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_Mural 0526 a.jpg
第一章  『移動的壁畫』    第二段 【複製嵌瓷名畫】

《情節概要》

 

巴黎裴聿美博物館自接受了法國馬賽花花公子薄鳳池所捐贈的一批中國玉器,開放展覽後,凱薩琳丹芙博士──博物館駐館考古學家,深為一件怪異的展品──紫水晶,所困擾。不但無法斷定其真正質地,在顯微鏡細審下,水晶內似乎存在著某種活的生物!

然後,就在展覽開幕前一天,薄鳳池突然神秘失蹤,全球搜尋不著!

然後,開幕當天晚上,她帶著女兒羅珊蒂,在展覽廳內參觀,羅珊蒂竟說:「有人躺在天花板上!」

第一章    第二段 【複製嵌瓷名畫】

 

裴聿美藝術館的兩層地下層是貯存所有藝術品的倉庫,卻並非整個街段的大小,因為穹頂的圓塔沒有地下層。

凱薩琳的辦公室是在地下第一層,母女倆下來所乘的電梯座落於圓形主展覽廳和長方形三層大樓的交接處的西牆邊。

在相對的東牆邊,則是個特別美觀,又有別緻鏤空雕欄的大型迴旋樓梯,可以直接走上二樓和三樓。迴旋樓梯相當寬敞,參觀者只要遵循右行的規定,那麼絕對有足夠的空間,同時上下,只有在今天這種參觀人潮洶湧的情況之下,館方便訂下單行規則,上午上行,下午下行,方向不對的參觀者,就只好請用對牆的電梯了。

電梯一排兩座,其中只有第二座,才五層樓全到得了,第一座只在地下室的第一層和一到三樓間上下。

另外在館的北端兩角,緊鄰著防火梯,又各有一座運輸電梯,東邊角上的那座,更是一般的三倍大,自然是為了搬運大件的藝術品。

從電梯出來,地下室長方形的整個儲存庫毫無隔牆,連同其中置放收藏文物的各式箱、籠、屜、架等,一覽無遺。整個空間長寬約五十乘二十公尺,可是高度卻比平常一般的大樓又再高出半層。

那是因為地下室四邊圍有一圈一公尺寬、半公尺高的過道,將中央圍成了一個凹池的形狀。沿著走道,平均分佈著八個只有三階的小水泥梯階,可以下到凹池裏去。正因這樣的下陷設計,使地下層幾乎達到了平常樓層一個半的高度。

凱薩琳的工作室就在儲存庫凹池區內,於南端三分之一處,特別空出來做辦公室。這兒擱了一張長長的工作檯,和三張辦公桌,給凱薩琳和她的兩名助手辦公。

但一走出電梯,真正立即引人注目的,卻是電梯右側的牆面,因為靠近電梯的這一頭,竟有以嵌瓷風格複製的一幅名畫── Jacques-Louis David 的『拿破崙加冕大典』。

實際上這幅畫畫的,並非拿破崙的加冕大典,而是拿破崙正給約瑟芬加冕為皇后。大典於1804 年12月2日舉行,地點是巴黎聖母院。

Jacques-Louis David 於 1805 年底開始動工,耗費了兩年的心血,於1807 年底完成此畫。這是幅巨製,目前館藏於盧浮宮,全長約六公尺乘十公尺,此處牆面的複製,幾乎全按真實的比例,加上又採用了嵌瓷的風格,故較原件更為繽紛斑駁,鮮豔奪目。

正因如此,這地下第一層,有時透過特別請求,館方也將此畫開放給團體參觀。

走出了電梯,羅珊蒂立即一跳一跳地跑去壁畫前,站在約瑟芬所在的地方仔細地觀看著,跪著等待承受后冠的約瑟芬,正好跟她一樣高度。

這時正要下階梯的凱薩琳,回過頭向她關照著: 「別在外面待太久,過一會就回辦公室來。」

凱薩琳要下到凹池區的辦公室,需在一根電眼柱子上以證件卡刷卡通過。這個地下藏寶的倉庫,雖然全無隔間,卻有十八根最新科技的電眼柱子,自地面起直通天花板,分別豎在凹池的周邊,負起警衛監視的任務。

十八根亮銀的電眼柱子,在凹池周邊將儲藏庫縱向分隔成六大區,橫向分隔成三大區,切割成棋盤式的十八個小方格。

圓形電眼柱,直徑約九吋,不銹鋼外表,全柱佈滿直的、斜的各種線條及字母的圖案,由這些寬細不同,包在透明玻璃內的刻劃線條裏,不定時地會掃過一陣綠光,似乎電眼圓柱的中心,果真有一雙雙的眼睛,隨時地掃描全場,監視著外界所發生的各種情況,令置身現場的人,往往感到一絲高深莫測的神祕感。

