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五段  【唐美儀的攻防策略】

(情節概要)

 

要實地翻製一場約千年以前的傳奇性球賽,就是意味著,凡與球賽有關的各種項目,必須一一從頭開始考慮和檢討!

比如古瑪雅腰球的球本身,是實實質質的橡膠製造的,份量非常重,但根據現有實地球場邊牆上的石環來看,球的體積卻很小,現代所有球類的球,是穿不過環孔的,所以他們選取了現代排球中,給九到十一歲孩童用的四號球來替代,但份量卻遠遠不夠,因此大家決定在四號排球內,塞入二十五個高爾夫球,以達到近乎古代腰球的實際重量。

諸如此類的通融改變,統統都是負起主持規劃設計整個球賽規則等責任的唐美儀,要全面的思考過的!

第五章    第二十五段 【唐美儀的攻防策略】

 

當影片拍攝現場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著喧囂盛大的慶典與壯觀的舞蹈之時,洛哈同則在公園內的另一個球場,加緊的練習著腰球獨特的擊球方式。
提卡爾公園內共有七個球場,影片拍攝所使用的一個,位於『東廣場』,他則是在『西廣場』的一個球場內。
東西兩廣場中間隔著一個約一百公尺長的『大廣場』,是由『一號金字塔』和『二號金字塔』聳立兩端而構成的,大廣場可說是整個公園最重要的觀光景點。

對洛哈同來說,這個球賽的籌辦太過倉促,不是國際比賽球類之一,更從來也沒人真正見過,甚或知道實際的球賽是如何進行的!因此他們比賽即將依據的球賽規則,全是他本人,和唐美儀,解蓉娜,與春花若子在幾個小時內商量討論出來的!
雖然所有的比賽的賽事和規則,也都是一種約定俗成,但這次的球賽因為時間上的限制,許多地方實際上便有變通的需要!

比如此刻,他握在手中用來練習的排球,在實際比賽中,便完全的不適用。首先排球的直徑大過石環,無法穿環而過,其次重量也比原始的腰球幾乎輕掉十倍。原始腰球乃用冶煉過的橡膠製成,直徑八吋,重量卻達三到四公斤,重得有些不可思議。而因是冷門的球類,真正的腰球,市面上可說一物難求!所以他們只能選用一個與原始腰球最接近的足球,來稍加改造。

由於影片主要不在還原歷史,所以片中的球決定採用足球,大小重量選了四號,是給九到十一歲兒童比賽所使用的。
重量為三到四公斤左右,直徑八吋,可以穿過石環。但四號現代足球僅重約十四盎司,比起古代的皮球──重 96 – 144 盎司要輕了太多,因此製片組決定要在球內塞進二十五個高爾夫球,可將重量加到五十個盎司。

三天前,當他們集會討論球賽一應的規則和各種比賽事宜時,唐美儀當時便指出了一項錯誤,就是在賭兩隊的輸嬴上,東京先生選擇了『賭自己一方輸球』後,解傑若──就是蓉娜,立即毫不考慮地說,他賭自己一方『贏球』。
但只要稍稍仔細考慮一下,便可發現解傑若根本不用賭,因為此次球賽,主要的目的乃在決定東京先生是否能奪得紫水晶,那麼只要他選擇了決定輸贏的方式,便可解決問題,若再有其他的輸贏形式出現,不但無意義,更會增加混淆。
大家推敲了一番後,完全贊同她的想法。

正因如此,於其後的球賽規則討論時,唐美儀自然而然形成了主導的地位。而集思廣益地,他們逐漸為球賽的進行,打下輪廓。
球賽程序:雙方各攻防兩次,即球賽共四局。
開球:大家同意第一局由春花若子一方先攻,半場後,唐美儀一方先攻。
輸贏:任何一方先獲得兩分,球賽便結束,並為該方贏球。
單局結束:球穿過石環,或碰上石環,該局便算結束。例外情形──攻方得將碰上石環而彈回的球,再次擊回,一次為限。

計分:攻方擊球直接穿過對方石環,得一分。攻方擊球直接穿過己方石環,以廢球計,不算分。間接觸球計分見後。
控球權:每局以攻方開球,擁有控球權。任何一方均得隨時截取控球。控球一方若使球落地,控球權改屬對方。
擊球準則:以腰軛為主,肩、胸、背等上身軀幹為副。頭與四肢部位不得觸球。
間接觸球:若非因控球或擊球而與球接觸,均視為間接觸球。球若與非球員之外的任何物體或其他人接觸,亦視為間接觸球。

