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一段  【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超級鉅製】

(情節概要)

 

蓉娜繪形繪色地描述著她曾主持過的腰球球賽,這幾乎是她女祭司生涯中最光榮的事,但由於勝者球隊的隊長,最後是要被剖腹掏心,獻祭給上天的,所以對其他的人來說,就太過血腥和恐怖了一點!

第二天大家齊聚一堂,來商討如何分頭來舉辦這場球賽。

第五章   第二十一段 【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超級鉅製】

 

◇  天外忍者團隊

 

當各懷鬼胎的東京先生和蓉娜,正等候著春睡的美人們甦醒時,在那間沒有湖景可看的房間內的洛哈同,則早就醒了。
他發現,自從老人在他額頭點進一顆火星後,他似乎不再需要太多的睡眠。他覺得自己等於變成了老人的『天線』,天線只有在偵測到狀況時才會運作,平時僅設在那兒,就等於是在休息狀態,因此睡眠的相對要求也就少了。

他醒來後立即覺察到,同室的那名忍者並不在房內,因為另一張床上空空如也,床頭三個枕頭堆在一起,床尾棉被則被掀開。他立即飛快的看了一眼那件老人的外衣,他昨晚睡前脫下後,仔細摺疊置放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確信還是原樣,未被人動過手腳。
他向窗口看看室外的後院也沒有人影,遂逕自去盥洗室梳洗。

盥洗室牆上的鏡子正對著門,因此鏡內可以看到幾乎整個臥室。他在牙刷上擠了牙膏,又用漱口杯盛水,正要刷牙,抬頭一眼看到鏡中的景像,卻嚇了他一跳!原來床頭那些枕頭,竟是那忍者在那兒盤膝打坐。
「天外猿之助!你嚇我一跳!我以為你出去了!」
『天外猿之助』便是那忍者的名字,另外那個東京先生貼身的保鑣忍者,也就是地位比他高,得以獨自享用一間房間的,則叫『天外竜之介』。
由於東京先生對所有外太空的來客有極高的興趣,因此將他們忍者的名字,冠以『天外』二字。

天外猿之助立即跳下床,向洛哈同道歉。昨晚他穿的是黑色忍者服,但今日換成全白色的,也因此他在白色枕套和被單上打坐,使洛哈同錯看成一堆枕頭。
他倆昨晚初步攀談,相當的融洽,除了交換名姓外,又簡單的自我介紹了背景,他告訴洛哈同,他們雖習忍者武術,卻已不是刺客,而只是東京先生的保鑣。

「東京先生手下的武士軍隊,究竟有多少忍者?」當他梳洗完畢,穿回了老人的上裝外套後,好奇地間著。
天外猿之助是個相當內歛低調的人,聽了微微笑了笑說:「就只有我們三個。」
洛哈同四周看了看:「還有一位沒來嗎?」
「是的。」隨即他又補充:「另外還有兩位,但不在我們的團隊,他們有另外的任務。」
「那位春花小姐,東京先生的秘書──」
「她是我們的首領。」然後他又家了一句:「春花小姐的武術已經達到最上層的境界。」

突然洛哈同覺得應該立刻求証一下:「你說你們只是保鑣,可是卻被派去巴黎博物館去──取紫水晶?」他本來是想說『盜』紫水晶的。
猿之助不好意思地低了低頭:「那是極特殊的情況下,因為東京先生最大嗜好便在收集具有神奇特異功能的各種寶物,既稱『寶物』,多數是千載難遇的。」
然後他轉頭正視著洛哈同問:「你是如何知道我們派去博物館?」
「我──」
「你就是那位神祕的隱形人!」
「我──」

「洛先生,這事最好不要讓春花小姐知道,那晚之後她對你恨之入骨。」
「不幸的,她已經知道了。」洛哈同想起那一瞥極度憎恨的眼神。
「春花小姐的忍術──『蝶甲蜂刃流』,是目下最具殺傷力的忍術流派。」
「蝶甲蜂刃──?」
「是的,最美麗的身法,最纖弱的手法,最致命的出擊!」
「她與東京先生,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們亦不甚清楚,但相信是他的義女。」

 

◇  球隊選將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門外羅珊蒂喊他們:「洛叔叔,天外先生,大家都在等你們噢。」
原來大夥心中有事,女士們也都睡得不沉穩,只三四個小時,就醒了,所以乾脆先聚集起來,共同商量如何的來進行球賽賭輸嬴。
東京先生租下有湖景的房間是連成一排的,特別是室外觀景的陽台,本來就通成一片,所以他們全聚在陽台上,一邊用早餐,一邊商量。

等洛哈同和猿之助來到陽台上時,東京先生正在說明,由於雙方人數都不多,因此只能每隊兩名球員,他自己的一隊將由春花若子偕同猿之助參賽。他問蓉娜一方要選誰呢?
蓉娜鄭重其事地調兵遣將,將自己這組的人一個個係細看過後說:「唐美儀,洛哈同。」
兩隊被選之人均無異議。

接下來,東方先生說,雙方應該各指定兩人當裁判,「我這一組就是我和龍之介。」
「我們這組,我和丹芙博士。」
「對了,還有賽球兩隊,應當有各自的隊長,我認為猿之助和馬樂開,應該比較合適做為該隊的隊長。」
聽東京先生如此提議,兩名男士自無異議,只有春花若子似乎不以為然,但東京先生向她使了使眼色,她便沒有抗議。

