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二段  【解吉諾現身說法】

(情節概要)

 

離開叢林,東京先生的直升機將大家帶回弗羅瑞旅舍,得到短暫的休息後,大家又齊聚一堂,商討球賽事宜。首先是分別挑選兩隊,每隊兩名球員,最先進兩球的球隊贏得球賽,又挑選了四名裁判。

球賽的場地,理所當然就是提卡爾公園內的腰球球場。東京先生建議以『拍攝腰球記錄片』的理由,向公園管理單位,商借球賽拍攝場地。

這項工作自然而然落在薄樂妮身上,因而這場球賽便與『美夢世界國際影業公司』的新片計畫結合一起。她自墨西哥市調來了新片的導演──一色理性,他又靈感迸現將球賽寫進新片『春夏秋の繁花』劇情內,運來了全副器材,準備開拍。

就在大家分頭進行分派到的任務時,東京先生最後再耍了一個花招──他賭他的球隊『輸球』!

第五章   第二十二段 【解吉諾現身說法】

 

就這樣大家都忙著學習並超速精通一些新技術時,便只剩下羅珊蒂一人,沒有被分派到任何的工作。但她仍然接到一項非常重要的『秘密任務』。那就是好好的保管看住老人的那件上裝外套。
這件外衣當然是洛哈同私下要她接管的,而且接管的方式十分特出,他脫下了外套,直接的便讓她穿上。
然而更奇妙的事,穿到她身上後,本來兩人身材大小懸殊,應該是小孩穿大人衣服那樣,毫不相稱的,可是這件神奇的外套,居然像她量身訂製的那樣,穩貼的襯著她的腰身,連領口和前襟都改成了柔美的女式剪裁,對著鏡子,羅珊蒂心花怒放!

鏡前,洛哈同替她調整著那仍掛在她頸間的番石榴項鍊,她撫摸著翠綠的果子,突然就記起,似乎已有許久沒見到解公公了!
她的眼光在鏡中與洛哈同的相遇,洛哈同向她點了點頭。
於是就在舉行球賽前一天的傍晚,她向母親要求獨自去一個地方,凱薩琳問是什麼地方,她說是湖邊的一片小林子,是當初她來到弗羅瑞時,解公公帶她去過的地方。

她撫著胸前的番石榴說:「解公公會保護我的。」因此凱薩琳就讓她獨自去了。
那片林子就是她和洛哈同發現駱馬的地方,她在一棵樹旁坐下,鄰樹上一隻朱紅色小鳥突然就飛下來,停到她肩頭。
她轉頭看著,發現小鳥艷紅的胸腹羽毛,和她身上翠綠的番石榴,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串項鍊她已戴了三天,而番石榴的色澤絲毫未變,彷彿它們的新鮮與美麗是一種另類的永恆。番石榴原有五顆,被美樂妮吃了一顆,突然她心中一動,又摘下一顆,她咬了一口,又讓那朱紅小鳥來啄食分享。看著湖上的夕陽,一人一鳥吃得津津有味。

吃掉了番石榴,那隻朱紅小鳥在羅珊蒂肩頭的外衣上,左右啄哚地擦拭著嘴喙,羅珊蒂也在外衣口袋上抹了抹手,然後伸手入袋內拿出了一個瑪瑙內丹,她輕輕喊道:「解公公!」
老人出現在她眼前,她跳起來抱住他,他也撫著她的頭。
朱紅小鳥飛回了樹上,「來──」他將瑪瑙內丹取回手裏,然後牽起她的手往林深處走去。

十碼左右,又是一個稍微開敞的地方,而且有一些可坐的石塊,他們坐下。
一隻朱紅小鳥突然飛過來停在一根低枝上,老人撫著她的肩頭,「這件外衣就由妳穿著,不用還給瘋帽匠了。」
她點點頭。
「從目前情勢看來,妳母親和妳,都很難置身事外了,這件外衣對妳的保護,便至為重要。雖然對他來說少了一層保障,但從另一方面看來,如此主客一異位,則在必要時候,妳卻能提供他更為強大的助力,珊蒂,妳可了解這層意思?」
她又點點頭。

這時那朱紅小鳥突然又往林更深處飛去,老人向那個方向看了一眼:「珊蒂,妳看過那『瘋帽匠』穿著這件外衣,妳可知道這件外衣應該怎麼穿的嗎?」
羅珊蒂想了想:「解公公,我可以用右口袋拿東西出來,但用左口袋放東西回去嗎?」
老人慈祥地笑著:「當然可以。」老人攤開手,將他自己的瑪腦內丹,遞給她。
她取過置入左口袋,然後右手伸入右口袋內,這次取出的是那個變形了的瑪腦髑髏來。

 

◇  凱薩琳

 

