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四段  【鳳尾綠咬鵑的羽飾】

(情節概要)

 

經過薄樂妮全力的斡旋,腰球比賽終於如願舉行,並且聚齊了所有的器材與人員,影片也順利的如期開拍!

第五章    第二十四段 【鳳尾綠咬鵑的羽飾】

 

球賽當天,也就是東京先生在湖畔露台召開籌備大會後的笫四天早晨,提卡爾國家公園內湧入瘋狂的人群。
人群顯然分成三部分,一是穿著現代服裝的人,一是穿著瑪雅族傳統服裝的人,另一卻是古代瑪雅的英勇武士,頭戴華麗羽飾,五彩繽紛,精赤著上身,極是壯觀。
這全是美夢世界影業公司,公關主任莎朗絲的大手筆,她於第一時間內,通知到唐美儀所有的粉絲團,呼籲他們組團前來捧場。

在墨西哥市,她又召集了好幾個『康切若斯』民俗舞蹈團體的成員,帶著他們的彩羽頭飾,華麗服裝,全數挪移到這裏來。有東京先生的財力支柱,金錢就不成問題了。
除了掛名製片,東京先生主要負責與國家公園部門接洽,和場地的租賃事宜,那時他還不知道如此超級鉅片的製作方案,因此只說是影業公司想拍攝一部腰球比賽的記錄片,這才說動當局發出拍攝許可。
而提卡爾國家公園管理單位,完全沒有料到,他們居然能於僅僅三天內,便啟動了這麼多臨時演員,調集一應攝影器材,甚至趕製了大部分的道具服裝,來進行這次特別的球賽。這當然對公園部門日常管理作業,造成了極大的壓力與不便,使他們後來不得不向東京先生索取追加的租費。

導演一色理性來了!帶來了他現任女友,也是現今日本當紅女歌星的瀨戶內珡海。
一色理性個子中等,梳中分頭,帶金絲邊眼鏡,是個特別文謅謅的人。
瀨戶內珡海一股襲人的青春氣息,鮮嫩嬌柔,看上去幾乎仍未成年,但百分百人見人愛。
可是當他們才剛落腳公園旁的旅舍,導演一色理性便與東京先生起了好大的爭執。
原來導演聽取了各部門的簡報後,第一件事便是否決了兩隊的男性隊長,堅持要兩位女性球員來任隊長。

而就導演所持的理由來看,東京先生是絕對爭不過他的!
因為當美樂妮到墨西哥市和他們會面後,一色理性立即的了解到這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便對正在籌拍的『金瓶梅』電影,全面重新的分析檢討,而自完全不同的角度,來進行劇本的構思和創作,在這個過程中,他靈感泉湧,將原著巧妙地改編成現代版本,為此他更賦了一首俳句誌慶──『繁花春夏秋 偃仰綠草間 偷窺生命的真諦』,並由俳句的開頭句子,將電影的名字由『金瓶梅』改成『春夏秋の繁花』。
『春、夏、秋』當然就是指三位女主角,而整部影片也因此變成了三位女主角之間,各式各樣的愛恨情仇與纏綿紛爭!

至於男主角,他則大膽刪除了西門慶這個角色,而準備網羅當今中、日、韓三國最紅的男星們來客串,以造就三位有性飢渴的女主角的露水姻緣!
由於能在提卡爾拍攝電影的時間過於緊促,導演一色理性於敲定劇本後,立即漏夜對要在瑪雅廢墟內拍攝的戲橋,做足了分鏡劇本的紙上構圖作業,甚至比照實地的作戰演習般,安排了模型以沙盤推演了好幾次!
而就在開拍前一天,影片的製作設計主任,金茂芮,隨同影片攝影師 Benoît Gill,一起安排督運了攝影器材,送至球場現場,安裝就位。

當天一早,天色才剛亮,提卡爾公園門外,便已聚集了大批人馬,興奮地等待著入園。現場十分噪雜,卻絲毫不見混亂,因為大家都有紀律地排著隊,遵循著美樂妮訂立的規則,她依照每一隊人馬在影片內扮演的角色,分成了:瑪雅武士,唐美儀的粉絲團體,和娛樂新聞報導記者,以及周邊地區的居民,和現代瑪雅族群。美樂妮親自督陣,當園門開後,她指揮各路人馬,按次序前往球場就位。
球場的構造十分簡單,整體是由兩個長方形斜牆式建築平排而成,大小約十乘三十公尺,斜牆在內側相對,中間相隔亦約十尺,整體的外側,亦即斜牆的背面,則有一排梯階,可以讓觀眾上到頂部平台,由上俯瞰整個球場,這兒便正是觀眾席。

此次球賽,觀眾分為兩組,依美樂妮的規劃,唐美儀的粉絲團和現代瑪雅族群團,自然是給唐美儀搖旗吶喊的,其他的人則是春花若子一方的啦啦隊。
雙方啦啦隊被錯開排在對方石環上方的觀球平台,所以凡一方被對方攻進一球,鏡頭畫面上便立即可見群眾歡騰的場面。
而每邊石環的正上方,又有兩張特別突出的座席,那是球賽裁判的位置,裁判共四位,每隊各指定兩名,分坐一邊的石環上監督。
春花若子的一隊便是東京先生和天外猿之助,猿之助本來應該是球員之一,卻臨陣遭春花若子撤換,賽球改由天外竜之介上場。

唐美儀一隊被指定為裁判的是解傑若和凱薩琳,而羅珊蒂則跟在媽媽身邊。
球場在公園內的方位是南北走向,唐美儀和洛哈同分到的是東邊的石環,因此凱薩琳和羅珊蒂便守在東邊的看臺上,與天外猿之助一起督場。
西邊看臺的裁判席,便是給東京先生和解傑若,也就是蓉娜坐的。

可是此時蓉娜卻不在裁判席上,只有東京先生獨自拄著龍頭拐杖坐在那兒,一臉不高興的神色。這不但是因為他與導演一見面就吵了一架,又吵輸了,更是因為他在毫無警覺的情況下,貿貿然就答應了參與出資製片,如今只為了拍一天的戲,就如此大肆舖張,不知要花掉他多少鈔票!若全片都按照這樣的浪費,豈不最後要大大的超出預算了嗎!而他連全片的預算是多少都沒先弄清楚!

