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二段  【淘寶】

《情節概要》

第六章,第二段發生時間是【對談】約三天之後,但地點卻要搬去日本東京,因春花若子自提卡爾瑪雅廢墟回東京之前,於瑪雅森林內,發現一個外星物體──一個玩具大小的水晶鱷魚。稍早,東京先生於離瑪雅返東京時,將龍拐,老人解吉諾相贈的紫水晶髑髏,和附帶的老人編纂的『水晶髑髏使用手冊』全部交給了春花,要她先送去藏寶室收藏。

春花將水晶鱷魚夾藏在龍拐的匣盒內,帶來東京,也一塊送去東京先生的藏寶秘室。

順便的,她要選取幾樣異寶帶在身上,準備出席一週後,將在四川金堂縣梨花溝滴水潭畔的梨香榭大酒樓,舉行的一個中國道教酒會。

同時她也非得要跟這個怪異又稍嫌恐怖的外星生物(?)──水晶鱷魚,好好周旋周旋。──但這是第三段【交易】的情節。

第六章  第二段  【淘寶】

這是一間完全遵循日本古典傳統的密室,以『祝儀敷き』的格式,舖設著一個十二疊的塌塌米,兩端又橫接排列著一個六疊塌塌米,形成一個狹長的空間,比例勻稱而靜謐,安詳又生機漾然。

密室兩端中央各有一門,沒有窗戶,高約一個半人。長邊兩旁的牆壁,以五指寬的木條,隔成十二塊木板牆面。而兩端的門的左右,也各有一塊,全室共十六塊牆板。

前後門的兩旁,又各擱置著半個人高的小櫥櫃,共四個,作為儲藏零星雜物之用。

十二塊牆板,每一塊近腰部處,都有一條縫隙,將牆板分成上下兩部,下半部又稍稍長過上半部。

上半部的中央,有些有嵌著一個浮雕的圖誌,每個圖誌約略小於一個手掌,圖誌似乎乃形狀各異的各種不同物件。

原來這間密室,正是東京先生的藏寶室,浮雕圖誌的物件,想必就是他所搜集到的,外星人遺留在地球的異寶無疑了!正藏在這些牆板之後!

但並不是十二個牆板都有浮雕,細數只有九個,並且是疏落而不規則的分佈著。

這情形正符合了東京先生自己對外的宣稱,他一心想要湊滿十件異寶,以便他可以驕傲地自號『十全老人』──要跟中國清朝的乾隆皇帝比美比美。

這次他雖然仍未能將紫水晶取到手,可是居然獲解老頭慨贈紫水晶髑髏,那就比紫水晶更高了一級!

還有,這個水晶髑髏的神異之處,不用說,將更在目前九項異寶排名第一的金龍拐杖之上,因而讓他欣喜若狂!

由瑪雅回日本前,東京先生便將金龍拐和匣盒,連同蓉娜的紫水晶髑髏,以及老人解吉諾給的『水晶髑髏使用須知』手冊,全交給了春花若子,要她到東京後,立即送進藏寶室收好。

對春花若子來說,這正中下懷,因為她將瑪雅提卡爾旅舍陽台上,拾得了水晶鱷魚一事瞞了下來,沒有告訴東京先生,沒有告訴任何人。

偷偷地她將那水晶鱷魚塞入龍頭拐杖的匣內──為了方便運輸或攜帶他的龍頭拐杖,東京先生特製了一個匣子,這會兒恰好給她派上用場。

跟東京先生和蓉娜在羽田機場外分道揚鑣後,春花若子立即查看了許久未接觸了的網郵,意外地見到與一位老友記發來的邀請函,乃由幾個中國的道教協會和法國巴黎的道教協會出面,邀請東京先生和她出席一個酒會,慶祝法國馬賽道教分會的成立,同時又牽涉到一個在四川某處的考古挖掘計畫的開展。

這份邀請函是由她老友記的一位助理寄過來的。助理叫麥麗詩,看到這麼美麗又詩意的名字,她不自覺地嘴角浮上一抹甜美的笑意,心頭也浮起一對難忘眼神的影子,上天使這對眼神存在的目的,好像就是在吸引無數美麗與詩意的女子!

