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單挑〉系列小說  之  【都會風雲】

第一部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四﹞

[ 前文提要 ] 

 

莊尼被殺,越南幫在滿地可的行動遭到空前的挫折!呂愛蓮派出人手,上窮碧落下黃泉,在滿地可大街小巷四下搜索殺死莊尼的兇手的行蹤。兇手是多倫多中國教父 - 至尊的二兒子 - 魏育英,她要向他施展報復。

 

她親自參與行動,扮成各式各樣的人,有擦皮鞋的小廝、送薄餅的小弟、高級應召女郎、的士高舞女等,但對方的人影始終未見。一晚,她走得疲乏而在街邊長櫈上暫息,恰巧見到魏育英與一中一西兩名女子,駕著跑車在街口等紅燈。

 

她不久便查到魏育英落腳處,原來他住在一間豪華大酒樓內,並時常往一間叫『竹園』的地下賭場消磨時間,揮金如土。呂愛蓮遂刻意安排接近魏育英的機會,拖了一位老相好,叫 Pierre 的法國人,兩人一起出現在『竹園』。

jardin bambou 1.jpg

『多城傳奇』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七之四﹞

 

【地下賭場《竹園》】

 

紙醉金迷的世界!這純然是個紙醉金迷奢華的世界!那輪盤在唏律律地旋轉,大把的錢也轉了手!黑心的 Black Jack 僅憑著二十一點,便吃進二千一百點!各有著六面的一對骰子,可以幻化出千百種面貌,控制影響著千百人的命運!

 

昂貴超值的鈔票在這兒幾乎被還原成白紙,被視如糞土!全球人類的財富究竟有多少?不過,這兒看起來似乎至少已經佔了一半!

 

貧窮的人啊!你不用進來!這裏不是你的天堂。在這兒一擲千金而面不改色,才是被人欽羡稱頌的美德!

 

醇酒與美人是一對永遠離不開的攣生兒,在財富的四周逡巡飛舞。

 

竹園裏,此刻 Pierre 手中便是一杯美酒,身旁陪著艷麗的呂愛蓮!她容光照人,服貼黑絲緞般的長髪在頸後紮成一束,更綴了一瓣黑色灑金蝴蝶結,配一件金色低胸晚禮服,襯得她無比的嬌艷華貴,卻又可愛依人!

 

她幾乎吸引了全賭場的目光,可是她的目光卻搜尋著心中的那個人。今晚她的運氣極佳!魏育英正在轉輪盤邊談笑風生,身邊又換了兩名美女。他個子比別人要高半個頭,魁偉卻勻稱的身材看起來身手十分矯健。

 

他穿著深色西服,雪白的襯衣打著領結,除了上唇的小髭,這回竟又多了副金絲邊的眼鏡!

 

她向 Pierre 說要去化妝間,便向魏育英的方向走去,經過他身旁,她不經意地將綉珠錢包滑到地上。他替她拾了起來交給她,他微醺的臉上全是笑意,那撇唇上小髭也似乎會說話。

 

她接過錢包,道著謝,卻不經意地,巧妙地,在身後又留下了一隻金絲手套。

 

化妝間裏她只停了半晌,便開門出來。她向四周看看,不見他蹤影,難道那只手套沒有生效?

 

她向賭池方向走回去,經過打電話小間時,陰影中猛伸出一隻強有力的手,將她拖了進去,那隻手套生效了。他灼熱的嘴唇吻得她氣也透不過來。直到她聽見 Pierre 在尋她,「Jeanna … Jeanna …」

 

魏育英給了她一把房門鑰匙,並向她說 Tomorrow night,那是 Le Grand Hotel 房間的鑰匙。

 

今晚呂愛蓮手氣特佳,拿著 Pierre 給她的兩千元,大贏特贏!Pierre 卻輸得額頭直冒冷汗。

 

【晨跑時呂愛蓮心煩意亂】

 

第二天早晨起來,呂愛蓮非但沒有興奮開心的感覺,反而只覺得心煩意亂,幾乎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去慢跑。後來終於穿上跑鞋,卻發現外面變了天色,吹著相當大的風,而天氣也有點涼。

 

慢跑沒開始多久就出現一些小問題,她在一個街口踏上行人道邊緣時左腳踝微微扭了一下。其實,多雲陰沉天色之下的滿地可,呈現出又是另一種的風味,慵懶裏帶著清逸。但呂愛蓮混然不覺,她心裏掛念著夜晚的約會,這將是一個死亡的約會呢?還是浪漫多彩的約會?

