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二段 【春夏秋之繁花綻放在佩滕伊察湖畔】

(情節概要)

 

歌舞劇『金鱷仙子』幕啟前的兩小時,服裝設計室羽生猊為春花帶來了那套『白無垢』戲服。

『白無垢』一套三件,穿起來非常複雜,在舞台上的服裝變換,更是重頭戲,需要有三名穿著黑衣的助手密切的配合。並由於三件服裝的操作,要求高度的精確性,因此這三名助手其實是由東京先生開設的『梭星如來流』武術學校的學員內精挑出來的。

穿載起『白無垢』羽生猊隨著春花走到地下隔層,位花道開口處的升降機上,等待入場。

第七章    第三十二段 【春夏秋之繁花綻放在佩滕伊察湖畔】

 

春花摒除一切雜念,密切諦聽舞台上發生的所有動作。劇本乃她所寫,她當然知道舞台上所有應該發生的事情。
全場觀眾爆出了一陣掌聲,瀨戶內珡海出場,她要走去幾乎是花道盡頭的位置,然後坐下。
她坐下後,吉他和笛子的音樂就會奏起,珡海啟唱,引領她的『凌波仙子』緩緩在煙霧裏上升出現。

但音樂尚未奏起,就聽到觀眾席發出一陣愉悅的輕笑,和一些驚訝。她詫異著,舞台上出現了什麼狀況?會令觀眾有這樣的反應?
而音樂即刻響起,三兩聲輕柔的琴弦挑撥,幽杳的情思紛然而來,綿遠卻聆脆,這樣的撩神,這樣的煩心,竟不知仙道也是怎樣譜出這等的妙音!


但!不對!這不是仙道也曾奏給她聽過的舞台上第一首樂曲!
難道仙道也又重新譜了一首,但忘了跟她提?


這時吉他離開了滿溢的情緒,卻轉入炫技的表演,時快時緊,夾雜著共鳴箱的敲打,快速的節奏,飛動的指法,果然贏來了觀眾的掌聲,但隨即又是好多驚呼和輕快的笑聲。

她不禁起疑,舞台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而舞台於幕啟之後,便有了自己的生命,一經開展,不會停下腳步,也不可能緊急煞車,只能勇往直前,奔向終點,鞠躬盡瘁,才能最後獲得熱烈的掌聲!

淒迷的笛聲響了起來,吉他逐漸被催眠,由興風的浪頭,舒緩而變成慵懶的淺灘微波,這才是春花聽過的全劇開首的旋律。
於是珡海甜美的歌喉響起──

『春夏秋之繁花綻放在佩滕伊察湖畔
    美麗的湖光水色映襯著藍天與白雲
    碧波灩瀲 微風習習
    但何處傳來一絲輕喟』
開始唱時,珡海便起身,配合歌詞,做出優美的身段手勢。傾耳側身,右手微舉右耳後,左臂斜斜後伸,像是尋覓著一絲毫無蹤影的輕喟。

珡海雙手左兜右攬,然後雙掌交叉在胸頸之間。
『瞧燕雀覓食忙 嗅花果自在香 何事心傷
    較微風更輕 比霧絮更柔 地老天荒』

她轉向花道升降台的方向。
『美麗的佩滕伊察湖上金波閃閃
    那不是波上突起的風浪
    只是水雲迷濛深處 搖蕩的一片煙嵐
    仙子凌波而來』

 

春花見前方頭頂上一盞小紅燈亮出,知道即刻就要出場,她稍稍調整姿勢,但心頭疑慮仍未能掃去。

就在這時,老人解吉諾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別怕,他們都是為了要保護妳。但妳千萬記著,不可相信任何牠說的話!謹記!謹記!」
原來春花聽從了老人的囑咐,將龍珠和內丹都帶在身上。

小紅燈跳成綠色,她站著的升降板開始緩緩上升,同時花道升降台兩側,噴出煙霧,將她與白無垢一同遮隱在雲霧中。

珡海又唱。
『片片波光凝聚成她的形體
    水暈淌漾是她靈魂的衣裳
    顧影憔悴 為誰心傷』
就在春花潔白的身形為朦霧所全迷之時,花道尾端的花門內,突然出現一些黑色詭異的形狀,貼著舞台地板,像魚,像蟲,又像蛇那樣游動而出,接近春花!

原來這正是三名黑衣人,也是『梭星如來流』三位學員,他們使出忍者武術渾身解數,到舞台上來完成他們的任務──協助春花進行換裝。
最先出現穿全黑色緊身衣,以 S 形蜿蜒前行。中間那名穿淺灰色,以左右拖動雙腳前行。殿後深灰色的這名,以尺蠖式前行,先是以雙掌撐地,弓身將雙足拉近,再以足尖點地,將身體前送,平貼地面。而他的足尖竟更勾著那匹疊摺著的長長黑紗,便以這怪異方式,他將黑紗慢慢展開在身後。

這三名黑衣人的出現毫無預告,因此將花道兩旁的觀眾,嚇到驚愕出聲!也引來了其他觀眾的注意。
但當那白色濃霧散開後,穿著白無垢的春花,當她清麗出塵,純美絕倫地出現在觀眾面前時,一陣熱烈空前的掌聲,在整個劇場內震盪迴旋!

當煙霧仍未全部散盡時,春花已將舞台全場的情況,盡攝眼底。雖然半分鐘前,已得老人的預警,她仍然不敢相信,天外居酒屋的江戶川團隊三名隊員竟全在台上!
猿之助在舞台左後方,吹著笛子。竜之介在舞台右前方,跽坐一面『締太鼓』旁,豎握著鼓槌準備擊鼓。

她眼光向舞台左側的包廂席位偷掠過一眼,東京先生座位旁的兩個席位上,是一對穿傳統盛裝的老年夫婦,那婦人氣質極為華貴,必是她的祖母了!

此時豬太郎站在珡海身後開始彈起吉他,更令春花氣惱的是,竟有兩隻金花鼠,一隻蹲在他右肩,另一隻更蹲到他頭上!牠們必然就是一刻前引起觀眾輕笑和驚愕的原因了!
她犀利的眼光射向那兩隻金花鼠,牠們竟似乎感應到了!身子一抖立刻溜下了豬太郎的頭頂和肩膀,躲到他身後腳旁,而這又引起了一陣觀眾輕笑。

但沒有時間容春花細想了,吉他和篠笛已經在叫板,締太鼓也已經輕輕敲起鼓點子,她要開始入戲起唱了!
篠笛開始高昂地抖出了抗議,吉他委實輾轉難平,鼓點子更來推波助瀾──

 

(接    第三十三段 【舞台上春花受苦 觀眾席有唏噓哭聲】)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