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觀音

中古絲路宗教武俠奇幻短篇

五  祭司女神  星外飛仙

 

長長的石階走到底是一條短短通道,盡頭赫然一座石門。跟著我進來的白明珊和麥其虎仙兩人驚奇地上前查看。

 

石門不高,門上另有半圓形的門額,額上清楚雕著連體的兩頭駱駝,背上負著一個蓮座形容器,好像是一盆烈火,兩旁赫然各有一位鳥足的守護神,正是我先前在水井洞外見過的!;

祆教聖火壇

門上滿滿雕著圖像,我上前摩挲觀察,圖像上人物是我剛才都見過的! 然後我便見到了康藍!父親留下的拓畫原來只拓了她的名字!而她的浮雕像便在名字下方。娟秀的容顏一片肅穆虔敬。那女神的浮雕手中托著一個圓盤,盤上一隻小狗。跟她相對坐著還有另一位有著四臂的女神!康藍雖不是女神,但我相信定是兩位女神的女祭司!

這時那石雕突然射出一道光芒,石門慢慢打開。我們走入漆黑的石室內。才一進入,石雕又現光芒,正對面一個極大的火鼎自動燃起雄雄烈燄,我們身後的石門也立時闔上。

 

正面兩根石柱間是個石壇,那三層蓮座形的火鼎便擱在石壇正中。火壇前一張石桌,桌上列著四個雕鏤著繁美圖像的寶盒。三個有錐形蓋子,最右一個蓋子擱一邊。桌旁地上又散著一堆枯骨。這室內除了四個寶盒外,空無藏寶,但氛圍肅穆可知絕對是個神聖的地方。

祆教納骨甕

麥其虎仙垂涎寶盒,立刻搶上一步,向石桌走去,不料又被一層光網彈撞了回來!

 

他堪堪穩住身形,白明珊突然向他攻出一招,這時她不用馬鞭,反握一柄亮銀匕首。銀光一閃,完全出忽意外的麥其虎仙胸口被劃開一道血痕。他拔出金匕與她纏鬥。 

 

兩人功力悉敵,武器相同,招招搶險,令人不禁一身冷汗。最令我詫異的是白明珊的招式,全是我熟悉的玉冊上的武功,但在她手中施展出來,威力豈只百倍!

 

這時只見麥其虎仙臉色青白,無睹滲血的胸口,以奇詭的步法繞白明珊游走,一邊兩手換握金匕。白明珊藝高膽大驟起發難,銀匕之字形唰、唰、唰,插挑勾刺再攻向他喉胸部位。這分明是玉冊上近身搏擊的一招『魚戲蓮葉』,全是與敵貼身擦過。

 

那麥其虎仙也絲毫不弱,只聽剝一聲,他的金匕竟一分為二,一正握一反握,進步突刺,單足旋身,翻刀撥擋,矮身斜腿,雙匕交翦,使出渾身解數。

 

我目不轉睛地觀察並強記下精妙的招式,但想不透白明珊又如何竟使出我祖傳的武功?

 

這時她一招『龍行虎步』乒、乒左右擋開麥其虎仙攻到的雙匕,因此他門戶大開,只見她一側身,單使左手,竟也是一招我用過的『排山倒海』向他當胸拍去。他回刀猛絞,不料她中途變招,鳳點頭手腕下沉『一寸丹心』,啄上他的玉堂穴,他悶哼倒地。

 

白明珊轉身向我﹕「把石像給我。別怕,我是康藍。」

 

我如言將石雕交給她。「妳就是康藍!?」

 

她沒回答,卻說﹕「這個石室本是祆教的聖火壇……」

 

「妳就是祆教的聖火女祭司?」我大著膽問。

 

「是的,但也不是,不過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石室是密閉的,火會焚去所有空氣,因此你們會失去生命。但你因曾吞下石片,故可生存。白明珊因有我附體,也可暫時生存。但我們走後,她也會死去。」

 

