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觀音

中古絲路宗教武俠奇幻短篇

二  藍花瓷盒  白衣大士

 

「他們稱這一帶死亡之海。」

 

一如我自己的想像,當麥其虎仙將我蒙面的頭巾解開時,亂鬚蓬髮裏沾滿沙塵!

 

他取出一柄精緻的金匕為我剃鬚髮。「第一次來沙漠?」他用葡萄牙語問我。

 

「唔……」我正驚異他能說葡萄牙語,卻又見到那匕首-是回教徒專有的形式,但格外的精美。他先將我長長的鬍鬚割短,手法相當快,而我頭臉絲毫不覺拉扯。若不是這柄匕首斬金切玉,那便是他內功頂尖……他可能是武林高手嗎?我偷偷看他——古銅膚色,五官端正,唇上留髭,眼珠大而黑,神氣內斂!

 

「中國的人叫這一帶白龍堆。」他指了指我出現的方向。

乾枯的羅布泊 / 白龍堆雅丹地貌

沒錯,那風化的沙漠鹽澤,把露出的延綿山頭染成片片雪白,就如同一條條白龍!

 

我不知被暴風沙吹刮了多久多遠,當我醒來時,便身陷白龍堆之中。那些土山頭高及數丈,一個接一個,人在其中難辨方向,根本無法超越,只有身化白骨,死路一條!我卻在這天生的迷宮內走了兩天!全靠了我懷中的石像……

當這個駱駝商隊的二十幾人見我出現,個個驚訝萬分,還以為我只是幻影。

 

我知麥其虎仙定然心中懷疑,我是如何走出這一片死地的?!不為人知,我卻有我自己的指路羅盤,下意識地,我拽了拽衣襟,暗暗摸了一下懷內的救命石雕,一個磨損不成形的石雕。

 

割短了長鬚,他開始為我修面。我又偷眼看他,因為他剛才說『中國的人』,他雖然懂葡語,看上去卻分明是個回回,但身上穿的卻絕對又是中國大明皇朝的服飾!他究竟是在承認自己是或不是中國人呢?'

「你是經卡拉齊過來的?」他又問我。

「唔,你們呢?」

原來這個商隊,正在回程,取道玉門關、敦煌往北京而去,領隊也是回回。而麥其虎仙是其中最大的商戶。運出的是藍花瓷器,運回的是各種香料和一些珍奇。什麼樣的珍奇?他未加說明。

阿拉伯文青花瓷器(正德年間)

這時他又自囊中取出一個手掌大小的藍花瓷盒,裏頭從中隔開,盛著兩種膏脂。但使我驚訝的不是盒內的貯膏,而是盒蓋,一圈藍花圖案中竟寫著回回文字!由歐羅巴到身毒我可從來沒見過回回文藍花瓷器!

他取盒中油膏均勻地塗到我上唇下額和兩鬢。油膏效果極大,他輕易地刮落我鬍鬚。完成為我整容,他要我取那第二種油膏,讓我塗在刮過的肌膚上。這一種居然含薄荷成分,有潤膚和收斂的功能。

見我緊盯著那瓷盒瞧,他說:「這是我外祖父當正德皇帝侍衛時留下的。」

我半信半疑。這人的家族,居然跟中國皇帝有關聯?「是阿拉伯文嗎?」

「是的。」

 

「寫的是什麼? 」

他翻譯給我聽——《惟帶著一顆純潔的心來見真主者。》

 

他擦拭著金匕說:「我沒帶鏡子,你到那水井邊自己照看吧。」

 

這時,黃昏即將降臨,大夥在四周搭營帳準備過夜。

沙漠暗渠  –  今日新疆的坎兒井

水井在營地東北不遠一個小山丘南面的山腳下。這兒很可能曾是孔雀河流入羅布泊的一段河床,地面河流乾涸或轉道後,這兒不知如何竟形成一個地下泉眼。

山丘一小段被鑿穿成兩邊開通的大洞,而水井便是洞裏挖入地下的一條狹長小溝。洞的兩頭各有小土階可以下到溝邊汲水,一個中國人正拎了兩桶水走上來,向我和氣地打招呼。水流十分澄澈,即便是在地下,映著橘紅色夕陽,我仍可見到我長髪及頸,只是蒼老憔悴了許多。

粼粼水波中,我突然見到畫像上的女神,她一如石像那樣側身屈一膝坐著,戴著桃形寶冠。

「啊康藍……女神……」我不自覺頂禮膜拜,手觸及水面,浮動的波光中,我突然覺得女神睜開了眼瞧著我!

 

我直起身子,水自我手中滴下,引起串串漣漪,女神也似乎了站起來。我抬頭,一個白衣女神,窈窕地站在我眼前。

她高髻上覆著一片面紗,看不真切面貌,便在我驚疑時,她突然失去蹤影,只留下一片白影,是什麼輕功竟如此高明!我飛身追上,白影在小丘後一閃而逝,小山丘後原來竟是白龍堆的邊緣,身影早已不見。此時暗夜即臨,就是大羅金仙也不敢再闖白龍堆!

 

惟帶著一顆純潔的心來見真主者。真主你會保佑我再見到她嗎?

 

暮色中我走回了營地。

​(續  三)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