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春塢 b.JPG
小坡石徑入山塢​

Page Up

Page Down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    第一篇《金瓶麗人》

 

〈情節概要〉

北京西山八付庵的『八怪神尼』,派遣大徒弟麻葉子,去西門府後花園的『藏春塢』取回一本書,卻沒告訴她書名是什麼。

西門府位北京中城小時雍坊的李閣老衚衕內,而藏春塢又是西門府後花園裏,利用假山堆砌出來的一個仿天然洞塢式的園林建築。

數日前她已來過一次,不巧西門府有內眷正準備到藏春塢內尋歡作樂,她遂潛行離開。

這一日她再度前來,會達成任務嗎?

 

【第一章】  藏春塢麻葉子蒐秘  (一)

 

「藏春塢裏真格的溫暖如春!」

這是麻葉子上次來到藏春塢時,心裏這樣想的。那一次,小小藏春塢燈燭通明,又擱了三盆熾旺的炭火,而且盆裏還加了料。她才一穿進山坳,就聞到一陣甜香。

這次卻不同!僅在內門進口處放了一盆剛生起的銅炭盆,似乎連那木炭也是較差的一種,都是零星小塊,仍未完全燃燒,透著一股嗆人的氣味。

上一次她沒敢多停留,三盆熾旺的炭火,意味必然有什麼重要的人就要來了,多半極可能就是這家男主人──西門大官人。麻葉子不知道這男主人的名字,京裏一般只稱呼他「西門大官人」──有財有勢的西門大官人(聽說,家裏非常的淫亂)。

這一次卻不同,估計仍有時間搜查,她特意瀏覽著室內的陳設。

其實這藏春塢從外面看來只是個不甚起眼的山坳。由洞口的柴扉開進來,穿過一條短短通道,是一個造型甚為雅致,上面一半有鏤著梅花冰紋窗櫺的木門。但一跨進門檻,便置身在一個舒適又親密的小天地裏。

這一片天地長寬各十來步,而且幾乎是一覽無遺的方形,但其間傢俬的搭配與佈置卻使空間錯落多姿,掩映有緻。一個四層高書架橫在中央偏左的位置將空間隔成一寬一窄兩部分。木門偏在右側,跨進門檻,便置身在較寬的這部分。書架在左首,正對木門靠牆是一張翹頭小畫案。畫案再過來,也就是木門右首,則擺了一張盤長拐紋書桌配兩張梳背鑲玉扶手椅。

畫案和書桌上都有台燈,燈也已經點著。就著銅炭盆與燈台的火光,麻葉子端詳著桌椅,摩挲著,敲擊著。她從來還沒見過這麼好木料的桌椅。安置在微覺陰溼的藏春塢裏,觸手依然並無溼意。連扶手椅梳背當中的鑲玉,似乎還透著一股暖意,難道,竟是傳聞裏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千年暖玉?她即刻湊近頭去看,卻不禁啞然失笑,怎麼會是千年暖玉!不過是一種有紋理的雲石而已。那紋理顯然並非雕上去的,卻天然形成一幅深枝黃鸝圖,枝葉有些扶疏錯亂,但枝上兩隻俊巧的鳥形卻清晰可見。

她走進第二把椅子,雲石上的紋理竟然又是一幅深枝黃鸝圖,鳥和枝葉與先前的那幅正好左右相反。紋理是天然生成的,要找到如此天然相配的一對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椅後牆上掛著兩幅山水畫軸,竹籬茅舍,細泉雲岫,繞有情致。

麻葉子繼續向小畫案靠過去。除了台燈外,畫案上並無畫具或書寫用具,顯然擺在這兒是當普通桌案用的。案面上似乎有淡淡的一層灰塵。她不小心在邊緣留下了半個手印,想了一想用衣袖她把手印抹亂了。

畫案上方,貼牆懸著一個圓形多寶格掛屏,比平常見到的似乎要大上一點,陳列的寶物倒真不少,有牙雕、寶石雕,都是些栩栩如生的草蟲花鳥。還有好幾個小寶瓶,瓶上圖案居然也十分鳥語花香。

她再向書架望去。那是三邊有雕花欄杆的書架,共四層高,疊著滿滿一套套的書。她發現書架欄杆上的雕花,每一層一個樣,組合成一幅四季花卉圖。第一層牡丹,第二層的看得最清楚,大片荷葉夾著嬌嫣的荷花,第三層菊花,最下層則是勁拔的老枝梅花。

她環顧這一片天地,雖嫌光線不足,但傢具的搭配以及傢具上圖案的設計,使人覺得置身於蕩漾的春光裏。再由木料和色澤看來,更合成了一套整體。老實說,在京裏,能夠經手這一套傢具的恐怕還不太多,若不是河槽西坊的『阜成廠』,便是崇南坊細木廠五條胡同的『明軒居』了。不過阜成廠多數經營大宗的建材,比較精細的櫥櫃桌椅,明軒居就得數京裏最好的一家了。與明軒居毗鄰的是個棺材店,店主姓宋,單名叫仁,所以是宋仁棺材店。此刻想起來她禁不住好笑,棺材如何能『送人』呢!怪不得生意不好,時時得接受師父她老人家的接濟。聽說明軒居東主史明軒對隔鄰的這個棺材店深覺晦氣,老想撚他們走。

