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Rotunda_0426.jpg
第一章  『移動的壁畫』  第一段  【小女孩頻頻抬頭上望】

《情節概要》

位法國巴黎第十六區的『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正舉辦著一個中國玉器特展、羅珊蒂跟著母親凱薩琳在展覽廳內,隨著參觀人群,審視著一件件展出的中國古玉器。可是她不時地抬起頭,向上望著有五層樓高的圓形穹頂天花板。
凱薩琳問女兒見到什麼了?她知道女兒從小就顯示有特殊『心靈感應』的能力,因此不但沒有阻擾女兒奇特的行動,反而詢問她見到了什麼。
「有人躺在天花板上。」
凱薩琳也仔細搜尋著天花板,但見不到任何的異樣。可是此刻天花板上是否有人躺著,並不是第一件,也不是唯一一件奇怪的事情,與這批中國玉器贈品的展覽有所關連。

第一章 移動的壁畫    第一段  【小女孩頻頻抬頭上望】

 

那紮了兩條可愛小辮子的小女孩頻頻抬頭,望向有五層樓高的圓頂穹拱。

「凱絲,妳看見什麼了?」小女孩的母親,凱薩琳丹芙博士 ( Catherine D. Denver),也向上望去,但瞧不出任何的異狀,小女孩名字叫羅珊蒂 ( Cassandra D. Law ),今年十歲,她的母親暱稱她凱絲 ( Cass )。

她們仰望著的那圓頂穹拱有著複雜的菱形圖案結構,雖然不像羅馬的『四泉聖嘉祿教堂』( S. Carlo alle Quattro Fontane, Rome ) 那個穹頂那麼著名,但這間巴黎『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 Musée Pellemet, Paris )卻也是非常傑出的巴洛克式建築。

博物館外表是長方形,佔據了整個的街段。這五層樓的穹頂,位於南端,高出其餘部分兩層,也就是說,穹頂外觀係一高塔,而其餘的部分只有三層樓高。

博物館大門一進來便是主展覽廳,抬頭仰望,除了穹頂外,在三樓高處有一圈環視大廳的迴廊,大幅的宣傳海報,便可自廊的欄杆外緣,憑空懸垂下來。

有六個圓形染色玻璃窗,開在支撐著穹頂的牆面,當然便可算作第四層,而整個穹頂就是第五層。陽光燦爛的日子裡,染色玻璃便給底下的展覽廳帶來了神奇繽紛的照明,但一入了夜,自窗外有強光燈打進來,則又給展覽廳染上一層瑰麗加奇幻的色彩。

穹頂上的每一塊菱形圖案,四周都有突起的邊,菱形的大小,則自底邊起,向拱頂中央的小天窗逐漸遞減,井然有序中帶著一種雄渾的韻律,整個圖案看上去,比中國古典建築藻井的複雜繁美結構,更形自然而有力。

這時已是入夜,凱薩琳只覺得白底的菱形圖案經五彩的強光一照,繽紛濃暗,花樣繁複,好看已極,卻哪裡看得出什麼異樣來呢?

這座『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位巴黎第十六區內 ( 16ème arrondissement ),是世界數一數二的亞洲藝術博物館。數萬件的收藏,涵蓋了五千年的東亞和東南亞藝術與文化的發展。

收藏品中最早的一件,是中國紅山文化時期的玉龍豬,距今已有五千年的歷史。最大的一件,是罕見的巨大高棉石雕,雕像主體乃有七顆頭的『Naga』,據考證,是吳哥窟十二世紀時聖劍寺的遺物,由博物館重新組合而成。

這個博物館,係裴聿美家族於十九世紀中葉時建立的,最早僅為私人收藏,於法王路易十四時期,有一部分盧浮宮內的亞洲藝術珍寶被歸入這裏,到二十世紀初, 才轉為法國國家博物館,如今隸屬於法國文化局。

今天則正是一個重要展覽的開幕日,因為這個展覽來歷非常特別,是馬賽有名的花花公子Alphonse de Baux捐贈給博物館的。

Alphonse de Baux──薄鳳池,是他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因他與中國關係特別好,在商界與文化界都有許多中國友人。

但這項捐贈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十分奇怪,因為贈品相當混雜,特別是玉器,並非全出自中國,有一小半明顯來自中美洲的瑪雅文明!