蓉娜此時卻是恰恰與他完全相反!此時的蓉娜可真是開心得幾乎要飛上太空去!因為導演竟主動將她寫進了劇本,而角色更完全尊重了歷史的真實性,就是古代瑪雅的薩滿祭司。
她和這位導演素未謀面,但當導演向她說明這個角色的構想和設計的時候,卻對她的歷史背景似乎了解得十分清楚。
很顯然,那電影公司現任的製片董事薄樂妮,起了重要的作用,因為再無其他的人,能為導演提供有關她的確切資料,所以蓉娜對薄樂妮頓生好感,即便她跟洛哈同是一夥的!

而今晨即將啟動的影片拍攝,更使蓉娜打了這位導演最高的滿分,她認為一色理性應囊括所有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包括小金人奧斯卡、金棕櫚、金球、金獅、金熊、金雞、和金馬獎!
能得到蓉娜這麼一位千年老妖這麼高的評價,絕非一件簡單容易的事!
無巧不巧的,一色理性為本片所寫的故事,和為球賽所構思的拍攝計畫,完全搔到了蓉娜心頭的癢處!
首先導演宣佈,今晨開拍的第一個鏡頭,便是大祭司的特寫!換句話說,也就是她的特寫!
她以大祭師的身份,將率領著三位女主角和一隊瑪雅武士,浩浩蕩蕩地開進球場,展開盛大的慶典舞蹈場面。

本片的三位女主角,就像『金瓶梅』書名暗扣著三名女性的名字那樣,也暗扣著片名的『春、夏、秋』三朵繁花!『春』是瀨戶內珡海難以掩蓋的美麗青春嬌氣,『夏』是春花若子炎炎亢奮的奔溢盛氣,『秋』則是唐美儀雍容內蘊的鍾鬱靈氣。
而在球賽這一場戲內,她們三人也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春花若子和唐美儀自然就是兩球隊的隊長,而瀨戶內珡海則扮演一位將被獻祭的『聖女』。
這對蓉娜來說,更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她不只可以將勝球一隊的隊長剖胸剜心,說不定導演會同意將『聖女』也交給她來開刀!

三位絕美又各有千秋的女主角,此刻便全副盛裝地站在蓉娜身後,準備進場。
聖女瀨戶內珡海的妝束,是一襲素色白袍,她的長髮垂在身後,髮上則沾滿白色小花瓣。
春花若子一襲金色長袍,頭上戴著棕褐色長長豊美的羽飾。
唐美儀穿著紅色長袍,戴著寶藍色環形長尾羽飾。
她們的裝扮完全突顯出她們角色獨有的個性,他們搭配在一起,則又構成一幅美麗悅目、鮮艷色澤、儀態萬千的仕女圖!
她們的身後,便是那一隊瑪雅的英勇武士舞者,他們每個都戴著五彩鳥羽的獸形頭飾,有豹,有蛇,有鳥,威武異常!赤膊著上身,身上又塗抹著藍色不同的圖形。
每位勇士手中又都握著砍刀或長矛,和盾牌。

便在這麼繽紛眩目,爭奇鬥艷,萬花筒一般的世界裏,卻是大祭師蓉娜的裝束,震攝全場!
一襲閃爍著流光,鑲著金邊的黑袍,像一股黑洞的引力,匯集吞吸著周邊的光影世界,這已經為蓉娜造就強大的氣勢,但這位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導演,又加給了她使她『光芒萬丈』的一頂羽飾,幾乎有五尺長的翠綠羽毛,出自古瑪雅最美麗的神鳥──鳳尾綠咬鵑長長的尾羽,做成羽飾,不只美麗絕倫,更是古瑪雅最尊貴的階級的象徵!此刻一如一種神秘的光環般,戴在她頭上,彷彿讓她剎時回到了一千多年前,她的生涯中的黃金時代!她更絕沒想到,今日這部影片的拍攝,竟痛痛快快的搔足了她的『七百年之癢』!

她緩緩回頭看著她身後的群眾,頭上綠羽光環瑰譎地抖動著,嘴角牽動了一絲笑意。
當化妝人員為她戴起綠羽頭飾時,導演特意走到她身旁,悄悄給了她一個指示,要她在第一個鏡頭啟動後,大祭師邁步前進之前,顯現一個帶著一絲邪惡意味的笑容。
此刻她見到所有慶典人員都已準備就緒,再回過頭,她與導演四目相觸,她向他微微點了個頭。

導演一色理性向攝影師看去,Benoît Gill 早已就位,此刻正對準特寫的焦距,但等令下。
「開麥拉!」
於是蓉娜透過眼神和嘴角,展現一絲邪惡曖昧的笑意,妖冶地舉步,像一團綠綠黑黑油光閃閃的阿米巴,率領著全體入場。
在她身後,長髮沾花,純潔素袍的聖女瀨戶內珡海,吹起了海螺號角──

 

(接  -  第二十五段【唐美儀的攻防戰略】)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