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會風雲 之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 七之二

Cosmos Isolé series – Metropolis in Turmoil
Toronto Story a Chinese Legend
Chapter 1 - 2 of 7.jpg
​呂愛蓮扮男裝在滿地可做毒品交易

前情提要  (二)

 

呂愛蓮在滿地可唐人街開設了一家按摩院,事實上這是越南幫在滿地可推展勢力的大本營。按摩院由她和莊尼坐鎮指揮,想在滿地可佔據毒品行銷的地盤,並逐漸打出天下,不過他們的行動卻處處遭受到某種阻力。

出動執行任務時,呂愛蓮多半是化裝成男子。有一次她的偽裝被對手識破,那是一名有著犀利目光的俊美男子,便是那兩道犀利的目光,在她的心田中留下了不可泯滅的印象。

這名男子是何來路呢?據莊尼多方打探的結果,才知道他們在滿地可遇上的強大阻力,來自多倫多的魏家,一個被稱為『至尊』的中國教父。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二﹞

 

呂愛蓮不禁震驚!她一向聽說多倫多地盤上有一位香港來的頭領,姓魏,叫什麼不知道,但大家私底下稱呼他『至尊』。可是至尊一向只在多倫多稱王,難道魏家在滿地可這兒也有龐大的勢力控制著這裏的黑道市場麼?!

那深深印入她心田的犀力目光,難道就是至尊的?不可能的吧!至尊不可能只是二十多歲的青年!

莊尼在她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一隻腳擱到另一椅子上。她黏著鬍子,一邊不經意的瞄了他一眼。莊尼穿著一件黑色襯衫,胸口敞開,頸間一條粗金練,是那種絞練纏索的樣式,因此看上去倒像頸間吊了一根繩子!

她的眼角掠過他的眼睛。莊尼的眼裏有一種狂妄不馴的神色,那眼神雖然充滿動力,但他的舉止卻說不出的懶散,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是誰打聽出來的?」

「是東尼說的,他剛剛跟我通電話。」

東尼是莊尼的大哥,此刻卻並不在滿地可,因為東尼跟著越南幫裏的老大黎越,在多倫多打天下,當然對多倫多中國教父的動向,比他們在滿地可的,自然就容易掌握多了。

呂愛蓮與莊尼留守坐鎮滿地可,經過長期的研究觀察後,為謀求發展,決定先避開熱鬧市區的地盤。

比如城中區 Ste Catherine 街一帶,那裏早已是別人的勢力範圍。他們也決定避開此地的唐人街,因為那兒的地方實在不夠大,根本不足以維生。

兩人仔細研究結果,決定從說英語的地區開始下手。這一區接近港口碼頭,有許多工廠和倉庫,而最明顯的是街道路牌,用的是 Street 而不是法文的 rue。連街名也都透著英國味,比如 Queen 街、King街、Prince街、Duke街等。

可是當他們正式展開行動後,起初一切還算順利,可是不久就發現有一個不可忽視的競爭對手,手實力非常強大。他們的擴充地盤遇上了極大的阻力!隨後愈演愈烈,有幾個已經成為他們毒品的固定次盤買家,加上他們以低價誘惑而改向他們收買貨源的一些買家,就在交易完成之後,被對方的人打斷了腿或手。

每次的交易,都是由她扮做男裝,然後坐上莊尼駕著的摩托車,一起接頭送貨。莊尼先將她載到指定地點附近,由男裝的她先去出面接頭,查對買家身份和點清款項之後,她便立即以對講機指示莊尼將貨源送過來,一俟貨品款項交割清楚,款項立即放上車讓莊尼帶著先走,遠離現場。

即便是如此的小心,有好幾次仍然因為對手的人突然在附近出,他們不得不立即取消交易,儘速的撤退。

越南幫老大黎越,人在多倫多,根本不可能瞭解這種情形!可是對他們在滿地可的成績極度的不滿,倒是東尼,私下經常向他們提供一些非常有用的消息。

「東尼是怎麼說的?」

「東尼說至尊雖不在滿地可直接指揮,但魏家三年前就開始在滿地可經營,到如今他們的勢力範圍已經相當的可觀了!」

「東尼以前怎麼不知道呢?」

「最近我們這邊才逐漸有人滲入到魏家的圈子裏去。對了,東尼還說,至尊的第二個兒子可能已經來了滿地可!」

呂愛蓮心中一動,難道那個男人竟是至尊的兒子!

