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好青铜鸮尊.jpg
羽蛇神.jpg
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一段  【對談】(一)

《情節概要》

前一章,第五章──『迷失的叢林』,講的是他們跟著老人解吉諾,往瓜地馬拉瑪雅廢墟提卡爾附近的叢林裏,找尋紫水晶流失的真相。

追蹤老人行動的東京先生,千方百計也來到瑪雅叢林,依然想奪取老人手中的紫水晶,雙方同意舉行一次瑪雅的『腰球』比賽,以勝負來決定紫水晶的擁有權。

這一章──第六章,則大家一起轉往中國四川成都,三星堆附近的松陂鎮石龍堆,找尋羅軒轅博士,也就是凱薩琳已分居的丈夫,羅珊蒂的父親。

羅軒轅是國際權威地質、礦物學家,數年前展開了青康藏高原實地勘測調查計畫,但已失去下落有一年多了。

這次是東京先生在瑪雅以球賽相賭,卻敗賭而輸給老人的一項獨家秘密消息──就是羅軒轅此刻正在石龍堆發現的一個地底迷宮內,進行對宮內寶藏的搜尋。

第一段  【對談】(一)

 

羅軒轅氣宇軒昂,相貌不凡,給人印象十分威猛,卻有一雙柔情似水浪漫挑情的眼神,對異性來說,幾乎是無可抗拒的魅力!尤有甚者,惑人的眼神內更不時的閃爍著睿智的光芒,這樣當然令智商高的一群為他完全的傾倒了!

做為羅軒轅妻子的凱薩琳丹芙,她的學識品貌絕對是門當戶對的,卻因了兩人的事業,特別是羅軒轅事業上的雄心,令他們聚少離多,終於使凱薩琳不得不接受無可避免的一個結果。

但這次他們的凱絲有了危機,懷著可能將他喚回身邊來的希望,她給女兒回信的同時,也發了一份副本給他。

可惜的是,這副本送去了他在北京大學的網址,而早於兩年前他便展開了青藏高原實地勘測計畫,如今,他本人已在北京幾千公里之外了!

這封副本和凱薩琳後來又發的另一封網郵,他輾轉接獲後,立即趕赴巴黎;可是她卻又追蹤女兒去了瓜地馬拉。

一趕到巴黎他立即向博物館詢問情況,他們也立即告訴他,羅珊蒂已在魁北克蒙特婁找到了。

所以,雖然凱薩琳和卡珊德拉目前遭遇的問題,對他來說至關緊要,可是他已經做了所有他可能做到的了,剩下的就只能等情況下一步的發展了。

在巴黎停留數日後,羅軒轅是於昨日傍晚,才返回成都來。

第二天一早,他又回到他在成都松陂鎮,石龍堆新建立的實驗室來,繼續進行被暫時擱置的工作。

他環顧四周,潔白新髹的粉牆,新安裝的精密儀器,高速的電腦網絡,嶄新的終端機,眼下他正處於事業重大發展的關鍵時刻!

單以這間幾乎才剛建好的實驗室來說,他和薄鳳池僅僅用了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便籌足資金,購齊裝備,並取得四川省、成都市、及松陂鎮三級政府的支持與認可,建立了這個整個計畫操作運行的穩固基地。

因此,如何再一步步往前推展,是這計畫成功的保障,而他深信,這個計畫將會「震撼全國學術界」!

當他仍在巴黎的時候,自己曾做過一些追索。可是卻驚訝地發現,事情恐怕不是像館方所告訴他的那樣簡單。

因為經他多方打探之下,竟然沒有一方說法是一樣的!首先雖然有展覽的古物失蹤,館方卻認為這是一則簡單的綁架案,有三名忍者武士,因目前仍不明的原因,將他女兒帶走了,可是第二天羅珊蒂又在蒙特婁現身!卻無任何忍者介入!

之後他設法搜購巴黎各類報紙,在事件發生前後那幾天的新聞報導,才知道失竊的是什麼!事實上法文的大報全都沒提,他是在一份巴黎華僑社區出版的不定期中文週報上,指名了失竊兩物,一是玉琮,一是一塊紫水晶。薄鳳池捐贈的每一件玉器他都清楚,半數以上,都是他幫著薄鳳池收集到的,他卻不知居然雜了一塊紫水晶在贈品內!

