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19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

〈宇宙單挑〉系列小說  之  【都會風雲】

第一部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一﹞

Love in Montreal 1.jpg

《劇情概述》

 

呂愛蓮國色天香,加上留得一頭烏絲長髮,遂成就了她傾倒眾生的絕麗風姿。

呂愛蓮本是華人,從小即隨母改嫁到河內,故而早已同化成越南人。她天生聰慧大膽,更經歷了複雜社會的洗禮,竟成了加拿大南安省越南幫內,數一數二的重要人物,被幫主黎越,派駐滿地可,獨當一面,在這個魁北克浪漫多彩的都市,經營拓展他們幫派控制的各色事業。

 

當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歷世豪放女,正在滿地可逐漸建立起一片有聲有色的天下時,不料竟遭遇到了強勁的阻礙!

 

更可怕的是,她隱隱發現,給她帶來這個凌厲阻礙的,竟正是她命中註定的一顆煞星──

滿地可之戀  ﹝一﹞

 

那一頭長髮在空中飛揚,在初夏清晨微涼的空氣中迴旋飛揚;有時映著晨曦,那原本黑色的長髮竟像鍍上一層閃閃的金光。長髮質地那麼的好,顯示她極為注意保養;髮的光澤如彩緞,輕靈又似絲綢!

 

呂愛蓮最喜歡一早在滿地可的大街小巷慢跑,她穿著一件黑色閃光緊身衣,那種單車競賽選手所穿的連身衣褲;緊身衣上一條寬細流利  五彩交織的裝飾條紋,自胸前開始像蛇那樣彎過腰際,順著臀,蜿蜒到右褲腳管內側,將她的身段勾勒到玲瓏到不能再玲瓏的地步!

 

她微仰著臉讓長髮迎風揚起,在身後迴旋飛舞,似乎,她的長髮是仙子的魔杖,在大街小巷中飛過,為滿地可也點上了一層金粉,一層恣意而浪慢的金粉!

 

她的髮型再自然不過,上面服貼的由前額梳攏到耳後,但由鬢邊開始,卻以螺旋大波浪往下展開,就像一簾秀麗的瀑布灑將下來;當她跑過街邊,秀髮的波動不大,只隨著她慢跑的步伐起伏,像一片輕紗漫浮於荷塘水面;當她跑到了街口,身側不再有建築物的屏障,那突然開瀾的地勢往往突然吹出一陣涼風,將她的髮稍揚起在空中,那時便又像荷塘裏來了一陣驟雨!

 

自某些街口向北望去,可以見到滿地可市內那半高不高的 Mount Royal。她往往邊跑邊側頭向那有些禿禿的山頭看去,因為那景象與香港的街景竟如此的相似!街兩旁高大的樓宇,當中襯著蔚藍天空的,也是一座半高不高,看上去有些禿禿的山。

 

對香港,呂愛蓮有一種兒時的依戀,因為九歲之前,她是在香港長大的。1969 年,她母親再嫁,她也被帶到河內;然後,五年多,六年不到,她母親又將她送出了越南。

 

呂愛蓮在河內的生活並不如意,由於母親是再嫁,使她總有寄人籬下的感覺。所以在香港長大的那段日子,她跟著一大群堂表姊妹無憂嬉戲的日子,便顯得特別的美好。

 

此刻她正由 La Gauchetiere 街轉跑上 St. Laurent 街,然後朝南繼往聖羅倫河邊跑去。這一帶便是滿地可的唐人街了,南北兩側為 St. Dominique 及 Jeanne Mance 街。東西側則由 René-Levesque  及 Vigar 街所圍成的一片地段。

 

呂愛蓮和莊尼雖不住唐人街,但卻在唐人街邊緣,靠近 King Edward 碼頭的地帶,與人合夥開了一間『姬娜按摩院』(Geena’s Salon and Spa)。在 St. Laurent大街和 Saint-Paul 街交接處一棟房子的二樓,附近的房屋都有些老舊,外表像是堆積貨物的倉庫,有些又像是空屋,所以姬娜按摩院自外表看來十分不起眼。不過按摩院的設置原本另有目的,所以呂愛蓮倒也並不在乎生意的好壞。

 

例行的慢跑,她會首先順著 St. Laurent 街向南,然後穿過 St. Antoine 街跑去舊滿地可。那是她最喜愛的地段了,那兒有很多商店,賣一些神奇的小玩意,有些街道更竟是由紅磚鋪砌而成!著名的 Notre Dame 聖母院教堂便在左近,所以是遊客必到之地。像今天這個星期六的清晨,已經到處散聚著三五成群的遊客。

 

