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十五段  【水遁】

《情節概要》

老人的瑪瑙內丹,經由「貫頂大法」植入羅軒轅的頭頂,將他由奪命的幻覺中救醒,並暫時變成了老人解吉諾的「借體」,遂領著洛哈同到達地底「荊玉宮」內的斗栱間,終於找到了晶床。

老人正要與死對頭解極茸進行最後的攤牌,不料半途殺出程咬金,春花若子突然出現,盜走了老人內丹,將洛哈同和羅軒轅困在逐漸被水淹沒的地底秘宮。

他倆要如何來對付這個必死的險境呢?

第六章  第十五段  【水遁】

羅軒轅看著手中的請柬和白玉璧,想著當年他在日本求學時,一位純情可愛的小妹妹,春若花美姬。
美姬的母親,春若花聖子,一位成熟迷人的女性,一度曾是他暗戀的對象。
他不能理解剛才發生的一幕,曾幾何時,他的美姬妹妹變得如此大膽而尖銳!

洛哈同仍不敢相信,老人的瑪瑙內丹從他的手裏失掉了!雖然嚴格說來,是自羅軒轅頭腦裏丟失的!但他要如何向羅珊蒂交代呢!
還有,他怎麼變得可以像變色龍那樣,用長舌頭去攫取物件?!

老人曾警告他,解極茸在他身上動了手腳,難道這就是解極茸施展的詭計?但這個詭計為什麼又對他並沒有什麼不利的影響!
他轉向羅軒轅,想聽聽他的想法。

這時,他們尚未注意到,那晶床發光正逐漸的黯淡下來,只有羅軒轅手中的白玉璧,仍有照明的功能。
雖然四周不太明亮,但他發現羅軒轅呆呆的看著他,只一味的傻笑著。

他問:「你怎麼了?」但他發出的聲音卻是『噗、噗、噗』,他的舌頭不聽他指揮了!
他急急的抓過白玉璧,當鏡子照看自己。
不得了!他的舌頭可能因剛才伸長得過度了,尚未能完全的收回,因而仍有三公分左右的長度,掉在嘴角之外,看上去竟像頭哈巴狗,總有一小截舌頭伸出在左邊,或右邊,不肯縮回去!
他左左右右移動著下顎,頭和頸搖著晃著,企圖設法將舌頭弄回去。這總可以算是解極茸詭計的『不利影響』了吧!

但他們其實面臨著更大的困境!
他們原先是跟著土坡底的小水坑溢出的水,順溝渠向上流去,才到達這兒的屋樑間的,由於這兒發生了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他們完全忽略了那水坑溢水,一直都沒停下來過,所以,當他們感到腳下站著的踏板,開始漂浮移動時,才驚覺情況不妙!

更糟的是,那晶床已不再發光,並開始湧出大量的泉水來。
羅軒轅腦中迅速的考慮著可能逃生的途徑或方法,但無論上、下、左、右,竟無一條生路!若尋水源來逆行而退出,那坡底小水坑便是水源,但只有小魚小蝦才有可能游出去,人類一隻腳都踩不進去!
但他突然想到,那晶床湧泉,可見必也是水源,或許可以利用白玉璧找出一條退路。

他正要向晶床移近,卻聽到兩聲奇怪的蛙鳴,『哇嗶』、『哇嗶』。
他轉身,發現洛哈同不見了,可不要掉下水去了!他用白玉璧向水中照去,恰恰見到一個大氣泡,從他腳下冒上來,逐漸將他整個人包了起來。
氣泡內他驚疑不定地用手四周觸摸著。

卻突然見到氣泡外出現一只巨大的癩蛤蟆跟他眼對眼的看著,更令他吃驚的是,癩蛤蟆長著一張洛哈同的臉!
這剎那間比例失靈的情況,使他無法判斷究竟是他變小了?還是癩蛤蟆變成巨無霸了!
這時癩蛤蟆背轉身子,然後用後腿撥動氣泡,將氣泡黏到背上,就這樣馱著氣泡和羅軒轅,癩蛤蟆『噗通』一聲,沒入水中。

他的小手小足划呀划的,划了多久?
沉潛在黑暗的水底世界,粼粼的波聲,總見到一片粼粼波光,似在給他引路。
他的小手划呀划,小足屈、蹬,屈、蹬,咻──,咻──
揹著一個大蝌蚪,在水底的黑暗宇宙內,不知方向,也沒有地圖,總見到數片波光前方,是指引?還是一絲虛空的希望?

但你不是青蛙,怎知青蛙之樂!問波光是來自引路的燈塔,還是虛構的幻象,對青蛙,或癩蛤蟆來說,是全無意義的。
他開始任意地東游西游,快樂無比在水中。恣意地伸展著手腳,練習各種的泳術,仰泳,蝶式,側泳,當然,還有蛙泳。有如在舞台上獻演拳腳功夫,騰躍翻滾,又像花式溜冰,迴旋滑行。

他的這番演出,卻將背上氣泡內的大蝌蚪,折騰得淒慘無比!羅軒轅大驚失色的試圖敲他的背,提醒他注意,停止如此瘋狂的舉動。
但他才握緊拳頭,便一臉撞上癩蛤蟆的背,又立刻,後腦彈到泡膜,又立刻,七顛八倒,連翻著筋斗,幸好泡膜是軟的,不然他肯定包辦所有的骨折,骨裂,加腦震盪!
看準一個空檔,他將手中仍持著的白玉璧和請柬,急忙放入衣袋,然後設法用手爪揪住泡膜,固定身子。