更大的蹊蹺卻來自凱薩琳的網郵,因為牽涉到兩個人,無論館方、警方、大小報章雜誌,完全沒有提到的一位「洛叔叔」和一位「解老伯」!「解老伯」要帶著羅珊蒂去找一樣東西!

凱薩琳最後的一件網郵說她們要去的地方,可能是瓜地馬拉的一處瑪雅廢墟。由墨西哥南部,猶卡坦半島,到貝利斯其間幾乎遍佈大大小小的瑪雅廢墟,他無從猜測他們要去何處,因此用新的網郵地址回復了她的信息,便轉回成都。而她,恐怕所到之處,上網不易,至今仍未回音。

他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拿起擱在桌腳邊的揹袋,打開來取出一疊報紙,都是有關裴聿美博物館發生綁架事件的新聞報導,這是特別為薄鳳池而收集的,因為薄鳳池本就想和他一起回巴黎,親自向唐美儀和薄樂妮瞭解情況,並解釋失蹤的原因,但這兒的工作實在只容許一人暫離,因此他將收集到的第一手資料全帶了回來。

繞過好幾組儀器,他將報紙擺到薄鳳池的桌上。這間新的實驗室,約有半個籃球場的長度,三分之二寬度的一個長方形空間。看似平常,卻透著某種奇特的感覺。首先就是沒有窗,卻有四道門戶!而且開得全無規章,毫不對稱。如果將室內所有的儀器搬走,只要一見到這個空間,所有的人立刻會想到,這兒肯定是個四通八達的交通樞紐!

眼下這個空間可充滿了各種精密儀器,一組在右邊的中央倚牆擺著,兩組分別安置在左邊靠牆兩端的牆角。

這三組很顯然是用來做三種不同試測的,其中屋尾牆面左角的那組,最為起眼,不但結構複雜,主件更是一個極高的圓柱體,幾乎要達到天花板了。這一檯儀器附了兩個電腦,另兩檯則每檯一個。室內另有三張辦公桌和扶手椅,也是每桌一檯電腦但顯然是行政工作用的。

實驗室的進口並不在整個牆面的中央,卻偏於右角,羅軒轅的辦公桌便在進門口的左手邊。他坐到扶手椅上,打開電腦,鍵入密碼,正準備先行閱覽他不在的那幾天的日常工作記錄,這時實驗室外間,整棟建築物的大鐵門開了又關上,隨即薄鳳池走了進來。