而且既便是中國的玉器,似乎也混雜著好幾個不同的古代文明!

薄鳳池於半年前,向博物館提出捐贈並展出時,並未透露這批文物的來源,只說他會於開幕儀式上有所宣佈。

身為這間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的駐館考古學家,首先這些玉器的出處,已令凱薩琳丹芙極為困惑。當她全盤清點檢驗過一遍後,發現了更多,甚至更是極為『怪異』的問題!

 

在為展出而註解這批文物時,因而令她煞費周章,加上時間倉促,未能容許她做更深入的研究,因此她在展示文物的註解籤記上,用了好多的問號。

這次的捐贈,館方收到了六十多件文物,凱薩琳初步檢視時便已發現,中國文物的來源,似乎涵蓋了數個古文明,若要逐個解析明白,再設法進行實地考察,恐怕得花幾年的時間,但薄鳳池堅持要於正式捐贈後的一個月內,就向巴黎市民公開展示出來。

凱薩琳跟裴聿美博物館的策展主任( Chief Curator )雅克泰杜沃博士( Dr. Jacques Tertois )仔細商量過後,做了一些決定,包括實際展出的項目,和展品註釋的重點等等。泰杜沃博士更擬出了全面的教導和說明材料,用來訓練新僱的展覽期間臨時導遊人員。

泰杜沃博士別出心裁的想出了這次特別展覽的名稱: 『發現中國古代玉器科技的奧秘』,因為他指出,這些玉器的形狀,有的像現代的螺絲帽那樣,是中間有圓孔的小玉荳;有的是手掌大小,不規則形狀的齒輪玉片;有幾片半個手掌大小的玉環,環面有著迴旋或同心紋路;更有一些類似玉璋、玉圭、玉琮等,卻實際式樣幾乎從未出土過的玉器,因此他大膽假設,這些玉器可不可能是某種大型儀器的組成零件?

他用了『發現』與『奧秘』兩個字,靈感除了得自薄鳳池本人的頭銜——『新科技發展公司』(Société de Technologie de Découverte) 的 CEO,顯然更有敦促凱薩琳繼續深入研究的意思在內。

其實就算沒有泰杜沃博士的敦促,凱薩琳也必須做深入並且額外的研究,這是因為贈品內那一小部分的瑪雅文明物件;瑪雅與中國的玉器之間本來就有十分類似處,不過其上所雕刻的圖像,則一眼便能分別出來,但這次的贈品中有但這次的贈品中有兩件特別奇怪,其中一件,她連質地究竟是什麼都無法判斷。

這第一件乃是一根玉琮,中國的玉琮一般都是小拇指粗細長短外邊四方形,中央是貫通的圓孔形,可是怪處便在這根玉琮竟有六邊。
第二件就更奇怪了,是一塊形狀不規則,大小正好手掌一握,紫色,似水晶般的物質。
她直覺的反應是,兩物應與瑪雅的水晶髑髏,有極密切的關係,但若要真正判定質地為何,恐怕他非得去找地質學家的協助了。

為這次特展,館方做足了宣傳造勢的工作,泰杜沃博士和凱薩琳出現於好幾個電視與電台的節目中,接受專訪。而另一面,薄鳳池則偕同他的中國影星女友——唐美儀,於出席各式的記者招待會或影片首映典禮時,往往被問及他捐贈的這批收藏,究竟是何來源? 這些文物是他一次所得? 還是經過長期的收購得來的? 他卻故作神秘地避開正面回答,只說將於展覽的開幕儀式上公開宣佈。

正因如此,會場三樓迴廊外緣正中央,便懸掛著一幅薄鳳池與唐美儀儷影雙雙的大型海報,十分搶眼醒目,特別兩人都是唐裝,唐美儀著一襲艷紅繡金牡丹的小鳳仙裝,他則是中國的長袍馬褂,加一頂瓜皮小帽。

他倆本將相偕出席開幕剪綵儀式,不料竟就在開幕的前兩日,薄鳳池神秘失蹤,全球遍尋不著。

唐美儀沒有回答媒體任何問題,只戴起了黑眼鏡,不願讓人見到哭得紅腫的眼睛。這種情形,反而更引起法國各界與國際間的關注和好奇,紛紛猜測薄鳳池的失蹤是否與神秘的瑪雅文明有關呢?還是與古老的中國文明有關? 甚至是否中了某種古文物咒語之毒?就像埃及木乃伊那樣?

