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巨人銅像.jpg
三星堆縱目頭像.jpg
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一段  【對談】(二)

《情節概要》
北京大學羅軒轅博士是國際權威地質、礦物學家,數年前展開了青康藏高原實地勘測調查計畫,但已失去下落有一年多了。他的女兒羅珊蒂,隨母親凱薩琳丹芙博士,住在巴黎,丹芙博士係巴黎裴聿美亞洲文物博物館的考古部門主任,不料卻於一次中國玉器展覽時,遭闖入的三名日本忍者綁架。

羅軒轅接獲網郵消息趕去巴黎,母女卻都已不在博物館了,他只好返回四川成都,等候她們發心消息來,並繼續他在廣漢松陂鎮石龍堆的考古挖掘計畫。

第六章,第一段是他回來後,與他的考古計畫的贊助投資人,法國馬賽實業家,薄鳳池( Alfonse de Baux )的對話。

第六章  第一段  【對談】(二)

 

《續前》

「我知道這幾個字了!是『大』、『邑』、『商』!」

「是什麼意思呢?」

他考慮著怎麼解釋。

「這是中國商朝,也就是產生甲骨文的朝代,他們稱呼自己和國都的方式。」

「換算西元是多少年?」

「大約是紀元前一千到一千五百年。」

「如此說來,這塊玉璧已將近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

羅軒轅正是為這些混淆衝突的年代而傷透了腦筋!他將玉璧又翻轉過來,於是薄鳳池也了解到問題的癥結了!

「瑪雅文明卻沒有這麼古老!」

「可是,」羅軒轅說:「國際學術界,流傳著這麼一個說法──『殷人東渡美洲』──」

薄鳳池搖搖頭,攤攤手。

「商朝,又稱為『殷商』,是被周朝取代的,周朝的武力直接攻陷了商朝首都,最後一位商王自焚而死,周朝因而取得天下。但當時商朝軍隊的主力,卻遠征到東方,並不在首都。商朝滅亡後,歷史記載,完全沒有提及這支殷商軍隊的精銳主力,去了何處?」他停了停又繼續:「因此學術界有人提出,這支殷商軍隊,乘船出海,東渡到了美洲,將甲骨文字,以及對玉器的特殊喜好等,帶到了中美洲,建立了奧爾梅克文明。」

「奧爾梅克就是瑪雅的先驅文明!」薄鳳池說。

「可是這也不太對!」

「為什麼不對?」

「第一,這麼容易就被找到;第二,我們是在那兒找到這塊玉璧的?」他問。

「在我們挖掘現場的地道內。」

「也就是我們推測『荊玉宮』的所在地。」他看著薄鳳池說:「或許我們應該像『Scan Pyramids』探測埃及『胡夫金字塔』那樣,用 『介子反射探測器』設法先對整個山丘內部進行三維的透視攝像,看看『荊玉宮』究竟是何大小和形狀。」

當初在青海時,李天師帶了一份手抄的書頁夾註來說服他。

「我最初想到的是,這個『荊玉宮』充其量可能只有『土地廟』一般的大小,無論如何,依據李天師的說法,不但因為這是林靈素私人出資,若是只想儲存發現的珍寶,相信不會大張聲勢,建上一座恢宏的宮殿。」

他頓了頓又說:「無論如何,將這一切都逗在一起,你想,為什麼在宋朝中葉的一間道觀內,會發現一塊有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圖形的玉璧?這塊玉璧又應該是在離宋朝近兩千年前的東周時代,才從璞石之中被剖開被發現的?」