且說那朱紅霸鶲飛下枝頭,一溜煙地飛到不遠處另一棵大樹後面,便停到凱薩琳肩頭。
原來凱薩琳雖然答應了女兒獨自行動,但到底不放心,所以遠遠地追隨了過來。起先她隔得很遠,因為她的目的並非『窺視』女兒的行為,完全只出於保護的心意。
可是那解老伯卻帶著凱絲向她移近,縮短了幾乎一半的距離,她都可以聽清他們的說話了。
而此刻,又有這麼一隻美麗的紅色小鳥飛來停在她肩頭,她兀自詫異著。
不料解老伯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凱薩琳──」

 

◇  羅珊蒂

 

羅珊蒂捧著那本身便有著照明功能的瑪瑙髑髏,髑髏發出一層棕黃色光暈,這卻使那變了形的五官更顯怪異可怖。她抬頭看著老人,發現老人已變成半透明的影像,不再是完整的實體,她驚嘆:「解公公──」
「我不要緊的,」他說:「妳可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嗎? 」
她想了想,點頭:「太空床不停的跳動,後來洞頂掉下來。」
「妳記不記得那瘋帽匠拿了好幾樣東西想擺進太空床裏?」她點頭。
老人說:「妳把髑髏先擺回去。」她將髑髏收入左口袋,隨即又伸入右口袋,取出一件大型的玉璧來。

 

◇  凱薩琳

 

凱薩琳知道在身側左近,除了肩頭的那隻朱紅霸鶲外,絕沒有其他的人,但她耳邊卻聽到了解老伯的聲音在說話:「凱薩琳──別怕,我是解吉諾,妳現在能看到我和珊蒂,並聽到我們的談話,但我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必須要讓妳知道,以便妳能了解,甚至掌握實際的狀況。
「首先我要申明的是,我可以預測或預感未來,卻並不能預知未來,所以多數時候,我盡量做好各種的預防準備,來處理未來可能出現的困境,甚至危險。
「我也知道此刻妳最希望的是,將女兒安全護送回家去,可是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珊蒂和妳兩人介入目前所有已發生的事件之中,有可能並不是單純的偶然因素!」

 

◇  羅珊蒂

 

那玉璧外表看起來,完全是一塊平凡的棕黃色石頭,中間有銅板大的小孔,表面有少數曲直不規則的紋路,厚度約一英吋,體積則大過羅珊蒂捧住的雙手,老人張開手,上下合蓋住她的手和玉璧。
「珊蒂妳看──」在老人的手的覆蓋下,整塊玉璧開始起了變化,棕黃的色澤逐漸隱去,泛上了乳白色,同時質地亦起了變化,由原先的粗糙土石,竟變成一塊無暇的白璧。溫潤細膩,端地是一塊無價寶玉!
而羅珊蒂,這時也感覺到了白玉自她手心傳來的一股暖意。

 

◇  凱薩琳

 

自不遠處觀察到玉璧變成白色的變化,不由得令凱薩琳突然想起,不久前她丈夫羅軒轅對中國古代傳說中的一塊玉璧──和氏璧,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曾經做了深入的研究和調查。
「這一片不是和氏璧,」老人的聲音響起:「這三樣物體:水晶內丹,水晶髑髏,和玉石,是我們用來投射形體影像的必要工具。內丹是我們個體的精髓和實質,髑髏是我們得以成形投影的工具,而那件玉石卻是所有這些幻影和形體的能量來源。

「我分配給每人一件大小不同的玉器,我自己的這片玉璧是最大的,而在博物館展出的玉琮,就是傑若所丟失的,也是最小的一片。凱薩琳,妳審視過這個玉琮,是嗎?或許妳已注意到這並不是真正的中國的玉琮,因為所有我們所持有的玉石,是地球上至今仍未被發現的一種礦石。
這種礦石最初只存在於地球上唯一一個地點,就是那墜毀的外星人太空船內。因為他們的太空船原來就是設計了要來載運一項重要的物體──一張床,不是太空人睡的床,而是一張『石床』。」

 

◇  羅珊蒂

 

羅珊蒂捧著的玉璧變白後,老人並未將手移開,而羅珊蒂手心內感到的暖意,漸漸退去,因為這時,那玉璧又開始變化,溫潤的白色也緩緩淡出,最終竟變成一片透明的小圓水晶盤!並且還發出淺淺的藍光,而由於原先石內的紋路仍在,因此看起來倒像一塊多面體鑽石。
羅珊蒂感到一陣清新的涼意傳過她全身,似懂非懂地,她好像覺得更能了解洛叔叔和解公公之間的關係,和她今後將在兩人之間扮演的角色。

 

(接  -  第二十三段【太空船的真相】)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