在 St. Antoine 街她向西轉,經過舊地方法院門口,轉去 Gosford 街,那兒往南有個小廣場,那將是她大顯身手的地方。

 

紅磚鋪地的小廣場正中間是一個頂上有大鐘的雕柱,柱下一個金髮女子正彈著吉他在唱歌,輕快的 Yellow Bird,浪漫的拉丁情調在空中蕩漾。

 

她微揚著頭,自聚集的人群邊跑過,勾引著男人的目光,不少好色之徒猛吹著口哨,幾乎所有男士的目光都緊盯著她看!那是呂愛蓮頂得意的時刻了!讓全世界男人的目光觸摸著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高聳的胸脯,纖細的腰肢,豐美的臀,修長的雙腿,她的緊身衣此時更發揮著最大的功效;那些男人可以用眼來看她,可以把持不住大吼大叫,可以失魂落魄而喃喃唸著 Mama Mia,卻就是不能觸摸她!她只屬於一個人——莊尼,或許至少目前是。

 

慢跑結束後,呂愛蓮返回按摩院。莊尼在窄小的接待室沙發上翹起雙腳,正在看 Hustler 雜誌。那個妖嬈的按摩女——珍妮花,湊著頭在書頁上指指點點,幾乎依偎到莊尼身上;見她陡然走了進來,珍妮花像遭蛇咬般跳了起來走開。她看在眼裏不作聲,逕自走入浴室沖涼。

 

沖涼對她來說是件挺麻煩的事,自然是因為那一頭長髮。她打開花灑,一邊將身後的頭髮盤起,正準備用膠罩罩住,突然一隻強有力的手撩起她後頸的髮,接著,片溫熱的唇,吻了上來──順勢,她向莊尼懷中倒去──迎頭淋下的熱水益發使兩人瘋狂擁吻──

 

按摩院的牆壁造得一點也不結實,有些地方,特別是兩間擺著按摩床的房間,和這間浴室,牆上都有密秘小洞可以窺視。這間兼營著色情的按摩院,其實是越南幫在滿地可活動的指揮所,大本營!而呂愛蓮和莊尼正是最高層的負責人!

 

花灑底下,被盲目的情慾沖昏頭的兩人底衫盡濕。呂愛蓮閉著眼,貪婪吞噬著他灼熱的唇──

 

她對莊尼的感情是頗為複雜的,莊尼和她差不多高,五呎九吋左右,雖然並非肌肉特別發達,卻十分精壯;小腹和肚子上的肌肉像磚塊般硬。 在肉體上他可以滿足她的需求,但與他相好了兩年,她在內心深處,卻覺得欠缺了什麼。或許是因為莊尼頭角崢嶸,有點獐頭鼠目。

 

按摩院裏還有一間小閣樓,是越南幫商討機密大事的地方,也是她的化妝間。此刻呂愛蓮正坐在鏡前,時已近傍晚,她在細細化著妝。她已將所有女性臉部的特徴費心的抹去,突出眼睛的眼線沒有了,眼睛上紅紫的陰影也擦掉了,用一種比較深色的粉底敷勻了,使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白嫩。

 

她淡淡勾出眉毛,不是彎月的形狀,卻比較直,比較英挺。嘴角的形狀也得改,瑪麗蓮夢露充滿肉慾型的嘴唇已經不適用,得換一個比較剛毅的嘴形。

 

鏡中端詳又端詳,數度猶豫,她忍不住,終於又在鼻子兩邊不著痕跡地勾出鼻線,使鼻樑更挺些,又在眼瞼上淡敷一層淺棕色陰影。然後對著鏡子,小心翼翼地在上唇邊黏起鬍子。她要將自己扮作鬚眉,因為今晚她要出馬,完成一項重要任務。

 

她將自己化妝成男子,已經不止一次了,這至少比沖涼要容易多了,只要戴上一頂帽子,然後將頭髮捲進帽子裏就可以了。

 

但今晚她對鏡化妝,卻有一絲憂心忡忡!看著鏡中逐漸出現英俊清秀的男裝面貌,她心中竟又浮現出另一張英挺的面貌──兩道犀利的目光直射入她的心田!就是這目光,在上一次她的任務中竟看穿了她的偽裝!

 

她鬍子才黏了一半,便聽到莊尼自樓梯走了上來。幾個打手小嘍囉則都聚在二樓接待室玩沙蟹。

 

對她的男裝,莊尼司空見慣。他問﹕「今晚妳想他們還會不會出現?」

 

「我們的時間訂得那麼保密,他們怎麼會知道?」停一停,她問﹕「對方到底是什麼人?打聽出來沒有?」

 

「魏家的人。」

 

果然是魏家的人!多倫多魏家的人!

 

(接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