薄鳳池搖著頭,做了個『不敢相信』的表情說:「你的中國歷史課肯定『不及格』!」

但羅軒轅,突然又是靈感一動地豎起食指說:「除非──」

他將玉璧翻來覆去,仔細審視兩面的圖形與文字的刻劃。

「除非什麼?」薄鳳池等不及的問。

「這些刻劃的線條,粗看好像是內部生成的那樣──」

他把玉璧捧給薄鳳池看。

薄鳳池湊過頭看著,說:「除非什麼?」

「除非──原先本來是刻出來的,但在外在情況允許之下,玉璧表面起了固溶體的作用,凹痕被逐漸的填平了。」

「玉石會有這樣的作用嗎?」薄鳳池取過玉璧,仔細看著刻劃的線條,果然線條表面並不如想像的平整,而有著連串的小孔,只是『填平』的部份,仍然相當晶瑩。

「外在情況允許的話──我要說的意思是,和氏壁在春秋戰國時代之前,應該早已經存在了!甚至可以假設已經存在了一兩千年,因此我們可以推算,卞和的發現,有可能是這塊玉璧的第二度被發現!那時,因固溶體作用,外表又被另外的玉質或石質包裹住?」

但這一次,薄鳳池變得聰明了,他將玉璧放置桌上,豎起食指說:「除非,這一塊『和氏壁』能隨意的自行時空轉移!」

沒錯!如果這塊和氏壁是更早的『原型』的話,又如何解釋再度於此時此地出現?

羅軒轅決定暫時不再多想,徒然陷於『螺旋式』的思考迷宮,他們準備了這滿屋子的各式測量儀器,便是要對發現的文物,找尋最科學、最確切的證據!

他將玉璧擺回石函。

「不錯,除非時空轉移,你先收起來吧!我們慢慢再研究。」

薄鳳池將石函送回密室,當他出來後,羅軒轅關照:「鳳池,我想我們最好暫時不要發佈找到玉璧的消息,有這麼多不能解釋的因素──」

薄鳳池同意。

「還有誰知道這塊玉璧?──艾莉絲?」

「她只知道石碑,不曉得裏面藏了玉璧。」

「李天師呢?」

薄鳳池搖搖頭:「連找到石碑都還不知道。」

正於此時,他們聽到外間的鐵門開啟後再關上,麥麗詩走了進來。她明麗溫婉,大方而坦誠,行動中又處處顯露出善體人意的個性。

她右手握著兩樣長長捲起的物件,左臂下又夾著一個小包裹。

「早安,鳳凰先生。」她用法文說,(Bonjour Monsieur Phénix),當然由於『鳳池』這個中文名字。

「艾莉絲早。」

「軒轅,你見到石碑了沒?」她又問羅軒轅,聲音也格外的甜美。

「見到了,」他看著她興奮的樣子,卻柔和地解釋:「可是,我們覺得有太多的問題,決定暫時先不對外公佈這一項發現──」

「好的,知道了,」她絲毫沒有失望的感覺,卻興致沖沖說:「軒轅,我帶了兩張海報來。」

她將帶來的東西先放在靠牆中間那張她自己的辦公桌上,然後打開了一張海報,原來是三星堆的青銅巨人立像,青綠斑駁的銅像在棕黃和深褐色的模糊背景中,顯得格外突出。銅像的雙手平舉半環抱在胸前,手中似乎握著一件長長的東西,只是出土時,手中所握的物體早已不見了。

她又打開第二張,是三星堆文物中,最奇特的那個青銅縱目頭像,臉上部分似乎還留存著金箔,浴在一圈金光中,金光外圍一片棕黑,更顯得那凸目像兩道四射的金光!

「軒轅,你看貼哪裏好?」她問。

她知道這間實驗室,乃羅軒轅根據『奇門遁甲』和『易數八卦』排列設計的。海報自然是不能隨便亂貼的。

羅軒轅起身走到室中央環顧著,然後指示將銅人立像,貼在他自己座位後面,也就是進門口左側的牆上。那縱目頭像則貼在正中央那扇門的對牆上。

麥麗詩開始張貼海報,薄鳳池主動的來幫著她。

她卻向羅軒轅說:「我帶了些下週酒會的請柬來,想到附近的農家樂派發。你還沒看過,就在我桌上。」

羅軒轅到她的桌上,打開包裹,取出一張來看,只見乳黃色卡片,精美的灑上燙金飛雲符,上面用紅字寫著:

『僅訂於五月二十一日(週日),下午三時半,假梨香榭大酒樓,舉辦酒會,慶祝四川省道教協會成立法國馬賽道教分會,暨廣漢松陂鎮石龍堆道觀遺址考古挖掘計畫開展
誠邀    海內外各界道友 
共襄盛舉』
請柬上列名敬邀的除了全國道教協會會長、四川省道教協會會長、松陂鎮鎮委書記外,更有法國巴黎道教協會杜渡人道長,和天社山散居正一道天師李白煦。

看完,羅軒轅問:「是協會的人要派發的嗎?」

「是的,是青羊宮的唐道長交代的。」

貼好縱目頭像,她和薄鳳池走了過來,要貼另一張。羅軒轅起身離座,好讓他們在座位背後的牆面張貼。

麥麗詩突然記起一件事,說:「對了,軒轅,你去巴黎的第二天,我在青羊宮遇上老農舍的胡先生,他跟我提起一件事,說他那兒來了一位客人,說是在收集中國各地最新的考古發現資料,問他有關石龍堆的資料,他說他並不太清楚,我就給他畫了一份簡圖,要他帶給那位客人。」

「胡先生知不知道客人打哪兒來的?」

「可能是名日本觀光客,自稱從江戶川田吉居酒屋來的,好像日本餐廳的名字。」

「唉呀!把他們忘了!艾莉絲,妳待會立刻用網郵寄一份請柬給東京先生,和春花小姐。」

麥麗詩微覺詫異,但她知道羅軒轅和東京先生交情匪淺,當初他在仙台東北大學求學時,生活細節全是接受東京先生的接濟和照顧。因此她猜想田吉居酒屋大概是東京先生擁有的一間餐館吧。

羅軒轅又轉向薄鳳池說:「鳳池,我一直忘了向你提起,到巴黎的第二天,我往博物館打聽消息,他們的安全警衛主任傅易天告訴我,說凱薩琳啟程往瓜地馬拉,事出倉促,只在機場給他發了一份網郵,解釋事件的發展。凱薩琳說中國影星唐美儀,就是你的未婚妻,突然轉給她一份珊蒂的訊息,而且主動協助她,趕往瓜地馬拉的一個瑪雅廢墟,一起去找珊蒂,連妳的妹妹,也跟她們在一起。」

聽完,薄鳳池頗為吃驚,羅軒轅向他投去詢問的眼光。他搖搖頭說:「我只是覺得李天師的預言法術真是高明。」

「怎麼說?」羅軒轅問。

這時麥麗詩貼好了第二張海報,遂坐到羅軒轅的椅子上,聽他解釋。

「當玉器展覽開幕前兩天,李天師十萬火急把我叫到這裏來之後,第二天晚上我就寫了網郵給美儀,一直沒有回音。後來實驗室建好了,大部分儀器也安裝好了,我就說我要趕回去看看,李天師說別急,她們全會找來的!」

原來薄鳳池之所以失蹤,是因為到四川來了,當時實驗室還未完全建好,可是部分貴重的儀器裝備卻先期運到,所有這些購買或租貸的重要儀器,差不多全是他的『新科技發展公司』(Société de Technologie de Découverte)投入的資金,因此他緊急的被找來處理。

「我知道,玉器展覽開幕後,」他繼續說:「緊接著,美儀原就安排了拍片的計畫,如今你說美樂妮也和她一起,一定是我不在,她就拉了美樂妮來幫忙。」

頓了頓他又憂心忡忡地說:「兩天前我再給美儀發了信,可是為何還是沒有回音呢?」

羅軒轅也憂心忡忡地說:「我離開巴黎之前,也給凱薩琳寫了網郵──也一樣沒有回音。」

「你飛往巴黎之後,李天師又跟我提了一次,說別著急,他們都會找來的。」

道教正一派的天師,從來都是以會施符念咒,驅神鎮魔,推算天數而著稱於民間。可是李天師口中所說的『他們』到底包括了哪些人呢?他們卻無從推算起!

