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四段 【胭脂小丸子的魔力】

(情節概要)

 

在等侯春花若子的歌舞劇開演之前,凱薩琳不時帶著羅珊蒂到劇院前的小廣場上閒晃。

這一日羅珊蒂帶著一盒和菓子準備享受,卻在劇目廣告牌下撿到一顆銀色小丸子,同時又遇見了瀨戶內珡海的哥哥──瀨戶內瀚海。

瀨戶內瀚海患有輕微的『自閉症』,看到羅珊蒂打開小丸子,用舌尖去試舔丸內的一種油膏,遂搶過小丸子,也去舔食裏頭的油膏,不料卻將油膏舔走並吞下一大塊。

自此之後,周圍便怪事連連的發生。

第七章    第二十四段 【胭脂小丸子的魔力】

 

打完噴嚏的瀚海,逕自打開小丸子,似乎想繼續吃那油膏。
羅珊蒂慌忙拉住他的手肘,不讓他伸到嘴邊。但她驚訝地發現,小丸子的油膏不但又已經填滿了,並且顏色也變了,由無色透明竟變成亮麗的紅色。

這時薄樂妮和哥哥薄鳳池已來到他們前面,只聽得薄樂妮說:「呀,好美的顏色!」伸手取過瀚海持著的小丸子。
羅珊蒂卻注意到瀚海好像又要打噴嚏,她趕緊伸手一把將他嘴巴捂住。因為她相信這淘氣的小丸子是不會去理會,該或不該讓兄妹像情侶那樣熱情擁吻的!

薄樂妮似乎被小丸子內胭脂的色澤迷住,情不自禁的用小指尖沾著一抹鮮紅,在唇上塗勻。
瀚海似乎想要取回小丸子,就站起來,如此羅珊蒂的手就離開了他的嘴。和薄樂妮面對面,瀚海突然就打了一個嗝。

薄樂妮才塗勻唇膏,突然就冒出一個人朝她打嗝,像個大青蛙。她夢幻的眼神,似乎顯示她正在那則童話故事裏,即將見到她的青蛙王子!
她放開手中的小丸子,卻抓住了瀚海的衣襟拉近了,將鮮紅的嘴唇,吻上他的嘴唇。

眼尖手快的羅珊蒂將下落的小丸子接入手中,沒有讓它掉到地上。她彷彿又聽到『咭咭嗝嗝』的調皮笑聲,像卡通人物口中冒出的那樣。
緊挨著薄樂妮站著的哥哥薄鳳池和準嫂子唐美儀,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剛發生的事情!

而珡海則捂著嘴,看著哥哥和薄樂妮,喃喃說:「噢!瀚海!噢!瀚海!」喜極流淚,並將頭靠上一色的肩膀。
這時羅珊蒂悄悄地將掉落地上的金魚和菓子拾了起來,又將瀚海留在牆墩上的小丸子的盒蓋也收了起來。

洛哈同和凱薩琳,自擁吻後便一直微笑看著溫馨的一幕幕,洛哈同此時已完全了然,這些突如其來的浪漫熱情,定是羅珊蒂手中的銀灰色小丸子發出的魔力。
他更相信這顆古靈精怪的小丸子,必定是東京先生所收藏外星人文物中的一件。至於此時為何到了羅珊蒂手中,如果仔細去審查,極可能與蓉娜,甚至與老人都脫不了干係,但沒必要去深究的。

凱薩琳見女兒手中握了不少東西,遂走過來幫忙,她接過女兒的和菓子盒子,六枚裝,到現在還是一枚不少,可能女兒捨不得吃。
羅珊蒂立即將小丸子的盒蓋旋上,但蓋上前,她狠狠盯了它一眼,卻驚異地發現,盒內油膏又變回了透明無色。
同時她又覺得聽到細小『咭咭嘻嘻』的笑聲,然後手心裏的丸子,輕微的又轉又跳的,她立即置入衣袋內。