間接觸球計分準則:攻球方由間接觸球,並且未違規,而穿過對方石環,得一分。攻球方因間接觸球,並且未違規,而穿過己方石環,失一分(即對方得一分)。
違規準則:不得觸球部位觸球,觸球球員違規。不得觸球部位間接觸球,亦然。
犯規準則:控球一方有違規情況發生,喪失控球權一次。任何球員有兩次違規情況發生,喪失比賽資格。任何球員在任何情況下,造成其他球員身體上的傷害,違規球員喪失比賽資格。

唐美儀能在討論中形成主導地位,其實並非偶然,整個球賽的提議一開始,她清晰靈敏的思考能力,便留意到幾個可疑的地方,首先是東京先生說他賭自己的一隊『輸球』,球賽本身便可得出一輸一贏的結果,如果有人賭己方輸球,這一預設的結果,勢必使球隊雙方的戰術戰略全面改觀。而他們四人之中,似乎其他的人,連春花若子本人都還沒警覺到這一點。

其次是春花若子,唐美儀不只一次自她的眼神內察覺到,她身懷著某種高深莫測的武功,這種武功本身似乎應相當的正道,但可能由於她本身個性使然,在她身上造成了一股冷峻凜人的煞氣。
不只一次,唐美儀觀察到,凡春花若子眼光觸及洛哈同的時候,眼內立時射出一股極度的怨懟憤恨,有如仇人相見分外的眼紅!

其實只有行家識貨才能注意到這些細微的徵兆,因為唐美儀自己就是武功高手,這也是她一項極不願公佈的私人資料。約一週前,她與美樂妮在邁阿密機場,為影業公司新片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曾含糊地避過了一些粉絲的追問。
她的武功家學淵源,卻不是得自父親唐堯,而是得自祖父唐拓。唐家祖籍鄭州,武功是少林俗家武術分支之一,只是唐堯體質不適習武,因此才由唐拓直接傳給了孫女。

唐拓武功腿掌雙絕,腿法名為『飛雪漩波腿』,足可見其威力能將積雪踢得滿天紛飛,能令水波攪得激轉流漩。掌法更是精妙,『小須彌滅音神掌』,已深得佛學精髓!
唐美儀已得祖父八九成真傳,只因她深自韜光養晦,粉絲們才仍不知她有一身驚人的武藝。

可是這次球賽的舉行,卻使唐美儀面臨一個抉擇,因為當球賽的各種規定擬妥後,兩位球隊隊長── 當時還是兩名男士,帶著自己的球員,拿著借來的排球,各自尋了個隱僻的球場練球的時候,洛哈同透露了一個極重要的消息給她,原來春花若子乃『蝶甲蜂刃流』的忍者武術高手。
唐美儀從來不曾與此流派的忍者交過手,但她的祖父有過,並曾為她講解過該派的武術特點,要她千萬小心應對。

鑑於觀察到春花若子似對洛哈同有著致死方消的仇恨,她決定傳授他一招唐腿的精華招式──『驚濤拍岸』。
『驚濤拍岸』可攻可守,攻時如拍岸之驚濤,守時又如破浪之峻岸。一攻一守,雙腿齊施,踏定乾坤!
在傳授之前,她更對他仔細解說了這次球賽的特殊性質,和應對所必須預先準備的戰術和戰略。

她指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由於東京先生賭的是他們自己一方輸球,那麼實際球賽中,極有可能出現的情形是,春花若子根本不攻也不守,「我們攻,得分,就是他們輸。他們攻,沒有得分,也是他們輸了。他們輸了,就是東京先生賭贏了!」唐美儀說得有如繞口令,洛哈同聽得目瞪口呆!球賽原本就是兩方拼輸贏,如今全走了樣!
「這個情形下,若想勝出──」唐美儀提出了基本應變的攻防策略──

若想勝出,就不能照一般球賽的比賽方法去打這場球!但要怎麼打呢?
這本是隊長的職責範疇,當時洛哈同是『隊長』,但當然若唐美儀主動要代為籌措,洛哈同自然是完全洗耳恭聽的。
於是唐美儀在地上用樹枝勾畫出球場的大概狀況,細細地將她想到的攻防策略,向洛哈同面授機宜一番。

這還是昨天的事,今天唐美儀換成了隊長,但有鏡頭要拍,所以洛哈同只好獨自一人取了備用的小排球,利用極短的一段時間,來這裏練那招看似簡單,其實精奧非凡的『驚濤拍岸』。
他握著球,慢慢四周環視著這個與正式賽球場幾乎一模一樣的荒廢球場,考慮著如何才能模擬出實際比賽時的各種狀況。

 

(接  -  第二十六段【洛哈同練『驚濤拍岸』】)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