這批贈品有了這許多不解之謎,無怪乎這兩日來被巴黎傳媒記者們,炒得沸沸騰騰,這樣更為整個展覽會,造成了空前的轟動。

剪彩招待酒會早上十點開始,唐美儀出席了,卻並未持剪去剪彩緞,僅端坐貴賓席上,戴著寬邊帽子和好大一付太陽眼鏡;坐在她身旁的是代表薄鳳池出席的他的妹妹,薄樂妮( Melene de Baux ),兩人成了攝影記者的焦點。

展覽則訂於下午一時正式開放給大眾參觀,大清早就有人來排隊,等開門時,人龍早已排了繞館整整一圈。

因此一個下午,館內人潮川流不息,把工作人員忙得不亦樂乎;特別是那些新僱來,僅受了短期訓練的臨時導遊,為一隊緊接著一隊的參觀者講解,幾乎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

到此刻晚間七點,已近關門時分,控制的人潮已不再湧入,但主展覽廳內仍然擠滿了人,至少還有三個團隊圍著展覽櫃聽講解。這些導遊帶隊觀覽的流程早經過了一番設計,即便在巔峰時刻,最高六個團隊同時在館內,帶隊的導遊都不會兩隊同時聚集在相同的展示櫃前。

這時凱薩琳抬頭見不到拱頂有何異樣,便又回身過去看展覽櫃內的展品。那是一根深褐色的玉琮,一眼看去,毫無疑問應該是中國古代的玉器,且不去考究屬於哪個朝代的,甚或更早的紅山文明或良渚文明,但仔細審視之下,就會發現一大堆的疑點。比如這跟玉琮與其他已知的玉琮比較之下,這根不但是六角形的,而且長度和厚度都有不同,這一根似乎就是長上了 0.5個毫米,又細掉了0.3個毫米!

面對這樣一根中國的古玉器凱薩琳真是一籌莫展! 如想確切的判定,恐怕非得先問出此物的原出土地點,然後往該地去進行實地考察不可!

凱薩琳丹芙曾好幾次想直接問花花公子薄鳳池,但還來不及問,他就失蹤了!

因此展覽櫃一角的邊上,一片簡介卡上,凱薩琳用了好幾個問號! 特別是產地,註明著『未知』。

這時羅珊蒂又突然向上望著五彩繽紛的圓形穹頂,然後拉拉她母親的衣角。
「凱絲,怎麼了?」
「媽,天花板上有人。」

凱薩琳再次運足目力看去,仍瞧不出任何的異狀,但她知道她的這寶貝女兒,很早的便顯示出有心電感應的異能,「有人?怎麼可能呢?」

她特別留意那穹頂髹成白色的表面,仔細想法子去發現是否有裂痕、剝落、或褪色的地方,甚至會不會有小鳥飛進來做巢了?

如果真有這些狀況,那麼她明天便得去向博物館總工程師岳得華( Edouard Huet)報告,以便修葺,但她瞧不出任何這樣的狀況。

「有人躺在天花板上。」凱絲說。
「人怎麼能躺在天花板上呢?」
「就像蜥蜴那樣。」
「蜥蜴是四隻腳黏在天花板,或牆上,那怎麼是躺呢?」

這時正好一組團隊由導遊領著,圍到她們所在的玻璃櫃前進行講解: 「這裏我們見到的這玉質的器物,在學術界引起不少爭議,從形體上考證,應是中國稱做『琮』的玉器,係在祭祀的儀式上使用,可是這次卻摻合在瑪雅文物的一小堆內被發現,不少人因而準備向薄先生質疑,可惜的是薄先生本週初失蹤了,本來今天會來主持開幕式及剪綵的,可是目前,幾乎全球的警界都在協力找尋他的下落,所以這件物品的來龍去脈,恐怕非要等到薄先生被找到,才會有合理的解答了! 」

羅珊蒂見母親看著那群參觀者,又傾耳聽著導遊講解,遂又拉拉母親的衣角,然後指指穹頂。

凱薩琳看看腕錶,然後輕聲說: 「傻孩子,我們回辦公室去吧,我還得去查一件東西。」

她牽起女兒的手,走出展覽廳,乘電梯往地下層去,她的工作室便在地下層。

(接  -  第二段  【複製嵌瓷名畫】)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