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十二段  【問道】

《情節概要》

羅軒轅進入三清殿後,見到了太清道德天尊,也就是『老子』,得以親自向老子問道,聆聽教誨,並得到老子傳授的一物與一書。

一物是一塊白玉璧,一書是『玉歷神仙玄圖五十五篇』──也就是『老子中經』。

 

第六章  第十二段  【問道】

 

稍早,就在大家受到那幾隻巨獸襲擊的時候,那銅牛眼中射出的強光,似乎立時就震攝住了羅軒轅,將他手中握著的水晶髑髏都被攝走了防護的功能,毫無抵擋那強光牽引的力量,要將他拉進『三清殿』去。

之後,『進三清殿去』的意念便在他腦中盤據,無法揮除。
後來他手按到尖刃受傷,凱薩琳幫他包扎,他只有模糊的印象。

在梯階上坐了不久,手不痛了,他又繼續往三清殿走去。
那兒本是一片黑暗,但他慢慢走去,就一直看到一線金光在黑暗中閃爍,給他引路。
過了一條長而扭曲的通道,他終於見到前方不遠三清殿掩蔽著的門扉。

他加快腳步,同時左手推向土壁,不料手心劇痛,他右手去扶左手,握著的水晶髑髏立即掉落地上,溜出好遠。
他跌跌撞撞走上長廊,殿內金光自所有的門隙窗櫺間閃爍在他眼前。

他打開門扉,立時被那金碧輝煌照耀得睜不開眼來!
目光所及,儘是畫棟雕柱,寶幢經幡;三位金仙真人,正在殿內中央圍坐觀書論道。

他認識三位真人,居中的是元始天尊,左側靈寶天尊,而右側持著一柄『日月太極大羅金扇』的,正是他虔心尋找的道德天尊。

他跪倒一旁,伏地求見:「弟子羅軒轅拜見天尊,望天尊指點迷津。」
道德天尊慈眉善目,臉色紅潤,移目向他看去,一邊開口說:「『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聖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曜。』羅子汝且說說,為何所迷?」

「天尊著述『上下五千言』震爍古今,洞徹仙機,玄妙深邈,闡幽抉微。
「唯凡人資質不齊,領悟有限,妄測隨心,致使至道未顯,恆理不彰。

「今羅子愚鈍,有幸機遇,竟得親炙教誨,羅子素有縈心之迷,願得天尊開竅明示。」
「汝可曾讀過上下二經?」
「是,不解之處,便在這第一句上。」

「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常無,欲觀其妙;常有,欲觀其徼。此两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太清道德天尊唸著,其生動有力的聲音與姿勢,竟絲毫不讓兩千多年前,祂第一筆撚出這『驚天地泣鬼神』概念與哲理時的撼動力!

「恕弟子愚魯,道之始於無,既無,又何得觀之?」
太清道德天尊繼續吟道:「『上上太一者,道之父也,天地之先也。乃在九天之上、太清之中、八冥之外、细微之内,吾不知其名也,元气是耳。』」

羅軒轅聽到『细微之内』這一句,突然心中一動,記起解傑若曾自稱乃奈米菌元體,如此則有無可能,老子道德天尊在兩千多年前,便是曾見過那奈米層次的各種景像?

但凡人絕對是見不到的,而現代人運用電子顯微鏡,當然甚至可以見到更小的組成份子,老子如今雖然已列為金仙,但有無可能當時老子亦曾借助過某種器物,來觀察『道』的元始?

羅軒轅複誦著:「上上太一者,乃在九天之上、太清之中、八冥之外、细微之内。
「羅子潔志好道,願乞天尊相助,與那上上太一道君,會面一見。」

太清道德天尊這時竟喜形於色,對他說:「孺子誠可教也!今當傳汝一物一書,汝亦不可妄傳他人,當密寶之,應時時把玩,細細研讀,好自揣摩。」

說罷,道德天尊自袖中取出一塊白色玉璧,遞給了羅軒轅,然後說:「傳汝玉璧一片,此壁『有道無名、有名無道』,來去自如,玄靈萬應,汝當緊緊相隨,不可失落。」

然後,道德天尊用手中所持的『日月金扇』扇柄,挑起面前一堆書冊中的第一卷,慢慢送到羅軒轅面前,說:「傳汝『玉歷神仙玄圖五十五篇』,俾汝得以印證,那玉璧攜汝所至的太清微觀世界之所見。」

羅軒轅向展現在他眼前的書卷看去,立時便被書中所描述的神仙世界迷住了,細細讀去,渾然忘卻了自身所在的宇宙時空。

 

(接  -  第十三段  【貫頂】)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