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移動的壁畫』    第三段  【躺在天花板上】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派遣洛哈同前往巴黎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盜取兩件寶物,並給了他一件『守宮衣』,穿上可以使他隱形。

他起先躺在穹頂天花板上睡覺,等晚上關門後,便展開行動,卻發現另有三名忍者武士,也進了博物館,有盜寶的意圖。

Rohardoon on ceiling.jpg
​洛哈同躺在穹頂天花板上

第一章   第三段 【躺在天花板上】

 

洛哈同果真是躺在圓頂穹拱的菱形圖案上,而且他還躺得挺舒服的,完全沒有懸空面朝下,倒轉失重的感覺;更好玩的是,他完全不用擔心會自五樓的高處掉下去,不幸摔成重傷或是甚至摔死什麼的。

事實上,底下展覽室的人群根本見不到他,並不是太高肉眼見不到,而是他身著的這件神奇的『守宮衣』,連頭帶腳罩住,將他變成隱形的!

『守宮衣』是老人解吉諾借給他穿的,所以叫『守宮衣』是因為穿了這件衣服,他能順牆壁爬上天花板,像蜥蜴那像停留在任何地方!

老人將衣服交給他時,慎重其事的告訴他,只有他能穿,其他人穿了也沒用。他對老人解吉諾並非絕對的信任,因為老人實在很神祕,而且『詭異』,有時他甚至覺得老人很可能是個外星人,但不論如何,這件神奇的『守宮衣』,肯定是所有科技先進國家都會爭著要來搶的,所以老人才特別關照他要保密。

他早上就來到博物館了,假裝礦泉水送貨員混了進來,即刻上到三樓的雜物間,換上『守宮衣』,然後到處隱身閑逛,好不得意!

這是老人第一次讓他穿這件隱身衣,所以他好奇的很,想道是否真的沒人能看到他!

雞尾酒會時,他喝了好幾杯香檳,雖然守宮衣將他連頭帶臉全罩住,但他發現,只要將酒杯湊到唇上,才張口,守宮衣好像知道他要喝酒,立刻分開一道小口子,讓香醇的酒,無礙地流進他喉嚨。

乘人不注意,他又抓了些美食來吃,然後坐到唐美儀身後,湊近了她髮根脖子,親親芳澤,結果險些被她揮過來的手,括到一記耳光!他這才瞭解到,外面的世界雖然見不到他,但他的實體還是存在的,要是他撞上別人,那人肯定被撞倒,所以當博物館開放人群進來參觀後,他不得不爬上天花板,以避免擠撞而驚世駭俗!

他堂堂皇皇地從迴旋梯走上三樓,然後翻到彩繪玻璃窗前,讓自己被照得五彩繽紛,但仍然毫無影響,他沒投射任何影子到地下!

只不過他發現,若他的體溫昇高,比如讓日光或強光燈照到,那麼,很快的他的整個身形,會變得有如透明鏡片那樣,或像一團水,或一個透明人形在走動!

而且更糟的,他又發現,他的耳朵被『守宮衣』遮住,但聽覺卻靈敏了十倍!令他無法忍受參觀人潮『竊竊私語』匯集而成的哄哄噪音,因此乾脆爬上穹頂菱形圖案外緣的脊牆上,去睡大覺!

等他醒來時,就已經到快關門的時刻,他睡眼惺忪地朝下看,居然發現一個紮了兩條可愛小辮子的女孩似乎能見到他,不時地目光朝上像在搜索那樣。

此刻人去樓空的展覽廳,浴在幽深的陰影裏,早先的喧鬧正緩緩沈澱,由一股壓抑與滯悶取代並籠罩著,感覺似乎連一只蒼蠅都不能飛進來,或都不能飛出去。

四樓圓窗的彩繪玻璃,因失去了強光燈的照明,好像褪下了絢麗的戲服,半隱藏地退回二度空間裏。

而穹頂的菱形圖案凸起的外緣,卻因白色粉牆不再反光,顯得更為深邃傲桀了。

這是他開始行動的時候了!老人要他來取回一件玉琮和一件沒展出的水晶體,他問為何單取這兩件?老人只說這兩件本來就是他的東西。

在博物館盜取古文物,絕非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有了這一件『守宮衣』,無論要什麼寶貝,幾乎莫不是唾手可得的事!

他留意著警衛關上大門後的第一次全館巡邏。老人解吉諾於交給他這次任務之時,指導著他對裴聿美博物館的種種做了相當深入的研究,並連續暗中實地觀察了兩星期,所以他對這些事,心中早已有底。

輪到首班巡邏的,是兩名夜班警衛中較胖的那位,洛哈同見到他巡完地下兩層和一樓、二樓,喘吁吁地回到三樓總監控室內,和另一名警衛,繼續電腦螢幕的監視作業。

總監控室的牆是整面的黑玻璃,可以自內看到外間的情形,自外卻無法看清裡面的情形,只能見到一些燈源和模糊的身影。

但這只是一般人眼中的現象,對穿了『守宮衣』的洛哈同來說,這類光影上的小技巧,完全不管用,他能清楚見到總監控室內的任何大小事情。

胖警衛一坐回椅上,立即又喝咖啡、又吃甜點,另一位警衛則忙著將所有的電眼監視開關打開了。

於是展覽廳內,千百條肉眼不見的紅外線將整個空間密密麻麻地切割成無數糾結立體的蛛網,等待著捕捉想飛進來或想飛出去的蒼蠅。

洛哈同起身舒了舒手腳,然後順著四樓彩繪玻璃圓窗,下到三樓的迴廊上,正要越過欄杆到主展覽廳去,卻見到博物館的警衛主任傅易天( Étienne Fournierl )開門走進總監控室來,照理他應該已經下班,可以離去了,大概重要的展覽第一天開門,他放心不下,遂多留了一會。

可是洛哈同立即發現不對,傅易天神情不對,而他身後緊跟著進來的,竟是兩名蒙面黑衣的日本忍者武士!

挾持著傅易天的日本忍者武士,勒令一名警衛將運輸電梯重新開放啟動,又要他將地下儲藏室內的所有電眼全部關閉。第二名忍者武士,立即將傅易天和另一名警衛綁在椅子上。

很顯然這些忍者武士也是來盜取古物的!而且肯定就是那件沒展出的水晶體,因為只有那件物體仍在地下室。

洛哈同加快了行動!他矯捷地翻身跳下主展覽廳,處身紅外線密網中,這對他來說,等於出入無人之境!

他快步走到玉琮的展示櫃前,伸出食指,對準了玻璃櫃的鎖,那『守宮衣』立即的自他指尖,長出了一根針狀物,深入匙孔內,他轉動食指,開了玻璃櫃,取出玉琮。

當他握住玉琮的那一剎,他陡然感覺那玉琮突然伸長了兩吋,隨即又恢復原樣,就似伸了個懶腰那樣。

不過他無暇多想,順手將玉琮黏在守宮衣上,隨即轉身,奔向防火梯,他要趕到地下室,去搶那紫水晶。
 

(接  -  第四段  【忍者武士持刀逼近】)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