正似如魚得水的洛哈同突然發現,那一片前方引路的波光隱去了!
他停下動作,一片墨黑的世界裏,正常的眼睛是不管用的。但他其他的官能是否會轉靈敏些呢?
就這時,他驚覺有物接近!他立刻全面的靜止不動,大氣也不敢喘一聲。如果是魚,還不要緊,如果是蛇,此刻將斷送的就是兩條人命了!
一物自他身旁擦過,不是魚,是蛇,蜿蜒的水波,是蛇的長度。他感覺驚出『一身冷汗』,久久仍不敢稍動。

這時氣泡內的羅軒轅,正慶幸洛哈同已不再瘋狂,但那持續的完全的靜止,又另他擔憂,會不會因運動過度,洛哈同心臟病突發,就這樣蹬蹬腿走了?
他急忙從衣袋內取出白玉璧,向癩蛤蟆頭部照明著。
洛哈同又見到前方一片波光晃漾,立刻蹬腿划動,加速往前衝去。

不久,他們終於脫出了地下水系,再次見到耀眼的晴空,他們沉浮在一條大河裏。
他奮力地游向岸邊,然後慢慢爬上河岸,隱身在岸邊的沙地草叢內。
不久,他覺得有人將他們撈了起來,然後又將他們放到岸邊的一棵樹下。

解傑若就坐在樹下守著他們慢慢回復原樣,又等著他們甦醒過來。
先坐起來的是羅軒轅,他仍緊緊的抱著那塊白玉璧。

「你這會覺得還好嗎?」他問。
羅軒轅看到他,迷惘地說:「你──我──這──真是個奇怪的夢──」
「我能看看你的白玉璧嗎?」
羅軒轅低頭看著懷內的玉璧,半嚮才緩緩遞給他。

他小心地接過,然後上下合掌捧在胸前,他眼中光波微閃;只見那白玉璧在他的合掌中開始飛速旋轉,就如一片光盤在播放器內運轉那樣。
不一會停了下來,他將玉璧仍遞還給羅軒轅。
而這時洛哈同卻緩緩坐直了身子。

他張口便問:「解傑若你──」
但糟糕的是,他耳中聽到的,卻是幾聲哇噪:『哇咯、哇嗶、哇咯』。
他立即用手摸著自己的嘴角,幸好,他的舌頭這時已經還原。
解傑若看著他說:「別擔心,過一會就好的。」

「洛哈同先生,謝謝你救我出來。」
他這才發現羅軒轅也坐在一旁。他本來想說不用謝的,但實在怕又只是多發幾聲哇噪,所以只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這時只聽得解傑若說:「洛哈同,還有你羅博士,雖然解吉諾的瑪瑙內丹,是從你們兩人手中丟失的,但半途出現春花若子的搗亂,實際上她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因為若不是她將內丹盜走,內丹只要一被放進晶床,我們肯定全軍覆沒!
「因為這張晶床,本就屬於解極茸的,後來被蓉娜睡壞了,但你們今天見到的,已經被他修復,相信能力更為強大。

「想不到東京先生的那件外星異寶,竟然如此厲害!真的能攝人心魂!就在內丹被她叼走前一刻,解吉諾將所有一切都傳輸給了我,他相信解極茸想要向他榨取的資料是一張石床,被他藏在一個極其隱密的地方,誰也不曉得在哪裏。
「根據解吉諾的觀察,解極茸今天並沒有在這兒坐鎮,有可能仍在海底,至於為何不能到這裏來,只安排了高智能的機器人來推動設下的陷阱,可能的因素太多,很難去猜測。

「而春花若子有可能原是解極茸買通的幫手,可是,發展到最後階段,他肯定已經發覺她根本無法信任,又加上東京先生的寶貝,幾乎每一件都不能小覷!

「所以他只能臨時將洛哈同改造成擁有變形的能力,給你們兩人一個死裏逃生的機會,目的無非是要你們找到春花若子,向她索討瑪瑙內丹。
「所以,如果你們體力已經恢復,我們現在就上路,丹芙博士,羅珊蒂小妹妹和其他的人,都已經在雙流機場等著你們。」

「哇憋!」洛哈同有太多的問題,因此也顧不得『蛙噪』的不利效應是否已經過去,便急急開口:「凱薩琳和珊蒂救出了麥小姐嗎?」
「救出了,而且她們成了好朋友。」

羅軒轅疑惑地插口問:「凱薩琳和珊蒂出了什麼事?」
解傑若便將麥麗詩私下由竹棚外的邊門,掩進挖掘工地,想要入地宮和他在一起的事,做了簡單的解釋。

「竹棚外的邊門,那是死門啊!」
所以險些葬身死亡陷阱,幸得她們母女相救,逃過一劫!
「哇噗!珊蒂有怪我將瑪瑙內丹弄丟了嗎?」
「珊蒂一定會幫你將內丹討回來的。」羅軒轅說。

「還有,你怎麼知道,哇哈!我們會在這兒出現的?」
「你看那兒,」解傑若指著遠處一個形狀特殊的建築。
「三星堆博物館。」
「對的,再看這兒,注意這裏地勢,就是這裏,我們建了第一個落腳點,這兒是我們的老家!」
解傑若像是陷入某種回憶,半嚮他說:「我們走吧!下一站,東京。」
「哇嗶!羅博士也跟我們一起去嗎?」
「羅博士回實驗室去,東京是我去。」

 

(接  -  第七章  【東京の愛與恨】)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