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單挑〉系列小說  之  【都會風雲】

第一部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七﹞

 [ 前情提要 ]

 

呂愛蓮往旅館赴約,打算伺機下手槍殺魏育英,給強尼報仇。誰想不但沒達成任務反與他尋歡做愛。

在旅館裏,她失口透露越南幫老大黎越,將親自來滿地可對付魏育英他們,不想他聽後竟不當一回事,反而說黎越在多倫多可能會出事,恐怕來不成。

果然黎越沒來,來的是強尼的哥哥東尼,帶著結拜兄弟朗尼,並告訴她說黎越遭多倫多警方逮捕了。

第二天一行三人前往 Mount Royal 山上的墓園憑弔強尼,當呂愛蓮和東尼單獨相處時,她向他追問黎老大是不是被魏育英向警方告發的?

滿地可之戀  ﹝七﹞

 

他定定仰望著她,沒否認也沒承認。

「但──但他是我們的敵人啊!」

「最要好的朋友和敵人之間的關係,本就只有一線之隔。」

真是相當似是而非的理論。不管是對是錯,呂愛蓮心頭有些酸酸的不是滋味,想到東尼竟與魏育英像朋友一樣的攜手合作,她卻必須與他作對。

她冷冷地說:「強尼就死在他手裏!」

東尼的臉立時冷了下來,猛然坐起:「三個強尼抵不上一個朗尼,如果不是黎老大想分散我們的力量,要是他聽我的安排,將強尼留在多倫多,而派朗尼來滿地可,強尼就不會這樣慘死了!」他轉頭看她:「聽說妳已經跟魏育英交過手了,妳打聽出他的落腳處沒?」

為掩飾不安,她拿起襯衣遮在裸露的胸口,緩緩仰面躺下:「他經常更換住的地方,」梳掠著長髮她隨機應變,「不過我已經掌握了他行動的有力資料──」

事實上他的旅館鑰匙仍在她手提包裏。

他俯身湊過頭吻她的耳根粉頸,「好,那妳就把這些資料交給朗尼,我會讓他去安排行動──」

「不!」她斬釘截鐵地回答,聲音裏一股寒意:「目前滿地可所有的行動仍歸我指揮。」

他見風轉舵:「怎麼?生我的氣了!」他拿鬍渣子摩挲她的香肩。

「你暫時先回多倫多去吧。」她推開他,「那兒沒人指揮也不行。」

「我這次來本意是想給強尼報仇,或許我們可以把魏家的某些重要資料透露給警方。」

警方於莊尼被殺後不久,好一陣子天天來按摩院調查,使她們生意幾乎都做不成。

「不,你還是暫時先回多倫多吧,我需要幾天的時間安排一下,向朗尼做個交代。至於魏育英──我要自己動手!」她胸脯上的雙手緊緊握拳,絲質襯衣都被她捏皺,「這將是我在滿地可最後的一次任務,我要親手殺死他!」

於是東尼先行回多倫多去了,朗尼留了下來,珍妮花空虛的心靈這下可真的被填得實實的,而呂愛蓮自己的心靈卻依舊失落混亂。

【這煩擾紛爭的世界】

唉──煩擾紛爭的世界,這真是個煩擾紛爭令人難以稱心快意的世界!煩惱是跟自己煩惱,患得患失、憂心忡忡,不該要而想得到,想要而得不到。迷離恍惚,恨不能立時斬盡七情六慾。

紛爭是同別人紛爭,私人間的恩怨、團體與團體的勃谿、黨閥之爭、國仇家恨,為什麼人類總那樣斤斤計較著那麼多不必要的事情?!

還有那一層相思,像山澗裏的細水涓涓不息地流著,若想堵它,卻沾了滿手的水,濺濕了衣裳──

        『滴不盡相思血淚抛紅豆

          開不完春柳春花畫滿樓

          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

呂愛蓮在心裏哼著這首『紅豆詞』,這是她小時候,祖父教她的。那時候這歌詞裏的意思她當然完全不懂,愛蓮這個名字也是祖父給取的,寓出污泥而不染的意思,不料祖父過世後,她竟長成一株帶刺的玫瑰。

穿著淺藍色牛仔褲,白色背心,外罩寬鬆襯衣,扣子不扣,在腰間把衣擺打了個結。呂愛蓮在 Ste Ctherine 街上鬱鬱不歡地走著,那頭長髪也無力地隨著微風飄動。她那娉婷瀟灑的模樣惹得滿街的小夥子公然在她身後吹口哨,但她嚴峻的神情卻使他們不敢主動上前搭訕。

【她鬱鬱地走在滿地可夜街上】

她的臉上陰晴變化不定,時而得意,時而神秘微笑,時而蹙眉,時而切齒憤慨。這一陣以來發生的許多事情一件件泛上她心頭,在她腦海裏一再回味。得意處是她女扮男裝從事接頭送貨,開展幫務。而神秘微笑,蹙眉多愁,進而切齒感憤,卻只與一人有關!

