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十四段  【吸丹】

《情節概要》

解傑若領著洛哈同等四人,深入地底秘宮涉險,第一波受到毒氣攻擊,第二波又受到石獅、銅牛、玉虎、和青羊等猛獸雕像的攻擊。

另外,唐美儀等追蹤春花若子而也進入了地底秘宮,一進入便受到漫天花雨星形鏢的攻擊,幸得水晶髑髏震落致命武器。但她找到一色理性與瀨戶內珡海後,又遭到能制人死地的『次聲波』的攻擊。

而麥麗詩為了要追隨羅軒轅左右,也輕舉妄動挖掘地洞卻造成坍方陷入封閉的空間,眼見只有窒息而死一途。

解傑若和凱薩琳母女分頭去救情況危急的人馬,只剩洛哈同負起找尋失蹤的羅軒轅的任務。

他在大殿裏進的「三清殿」內,發現羅軒轅已被幻景迷住,正在與殿上供奉的老子塑像「問道」,沉迷在討論道德經的奧義裏。

老人讓他將老人自己的內丹,以「貫頂大法」送入羅軒轅頭頂之中,因此老人得以「借體」出現。

隨後,他們按著解極茸給他們的指示──「聲致發光」和「熱介面流水上行」的異象,來到荊玉宮屋頂的斗栱之間,找到了那張晶床,卻赫然見到春花若子就在晶床邊等他們。

第六章  第十四段  【吸丹】

「春花若子!怎麼?是妳在這兒主持這一切?」老人不解地問。
「你認為是,就是。」
「哦!你控制了她?」
春花若子微笑著,沒有答話。
「還是她控制了你?」
「這重要嗎?」
「關乎妳究竟知道多少。」
「我知道夠多的了。」

「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把我引到這兒來?」
「要你找到這張床,再把你的內丹放進去。」
「這張是誰的床?」
「還用說嗎?這是太空人睡的床。」
「妳什麼都不知道,是不是?」
「我──」
「等等。」春花若子才開口,便被老人手勢打斷。

老人俯下身,扳開了洛哈同的眼珠子檢視,他的左眼珠呆呆直視前方,他的右眼珠卻仍七上八下前前後後的亂轉著!
老人立即在他右眼眉毛上方的額頭戮了一個爆栗子。
洛哈同『啊喲』一聲清醒過來,然後站了起來,兩眼恢復了正常。
老人在他腦中說:「解極茸對你動了手腳,什麼樣的手腳,我此刻尚未查出,所以你要特別小心行動。你的水晶髑髏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你可以放心擺進衣袋裏。」他接過水晶髑髏,依照指示做了。

「他還是多了半個水晶腦袋瓜的樣子,看著順眼些!」
春花若子銀鈴般聲音,仍不放過揶揄洛哈同的機會,「絕對有資格住進東京先生的居酒屋去!」
她這時已然轉過晶床,跟他們站在同一邊,而且手中多了一塊白玉璧。
「妳拿著什麼東西?」老人問。
「正版的和氏璧。」一邊說,一邊將白玉璧送到晶床的上方,她鬆手,豎起的白玉璧便懸浮半空中。

「你可能不知道,辨別和氏璧真假的方法,就是,正版的和氏璧,能隨意的來去自如!」
正說著,她走到晶床邊,將白玉璧當鏡子那樣,對著玉璧,勾起小指,用不知從哪弄來的胭脂,開始塗抹起嘴唇。
就在這一刻,一抹艷麗得不能再艷麗的紫紅光芒,映著白玉璧和晶床,在這個墨黑與熾白對立的世界裏,刷過全場,一閃而沒。
上完妝,她掠了掠頭髮,轉過身,輕啟櫻唇說:「猿太郎,你認不出和氏璧了嗎?」

像「美姬」的稱呼,「猿太郎」是春花最早時,對羅軒轅的暱稱,取轅猿的諧音。聽到這個稱呼,羅軒轅神情一震,但老人立即喝問:「春花若子,是誰派妳來的!?」
「猿太郎,是你邀請我來的,你不記得了麼?」
她走近羅軒轅,跟他面對面的站著,主動獻上香唇,艷麗的紫紅,將他的眼神映成醉酒的浪漫。
「美姬!不可──亂來──」

洛哈同像個傻子,呆立一旁,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是真情實況。
可是實況竟愈演愈烈!兩張熱吻中的唇,化成兩條糾結的赤練蛇,纏綿翻滾,突探深吮,啄呡咂咬;但突然,他們的唇緩緩分開著,老人的瑪瑙內丹,原本因貫頂大法而沒入羅軒轅頭腦中的,此時竟被春花若子的舌頭和貝齒夾住,慢慢一點點,自羅軒轅口中,勾引了出來!

瑪瑙內丹脫出了羅軒轅的口,落入春花若子的手。委頓不堪的羅軒轅跽坐在地,洛哈同呆若木雞。
只見春花若子另一手自懷中取出龍珠,手指握著龍訣飛快按點球體,像鍵入密碼那樣,龍珠竟『錚』一聲變成一條金色小龍,懸浮在她手掌上方蜿蜒翻騰。
她將瑪瑙內丹讓龍口銜住,微笑著說:「東京先生始終得不到紫水晶,可是這一次我幫他拿到更神奇的一件寶物!」

她得意地看著小金龍和瑪瑙內丹,然後向羅軒轅說:「猿太郎,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她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抗拒胭脂丸子的魅力!」
她向洛哈同瞟了一眼:「你們可以來東京找我。猿太郎,謝謝你邀請我出席酒會,投桃報李,我也邀請你們來東京看我的新編歌舞劇演出。」

說完,她取出袋錶,旋轉錶鈕,啟動了白玉璧時空穿越的光圈。
就在她拽住龍尾,飛越光圈之前,向兩名目瞪口呆的男士,回眸一笑說:「我們先拜拜了!」
羅軒轅奮力大喊:「不能讓她帶走玉璧!」

就在小金龍、瑪瑙內丹、和春花若子穿過光環,光環漸縮,變回白玉璧並隨春花若子消失前一剎,『咻』一聲,一物捲住玉璧,硬將它抴了下來。
原來那捲起玉璧的竟是洛哈同的舌頭!因為聽到羅軒轅的喊聲,情急之下,洛哈同不假思索的,像一條變色龍那樣,將舌頭射了出去!
就在洛哈同搶下玉璧,光圈繼續縮成光點而消失之前,有一物射出飄落。
竟是一張請柬!東京淺草座歌舞劇院為慶祝開幕,即將舉行盛大的獻演──首席俳優春花若子自編自演最新劇作『金波仙子』!

 

(接  -  第十五段  【水遁】)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