這時麥麗詩安慰他們說:「我相信唐小姐,美樂妮,和──凱薩琳,一心想早些趕往珊蒂小妹妹身旁,因此,或許就忽略了查看網路郵件。」這兒提到的三個人,事實上她全未見過,但以她女性特有的靈性,可以完全感受到一種焦急的心情,「而且,特別是她們要去的地方,可能上網真的很不容易──」

羅軒轅這時突然大聲說:「應該是『紫水晶』!那塊『紫水晶』!」

兩人倒被他嚇了一跳。

原來他想通了,忍者武士到裴聿美博物館去的目標不是羅珊蒂,應該是紫水晶!

「有一件事可以判定!忍者武士是東京先生派去博物館的,但志在那塊紫水晶,卻不知如何牽涉到珊蒂!而從凱薩琳她們要去的瑪雅廢墟,可以推測紫水晶極可能是李天師在瑪雅的某個廢墟內取得的!」

他們正自猜疑時,外間的鐵門又被開啟後再關上,這次走進來的,正是李天師本人。

李白煦,與薄鳳池一樣,是法國人,來自馬賽。這時只見她穿青色道袍,棕褐色的秀髮綰起半遮在黑絲道冠內,使這位美艷道姑,更帶著一種迷人的異國情調。

「啊!你們都在。」一聲柔美的『啊』,將大家的疑雲全掃光了!

「我不能多停留,」一口字正腔圓的京片,「我得趕去青羊宮,我帶了杜渡人道長的演講賀辭來了,瞧,這一盤就是,」她自袖口內取出一盤 DVD 來,順手交給了麥麗詩,「特別分錄了來給你們先看的。」

「我得走了,」她轉身一眼見到麥麗詩身後牆上貼著的立人巨像,驚愕道:「啊!你也來了!」

可是立即她轉頭對麥麗詩說,「原來妳到三星堆博物館去了,妳不是還要去派發酒會請柬的嗎?來,咱們走吧,我陪妳一塊兒去。」

她就這樣將麥麗詩帶走了,留下兩名男士,迴盪在異國情調的風情內,完全想不起他們想要問她有關紫水晶的來源的問題。

而他們的話題因此又回到了稍前討論著的那塊白玉璧上。

羅軒轅說:「老子晚於和氏壁產生的年代大約一百年左右,可是石碑上刻著的圖樣,直接將他們排列一起──這有無特殊的原因呢?」他沉思,「如果我們能知道這位林靈素先生發現這塊玉璧時的實際情況或地點,或許可以追尋出一些證據,而做出一個大膽的結論──」

薄鳳池問:「什麼大膽的結論?」

「老子實際上接觸過和氏壁。」

薄鳳池想了想,問:「哪一塊和氏壁?原型的?還是第二度被發現的?」

羅軒轅不禁伸手搔了搔頭髮,似乎企圖將『螺旋式』的想法給『拉直』了。

「鳳池,你把石函拿出來,我們再想想如何著手儀器試測計畫,找尋第一手的資料。」

薄鳳池開了密室的門,打開電燈,走了進去,沒多久便聽得大叫一聲:「什麼!不見了!」

羅軒轅趕了過去,密室比一間主臥室的衣櫃稍寬稍大,一側排滿三層木架,全部空著。室內最裏進是一台幾乎跟人同高的保險櫃,羅軒轅走到薄鳳池身後看去,只見櫃門大開,中間的橫格上,那石函的蓋子也被打開了,而白玉璧卻不在裏面!

羅軒轅喃喃地說:「不見了──歷史上也曾發生過,和氏壁在一次宮中宴會時,不翼而飛,張儀還為此吃足了苦頭──」

「難道,」薄鳳池也喃喃地說:「這白玉璧真的會自動時空挪移?!」

(接  -  第二段  【淘寶】)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