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十一段  【度厄】

《情節概要》

進入石龍堆地底探險的各路人馬,至此幾乎全部陷入絕境,唐美儀、一色理性、和瀨戶內珡海,受到『次聲波』的攻擊。

麥麗詩被封死在一個密閉的洞穴內。

羅軒轅在完全黑暗的三清殿內失蹤。

因此,剩下的洛哈同、凱薩琳母女、和解傑若,必須負起救援他們的責任。

 

第六章  第十一段  【度厄】

 

◇ 唐美儀

 

唐美儀終於和解傑若取得聯繫,她將得到的指示立即轉告了一色和珡海兩人。兩人身體仍然虛弱,神色遲滯。

這時她突然聽到水聲,不是淙淙流水,而像是噗噗冒出的水聲。四周黑漆漆一片,只能大概猜個方向。

她正考慮是否該試著去查看一下,卻聽到一旁的一色理性呻吟著。
她將手中的水晶髑髏移過去照看,發現他捂著肚子,佝僂側身倒在地下。

同時另一旁的珡海竟發出慘叫聲,她急急轉身,只見珡海扶著腦袋,輾轉掙扎著。
本能地她伸出一指,輕輕按到珡海的『神庭穴』上,想以『小須彌雷音神功』紓緩她頭內的壓力。

不料甫一運功便覺不妙,她發現自己體內運行的氣,竟有蠢蠢欲動,旁行岔開的跡象!
這一驚非同小可!難道她自己竟毫無知覺地就中了什麼人的道了?!

她立即盤膝而坐,按訣運氣行功默查體內。
似是感應到她的運氣,她手中握著的水晶髑髏,開始增強光芒,她記起這水晶髑髏曾在廊柱前,擋掉漫天花雨向她射來的星形鏢,因此立刻試著將功力輸入水晶髑髏內。

就在這時,突然紫光一閃,她手內多出了一塊紫水晶,而解傑若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讓小紫助妳一臂之力。」
她知道這是解傑若到了,要帶他們走出山腹地宮。

配合著她源源運行的氣功,慢慢的紫光蔓延開去,涵蓋住一色和珡海兩人。當他們身體狀況恢復到差不多時,解傑若問:「你們可以行動了麼?」
遂在紫光的籠罩和導引下,他們踏上歸程。

 

◇ 麥麗詩
 

在心靈的懺悔中,在缺乏氧氣的情況下,啜泣中的麥麗詩逐漸迷糊睡去。
她逐漸的醒來,只不曉究竟過去了多久。
她睜開眼,卻只見黑暗!

「我是在地獄嗎?」若是天堂,應該只有光明和潔白。但地獄不是更應該陷於可怖的煉火之中嗎?

她覺得好像是躺在硬而濕冷的地上,她用手支撐想坐起,右手卻觸及一物,雙手摸索之下,才記起她是被一塊石板封死在一個密閉的洞穴內,她手中正握著的,是個對講機。

「呼叫鳳凰先生,呼叫鳳凰先生,聽到請回答──」
可是她的音量微小到自己都幾乎聽不清。她渾身顫抖著,對講機滑落地上,面對死亡的恐懼像汪洋海水將她吞噬!
「主啊!請接受我的懺悔──」她啜泣著,在死亡的汪洋海水裏沉浮。

突然一片柔和的祥光閃現。
「軒轅!是你嗎?!你來了!軒轅──嗚嗚──」她悲從中來。
「是我,不是羅博士。」一口京片子。
麥麗詩眼前慢慢出現了女天師李白煦的形象,手中緩緩揮著一柄白鵝毛扇。

「啊,李天師!多謝妳來救我──」
麥麗詩想掙扎起身。
「我?──我只是來跟妳聊聊天的。」
「喔,妳是來告訴我天堂的美麗。」她頓覺精神滿滿,掙扎著坐起,背倚在土壁上。

「天堂?關於天堂,妳應該比我更知道多一點,妳是信奉耶穌的。」
「是的,我請求主的寬恕,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我──身不由己──我從地道挖進來,只想在他身旁幫著他。」

「妳沒說真話。」
「是真的,我愛他。」
「我知道,我也知道妳覺得羅博士極容易沉迷於新奇的學術理論中。」
「因為他有開放的心懷。」

「所以妳一直就提醒自己,如果他沉迷得太深,就要把他拉回到現實來,對嗎?」
「我要一旁保護他。」

「問題就出在這裏了。」
「我聽不懂妳的意思。」
「我問妳,妳怎麼能確定妳要給他的幫助,必定是他需要的?」
「我──」

「是不是?而且這又牽涉到第二個問題。」
「還有另外的問題?」
「妳是信奉耶穌基督的。」
「主充滿我,給我信心與希望。」
「他信奉道教。」

「宗教不同難道就不能有愛?」
「問題是──耶和華告訴祂的教徒,祂是惟一的真神,因此妳一定會設法要他轉信妳的真神。」
「不會的。」
「會的。」

「不會的。」
「一定會的。」
見麥麗詩沒有回答的跡象,李白煦又說:「想想看,妳為何會被困在這兒?是不是因為今天一早實驗室來了一位外星人,而這個外星人竟使羅博士同意由他來主持探險的工作,妳不覺得是這個外星人,令現狀完全的變了質?