這對眼神,在她自己也是青澀少女的年代裏,也曾在她情竇初開的心頭,幻起過波瀾與漣漪。

但這些都已成過去,留在她心中的是一片美好與溫情的回憶,她很高興又有了這位老友記──羅軒轅的音訊。

但她知道,東京先生對羅軒轅的一舉一動,一直很關切,特別是他展開青藏高原實地考察計畫後,更是不時派人出去打探消息,瞭解進展。

東京先生讓她親自出馬去裴聿美盜紫水晶,就是要確保羅軒轅妻女的安全,絕不讓她們受到傷害,不料偏偏遇上那洛哈同!

她知道,就在東京先生準備啟程由坎昆前往提卡爾的那天,便接到派出的手下傳來新的消息,網郵內好像還附著一個 JPEG 檔案,她當時沒在意,現在想起來,消息很可能就是請柬內提到的新的考古挖掘計畫!

酒會,她當然會出席,東京先生卻估計不會,特別是因為他剛剛才得到了紫水晶髑髏異寶,同時又與那怪裡怪氣的幻象人妖──解傑若,交談得似乎像一對情侶般一刻不肯分離。

這情況對她來說,又是正中下懷!她不但要出席酒會,更要帶幾件東京先生的藏寶去,看看是否對她老友記的考古挖掘工程,能提供些特別的協助!

凡三十年來,所有東京先生擁有的異寶,只有這個紫水晶髑髏是唯一的例外,贈予者主動的提供了使用手冊!

半數以上,單憑外觀,對其質地都難以判斷,甚或無從推測,更遑論掌握其究竟有如何驚世駭俗的神奇妙用了!

以最早得到的金龍拐杖為例,那是東京先生偶然的聽到一位英國的漢學大師提及,中國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宮中,有兩件異寶,一是照骨瑩,一是驅山鐸;他發狠地親自到咸陽,上天下地式的極力搜尋。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被他找到了這跟拐杖,能產生強大的磁場引力,並讓持有者得以操縱及控制;雖然東京先生不能確定這跟龍頭拐杖,是否就是秦宮的『驅山鐸』,但無可否認,確實是貨真價實的一樁寶物。

龍頭拐杖的實際功能,是經過無數次實驗嘗試,才掌握到的。之後,東京先生只熱衷於收集,對瞭解異寶如何使用?有何功能?並不特別有興趣。

因此,春花若子一接到手冊,起先也沒在意,順手隨意地翻閱了一下,發現手冊竟是用日文寫的!

這下子卻引起了她的興趣,因為她從未聽到解傑若說日語,他和東京先生都是用英語在交談。她又多看了一兩段,覺得這本手冊用處可真大了!所以立即趕到東京先生的藏寶室來,要仔細研讀研讀。

此刻她便在密室中央的一張長几上,聚精會神地閱讀著手冊。

室內燈光柔和,以嵌入壁內或天花板內的方式,勻稱地提供著照明。在中央長几的上方,另有一排較為聚焦的燈光,讓人可以在長几上審視物件。

長几一旁分布著三個座墊,春花便坐在中間的座墊上,閱讀著。

那紫水晶髑髏在她右手邊擱著,龍拐的長匣在左手邊。

手冊一開頭便給了紫水晶髑髏一個日本名字,『季子』,顯然是以女性來看待的。

春花若子頗覺有趣,倒是挺適合那陰陽怪氣的老妖怪!(春花若子當然不知道她所見到的解傑若的真身,根本就是女性──解蓉娜。)

『季子』簡直就是他們外星人的電子遊戲機,好像他們日常生活中可能遭遇到的各種情況,季子是個全能助手,沒有不能應付的!

不過,這本小冊子並未對外星人的日常生活部份多加著墨,而小冊子是寫給地球人看的。

小冊子挺薄,主要的篇幅是在解釋水晶髑髏整體的組合,和各部門單項的功能,以及如何配合其他物件一起運用的方法。

春花若子當然對髑髏延伸性的運用,和東京先生收藏的其他外星的異寶的互動較有興趣。

她感覺,寫這小冊子的人,似乎非常瞭解東京先生應該瞭解哪些資料!但這人肯定不是那老妖怪,只是她想不起來會是誰,她只模糊的記得她到瑪雅廢墟的那天晚上,好像還有另外一位老人出現過。

可是,與東京先生不同,她研究這本小冊子,卻有相當急切的一個原因──水晶鱷魚!
可以確定,水晶鱷魚絕非地球上的自然生物!