「鳳池,早。」

「噢!你回來了。」他站到桌邊殷切地看著他。

穿著黑色襯衫和卡其西褲,薄鳳池大約比羅軒轅稍矮些,也是方臉大耳,高挺的鼻樑,五官端正,特別一雙深邃的眼神,配上濃眉,頗有英武逼人的氣勢。

「我沒見到凱薩琳,」他旋過椅子面向他說:「她去了瓜地馬拉。」

「可是展覽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有沒有查出來是誰綁架珊蒂的?」

羅軒轅指指薄鳳池的座位說:「我盡量收集到的有關新聞報導,在你桌上。」

他們一起繞過儀器,走到薄鳳池的桌前,薄鳳池坐到座位上翻閱報紙,一面說:「我也在網上查了一下,好像是說出現三名忍者武士?」

羅軒轅點頭。

薄鳳池說:「難道是東京先生?但又為何要綁架珊蒂,想要脅你嗎?」

羅軒轅搖搖頭:「這是絕不可能的──而且珊蒂第二天就找到了,在蒙特婁她的阿姨芭芭拉那兒。」

「怎麼只一個晚上,她就從巴黎到了蒙特婁?」

「好多事情無法解釋,所以我又去警局問,才知道那天還有兩件展品被盜。」

「哪兩件?」

「連警局都沒有詳細的資料,」他在報紙堆內找出那華文週報:「只有這一份中文報紙上,報導說丟了兩件,一件是玉琮,一件是紫水晶。」

「當初李天師就是在我們找到那古怪玉琮後,建議捐贈給裴聿美公開展覽,希望能引起學術界的注意和研究──。」

「可是紫水晶你是怎麼得來的?我完全不知道有紫水晶在贈品內?你怎麼得來的?」

薄鳳池看著他說:「是李天師拿給我的,說她告訴你了。」

「她並沒有──,要舉辦的是玉器展覽,為何加件紫水晶進去?」

薄鳳池想了想說:「我那時就是這麼問她的,她說他們不會把紫水晶展出的。」

「的確,凱薩琳並沒有展出──」

「沒想到真如李天師預測的那樣!」

「這兩天李天師來過沒有?」

「已經一週都沒見到她了?──對了,」薄鳳池突然起身問:「你查了每天的紀錄沒有?」

「我正想查,你就走了進來。」羅軒轅趕緊回到自己座位將電腦弄醒。

薄鳳池一邊起身說:「最後的那個 MP4 檔案。」一邊按鈕打開他桌旁的那扇門,門內似乎是間密室,他立即開燈走了進去。

羅軒轅只見電腦上一檯像普通列印機大小的四輪探測器,在一個狹小的地底通道內向前探索,一會便在一個好像是轉角口處,見到一塊倒下的石碑。

這時薄鳳池卻自密室內出來,手中正捧著一塊石碑,走到羅軒轅桌前。

「昨天剛剛才出土。」

「是誰取出來的?」他接過石碑,輕輕擱在電腦旁的桌面,一邊問。

那探測儀器深入的空間,只容一個身材較小的人鑽進去。

「艾莉絲。」

他說的是麥麗詩,就是實驗室的行政助理,也是北京大學羅軒轅的前學生。

羅軒轅仔細檢視著石碑,質地應是一般的花崗岩,顏色卻不是四川特產的「四川紅」,而是一種棕色雜淡灰色細粒子。

羅軒轅心跳加速,因為石碑正面兩邊分別雕著:「老君山轄」和「荊玉宮寶」,其上又刻著「紫氣東來」。這些字體相當難認,介乎於籀文和大篆之間的一種變體,碑面中央又浮雕著一幅「老子騎牛圖」。

「艾莉絲說你一定會很興奮。」

「不錯,這幾乎可以立刻證明,李天師所提供的資料和猜測,可能非常正確。」

他指著碑面右側的「老君山」說:「這座山就在成都以南不遠,山上的道觀歷史淵遠深厚,而這個荊玉宮,」他又指著碑面左側的刻字,「名字本身就可能和一塊中國最有名的玉璧有關。」

「艾莉絲說這個騎牛的老人,是道教的祖師。」

羅軒轅捧起石碑,遞給薄鳳池。

「先收起來吧,我們進行實物成分年代的試測之前,必須要擬定一套研究計畫。對了,艾莉絲有沒有取些石碑附近的泥土樣本?」

「收集了。」薄鳳池捧著石碑往回走。

「我們或許應該跟三星堆文物出土坑內的泥土對比──」

但他突然又叫住了薄鳳池:「鳳池,慢,我要再看一下石碑。」

薄鳳池這時已走到他自己的桌邊,羅軒轅起身示意要他不必走回來,因此他便將石碑擺到桌上。

羅軒轅走了過去,坐到椅上,仔細檢視石碑。這石碑的大小與樣式,頗為奇特,一般的石碑應該是長方形的,這一塊雖然可能只是塊小型的「界碑」,但幾乎正方形!

一般石碑上的刻字,多數是「陰文」,這一塊卻是「陽文」,雖說可能為了配合浮雕,但碑面整個圖案設計,外緣有凸起的邊,將刻字和浮雕,圈了起來,完全不是「平面」石碑應該有的樣式!

他拿起石碑秤著重量,以花崗岩質地來說,石碑重量不夠。將石碑放回桌上,他用手觸摸著浮雕。「老子騎牛」是個極為普遍的主題,這一幅是由牛的正面看去,老子並非「騎」著牛,卻是側身盤腿坐於牛背,手握書卷,頭向右轉成正面,微微上揚,凝天而思。老子鬚髮頗嫌蓬鬆,穿著寬袍大袖,其餘無任何特別之處。

牛有長而彎的兩角,無疑是頭水牛,龐然的牛體佔去了畫面下方三分之一,因而兩個牛角,正好延伸到近中央的位置。

他平撫著碑面,發現那牛角加牛額,是碑面最突出的部份。他輕輕地試著挪動牛頭,然後又分別試著扳弄牛角,再以兩指夾住牛角左右旋動,突然覺得牛角底部有些鬆動。靈機一動,他夾緊兩指,果然逐漸地牛角向內合攏並卡住,他前後左右試著移動,不料整個碑面被他像一個蓋子那樣,提了起來。原來這不是石碑,卻是個石函!

石函內赫然一塊潔白圓形的玉璧,發著完美的光澤!

