這個龐大的屋頂。
此時說他們仰望,他們的脖子都快仰酸了,但仍捨不得將眼光移開那正門頂上金綠色的弧形屋頂!
這種中央弧形,被稱作『軒唐破風』的古典日式屋頂,將裝飾性推往了極致!
從地面望去,一如泰山壓頂般的效果,給地面仰望者帶來的,竟不是敬畏,或壓迫感,相反地卻是喜愛,卻是想登上去攀援、觸摸、甚至乘坐!

當被問到為什麼這個龐然大物會有如此效果,建築師小石山殿下在一次電視台採訪中透露,這個屋緣拱起的弧形,是以七、五、三的比例畫出的,暗合了日本傳統七代天神、五代地神、三贵人的神話故事。
同時,整個屋簷的長度,也以這個比例,向屋外伸出,極巧妙地配合整棟大樓的高度,使原本可能頭重腳輕的笨重屋頂,竟有飄懸半空的飛騰氣勢,而讓地面的人群,無法不多看幾眼了!

出現屋簷底下的,是兩排尾端包著金飾的白色斗栱,然後底牆也是白色的,每一層,除了最上一層和最下兩層,都有四扇窗戶,有金綠色的窗框,窗外更圍著一圈裝飾性的典雅的陽台欄杆。
但整座劇院最搶眼的,卻是絢爛浪漫的色彩組合;由墨綠的琉璃瓦一路下來,有白鑲金的斗栱、金套綠色圖案的窗框,紅黑色鑲金的陽台欄杆,而白底的牆面,由頭到腳,灑滿了粉色、紅色的櫻花圖案,愈到底層花色愈深。

而地面層,別出心裁的是一派華麗的弧形梯階,有著四道金色扶手,由劇院外的小小廣場,直通第二層,所以劇院的大門實際是開在二樓。
二樓金色的玻璃大門,共八扇,富麗非凡,尤其是屋外的樓梯,感覺從上空灑下的櫻花圖案,到此底層已經變成深醇的酒紅色,但沿梯階走上,酒紅色又逐漸變淡。
進入二樓廳內,明亮反光的地板,已由紅轉粉紅,再轉成白色。但白色地面,幾乎全都鋪著地毯,色彩是淡得如花魂般的一抹櫻色。

看到如此奢華的劇院,薄鳳池心中不免有些牢騷,因為他記起稍早在查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帳務時,見到一項支出,是賠償瑪雅提卡爾公園內損壞的一張椅子,要賠五十歐元,他追問,原來是東京先生輸球生氣時砸爛的。

「美樂妮,」他向妹妹說:「妳還記得提卡爾那張被東京先生砸爛的椅子嗎?」
美樂妮想了想說:「已經記在帳上了,賠了五十歐元。」
「轉帳讓東京先生出,要他賠兩百歐元。」

話才說完,站在他身旁,勾著他手臂的唐美儀輕輕打了一下他臂膀。
「你幾時變得這麼小家子氣的?」
他爭辯著:「你瞧瞧,他這麼有錢,這間劇院簡直像皇宮一樣!」
她淡淡地說:「老先生人挺好的──」

話聲未了,卻聽到瀨戶內珡海在喚他們。
「唐姐姐,你們過來看啊,這兒有舞台平面圖。」
原來她和一色理性正在仔細看劇院左側,靠近街邊豎立的一片公告欄,欄內貼了不少有關劇院的資料。
他們遂走了過去。

他們才開始指指點點的研究著玻璃欄內的資料,劇院二樓的一扇大門開了,走出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士,只見這人快步走下樓梯,來到他們身旁,忙著要讓他們進劇院內參觀。

原來他叫伊藤浩文,正是劇院的經理,說是春花小姐關照過,雖然劇院仍未正式開張,但務必要讓他們全盤瞭解整個劇院的設施,特別是舞台,因為這兒乃日本傳統『歌舞伎式』的舞台,完全不是西方舞台的概念與式樣。

於是大家跟著他走上深紅色的梯階。
瀨戶內珡海這時卻落在最後,而且頻頻往兩邊張望著。
伊藤經理見了問:「瀨戶內小姐,妳在等人嗎?」
原來今日她也邀了她同父異母的哥哥,瀨戶內瀚海,跟他們一起來參觀劇院,只是他又遲到了,也不知他是否一定會來。

她決定打一個電話給他,但讓大家先進去,只一色理性留下陪她。
兩人走下樓梯,來到正門右側另一塊張貼演出劇目的公告牌旁,取出手機打電話。
她忙著撥號又各處張望,完全沒注意到,從她的衣袋內,小丸子跳了出來,滴溜溜地滾到劇目公告牌下,停在柱子旁。
電話響了十幾下沒有人接,她決定過十分鐘再出來查看一下,遂與一色理性進入劇院。

這一夥才被讓進劇院,那街旁玻璃公告欄後,便見凱薩琳和羅珊蒂走了過來。
羅珊蒂兩手端著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那是她剛買的六枚裝『和菓子』,正想找個地方坐下,仔細品味。

可是母女倆才一轉到劇院正面,眼神也不由自主地,被那龐大的金綠屋頂吸引過去。
羅珊蒂覺得好像在博物館展覽廳仰望著天花板那樣,只是這次她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人躺在屋頂上。

上個月尾,他們第一次來找春花時,整棟劇院外圍仍被布幕遮著,他們什麼也沒見到。這次見到廬山真面目,居然如此燦爛奢華,不禁驚嘆不已。

「凱絲,妳瞧這拱起的屋頂,真是很特出的日本建築樣式。」
羅珊蒂又抬頭望了兩眼:「好像太空船。」
然後立即又補充:「好像玩具太空船。」
凱薩琳起先覺得很好笑,但隨即想到,一個漂浮半空中的龐然大物,的確可以解釋為太空船的。

這時羅珊蒂四處張望,見到劇院右邊接旁有可以坐下的地方,遂秉過母親走去。
原來這劇院東西兩側的街道,頗有不同,東邊,也就是左手側有劇院資料公告欄旁的街道較寬,沿街的這一面,設計了六間供出租的商鋪店面,有兩間餐廳已經開張。

西側的這條就很窄,原本只是個後巷,因此便成為劇院的後門,整個牆面,有『之字形』的防火鐵梯,供散場觀眾得以直接下到地面。
但正面進口的樓梯尾端右側,有特別規劃出來的一個方形小角落,安置著『淺草座稻荷大明神』的奉納小神社。

『稻荷大明神』乃演藝人士的保護神,因此這樣的小神社,每個劇院都必定會有的。
而這個小神社,旁邊有延伸出來的一小段水泥矮牆,可以當做椅子坐下休息。羅珊蒂便是想去那兒坐著吃東西。

 

(接  -  第二十三段【胭脂丸淘氣童子】)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