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會風雲 之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 七之三

前文提要

 

越南幫的老大黎越,帶著東尼到多倫多闖天下,留下呂愛蓮和東尼的弟弟,莊尼,坐鎮滿地可,想逐步推展毒品市場。

他們的行動受到很大的阻力,經多方調查,呂愛蓮發現與他們在滿地可爭地盤的,竟是多倫多的中國教父魏至臻──『至尊』,魏家的人。

一些與他們掛鉤的毒品小戶,往往被打斷了手腳,顯然魏家採用暴力阻嚇。但於這樣的暴力阻嚇發生之前,往往會有一輛神秘的黑色轎車出現在他們與毒品小戶約定交易的地點,如蛆附骨般地監視著他們的行動。

一天晚上,呂愛蓮慣例化裝成男子,偕同莊尼去到約定交易的地點交貨,當晚交易雖然很順利,但第二天卻出了事情,莊尼被勒斃在交易地點的倉庫建築物裏。

geena praying 1.jpg
呂愛蓮向月之女神祈禱

滿地可之戀  ﹝三﹞

 

【燈紅酒綠的世界】

 

燈紅酒綠的世界,這確然是個燈紅酒綠的不夜之城。啊!滿地可!夜已這麼深了,妳為什麼還不睏倦睡去?

看那聖凱薩琳街上,外來的水手船員、大兵小開,視若無睹的大聲喧囂著,向妳開些淫穢的玩笑,為什麼不揮出妳權威的魔杖,將他們催眠吧!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看那克瑞森街上,高級女裝店雖然已經閂上了門,但新穎奇異的服裝模特兒,依然展露著誘姿,修長的腿,纖美的指,凝聚在那勾引的剎那。

不管大街還是小巷,不管是餐廳、酒館、的士高舞池,前前後後,裏裏外外,無不排著長長人龍!

那人龍又是多麼奇異的一群人型阻合!有豎髮皮衣的崩客,有禮服整潔,長裙搖拽生姿的紳士淑女,有背著旅行袋、照相機的觀光遊客!

讓天色儘管暗去吧!亮起七彩燦爛的霓虹燈,瑰麗繽紛,連星光都為之失色!只有嫵媚的月亮,才是主宰今夜的女神!

但這位夜之女神,卻又那麼冷峻善變,暈黃的月色在平靜無波的表面下,蘊藏著無盡殺機!使得明滅不已的霓虹燈管,像似無辜地對人眨著眼睛,卻於不知不覺間構成了一股燈光之巨潮,要將瘋狂沉溺的人們一齊吞噬!

呂愛蓮在燈紅酒綠的夜之世界裏走著,搜尋著。能派上用場的人手,全都派上了用場!她自己連夜來已走遍了滿地可的大街小巷,化裝成各式各樣的人,有男有女、擦皮鞋的小廝、踩著單車送薄餅的店員、的士可舞女、甚至高級應召女郎!但無論她的思慮多麼的縝密,她的計劃如何的周詳,能派出去的人手都派出去搜尋了,對方的蹤影依然不見!似乎對方於捕殺了莊尼之後,便認為她不足為慮,已經全部撤出了滿地可!

但據東尼處得來的消息,魏至尊的二兒子,魏育英尚未返回多倫多,仍在滿地可坐鎮。這個殺人兇手,藏到哪裏去了呢!

魏育英-她終於給那兩道犀利的目光,那張端正的臉龐,那層醉人的氣息,配上了姓名。

可是每當她一想起這個名字,心裏就要打上一個冷顫,那是一種十分令人困惑的感覺,像那輛時常出沒的轎車那樣的神秘,又像一絲遙遠的記憶那樣的迷惘!像是人生旅程中一個心滿意足的感嘆,卻更像是縈迴心中一個惱人的疙瘩。

她心裏明白那疙瘩是什麼!他是她的對手,而且又殺了莊尼,這不但顯示著他使她在滿地可的活動陷入全面的癱瘓,而情勢也明白地逼迫著她要向他展開報仇行動!為莊尼報仇!

