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十九段【東京先生到】

(情節概要)

 

三女俠和洛哈同、羅珊蒂兩組人馬終於在瑪雅雨森林內,老人指定的地點會合。

這兒顯然是那位怪異老人時時出沒之地,果然眾人方圍著營火長談之時,怪異老人出現,並與洛哈同等發生爭執,幸得老人解吉諾即時現身制止了一場衝突。

原來怪異老人就是解蓉娜,受壞人作弄吞食了解傑若,才形成一個男貌女聲,陰陽怪氣的怪物。

解吉諾讓他把一千多年前在這兒發生的事情說出來,蓉娜說完換傑若。

可是他倆說出的故事,令大家更加的迷惑,因此期待老人解吉諾來做進一步的解釋。

 

解吉諾自己也顯然感覺到大家對他的期望,而他們外星族人如何來到地球,又如何的在地球上生活了數千年,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因此他讓大家向他提問題,他來作答,這樣可能會是一個較理想的方式。

一開始還算不錯,大家知道一艘外星人太空船約一萬年前墜毀落入地球南極海底。那是一艘極遠程的太空船,設定的航程是一千萬光年外的一個星球。墜落海底後,外星太空人全都遇難。

可是大家不是明明都看到他們都還在眼前嗎?

但他們不是船上的太空人,他們是寄生在他們太空人體內的一種單細胞奈米菌元體。

顯然老人的解說,令大家感到更加的混淆難明。

就在這時,密林外天上出現一架直升機,原來是『東京先生』追蹤而至。

第五章   第十九段 【東京先生到】

 

空降了東京先生等人,直升機暫時的飛走。
風停塵落之後,眾人向剛到的這組人馬看去,LED 照明燈照射之下,東京先生一臉笑容。
東京先生身後站著兩名日本忍者保鑣,右手邊竟是一位穿著淡綠和服的絕色美人!
「解吉諾先生,馬樂開先生,羅小妹妹,別來無恙!」他向熟悉的幾人打招呼,:「丹芙博士,唐小姐,薄小姐,很高興見到妳們!」再向初見的幾人打招呼,禮數周到得很。

「容我先自我介紹,伊萊夏蒙,人稱東京先生的便是。這是我的私人秘書春花若子。」
春花若子向大家鞠躬,她淺淺波浪形的短髮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振顫著,大家都覺得她真美,但又覺得她稍有「孤芳自賞」的味道,屬於比較冷艷的那種。
洛哈同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這在他人眼裏,必會認定洛哈同真乃好色之人,其實他只是觀察著她的每個小動作,因為他覺得他好像曾見過她,雖然她的面貌肯定在他是初見,因為如此美女,看上一眼便不易忘記,所以是她肢體的動作,特別是肩部和腰部,他感到似乎有些眼熟。

這時,春花若子剛自俯身與東京先生咬耳朵後直起身子,洛哈同和她的雙目恰巧相對而視,不料就在那一秒鐘內,他見到她的眼神,由嫵媚霎時便反射出一股仇恨的殺意!他被嚇一跳,卻立刻知道了她是誰!就在裴聿美博物館的地下室,他在她的肩頭蹬了一腳!但那時他穿著隱身『守宮衣』,她根本看不見他,那麼她又是憑什麼認定就是他蹬的一腳?!
聽完春花若子的悄悄話,東京先生笑咪咪的向大家說:「春花若子小姐要我代邀各位,出席她的新歌舞劇的演出。」