她回想起那晚旅館中的約會,他對她異常粗魯,毫無憐惜情意,像一場狂風暴雨,將她只當成洩慾的工具。他外表如此俊美,那樣的甜情蜜意,但在熾熱的喃喃聲語裏,他卻粗獷地折騰她、蹂躪她,像一頭豹子戲弄著擄獲的獵物!

她那一身刻意保養,鍛鍊得完美無瑕的肉體,從來只有被人崇拜讚美、愛撫、呵擁,這真是頭一遭,她承受著如此狂暴的虐待!還有她那往往令人癡醉的長髮,竟成了他折磨她的工具!多少雙粗手,生怕碰破玻璃那樣,小心翼翼地、笨拙地,梳理撫摸她的秀髮;他的手指,本來那麼地稱心靈巧如水蛇般迂迴觸摸她的肌膚時,每一點、每一線的接觸,都使她內心盪起圈圈的漣漪;卻在她毫未設防的額前,突然化成五條致命的毒蛇,深入她的髮根猛力向後扯去,使她喉間不得不迸出聲聲哀叫──

事後她記得,好幾天她上頭痛,下頭也痛;不過這種痛楚感竟使她有種出奇的滿足,她自己都不能解釋!

【St. Catherine 街的夏夜也是喧囂浮華的】

St. Catherine 街的夏夜即使過了子夜,也是喧囂浮華的。呂愛蓮的心更是煩躁無比,死命地想一些恨他的理由:他自大自傲!他毫不把她放在眼裏!他破壞她的行動!但──這些理由竟然都沒強到使她拿起槍來殺他。

她走進一間酒吧,要了一杯『血腥瑪麗』獨自啜飲。其實他殺了強尼就是理由了!至少,她應該試一次,好向東尼做個交代!

於是她迅速離開酒吧,回到按摩院。大夥已全走了,她穿上那件慢跑的黑色緊身裝,一雙特為夜間作案而定製的黑色軟皮快靴,腰間圍一條工具皮帶,裏面有各式飛簷走壁和開門啟鎖的配備,還有那管左輪槍和滅音器。

她早打聽好他仍住在那間旅館,並且可能就在這一兩天內要回多倫多了。她早已研究過旅館周圍的形勢,從旅館後門送貨入口處旁邊的一條小巷,她可以翻越攀升到四樓的一個窗子進入旅館,那是旅館放毛巾雜物的小房間,窗扇原本是釘死的,但已被她於前一天悄悄設法打開了。毛巾小間外面就是服務員專用的電梯,可以直上十八層樓而不為人知,也就沒有人能指證她曾在旅館中出現,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用他親自交給她的鑰匙,開啟他的房門,出奇不意地下手。

房裏相當昏暗,她聽到輕微的鼾聲,這鼾聲是她所熟悉的,是曾令她心醉過的,卻如今馬上就要使她心碎了──她拔出槍,加上了滅音器。

此刻,她眼睛已適應了黑暗,能看清房內景象。她繞到床前才赫然發現床上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兩個全裸的軀體,魏育英仰面熟睡著,身旁蜷伏著一個玲瓏嬌小的女子。

呂愛蓮立刻血氣翻騰!這難道還構不成『恨』他的最大理由嗎!?她切齒地:「哼!」了一聲,舉槍向他瞄準。

他身旁那名女子卻於此被驚醒,翻身坐起,呂愛蓮認出原來是米雪兒,睡眼惺忪的米雪兒等看清牀前站著的竟是位女煞星,立刻張口大叫──她的反應更快,移槍扣板機,正中米雪兒心臟,叫聲哽在喉嚨裏,米雪兒還沒叫出來便倒下斃命。

這一齣像啞劇般『寧靜』的騷動把他吵醒了,撐起半個身子他轉頭看身邊的米雪兒,然後回過來目光轉向她,只一眼他便認出了她是誰,臉上居然露出了如此可人又惱人的一個笑意,在一管滅音槍枝的威脅之下,他絲毫沒有緊張的跡象,非但如此,更還那麼的放任自在!

他帶著笑意欣賞著她握槍待發的姿勢,她半蹲著馬步,使身裁更矯健有勁,凝視著她,他身上最不聽意志指揮的肌肉,卻有了自己的意志──

他摸了摸額角,向她說:「我帶妳走吧!」

她囁嚅地問:「去哪裏?」

「多倫多。」

唉!怎麼又是多倫多!

啊!別了!Montreal, Mon Amour!

第二天,滿地可的報紙頭條報導了這件命案,由於死者是名高級應召女郎,警方猜測兇手可能是她的一名客戶。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完)

 

(接 第二章 『巫山雲』)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