東京先生又說:「解傑若,妳提出舉行賽球來賭輪嬴,這樣的說法其實是非常的不明確。」
蓉娜瞪大了眼睛:「這有什麼不對?」
「因為這是兩件不同的事,球賽有輸嬴,我方勝了,卻不一定就是我嬴了,」他向大家看看,「因為我可以賭我方輸球,這樣對方嬴球,我就賭勝了!」
蓉娜沒好氣地問:「那你怎麼賭?」
春花若子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我賭我們輸球,」他向春花若子和天外猿之助兩人看了一眼。

「那我就賭你們嬴球。」蓉娜氣唬唬地說,然後向洛哈同看了一眼,「如果真是這個情況,那輸球一隊的隊長,就要讓我把──」
洛哈同立時豎起了耳朵,很顯然的,蓉娜的企圖是想挖了洛哈同的心之後,她便能順理成章的接收解吉諾的那件上裝外套──解吉諾的中樞神經系統兼總控制中心。
但東京先生立刻打斷了她的話頭:「解傑若先生,請稍安勿噪,我們還有正事還沒商量完呢。」

他向眾人環視一周後說:「瑪雅腰球是十分特殊的一種球賽,必須要在特定的球場進行,而目前離我們最近的一處球場,便在提卡爾廢墟內,受提卡爾國家公園的管轄,但他們肯定不會讓我們說要用就用,更不會批准我們申請使用的原因,」他頓了頓問:「你們可有什麼好主意?」
大家都陷入沉默的思考中。
「我以大祭司的身份去要求!」蓉娜說。
大家聽了,每個人都在想「你到底活在哪個世紀啊?!」

「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東京先生說:「已經沒有什麼大祭司了,不過我卻知道一位出面申請的最佳人選。」 大家的注意立全集中在他神祕的微笑上,
他卻轉向薄樂妮,「能否成功借到場地,這就要靠薄小姐的看家本領了!」
薄樂妮楞了一下,等會過意來,立即笑著拍手道:「好主意!真是好主意!」
這時所有的人也都會意點頭,表示贊同她的看法。
她向唐美儀看了看,「我立即去籌備!」
只有蓉娜,一臉茫然的問:「什麼看家本領?」

 

◇  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超級鉅製

 

因了東京先生以拍攝球賽記錄影片為理由,要求使用提卡爾國家公園內的球場,這一消息一經走漏,便在中美洲尤卡坦半島上瑪雅文明一帶地區,鬧得沸沸騰騰,東自加勒比海邊的伯利茲,西到地處高原的墨西哥市,北由半島尖端的坎昆和柒琴尼察,往南一直到瓜地馬拉市,無論是廢墟景點,或國際都會等的居民和觀光遊客,莫不引頸期盼,不願錯過這等難得一見的盛會。

而另一方面,在國際影劇界,當唐美儀將於銀幕上大展球賽身手的消息傳出之後,就等於一股津波海嘯,襲向了她的粉絲圈,許多她的忠實追星團體,立即訂機票趕往提卡爾周邊城市落腳,以保証賽球當天能親眼目睹她的演出。
當然所有這些熱烈的反響中,最興緻勃勃的一位,當數美樂妮了,由於薄鳳池不在,美夢世界影業公司她就成了主持人,而出於她對唐美儀──她的未來嫂子的敬愛,凡屬公司業務,她於執行之前,莫不要與唐美儀仔細的商量過,才會盡力去展開。

所以當天之後所發生的所有事情,便全都是她倆商討出來的製片章程與步驟。
首先她們設法讓東京先生答應成為製片之一,除了為增加財源,充足經費外,另有兩個重要原因:其一是讓他去與國家公園聯繫,儘快商定一個日期,最好是三天之後,便舉行球賽。
第二個更重要的原因是春花若子,她若在銀幕上出現,更與唐美儀對手賽球,當然的也就是女主角之一。
所以這部影片便有兩了位女主角了,所以她倆決定,就以『金瓶梅』來作為此次拍片的計畫!

剩下的步驟就都是自然而然的發展了,首先就必須找到『金瓶梅』的預定的導演,一色理性。而他此刻和剛自坎昆勘查外景回來後的莎蘭席,『美夢世界』的公關部主任,和金茂芮,影片製片部主任設計師,一起留在墨西哥市撰寫劇本。
美樂妮立即指示莎蘭席和金茂芮就在當地租用必須的攝影器材和各類預期會用到的道具,運來提卡爾。
然後便隻身飛往墨西哥市與一色理性會合,共同研究,希望發展出一個劇力強又可拍性高的劇本來。

那麼留下的幾人,也不是無所事事,反而更排滿了行程!開頭第一件,由蓉娜主持,一起商量出一套賽球的規則,和裁判們必須準備應付的可能情況和規則。
所以凱薩琳和東京先生,還有天外竜之介,便趕緊得研讀並熟悉起這些準則。
至於兩隊球員,誰也沒見過腰球比賽,連怎麼玩球都無概念,當務之急,便是實地集訓,因此當東京先生花了一天半的時間,申請到了球場的使用許可後,他們便開始在場地上演練起來。他們在佩滕伊察湖南邊的聖塔伊蓮娜小鎮上找到兩個排球,便各隊分別自行揣摩如何不用手腳,而用腰部將球頂起,並達到傳送和攻擊的效果。

 

(接  -  第二十二段 【解吉諾現身說法】)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