她透過自己足以俾倪傲世的『蝶甲蜂刃流』忍者武術,敏銳地覺察到,這水晶鱷魚蘊含著一種極其強大的超自然能力,恐怕可以隨時將周圍任何一切的人事物,置入牠的掌控中,恐怕也沒有任何人事物能與之抗衡!這層感應使她不寒而慄!

閱覽過一遍,她闔起小冊子,並將之擱在紫水晶髑髏的右側,然後將龍拐的匣子,拉到面前。

據小冊子的解說來推斷,『季子』很像地球上的一種『電子顯微鏡』,按一定的程序,可以審視物體的結構,不,物體『奈米』層次的結構。在奈米層次,物體會呈現怎樣的相貌呢?

第一件她想審視的,便是水晶鱷魚,她在離開機場時,悄悄地將之塞入龍拐匣裏。

她緩緩打開匣蓋,立即一聲驚呼!

原本以為巴掌大的水晶鱷魚會卡在杖身和匣邊的窄小空間內,此刻,竟被威猛的金龍頭,生生的箝在龍口中!

她這是首次知道,這龍口居然還可以『張開』。

她捧起右側的紫水晶髑髏,按照冊子中所述的方法,透過髑髏的兩個眼窟窿,以腦背後的枕骨位置,對準要審視的物件。

她才將髑髏對準焦距,移向水晶鱷魚,不料立即更大的一聲驚呼!

原來她見到水晶鱷魚張大佈滿犀利尖齒的大嘴,一口向她咬來!

定下神來後,她再次審視,小心的以食指尖在髑髏兩旁的顳骨和蝶骨,也就是普通所謂『太陽穴』的方位,觸劃遊走,調整焦距。

同時又將髑髏做上下弧形的移動,自後腦枕骨到下頦的尖端,也就是下巴,來回左右照視;這也是冊子中提及的方法之一。

這次卻什麼都見不到!只有白茫茫一片。

放下髑髏,她決定先試其他的藏寶,便起身走向正面右手第二隔的牆板,板上的浮雕,似乎是個鑰匙形狀的吊飾,並在尾端更綴著一小段絲絡。

她用手將浮雕推入半公分,喀嚓一聲後,上半部牆面開始向上移去,直到浮雕卡住在牆板的上緣。

牆內像是個特別為展示珠寶而設計的櫃子,襯著深藍天鵝絨的四壁,有柔和的燈光照到中間銀白絹綢的一個小墊子上,墊上橫置著一根錐形小墜子,鈍端是個小圓環,環頂綴著一串穗子。錐體上卻佈滿了無數鏤痕,可能是同心圈,也可能是螺絲圈。

這根有環的錐形小墜,比一個手掌稍短些,通體藍灰色,非金非木,更不像是塑膠,全看不出是何質地。

她端著綢墊,回到長几。這回她就跪坐在几的這一邊的塌塌米上,拿起髑髏,審視著墨黑錐形墜子。看了一會,沒有動靜。但她靈機一動,取起墜子,豎靠在白綢墊子邊,然後再透過髑髏去看。

看了一會,仍無動靜,正要放棄,卻突然覺得一絲色彩,在頂端的圓環內,一閃而逝!這絲色彩,細微得幾乎肉眼難辨!

她屏息專注地盯著那小圓環,好一會,卻再無異狀發生。

她輕舒了一口氣,準備放棄,卻見到小圓環頂端的穗絡分張開來,像一片影子,剎那間蓋住了環孔,但霎時又恢復了原狀!

那些穗絡柔細得像嬰兒的幼髮,她直覺的相信,穗絡的變化是對她舒氣的反應。

這間密室藏在地底,幾乎一點聲音都聽不到,幾乎對所有地球上影響環境的一些有害,甚或無害的因素,做足了百分百的絕緣工夫──絕音、絕熱、絕濕、避雷、防震、隔磁、杜蟲、殺鼠、阻根等等。

密室內空氣顯然是受到控制的,因為這兒的氣溫和乾濕度,令人極度的舒適,卻絲毫聽不到空調機的噪音!

因此她猜想,這個東京先生的外星異寶,會不會是個聲音的反應器?

她要再次測度一下,以右手握住髑髏,左手握住那根墜子,她對準焦距,然後以墜子輕敲几面──沒有反應。

她稍稍敲重些──仍無反應。

她失望的又嘆了口氣,不料那穗絡剎那間竟閃動了一下。

原來只對音量小的聲音才有反應!這與人類可不適恰相反。但無論如何,主動地去選擇能聽到或聽不到的聲音,也不是人類能做到的!