然後他轉向老人:「解吉諾,我知道你一心要阻止我追蹤你們,將我騙去坎昆,幸好我有一個外星人的異寶,一個神奇的座標鼠,能利用物體遺留的磁場線索,找到該物體目前的位置,就好像 GPS 那樣,可以環宇定位的系統,因此我才能在這麼茂密的森林裏也找到了你們!」
「你還是放不下那紫水晶嗎?」
「正是,你難道沒聽說過東京先生一生最大的嗜好,便是收集天下神奇的異寶,被我看中的異寶,我是非得到手不肯罷休的!」
老人指著他手中的龍頭拐杖說:「上次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你知道嗎,除了座標鼠,我還有一隻彩筆,只要給準了三原色的份量,便能自動畫出任何的歷史名畫。我又有一盞神燈,調整亮度指數,可以使照到的人,重新經歷最歡愉的或最痛苦的記憶,若調到更特定更精確的指數,可以使人吐露真相。」他舉了舉手中的拐杖:「不錯這根龍頭拐杖是我最早的一項藏寶,也是最強的一個異寶,可是目前我只有九項收藏,所以我希望在我臨走之前,能再收集到另一個更強的異寶,那時我便可以像中國清朝的乾隆皇帝那樣,號稱為『十全老人』了!」
事實的真相是,他手中的異寶早已超過了十項,只是凡是有了他見獵心喜的對象,他便施展這一套說詞,冀圖博得他人的同情。

見老人沉吟不語,他又說:「上次你給我取寶的機會時,首要的條件是回答羅小妹妹一個問題,我這次一定要找到你們,便是因為我有了羅小妹妹最想知道的最新的消息!我希望拿這最新的消息,換取另一次機會,使紫水晶成為我的第十項藏寶。」
這時凱薩琳聽了連忙拉著女兒問,東京先生說的是怎麼回事?羅珊蒂小聲的向母親解釋,她問的是有關父親的最新消息。
見她們竊竊私語,東京先生微笑著說:「丹芙博士這個消息對妳來說更是重要。」他向老人看看,然後向凱薩琳說:「對了,我應該先恭喜妳們母女重逢。」

這時羅珊蒂向老人看去,老人慈祥的向她笑了笑,但微微的搖搖頭,然後向東京先生說:「我們到這裹來的目的,就是找紫水晶的真正主人,而我們也已經找到了,所以你不論想如何的收購紫水晶,就必須要和真正的主人商量了。」他伸手到身後,突然的就將蓉娜拉了出,好像她本來就在身後,無絲毫奇怪的地方,然後說:「容我向你介紹我的機要行政助理,解傑若。」
想當然老人將蓉娜介紹成傑若,是因為她仍借用著傑若的男身。

只見蓉娜裊裊婷婷地走向東京先生身旁,示意他往椅子一邊挪過去一點,因為這張椅子一個人坐,顯然嫌太寬了一點,然後他自己一屁股跟他擠坐一起,更好像老友記那樣,一隻手臂又勾起了他的手肘。
「怎麼?你想買我的紫水晶?」她跟他的臉靠得好近。
見到這個樣子,春花若子臉罩寒霜,立即指示一名忍者上前干涉,但卻被東京先生阻止。
但東京先生還沒來得及答話,只見羅珊蒂掙脫了母親,跑上前向蓉娜抗議:「妳不可以出賣紫水晶!」
「妳這難吃又難聞的番石榴女娃娃,快離我遠點!」
凱薩琳連忙將女兒拉了回去。

東京先生說:「請問你的『傑若』是哪兩個字?」
「傑出人才的傑,若無其事的若。」
「你是有鬍子的女人?還是女性化的男人?」東京先生又問。
「我是男人,同時也是女人?怎麼?你有問題嗎?」
「喔,沒有,沒有。」東京先生又恢復了笑容:「只要你開出條件,我都可以辦到。」

「你的什麼最新消息,我才沒興趣!若講錢嘛,對我也沒啥用處,讓我想想,」她脫開勾住東京先生的手,屈臂支頤認真地想著,突然她眼睛亮了起來,說:「這樣吧,我們來賭輸贏!」
「怎樣的輸贏?」東京先生問。
「我們舉行一場球賽,來比輸贏!」
「球賽?什麼樣的球賽?足球?籃球?還是棒球?排球?橄欖球?或許乒乓球?羽毛球?」
「瑪雅人的腰球。」

 

(接  -  第二十段【解蓉娜血腥的球賽】)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