 

她設法接近他,無非是想伺機下手殺他,今夜自然將會無礙地見到他,但如何下手呢?用毒?用刀?要不要在殺他之前也像他折磨過莊尼那樣的折磨他?

 

又魏育英認不認得出她就是那名化裝成男子,卻被他識破的人?她幾乎好像覺得自己就是祝英台了!可惜他不是個大笨牛,不是梁山伯。

 

因左腳踝的輕傷,呂愛蓮折回了,回程時恰遇逆風,等她回到按摩院門口時,她那一向迎風招展的一頭長髪,這次卻被風吹得糾結牽纏,伸手指拉都梳理不開,這使她本已煩惱不堪的心情,變本加厲地又激起一層莫名的怨憤!

 

【呂愛蓮拿珍妮花出氣】

 

按摩院的接待室內,兩個剛由半職轉成全職的按摩女-麗莎與燕燕,正嚼著口香膠糖,嘰嘰喳喳地在聊天。麗莎胖胖像楊玉環那樣,卻帶一股憨傻的味道,燕燕身型嬌小,最合適站到男人的背上,替人混身踩著按摩。

 

呂愛蓮最無法忍受一邊嚼口香糖,一邊嘰嘰喳喳的女人,她正要發話,但一旋身,卻發現珍妮花孤立窗前,拿著毛巾默默地擦著一盆萬年青的闊葉,就好像一片片摘著矢車菊花辦,一面問:愛我,不愛我那樣。

 

珍妮花眼睛依然紅腫如故,莊尼落葬都快一星期了。看到珍妮花這一副哭喪臉和紅腫的眼睛,呂愛蓮不由得火冒三千丈,她衝到窗前抓住珍妮花的頭髮,沒頭沒腦地摑她耳光。珍妮花掙扎著,大叫著,伸手遮擋頭臉。

 

呂愛蓮也叫喊著:「看妳這副樣子!還有什麼生意會上門!妳也去死吧!妳給我滾!滾得遠遠的!」

 

【呂愛蓮刻意妝扮自己】

 

快入夜了,呂愛蓮在鏡前刻意妝扮自己。這次她不再扮成男人,而是將自己修飾得絕麗脫俗。她的睫毛本來就很長,因此只消稍稍加黑一點便成。她以淺淡的粉紫色陰影敷在眼瞼上,並將眼角勾勒得更微向上傾,十分的俏麗,使一雙眼睛明亮一如天上摘下的星星。

 

她淡掃了蛾眉,淺敷了脂粉,配上幾乎是原色的口紅,和細膩潤澤的粉底,這樣使她看起來似乎就根本沒化過妝,那麼自然,那麼柔美秀色,那麼令人憐愛。

 

那幾達腰際的長髪,本身便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任何奇異的髪型因而變成多餘,她就讓那一簾飛泉自然地垂於身後,隨身體的動作而輕柔擺動。

 

她穿起越南的傳統女裝,絲白長褲,外罩寬窄適宜的絲白長衫,領口和胸襟上分別別著一顆碎鑽的鑽花,腳上一雙白繡花緞面的高跟鞋,手中握了一個同質料同花樣的小手提包,裏面,有一根滅音器,和一管小手槍。

 

當呂愛蓮下了的士走進了酒店時,豪華的酒店大廳裏原本嗡嗡的談話聲音,突然統統肅靜了下來有那麼短短半分鐘的時間。

 

那柄鑰匙上有房間號碼1848,她搭電梯直上十八層。她敲門,卻發現房門是虛掩著的,她推門進去。

 

﹝接 第一章 滿地可之戀 ~ 七之五﹞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