停了一下她繼續說﹕「我們來自遙遠的星空,因故暫時羈留此地。你們的文明落後我們太多。可是我們皈依了祆教,我們在尼雅河邊建立了精絕王國,在那兒暗中做著返回遙遠星空的準備。一千五百年前終於達成任務,幾乎所有的人都走了,有小部分的人願意長住這兒,遷往了他處,只剩幾位善後的老祭司,因此在祆教的聖火壇,繼續他們的修行。石雕本來除了用來守護祭司們外,更是要協助這些祭司得道後——就是等他們的軀體自然消滅後,便用來啟動祭壇,將他們的精魂,送回天上。不料石雕竟遺失了近一千五百年。」

尼雅廢墟(精絕國)

她開始吟唱一種虔敬心慕的音調,緩緩將石雕舉起,那層光網消失,她走向石桌。我大膽跟上。又一陣光芒,桌上的寶盒蓋子自動開啟,我大著膽伸長脖子去看,裏面似乎都是些骨頭。最右一個裏頭是空的。

 

她吟唱著高舉石雕,寶盒裏的骨頭,突然變成跳躍的星星,昇上天去。當星光全昇天不見後,那聖火壇內的雄雄烈火也開始黯淡。

 

「我會再見到妳嗎?」我傷心泫然欲泣。

 

她停下吟唱,深情地看著我說﹕「大神阿胡拉*會保佑你的!」

祆教大神阿胡拉.馬茲達

她將石雕置入我懷內,我看到康藍的精魂自白明珊身上慢慢分開,我上前接下白明珊倒落的身體。康藍的精魂走到石桌旁,回眸望了我一眼,便沒入那堆枯骨中,而那些枯骨也化成閃爍繽紛的星光,昇上天去。

 

就在那火壇的火熄滅前,我失去知覺,帶著白明珊一起倒下。

*註:  祆教大神 — 阿胡拉.馬茲達  [Ahura Mazda]

六  水月觀音  尖峰雪影

 

醒來時一切似乎已經過去,石室門大開。外面似乎已經天亮。我走上梯階。這兒的水眼便自此枯竭。

 

白明珊就躺在洞外一旁,我過去查看,她已無氣息。這時我才驚覺怎麼卻不見麥其虎仙的屍體?他怎會如此神通?!但我立刻想到他也曾吞下一些石粉,更何況他恐怕有極精湛的內功。

我將白明珊掩埋,她穿著龜茲盛裝舞服,紅寶石項鍊不見了。商隊也已走了,我的包裹卻留了下來棄置營火灰邊。我發現裏頭《夔黿玉冊》的副本果然不見了。那寶石項鍊卻在我包裹裏!定是麥其虎仙取走我秘笈,算作給我的代價!我又沒說要賣,更何況我可以再翻譯一冊出來。

我想起石像。康藍將它放回我懷裏。我取出,一如我所想像,石像已經完美長成坐姿水月觀音,深情曼妙,康藍的面貌。

水月觀音像

為了尋找父親足跡我來到中國,甫一抵達就已經介入兩個女人之間!龜茲女俠白明珊已經死去,水月觀音康藍又升天飛去,還有那一千五百年前消失的精絕王國,神秘的樓蘭城……

 

父親來去的足跡究竟是如何的呢?我又應何去何從?下一步是什麼我茫然不知!問她吧,「康藍,水月觀音,妳能告訴我嗎?妳一定能告訴我的!」

 

我運功摩挲石像。沒有任何反應。我將石像貼上臉頰,又突發奇想,將石像放置額頭頂禮,然後吻著石像踏在蓮花上的赤足,味道有些甜甜鹹鹹的。 

 

突然,背後有人喊我名字﹕「靖宇文,你看!」我轉身,背後沒有人。我抬頭,恍惚中,看到蔚藍的天邊,一片白雪覆蓋的山尖。那是天山的最高峰,汗騰格里峰……

(完)

汗騰格里峰 [Khan Tengri]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