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單挑〉系列小說  之  【都會風雲】

第一部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六﹞

[ 前文提要 ]

 

呂愛蓮攜槍往旅館赴約,欲伺機殺害魏育英,替強尼報仇,不想反與他雲雨尋歡。

其間,她不經意透露,越南幫老大,黎越即將來滿地可整飭業務,但他說黎越不足為慮,並且來不了滿地可了,因可能已經出事。

滿地可之戀  ﹝六﹞

 

【淒風苦雨的世界】

黎越果然出事了沒來,東尼來了。

淒風苦雨的世界,這誠然是個淒風苦雨令人愁慘悲傷的世界。看那滿山樹葉,沾滿淅淅瀝瀝的雨滴,顯得如許的沉重,好像離人心頭濃鬱的憂思。更兼那無情的風,在枝葉間肆意地穿梭挑撥,引起無名的陣陣騷動,似乎一枝一葉都在為它曾受過的苦難不幸,在搖頭嘆息。

這些樹,疏疏落落地一棵棵,生長在 Mount Royal 山上墓園附近,常見到樹下走過的人們,因來祭掃墳墓而顯得抑鬱寡歡,即使於晴朗的天氣裏也往往染上一層哀穆,更何況是個淒風苦雨向晚的午後。

站在山崗上向下望,滿地可籠罩在雨的霧氣中,像失意的一位女郎,在河邊飲泣。

呂愛蓮和東尼正擎著雨傘,慢慢向林中深處行去。黎越沒來,來的是東尼,還帶著結拜兄弟,朗尼。

東尼見到她的第一句話便是:「老大出事了。」

由於東尼當時未多加解釋,而朗尼向來不大開口,所以呂愛蓮心中一團疑雲。算起來魏育英才是第一個告訴她這個消息的人,難道黎老大是受了魏家人的陷害而出事的嗎?她一直想找機會解開這個啞謎。

他們倆是從多倫多自己駕車來的,而於深夜抵達滿地可。睡了一宵,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稍稍吃了點東西便上山來,在強尼墓前憑弔。

墓園座落後山,所以可憐的強尼,死後也望不見繁華的滿地可市中心區。但從右側看去卻能見到那座 EXPO 的奧林匹克運動場,像個長頭怪物蹲在那兒。

【東尼和呂愛蓮往林深處走去】

東尼在墓前只逗留了一下,便和呂愛蓮往林中深處走去,他也支走了朗尼,要朗尼先回汽車上去等。

朗尼個子魁梧粗壯,肌肉發達,但頭腦卻並不簡單,是個粗中有細的大個子,平時很少講話,或許是知道藏拙,甚或更是深藏不露。

東尼則似乎比呂愛蓮要矮些,但一副精悍的神色,剃了個陸軍小平頭,說話時好像指揮若定的大將軍,十足的領導人才。

此刻他摟著呂愛蓮,兩人同用一柄雨傘在幾為雜草所掩沒的荒徑上沙沙的走著。逐漸的連小徑也似乎消失了。

東尼提起珍妮花:「麗莎把珍妮花的情形都告訴我了。」

她沒作聲,麗莎真是有點太好心了,多事,又多嘴。

「她們想替珍妮花向妳求個情,」見她沒作聲,他繼續說:「還有朗尼,妳是知道的,他對珍妮花有意思,這次來滿地可沒見到她,很失望。」

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他倒是會替別人著想。

「看在她跟了妳做事好幾年的份上,我看妳就讓她回來吧。」

想起那天她去赴旅館約會前掌摑珍妮花耳光的事,呂愛蓮心裏未嘗不感到內疚。她默默地點點頭,隨即想轉變話題:「老大怎麼出事了?」

恰於此時,他們見到一幢小木屋掩蔽在左首的樹後,兩人向木屋走去。

裏頭空無一人,比土地廟也大不了許多,可是還相當乾淨,可能是看守墓園的人經常在使用,因為木屋門口一條小徑通往另一個方向。

靠牆正對著門,好像有個矮土台,上面鋪設著一層稻草。小屋中央是個老式燒火鐵爐,有煙囪直通屋頂。由於雨是昨晚才開始下的,因此屋內雖有霉濕氣味,但爐內剩餘的柴木卻還挺乾燥。東尼設法用打火機點著了爐子,兩人脫下濕淋淋的外套,設法架在爐邊烤乾。

東尼的襯衫也為了要多讓些雨傘給她而幾乎濕透了半邊,因此他乾脆也脫了下來烤,上身打赤膊。他的胸前掛著兩片鋁質美軍名牌,那是個舊物,她認得的。早在越南南方人民解放軍的訓練小組時期他就掛著了,是一位訓練小組的教師給他的。當然,這很可能是那教師從美軍那兒取得的物資。

看到這舊物,她不禁有些神思搖憾。舊名牌使她想起在叢林裏受訓時,曾有一段與此刻類似的情境與經驗,如果是今日之前,她可能早已因浪漫蕩漾的情思而主動投向東尼堅實的胸懷裏。但自那日旅館約會之後,她心中有了抹不去擦不掉的影子,她逃避著東尼的目光,轉身坐到土台的稻草堆上。

【黎老大是怎麼出事的?】

「老大是怎麼出事的?」

東尼跟了過來,在她身旁坐下。

「妳應該知道他是有底案的。」

黎越曾染上毒癮,當東尼在多倫多碰上黎越時,他正從一間戒毒中心裏戒毒出來。

「有人告發他販毒,便衣警探設了圈套,他自己不小心,正好掉進陷阱裏。」

有人告發!是誰?難道是魏家的人?

她沒立刻追問,卻說:「現在多倫多的情況怎樣了?」

「老大走了,你想還會有誰接管呢?」他朝她笑笑,臉上閃著一絲得意的神色。每當他所策劃的行動迅速完美達成時,他便會有這種神色。

呂愛蓮不禁有些疑心,正想追問是誰告的密。卻聽東尼繼續說:「我想把朗尼留下來,所以珍妮花回來正好和他作伴。妳知道朗尼是很專情的人,」他向她笑笑,眨眨眼。

她卻心想:那麼我呢!?

「至於妳,蓮娣──」他在她耳邊輕喚她的小名,「妳跟我到多倫多來吧。我需要妳,妳不知道我多麼地需要妳!」

他一把將她抱入懷裏,強吻著她。她感到十分昏亂,她不想拒絕他,畢竟她和他的交情比強尼還要深厚,但她又不想在此時此刻──

「東尼,不要──不要在這兒──」

他不理她,繼續吻著:「可恨黎老大,硬要拆散我們!蓮娣──蓮娣──我要妳──妳終於是我的了──」

他老實不客氣地開始動手,她十分昏亂,不想這樣,也不想那樣;又想這樣,又想那樣。

東尼似乎有發洩不完的熱情,折騰了很久,兩人終於平靜下來,屋外的雨也似乎停了。她拿著襯衣掩住胸口,他仍然意猶未盡地溫柔吻著她的髮。

呂愛蓮終於打破沉寂問道:「是不是魏育英向警方告發黎老大的?」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他這模稜兩可的回答使她十分著惱。

翻身將他推倒,她撲到他身上質問:「什麼叫做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他在稻草堆上伸著懶腰,臉上一絲神秘的微笑:「把消息傳給警察的是他,但這秘密消息的透露和以後事情的發展,卻控制在我手裏。」

「你背叛黎老大跟他攜手合作!?」她真是大大吃一驚。

 

(接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七)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