隨著母親走回洛哈同身旁,她站在兩人中間,並同時握住了兩人的手。
這時洛哈同向珡海說:「瀨戶內小姐,妳說妳可以帶我們去東京好玩的地方走走。」
珡海抬起頭,拭去眼淚,高興地說:「對!我們現在就可以到處走走。」
她問一色理性:「我們先去哪裏好呢?」

這時擁吻著的兩人分了開來,薄樂妮深情地看著瀚海,他卻低下頭,小聲的說:「妳帶我去看雷門。」
薄樂妮完全摸不著頭腦,但珡海卻高興地說:「太好了!瀚海你真棒!我們就去雷門,然後去仲見世通逛逛!」
於是他們全體往雷門進發!

雷門是一座紅柱黑瓦龐大的宮殿式門樓,乃淺草寺的入口大門。
門樓正中懸著一個紅色巨大的燈籠,寫著『雷門』兩個大字,這兒已成淺草的觀光地標,每年吸引著三千萬名的旅客!

而淺草寺的存在,更已有千餘年的歷史,據傳說,推古天皇時,有兩兄弟於宮戶川,即今之隅田川捕魚時,網得一尊黃金觀音佛像,獻給主人土師真中知,土師真中知出家為和尚,並於河畔開始建寺之後,不斷發展,至今已成日本佛教聖觀音宗的總本山──金龍山。

由劇院去淺草寺,走法最近的就是直接由西往東,約十分鐘便可走到,因為二者的位置,在北端是齊平的。
可是他們要去看的『雷門』,和淺草寺正殿觀音堂之間,隔著一條兩百五十公尺長的表參道──『仲見世通』,這也是他們要逛的目的地。
所以他們必須先往南走,再折向東,這樣幾乎要多出一倍的腳程。

於是,珡海和一色遂率先領路,唐美儀、薄鳳池和他們走在一起,跟在後面的是薄樂妮與瀚海,而羅珊蒂牽著媽媽和洛哈同殿後。
今天不約而同大家一早便開始行動,到此刻,也只有十點多鐘,不過街上已經不少人。

同時,不少店家或一些公共設施門前,掛著一些特別的裝飾,比如橢圓形白色小燈籠,上面畫著不同的徽號,還有小小白色的剪紙或摺紙的掛飾。
珡海主動解釋,這些都是才剛剛過去的一個當地祭典中用到的裝飾,或許店家尚未完全取下。

原來每年五月的第三個週末,淺草這兒就會舉行熱鬧得不得了的『三社祭』。週五開始,自周邊各個社區,匯聚近百座神轎到淺草神社來參與祭典。
三日裏,請靈儀式和抬神轎遊行是不間斷的!第三日為淺草神社三座主神轎的抬轎遊行,那更是萬人空巷的盛況!可以稱得上是東京最大的一個祭典了!

聽珡海說得這麼有聲有色,唐美儀真覺得錯過了這個獨特的文化活動。只是兩週前,他們還在四川成都石龍堆,因此錯過也是沒法子的事!

這時他們聽到身後的瀨戶內瀚海開口說:「妳妳什麼名字?」
薄樂妮答:「美樂妮得博。」
唐美儀和珡海露出會心的微笑,並互看了一眼。

薄樂妮問:「你呢?」
他答:「我我叫佩畢波第尼。」
她詫異地說:「你不是叫『瀚海』嗎?」
「我,我──」他顯得有些慌張。
珡海立刻回頭說明:「那是他跟媽媽姓的名字。」

美樂妮為了安撫他,勾起他手臂說:「瀨戶內瀚海。很好聽的,但你習慣了嗎?」
他點頭。
她又問:「你會說日語嗎?」
他又點頭。
「你說雙語的!」
但他搖頭。
她錯愕了一下,但立即說:「你還會說英語!」

 

(接  -  第二十五段【喜歡作弄人的『小淘氣』】)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