書架邊麻葉子注意到那一疊疊的藏書還都是新的,恐怕動都還沒動過。師父這次派她到藏春塢,就是要她來搜查一本書,但書名卻又沒告訴她,只說她見了就知到。麻葉子的師父是西山八付庵的八怪神尼。師父她老人家的神機妙算──『八怪神數』是武林有名的,她深信,如果是師父要的那本書,她一定見了就知道了。

她從第一層書架上小心地取下一本,她用雙手夾住書套的兩側,套面上果然也有淡淡一層灰塵。

《鈐山堂集初刻嘉靖乙巳仲冬分宜嚴嵩》。她不知道鈐山堂是什麼或在那裏,但嚴嵩卻是當今天子底下第一號紅人。難怪這西門大官人財大勢大,原來和當今的權相有淵源。

從第二層架上她又取下一本,《袁州府志秘閣本嘉靖丙午分宜嚴嵩重輯》。又是權相的東西。放下這一本她再取下一本,《忠義水滸傳,錢塘施耐庵集撰.羅貫中纂修.武定候郭勛刻》,她想了一下,這些都不像是師父可能要她找的書。她探頭向書架後的那片天地看去。

書架後,竟是個更為柔美的世界。

一張牡丹如意拐紋的美人靠床,與書架平行,佔去了大半空間。靠床床尾擱著一張小几。靠床背後,緊貼著牆是一片四面錦屏風,上頭鏤雕著螺鈿瓖嵌的四幅山水。

這一片空間更為幽暗。但十分奇怪的,似乎有一種淡濛濛的光散漾在四周。她蹙著眉,眼珠向四周溜動。會是畫屏上螺鈿反射出來的火光與燈光?但不對,這層光並非暈黃色,或像螺鈿那樣彩色斑斕。這層光應是珠光。果然給她發現了光源。寧勻得幾乎令人感覺不出來,這層光竟是由第二幅畫屏上散漾出來的。那是一幅夜月蕩舟的景緻,圖中那輪明月竟是一顆半個手掌大的夜明珠。這麼大的寶珠,她不禁為之一呆。但就像月亮那樣,夜明珠本身應該不會發光,必然另有光源。她巡視著牆頂。

藏春塢為了保持天然洞塢的風格,牆與頂都僅以泥敷而未加任何髹飾。頂上是不規則的凹凸起伏形狀。或許光源是從隱藏在頂上某個角落的透風口裏漏進來的天光。麻葉子進塢來的時候,大約申時剛過一半,此刻外邊應該天尚未黑。

不過她沒有時間來研究或讚賞那設計者的巧思。

 

她轉身面向書架背後。背貼著書架的,是一個多寶格立櫃,橫寬只有書架的三分之二。分隔十分勻稱精巧的隔架上擺滿了各式小雕塑。但她才一留意便渾身發熱臉紅起來。那些小雕塑竟都是些不穿衣服的男女,細節逼真,而且又是象牙質地,看上去真像光潔的人體還有男與女糾纏一起她根本不敢往下看。

麻葉子抑制住心跳,略過多寶格立櫃。另一頭靠牆,與多寶格櫃成丁字形並排,則又是一檯黃花梨四簇雲紋的方角有門立櫃。小小空間裏兩具立櫃,使美人靠床前沒有多少回旋的餘地。

她打開方角立櫃櫃門。裏面有四五層格架滿滿塞著各式書畫。還有兩個開口屜子式的隔架,裏面裝滿了各種小器物,看不懂,不知是何用途。她原先以為這立櫃裏或許可以藏人,萬一情況緊急,有人來而她來不及退出去,就可以在櫃裏躲一躲。如今就得另想辦法。

她正想翻檢櫃裏的書畫,突然「錚」的一聲把她嚇了一跳。一具琵琶在立櫃與書架交接處的空隙間跌了出來。她伸手去取,突然一團白毛毛的東西又跳了出來。她翻手出指就要點了下去,卻發現原來是一隻可愛極了的大白獅子貓,只額頭上一道黑,更是俏皮!

 

肥白的貓在她腳邊揉擦而過。她伸手將貓抱起,用臉頰親貼著貓的頭,口中卻不自覺哼起一首小時候她舅舅教她的兒歌﹕

『赤り目,赤り目,圓圓の目,溜溜轉,

溜溜轉,轉溜溜,貓の目。』

她將貓放下,繼續她的搜查。方角櫃隔架上的書堆疊得不甚整齊,而且都不是整套的,也顯然經常有人翻閱。她隨便取下幾本湊近了看。《燈草和尚》、《燈花婆婆》、《金虜海陵王荒淫》。她想,燈花婆婆還可能,燈草和尚就絕對不可能。尼姑找和尚豈不是會被別人說閑話!師父駐錫的西山八付庵雖然比不上京裏那些名剎,但清規極嚴,絕不可能要找有這樣可笑名字的和尚的書。至於《金虜海陵王荒淫》,她非常好奇想翻翻看,可惜光線不足,而且時間也不允許,只得作罷。

 

(待續)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