她放下梳鬍子的梳子,最後端詳了一眼,然後自鏡旁的衣架上  取一頂帽子戴上,穿起一件長過臀部的寬大黑色西裝,配上白色的襯衫,以及寬鬆的褲子。呂愛蓮看起來有如默片裏的卓別靈,露著一股滑稽相。

白色襯衫領口上她用一枚鑲碎鑚的圓形裝飾為領結,結下垂兩條碎鑚流蘇當領帶,另外西裝的衣領上又掛起一小截細金鍊子,這身打扮,使她就算是長著鬍子,看上去還是洗不脫的脂粉味。

她問莊尼:「東西拿好了吧?」今晚這匹貨,價值不下五萬元。

「拿好了。」

「那麼走吧!」

她在暗夜靜寂的街道上獨自走著,離指定約見的地點尚有一段距離,莊尼的車子正逐漸遠去,她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上一次任務時,就是在這個地點,當交易正銀貨兩訖,莊尼剛剛把錢運走,她和那個買家正打算分道揚鑣。

說時遲那時快,街道的暗影裏,不知何處猛一下竄出一輛黑色轎車,車裏出來好幾名大漢,架起買家,一陣痛毆。買家苦苦哀求,但仍被打斷手臂,貨也沒了!

而她被一名大漢扭住手臂帶到一名好像是首腦的男子身前,那男子一手插在西裝口袋,本來是背對著她的,當他轉過身來時,眼裏閃著陰沉的光芒。

可是對她注視兩秒鐘後,突然伸手抓起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湊近了仔細觀看。那男子身裁比她高大,因此還得俯下臉來看她。先是在她臉頸之間嗅著,然後又研究她的假鬍子。當時她只覺得聞到一股令她昏眩的男性的氣息,是他湊近的臉呼吸呼到她臉上來,是那種香煙味加上咖啡味的氣息,使她不自覺的半閉上了眼睛。

就在那時,他放開她的臉,卻爆出一陣暢懷的大笑。

後來,他們沒有為難她,而讓她走了。自那次之後,呂愛蓮似乎覺得時時聞到那股味獨有的氣息,那張幾乎湊到她臉上,英俊而端正的面貌,還有那兩道犀利的目光。

之後又有一次,在另外一個地點,當她剛完成一筆交易,那輛黑色轎車又出現了,不過沒有大漢跳出來,也沒停下,就這樣從她身邊開過去,還按了兩聲喇叭。

她揣摩不出這個行為的意義,是友善的表示?還是一種警告的暗示?

今晚轎車還會不會出現?他還會不會出現?

遠遠的,她看到約定地點那棟古老式的建築物,這建築物早年必定是圖書館之類的,大門口兩側有高大的石柱子,如今則已成廢棄的倉庫。附近還有一兩間工廠,及疏疏落落一些辦公室,一入夜,街道感覺特別冷清。她隱約看到石柱邊,那位買家隱在暗處等她。這次的交易,居然十分平穩順利。

她又獨自在暗夜靜寂的街道上走著,似乎不急於離去,她在期待些什麼呢?

大約離開那建築物五十碼左右時,她直覺感到身後有一輛車慢慢跟住她。那車慢慢開到她身邊,和她幾乎並排緩緩前進。

她沒有轉頭去看,因為她知道車窗都是反光玻璃遮擋住的。她裝做很自然的走著,藏在寬大衣袖後的手心裏微微出著汗,手中握著一柄小巧的手槍。

帶著槍並非打算挑起戰端,只是覺得有責任要保護那名買家。並且萬一轎車的行為是一種警告,她亦可以有自衛的應變措施。

幸好轎車跟著她開了一段路後,按了兩聲喇叭便加快速度走了,她鬆了一口氣。

不過,當天晚上沒出事,不想事情卻出在第二天。第二天,莊尼一整天都不見人影,貨款也不知去向,直到晚上才被人發現了他的屍體,被吊死在那間交貨地點的倉庫裏。她去認屍了,莊尼死的樣子很可怕,死前好像是吃足了苦頭。

 

(接 -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三)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