「我的天!」薄鳳池喊道。

羅軒轅緊盯著玉璧瞧,心中狂跳,腦中只轉著一個念頭──這真是和氏壁嗎?我們真找到和氏壁了?失蹤了兩千多年的和氏壁,竟真的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被我們發現了嗎!? 

薄鳳池輕聲地問:「是不是我們要找的?」

羅軒轅抬起頭,望著他:「很難說,如果這真的就是和氏壁的話──有點太容易了!是不是?」

薄鳳池也不禁盯著玉璧瞧,腦中轉過好幾個念頭──他記得那是今年年初,羅軒轅隨同一位李天師來到馬賽找他,向他徵集研究資金,研究的項目是:老子在四川發展道教與道教起源的關聯。這又是因為,李天師參與了一次重新整理並編纂道教典籍的計劃時,於一本有秘注的『參同契』夾行內,發現一條手寫的記載。

說大宋徽宗朝時,『稠梗治』下不遠的一處深山內,有一座小道觀,乃受當時權傾天下的『神霄派玉真教主』林靈素的私囑所建,用來收藏一件林教主於無意中發現的寶貝,建好後,命名『荊玉宮』;所以這個寶貝極可能就是,距今已失蹤近兩千年的『和氏壁』!如果能找到正確地點而進行考古發掘,或許能填充一些現代人們至今仍不知曉的重要歷史!

而邀他參與則主要是提供研究的必須裝備,特別是對發現的文物進行分析並測定其年代的儀器。他的新科技公司原本就在經營這個企業,因此立刻便同意。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其實他和羅軒轅兩家,上一代便有極好的交情;他父親薄無道Edouard de Baux 與羅皇極──羅軒轅父親,乃馬賽大學不同系,卻同期的校友,但由於薄無道對中國道教特別心有領會,一次,一個校外活動的機會裏,認識了鑽研『易經』的羅皇極,自然傾心交往,切磋哲理,並終結成至交。

當這次,於巴黎行醫的薄無道和在北大教數學的羅皇極,得知他們這個計畫後,全力支持;薄無道更向巴黎的法國道教協會建議,在馬賽正式成立分會,並邀李天師來主持其事。為此,李天師又自告奮勇地去向馬賽大學募資,協助分會的成立。

想到這兒,見到羅軒轅仍在思索,薄鳳池開口說:「看樣子我們得想個法子如何進行『取樣』,然後才可以用『電子顯微鏡』來觀察。」

羅軒轅點頭說:「我們可以先從這個石函開始──」但他突然打住,並伸手將玉璧自函內取了出來:「有關這塊玉璧,中國歷史上有著許多傳說,其中之一或許我們現在就能來証實一下,鳳池,勞駕你去把電燈關了。」

薄鳳池走到進門口邊,將燈關了。

這間屋子只有門,沒有窗,室內驟暗,眼睛立即調整,門隙尚有餘光滲進來,但兩人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嘆,羅軒轅手中的玉璧散發著一層青濛濛的光暈,將他的五官映得有如一尊雕像。
緩緩地他抬起頭,原來這時薄鳳池已走來站在桌前。

「夜光璧,傳說中的『和氏壁』是一塊夜光璧,」他喃喃地解說。

這層青濛濛的光並不強,卻有一股魔力,就好像某個神秘境界傳來的密令,能將周圍的人或物,一併全牽索套住,引了過來。

羅軒轅看著那青濛濛的光暈,竟覺著光暈內發出一種悸動,有如開始呼吸那樣,又像是在給他傳送某種訊息,只是他不知訊息是什麼!但悸動逐漸沈澱,一些模糊的線條開始在光暈內掙扎浮動,忽隱忽現,像是想排闥出水面。