「那外星人更帶著羅博士等從你們從來不知道的一條小道進入地宮。
「所以妳特別要來證實,這條妳取出石碑的通道,才是深入地宮的唯一通道。」

──那塊石碑就好像是她和他生下的第一個孩子!發現雖小,卻重要,她好開心。
微笑著,她問:「妳可能不是法國人?妳也是外星人吧?」

李白煦也微笑著回答:「妳猜對了!是的,我們是外太空來的一種奈米菌元體,一種單細胞的寄生細菌。」
「你們為何要介入我們道觀的考古挖掘計畫呢?」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她頓了頓說:「這跟妳找到的石碑裏藏著的那塊白玉璧有很大的關係,當然了,從頭說起是最好了。」
「白玉璧──白玉包包──」麥麗詩迷糊地囈語著。

「只不過,我承認,有關白玉璧我自己也不甚清楚,只知道我主人當初創造玉璧時,主要為了要讓地球人類,能瞭解我們奈米菌體的微觀世界。

「但這一次派了我在此,目的之一,則是為了要發揚道教,盡可能的配合白玉璧──」這時她突然回頭向身後的洞壁望了一眼。
「原來妳是妳主人用來微觀世界的傭人。」麥麗詩喃喃地囈語著。

「千萬不要小看了奈米世界!妳應當知道,所有古代的宗教,都有可能來自外星文明!但無論如何的不同,最終都面臨一個問題──如何長期生存在地球上,怎樣的去繁殖、昌盛、和進化,或者最終如何的來統治人類。

「因而我的主人預言一個新的『奈米文明』將在地球上昇起,地球上所有以前的文明,如巴比倫文明、埃及文明、古印度、古希臘、和希伯來文明將在奈米的層次,被全面的熔合,而建立起一種另類的宇宙文明!」

麥麗詩微弱的聲音喃喃念著:「妳的主人,我的主人,主啊,請原諒人類的無知──」
「妳知道嗎?今天到實驗室來的外星人,不但不是我的主人,更是我主人的死對頭。

「所以妳實在是很幸運的,不但因為懲處不信奈米文明的人類,並不在我的職責範圍內,並且老蟹馬上就要來救妳了。

「我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要走了,或許我還會再見到妳,或許不會,但妳千萬記住,我的主人挑選了中國的文明,駕馭其他的地球文明之上。

「並以中國土生土長的道教,來作為統領『奈米文明』宇宙的宗教,所以我看妳乾脆不如改信道教吧,我的主人叫解極茸,妳不如從耶和華改信解極茸吧!」

就在清脆亮麗的京片子話語中,李白煦漸漸淡去,麥麗詩也迷糊睡去,洞內又恢復一片黑暗與寂靜。

 

◇ 凱薩琳 羅珊蒂

 

靠著瑪瑙髑髏及小墜子領路,凱薩琳帶著女兒,趕路趕得很急,因她們不知道麥麗詩被封死在密閉的洞穴內有多久了!只希望還能來得及將她救下來。

凱薩琳感覺到似乎是順著原路走回去,也就是她們正逐漸的向上走去,而不久前她們進入山腹時,愈近底端,愈是陡峭,當時覺得似乎一失足便會滑落。

此刻是往上攀去,那情況更是艱難吃力。當兩位現代都市的女士,覺得幾乎支持不住時,羅珊蒂覺得手中仍握著的小墜子,有了動靜,她攤開手掌,發現小墜子的尖錐改變了指向,不再指著她們面對的前方,竟是打橫了指向她們的右方。

她們這時正在一條坡度相當陡的窄窄通道內,左右兩邊都是土壁。
凱薩琳揣度衡量著情況,小墜子指向的更改意味著什麼呢?
是小墜子測得的聲音停了?還是音量變大了?還是要她們右轉?

右側是土壁,她們要穿通土壁才會有路可行,但她們何來挖土穿牆的工具呢?
一絲絕望感襲上她們母女心頭,不料正於此時,那隻稍早曾助他們殺敗巨獸的瑪瑙寄居蟹,再次出現她們眼前,而且形體似乎也更大了些。

只見那瑪瑙寄居蟹揮舉兩隻巨螯,更加上最前兩對小腳,向土壁砍去。泥沙、碎石,加上枯根斷枝,紛紛撒落,就這樣,瑪瑙寄居蟹為她們開出了一條通道,繼續推進去救麥麗詩。

 

◇ 瑪瑙寄居蟹


瑪瑙寄居蟹是於解傑若二次出世時,老人讓他帶給羅珊蒂的,可以握在手中心,初看去,有如博物館賣出的小紀念品。當時洛哈同見到,還以為是老人給羅珊蒂弄的一個小玩具。

其實,可以說是老人創造的水晶髑髏和水晶內丹系列的升級版,或可說是 Beta 版,因為水晶髑髏和內丹是分開使用的,兩者各有不同的功能。

而這個升級版,老人自他自己的髑髏和內丹中,擷取了一小部分,融合創造了一個得以自主行動的物體。

老人這樣做的目的,正是為了若有特別緊急情況發生,而老人本身卻無法在他們身邊保護時,他們求生的唯一依靠便是瑪瑙寄居蟹了!

此時,老人的瑪瑙內丹是由洛哈同持著去尋找羅軒轅,而凱薩琳母女雖有瑪瑙髑髏,卻無法主使它去做任何事情。
重新被鼓起了希望,母女倆在瑪瑙寄居蟹的開路之下,終於即時地挽回了麥麗詩的生命。

瑪瑙寄居蟹係由側面穿入洞穴,更不停留的將封閉洞穴的大石板砍碎,順著麥麗詩爬進來的路線,將通道挖大了,使她們可以較易的退出山腹,而回到竹棚內,與實驗室的薄家兄妹會合。

 

(接  -  第十二段  【問道】)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