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段  【解蓉娜血腥的球賽】

(情節概要)

 

東京先生瘋狂收藏外星人流落地球上的各種神奇異寶,不到手不罷休。為了繼續追蹤紫水晶,他在蒙特婁洛哈同的公寓內,於老人等離去後,到洗手間查看,果然發現一張紙條壓在刮鬍水瓶子底下,紙上寫著『坎空』二字。遂立即追往坎空,不料這卻是老人解吉諾設下的調虎離山之計,因此枉費了許多時間。

後來透過金龍拐杖對的紫水晶磁場特性的搜索,終於被他找到提卡爾的密林來。

 

蓉娜一見東京先生便有『一見鍾情』的感覺,因此主動的跟他親密,而這時的蓉娜是以男人的形象顯現的,但東京先生卻不以為意,也不在乎別人說他老來出柜。

蓉娜是紫水晶的真正主人,解吉諾要東京先生直接跟蓉娜打交道。

結果蓉娜提出他們以一場球賽比輸贏,勝者就可以得到紫水晶。

他們要舉辦的是一場瑪雅人的『腰球』。

第五章   第二十段【解蓉娜血腥的球賽】

 

「瑪雅人的什麼球?」美樂妮不懂的問。
凱薩琳當然知道一點:「是不准用手,也不准用腳,只准用腰部去頂的一種球賽。」
僅憑文字描述,現代的人根本無從想像古代瑪雅人到底是如何玩這種球的!
「只准用腰部去──踢球,那怎麼踢呀?」美樂妮又問。
「大家恐怕從來沒見過腰球是怎麼個玩法!」東京先生向蓉娜說。

「球賽是我們從奧爾梅克拉汶塔帶過來的,我主持過三個大型的球賽──」
這時她突然站起身,眼睛也頓時亮了起來,「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她走向眾人圍坐的中央,「是在烏妮巴蘭女王*,舉行八十四卡統紀元的慶典上!」
洛哈同這時順勢周遭巡視一圈,不料驚然發現,老人此時竟已經完全消失了!而由於蓉娜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沒有人注意到,也沒有任何人覺得老人不見了,有任何奇怪和不對的地方!委實不可思議!

蓉娜接著說:「第八個卡統大紀元*,」她舉起食指向眾人指著,「你們想想看,接連八天慶典,每天一場比賽,每場兩個球隊,每隊八名球員,那場慶典,我從最精銳的武士中,選了一百二十八名,參加球賽!」
然後她的臉色,由洋洋得意,換成神秘莫測,小聲地說:「你們猜猜看,贏球球隊的隊長,會有多大的榮耀降臨到他們身上!」
見大家茫然不知作答,她繼續說:「那四名贏球球隊的隊長,在第九天最隆重的最後一個大典上,全身塗成藍色,走上高高祭台,獻祭給托那帝烏*太陽神。
「那次慶典,我親手剜出了四顆活生生蹦跳的心臟,喝下他們的熱血,以迎接下一個紀元的來臨。」

全場鴉雀無聲,似乎連無處不在的各種蟲叫,都嚇得不敢出聲。
突然一聲恐怖的喊叫打破了周遭的寂靜,美樂妮也吃驚地「啊」了一聲,然後四面八方,連連傳來一聲聲的喊叫,原來是黑吼猴,於破曉時分的例行吼叫。
蓉娜得意洋洋拍拍手說:「馬上天亮了,大家先回去休息一下,休息夠了,我們再開始選球員,然後舉行球賽。」
說完她立即要東京先生招來直昇機,分兩梯次將眾人都送去弗羅瑞住進旅舍,補充睡眠。

弗羅瑞一間雅緻旅館內,東京先生睡到正午就醒了。值守的保鑣立即侍候著他梳洗,然後叫了煎蛋吐司等,吃起早午餐來。
蓉娜突然便出現在屋內,此時已見怪不怪的東京先生問:「妳是不用睡覺的是吧?」
「不用。」
「妳真的是外星人?」
她坐到一張舒適的沙發上,看著陽台玻璃門外一片美麗的湖光水色。
弗羅瑞是座落在佩騰伊察湖南端的一個小島,風景本就優雅怡人,更兼地處通往瓜地馬拉和墨西哥尤卡坦半島上,許多瑪雅廢墟景點的樞紐,因此早就被建設成為觀光旅遊的落腳站,島上不乏高檔的旅館。

東京先生在這一間旅館包下了六個房問分給眾人住,他、春花若子、和貼身侍候他的首席忍者,各佔一間。凱薩琳和女兒一間,唐美儀和薄樂妮一間,這五間都有陽台開向美麗的湖景。只有剩下的一問,價位較低,沒有湖景,則是給洛哈同和另一名忍者住。
「我們是外太空來的,」蓉娜說:「但實際情況十分複雜,太空船睡床內的長程宇航員,早就隨著墜毀的太空船一起遇難,我們實際上只是他們形象的投影而已。」
「可是妳明明是有實體的啊!」
「是的,因為我們同時也是一種外太空來的奈米寄生菌元體。」

「太奇妙了!」東京先生生平最大的嗜好,就是接觸天外來客和蒐求一切超自然的奇事奇物!所以這一次,他對這位解傑若,可說完全的著了迷!
他仔細思考了一下說:「妳和解吉諾,原先都是寄生在他們太空宇航員體內的寄生──菌體?」
「是的,但我們比一般的寄生菌體要小很多很多,我們基本上是奈米單細胞生物。」
「但這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我是幾十億個單細胞的集合體。」

「可是,妳說妳只是投影──而今同時又是實體?」他困惑地說,但立即提出了自己的答案:「紫水晶!一定是紫水晶的控制和操作才造成這樣兩種現象並存!」
「是的。」
「但妳不是把紫水晶早就弄丟了?」
「紫水晶髑髏卻一直在我手裏。」
「什麼!還有一個──紫水晶髑髏?!」
「是的。」
「妳能先讓我看一眼嗎?」
「只要你賭贏了球賽──」但她隨即又加了一個條件:「還有,再讓我把勝球那隊隊長的心挖出來!」

「生人祭早就不時興了。」
「就是因為這樣,我已經太久沒能過這個癮了!」
東京先生沉吟著,他本是老謀深算的人,對手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會輕易放過,他提的是『先看一眼』,她卻立即牽扯到球賽的輸贏,而球賽輸贏所決定的應該是他能否『得到寶物』。還有,輸嬴如何賭法,也深藏著玄機。這個對手,雖然看上去仍生活在古代,恐怕老姦巨滑的本性,絲毫沒有過時。

他問:「我賭贏了,兩件都給我?」
「只要能讓我過這個癮!兩件就都給你。」
「妳只是想過癮嗎?」她應當知道,就為了一個球賽去殺死一個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要讓我痛痛快快的過一次癮!」
他嘴角帶笑:「這樣事情就比較好辦了,等女眷們都醒來後,我們便開始遴選球員。」

 

(接  -  第二十一段【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超級鉅製】)

(* 註  - 烏妮巴蘭女王 Unen Bahlam - 此王之性別是男是女,考古學者未能確定

                 瑪雅八十四卡統紀元的慶典為公元 317 年

                  托那帝烏太陽神  Tonatyw )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