將這墜子擱在一旁,她起身去取另一項異寶。

這次是右手邊第一片牆板,板上的浮雕顯示出一個袋錶樣子的物件。

東京先生的藏寶室,似乎是以異寶外形類似的程度來安置的。

推入浮雕,開啟了牆板,牆內空間幾乎與剛才那個完全相同,只不過白綢襯墊上臥著的東西,像極了一只有鏈子的袋錶。

提著那短鏈,她將袋錶放在几上仔細檢視著。

若說這是一個普通袋錶,那麼它外觀的設計,就真是稀奇古怪,又真可愛!

首先那短鏈,是一顆顆乳白色珠子,只有小指頭的指甲大小,連接而成。奇特處卻在整個鏈子中間完全沒有串線接連!每顆珠子都可三百六十度自由轉動,卻無論用多大的力氣都拉不斷!

將珠子團成一堆,隨便由哪一顆往上提起,所有珠子自然的排成一線。

整個錶是圓盤形的,也只有半個手長大小,但垂下的一端,卻有小小的一個尖角凸點,好像可以拿來當陀螺玩具那樣。

錶面就更奇特了,只有一根指針,卻在與凸點垂直的中央兩旁邊緣,又各有小小一個鈕荳,好像給錶上緊發條的那種。

錶面上當然沒有標明時間的阿拉伯數字,那不是外星人的語言!

白底的錶面上,有黑色的四根線條,交叉成『井』字形,將白底切割成九小塊,一如『九宮圖』那樣,只不過四邊不是方角,而是圓的。

她好奇的端起錶,雙手食指與大拇指,捻住了兩顆上緊發條的鈕荳,上下搓鈕著,卻驚訝地發現,受鈕荳控制的,不是那指針,竟是那四條黑線!

她覺得好玩極了!

四條黑線,平行的兩條開始以合攏、分開的方式運動著。

但才運行兩次後,開始起了變化,四線改以垂直的兩線上下左右開闔的方式,交叉變化。

同時整個錶起了輕微震動,並發出嗡嗡聲,隨即指針微微抖動後,開始急速,正時針、反時針地亂轉。

這時四條黑線也不再聽從鈕荳指揮,一無規則的交叉旋轉起來。每兩條黑線交割過後的白底,更又變幻出不同的顏色!

因而整個錶面,在四線快速的旋割之下,各種不同塊狀的顏色閃現,五彩繽紛,煞是好看!

但她怕弄壞了這件外星人的寶物,趕緊停手,將袋錶擱上几面。

不一會,錶面的混亂平息下來,指針固定在凸點的那端。

她取過水晶髑髏,小心翼翼地檢視袋錶。

沒有動靜。

她試探地以食指在髑髏的太陽穴上移動、劃圈。

緩緩地,那錶面的指針開始以反時鐘方向旋轉,轉過一圈,回到原點後便停下,但仍輕微的悸動著。

然後那四條黑線開始向中央集中,匯集一點之後消失,但自邊緣又出現四條黑線,向中央收攏,好像一輛火車駛進隧道那樣,周而復始。

髑髏是不是在告訴她,她想,就像搭上火車那樣,這個袋錶,竟能將她帶往另外一個地方?那又是什麼地方呢?很遙遠的?還是她想要去的地方?

又,時間呢?她會仍在原來的時間嗎?

髑髏沒有給她一一的作答。

還有,實際運用時,該如何的操作?這些她只有等以後有機會,再來琢磨了!

她起身走到長几的另一邊,也就是先前坐著的座墊那邊。

右手邊的第二面牆板,浮雕顯示的是戒指樣式的一個長環。

春花若子一開頭就對這個戒指獨有青睞,因而常常幻想,戴上這戒指後,能立刻人見人愛!或想要得到的男人,立刻死心踏地愛上自己!

她知道自己姿色一流,唯生性高傲,凡夫俗子怎會入眼!因此想歸想,從不曾真正試戴過!這次,透過髑髏應可讓她一窺究竟。

牆內,藏寶龕四壁映著湖綠色絲絨的光澤,中央粉紅色綢緞的襯墊上,是一枚有半個指頭長的指環,銀灰色,毫不起眼,與龕內浪漫的氣氛全不相稱!

但指環本身卻立即展現了神奇的一面,那看不出是何質地的環身,每隔約二到三秒,便有一陣波動的光影通過,由銀色變白色,白色變金色,金色變白色,又變回銀色,反覆不已。波光色澤的差別極淡,光度更弱,約只有生日蛋糕上所點的小蠟燭那樣!