一想到莊尼,呂愛蓮不禁感到腿上襲來一陣疲乏。她環顧四周,不知不覺間已來到 Place des Arts 的門口廣場。這是棟集歌唱、舞蹈、戲劇於一處的演出場地。佔據著 Ste Catherine 及 Jeanne Mance 兩街交叉的整個街段。

廣場十分陰暗,因此時已很晚,舞台上演唱著的男女高音恐怕都快唱完歌劇的最後幾節音符,所以原本亮著的那些演出劇目的廣告招貼板上的照明燈,此刻已經熄去。

她在陰影裏的一張長櫈上坐了下來,莊尼死後,珍妮花的表現怕都比她還要哀痛些。這幾天珍妮花每天帶著一雙哭得紅腫的眼睛來上班,這不由得使她大為光火!有誰會中意一個哭喪著臉,紅腫眼睛的按摩女!不得已,她只好調了兩名技術較差的半職按摩女來充場面。

那層疲乏此時已由雙腿襲上心頭,身子斜靠椅背,她伸手掠了掠頭髮。莊尼無疑是對她千依百順的,儘管珍妮花背著她主動去纏他,她相信莊尼對她還是忠實的,對她是真心的。像那天早晨她慢跑回去,正撞見他和珍妮花親親熱熱在一起看黃色雜誌,她不發一言地走去沖涼,他便立刻跟進了浴室,侍候她淋浴。有時她抿心自問,甚至都有些覺得對不起莊尼,特別是當她認識了那雙犀利的眼神後。不過感情是絲毫也勉強不得的事,誰叫她竟會遇上這麼一個對手呢!

不幸的是這個對手竟如此的強,使她的任務一敗塗地。聽到莊尼被殺的消息,黎越十分震怒,將責任都歸到她頭上,並且將於下週親自回滿地可來調查,並整頓幫務。這是她自從加入越南幫以來,首次受到這麼大的恥辱!

她的雙手抓緊椅櫈邊緣,手指甲幾乎掐入木理裏去。無論如何,她都要為這層恥辱報仇雪恨!她猛一下站了起來,這才發覺仍置身在陰暗廣場的椅邊,手指頭有些痛,提起手端詳,她發現左手食指的指甲斷了一小片。

由於 Place des Arts 佔據了整個街段,所以這附近街道也連帶較暗。但左右兩方向不遠處卻是嶄亮的鬧區。這時遠處街上似乎傳來一些緊急煞車聲,瘋狂的都市,瘋狂的人們-她想。隱隱約約,她似乎也聽到戲院內傳來一陣噪聲。

 

【呂愛蓮向月神祈禱】

 

抬頭望著青濛濛、黃暈暈的一輪明月,她在長櫈邊跪了下來:「聖潔的月之女神,請把他給我吧,我願付出任何代價!」她祈禱著。

Place des Arts 的入口處已經有人聲,一些穿著正式又入時的人走了出來,應是曲終人散了,呂愛蓮緩緩站起身子。

就在這一刻,一輛車子開得飛快,由於街燈突然轉紅,在街角不得不緊急煞車,差點衝上街心。那是一輛亮紅的開蓬法拉利,車上響著瘋狂撞擊的搖滾樂,把已經睡了的鋪地階石都吵醒了,也吸引了周圍路人的眼光。

呂愛蓮向車上望去,車內一男兩女三個人正有說有笑。她向那男人注視一眼,便一顆心差點跳出胸口!踏破鐵鞋無覓處,就是這張端正的臉,她怎麼都忘不了的臉,得來全不費功夫!此刻他身旁伴著兩個女人,一個是黑髪東方人,一個是金髮西方人,他笑得那麼春風得意!

也難怪手下嘍囉完全找不到他,一個星期不到,他竟在上唇蓄起了短期髭,更增加一份成熟的魅力。

等過綠燈,法拉利飛快向西開走了。她立刻從手提包內取出對講機,指揮兩條街外的一個手下-一個有汽車的暗樁跟蹤下去。

幾天的辛勞總算沒白費,魏育英的行蹤迅速被打聽出來,迅速的傳到她手中。原來他一直住在 Le Grand Hotel 一有空便鑽到一間被叫做『竹園』- Le Jardin du Bambou 的地下賭場消磨時間,揮金如土。

呂愛蓮處心積慮安排下接近魏育英的機會,她撥了一個電話給老客戶 - Pierre ,也是她的老相好。Pierre 是法國 Jou-Jou 香水在加拿大代理公司的總裁,認為她按摩功夫一流,經她的手指按摩後真是受用無窮。

Pierre 和她在唐人街的『御膳坊』吃了飯出來,時間還早,他問她要去哪兒?她提議 Le Jardin du Bambou。見他微露難色,她輕描淡寫地問:「Pour quoi? Es tu oublie de l’argent?」(怎麼?你沒帶錢?)

(接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四)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