「把燈打開。」

薄鳳池走回進門口開燈,然後又走回桌前。

羅軒轅捧起玉璧細審,然後繞著約一公分厚的邊緣查看,又翻過面巨細無遺地檢視。

「鳳池,你看,兩面都有圖案。」他將玉璧捧起。

薄鳳池湊過頭來,玉璧上圖案格外神奇,因為表面完全沒有刻痕,僅有一種似乎是立體的線條,好像乳白色的微血管,自然的生成在透明的皮膚之下,構成一幅龍形的圖樣。

「是中國的龍圖騰?」

他翻轉玉璧,這一面卻是橫、豎、斜、拗等方式構成的,幾組顯然的文字,卻像極了中國殷商時期的甲骨文。

「這不就是甲骨文嗎?」薄鳳池又說。

他思考著,然後說:「兩者都很像,但更像是一種變體。」

他將玉璧又翻轉過來,摩挲著龍形圖樣說:「比如這整個獸面頭之上有不少橢圓形環繞著,我記得在殷商時期婦好墓內出土的文物中,見過類似這樣的圖案,只是頭上橢圓形只有兩個,像耳朵,或角,但也可能看成翅翼──所以,這個圖案跟瑪雅的庫庫爾坎的形象,應該更為接近,更像一點。」

「瑪雅的羽蛇神!」

羅軒轅點頭:「對了,鳳池,那紫水晶你是否進行過研究和試測?」

薄鳳池搖搖頭:「是我在馬賽時,李天師拿來給我的,隔一天就全送去博物館了。」

「李天師沒有說明紫水晶是哪裏來的嗎?」

薄鳳池想了一下說:「當時我只想到的是,為何將水晶雜在玉器內?其他都沒想到──很抱歉!」

「這完全不能怪你的──另外失竊的那件玉琮是怎麼得來的?你記得嗎?」

那時薄鳳池還沒來四川,因為實驗室根本還沒建起來。但後來薄鳳池看了探測的實際錄像帶,當時所有挖掘探測的工作,都只在室外的帳棚內進行,那時候他們的那台地底探測機器車才剛剛租來,第一天使用,沒鑽入多久,便在通道的地上見到了一根玉琮,幾乎都可以說是他們撿到的了!

羅軒轅將玉璧放回石函,蓋上石蓋。

「鳳池,你不覺得嗎?這玉璧、玉琮、還有紫水晶,這些物件得來都太容易了一點,不是嗎?」
而他們能在這兒找到這些,都跟一個人有著某種『奇怪』的關連。

「你跟李天師很熟悉嗎?」他問。

「李天師是巴黎的法國道教協會副秘書長。」

「原來是你父親認識的。」

薄鳳池點點頭,又立即補充說:「李天師擁有法國高等研究院(EPHE)的博士學位,目前也是馬賽大學天文觀測所的研究生。」

「喔,」羅軒轅稍感驚訝,因此不覺好奇起來,「研究項目是什麼?」

「是『暗物質』。」

居然是一門這麼先進的科學!

羅軒轅對李天師的來歷,本有些懷疑,因為,紫水晶是李天師拿去給薄鳳池的,玉琮和這白玉璧又是在李天師提供的挖掘地點找到的,令人不禁要問,這些如此容易被他們找到的物件,可不可能是誰故意事先放在那兒的?

但薄鳳池的這些額外人事資料,若準確無誤的話,是可以推翻這個想法的,羅軒轅遂將懷疑暫時拋開,再回到玉璧和紫水晶二者究竟有何關聯的問題上。

先前的紋路更為清楚了一點,他研究著那幾個像甲骨文般的文字。文字共三組,最完整可辨的是中間那組,有三個字。他對甲骨文並不完全熟悉,但這三個字其中兩個不難辨認。第一個字是『大』。

這時突然一根手指伸過來,薄鳳池說:「這個像一個張開雙臂的人。」
他抬起頭笑說:「這是個『大』字。」

但突然他注意到這次燈沒關,他捧起玉璧湊近了看。數分鐘前,剛試證過這塊玉璧確實是夜光璧,而此刻,即便是在燈光下,似乎照樣散發出一種相當強度的光暈,那麼,是否又證實這塊不是和氏璧?著實令人傷腦筋。

就他所知和氏壁的歷史,始於卞和將一塊璞石獻給了楚厲王,那是在春秋戰國的時代,而甲骨文卻有早於春秋戰國五百到一千年的歷史,所以甲骨文怎麼可能出現在和氏壁上!

「什麼不對了?」薄鳳池見到他皺眉的表情,故問。

「這些文字,和玉壁的歷史年代不對,幾乎相差到一千年──」

他翻轉玉璧,猛一見那夔龍刻紋,覺得與瑪雅的羽蛇神,更近似了!他突然想起一項學術界的公案,因而觸動了他的靈感。

他再翻回玉璧,半張著嘴,看著那中央三個甲骨文。

「什麼不對了?」薄鳳池再問。

(接- 【對談】 之二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