她伸手正要去取戒指,龕內不知自何角落,滾出了一個小丸子,掉到塌塌米上。

就在她腳下,她蹲下身去取,不料她手還未觸及小丸子,那銀色的小丸子溜溜轉地,往前溜了開去!

她阻不住伸出的手勢,上身向前傾去,她立即雙手撐地,才沒有撲下去。

大概跟一粒大型的玻璃彈珠大小相若的小丸子,並沒有溜得很遠,她因此雙膝、雙手並用,爬了兩三步,就又伸手去取。

豈料這銀色小丸子,竟又溜了開去,這次並溜開老遠,幾乎要到門邊了!

她不禁柳眉倒豎,站起身子,指著小丸子,心中怒道:『不准動!』但並未說出口。

她移步到小丸子旁邊,這次小丸子沒再溜開去,但在原地微微顫動著,似乎知道做錯事,怕挨打。

她見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便俯身將小丸子拾了起來。

她確信這小丸子從不曾被東京先生列入藏寶清單上,所以東京先生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樣東西,所以這小丸子打從哪兒來的恐怕也無法查證了!

左掌心托著,她仔細看著這小丸子,深灰色的外表,佈滿極細的鏤紋,極其複雜的蜿蜒纏繞的圖樣,但紋理刻入的內部卻是亮銀色的,才因此給小丸子敷上銀灰的外表。

掌心裏的銀丸突然流轉起來,同時春花若子突然感覺到一陣甜味,不,是香味,但並不是從她口中,或鼻內傳來,竟是自手心傳來的!

她注視著掌中轉動的銀丸,發現有一條髮絲般細的縫隙,在中央將丸分成兩半。她用手指攫住兩端,試著扭動,果然,將銀丸自中間旋開了,原來,銀丸竟是一盒胭脂!

她右手指間握著的是蓋子,左手的半個丸子內,竟是一個膏脂般質地的紅色半個小球!

胭脂的顏色正是她最心愛的掛鐘海棠紫紅色!愈看愈美,美得讓人心醉難捨!

不自覺地,她以小指在胭脂上抹著;立即,她似乎聽到有人在咭笑,輕微得幾乎等於沒有;她將小指在自己的唇上塗抹,然後抿著嘴唇。

幻想中,她見到自己的紅唇,情不自禁地深深吻了上去。

東京先生的藏寶中,正好有一面水鏡,她蓋上銀丸的蓋子,將銀丸置入懷中,然後走到左手邊第二閣牆面。

浮雕顯示的是一片有圓角的長方形框子,框子上並刻著些雲紋。

這個壁龕也是湖綠絲絨襯底,而那白綢襯墊上,竟是一片晃漾的水銀!

她伸手去取,是極薄長方形的一片,就像她掏著一掬水銀!

她舉起水鏡,流旋的水銀將紫紅映碎成千片,向她全面襲來,洶湧的紅紫波濤,讓她窒息,她摳著脖子,歙動紅唇,向水鏡囈語著,哀求著,放開她脖子,好讓她再次的吮吸生命的滋潤。

紅唇印上泠冽的鏡面,像鮮血滴入冰水,猩紅的雪花迅疾凝結擴散,冰封了水鏡。

突然,冰封的鏡面中央,冒出了一棵火苗,才眨眼間,便將整個鏡面燎成一片橘色火海!

本能地她想立即使出『蝶甲翻飛』去撲火,但卻打住了。因為她覺察出,發生在鏡面的不是真火,她手中全感不到熱度。

仍然,她放手,運功將鏡面緩緩送到身前不遠的塌塌米上。

但她的武功在此也不管用了!因為那面浴火的鏡子,沒有落到塌塌米上,卻停頓在半空!

就在她眼前,那鏡面又起了更大的變化,像打開摺疊屏風般的,鏡面由一片,陸續又翻開了七片,並與第一面扣合,加上頂部與底部兩片,豎立成一個八角的容器,將熊熊的火焰團團的圍住。

這個浮空的容器,組成的八片鏡面已經變成玻璃般透明,因此像極了一盞燈。

她伸出手捧住了這燃火的燈,一觸及毫不燙手的燈罩時,她突然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因為她已然知道,如何的驅動這盞『神燈』去達成她給下的指令!

 

(接- 第三段  【交易】)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