凹池區內井然有序地安置著大小不同的箱、櫃,以及有高有低的隔架,那些高隔架本身更附帶了梯子,以方便取用其上的文物。

操縱這個嚴密又有效電眼系統的所有電腦儀器,都設置在三樓最南端,一間有黑玻璃牆面,可以俯瞰整個圓形展覽區的監控室內。

這些無價珍寶,不論大小,一經博物館收藏,全件的圖形便立即被掃描到這個警衛監視系統之內,電眼便立即展開對該物件在館內的全方位電子跟蹤,所以想在館內盜竊文物,幾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凱薩琳刷了卡,通過電眼柱來到她的辦公室,她是要來繼續研究那疑似紫水晶的物體。

這塊紫水晶,一開始她就不主張展出的,但遭到薄鳳池的反對並堅持,可是沒料到薄鳳池卻突然失蹤。凱薩琳向德杜依博士再次提出商量後,決定扣下這一件沒有展出。

身為駐館的考古學家,她必須維護她在學術界的聲名,如何能隨便地將一件連出處、質地都不清楚的文物公開展示出來!?

且不說這塊紫水晶的大小與形狀,她只一握到手裏,就直覺地感到完全的不對勁!

自外表看是一種紫裏滲紅的透明色澤,但在放大鏡下細查,會發現裏面有某種物質,似乎隨時在變幻著,可是真正仔細去審視,卻又毫無異樣!

同時,紫水晶應係一種結晶的礦石,但這一塊的內在結構,竟像似琥珀!

這種情形委實令凱薩琳困惑不已,她自桌旁的一個保險專櫃內開鎖,小心地取出紫水晶。幾乎有整個手掌大,不規則形狀,她將紫水晶再次放在顯微鏡下端詳著,然後搖搖頭,心想,非得請礦物學專家來做一下鑑定不可。

她抬起頭,發現女兒依然在壁畫前觀看,「凱絲,不要停留在過道上,快進辦公室來!」

她按了刷卡電眼的開關,羅珊蒂走了進來,凱薩琳讓她坐在另一助手的坐位上,給了她一些考古圖片的書自己看,然後又回去研究紫水晶。

不一會她們便聽到擴音器內宣佈著博物館開始關門,請參觀者離開博物館,並明日請早來。然後樓上會傳來一些輕微廻音,這些聲音實在極為輕微,但她們所以能聽到,極可能是慣性作用使然,因關門的過程千篇一律,聽熟之後便能憑臆想而分辨情況,比如厚重的大門關上後不久,便一定是警衛開始巡邏的腳步聲,而且這些輕微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的廻音,多數是警衛走到電梯附近後,才會傳到地下室來。

然後是警衛檢查並啟動防火梯警鈴系統的開門、關門聲,之後便四周靜寂下來。

不一會,羅珊蒂停下閱讀,走到母親身旁看她工作。凱薩琳專注地觀察著顯微鏡下的紫水晶,沒注意女兒走近。羅珊蒂緊盯住紫水晶瞧,突然說:「媽咪──」
凱薩琳被她嚇一跳,抬起頭來:「妳嚇我一跳!」
「媽咪,妳可以找爹地幫妳研究它。」

凱薩琳看著女兒,伸手撫著她的頭和後面紮著的辮子。羅珊蒂臉部的輪廓,清楚地顯示了她一半東方人的血統,她父親──羅軒轅(Hennessey Law)正是當今中國最權威的礦物地質學家。

「凱絲,我,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但事實上凱薩琳是知道的,不過她仍然沒有向女兒透露,她跟丈夫的婚姻已產生了問題,兩人早已分居,目前正設法進行離婚的手續中。

「上次他說他去中國──咦?」羅珊蒂突然睜大了眼睛。
「怎麼了凱絲?」

原來羅珊蒂雖然在跟母親說話,但目光仍然注視著那塊紫水晶,不料就在那時,她竟見到了最奇異的一件事,那紫水晶突然膨脹跳動了一下,就好像打了一個飽嗝那樣,同時內部也發出一線光芒,一掃而過。

凱薩琳見女兒睜大眼瞧著顯微鏡下的紫水晶,立刻也回過頭去,那塊紫水晶卻一無動靜,不過她好像覺得紫水晶的表面,似乎跟剛才的不一樣了!她趕緊湊近去看,但羅珊蒂卻突然說:「媽咪,有人──」

正於此時,凱薩琳聽到倉庫的盡頭,貨運電梯被啟動的迴響,她心想,是誰這個時候搬東西下來呢?她轉頭看去。

羅珊蒂這時也突然轉頭向上看去,她轉的卻是相反方向,是她說有人躺在天花板上圓頂穹拱的方向。

 

(接  -  第三段    【躺在穹頂天花板上】)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