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單挑〉系列 第二篇 【都會慶禧

《第四千禧年》之《台北1001》

台北。 世界之都
年代。 三千零一年一月一日
今夜。 這兒將舉行全球人類邁入

            第四千禧年的慶祝大典

監控晶球體天眼 - 台北 1001

五 .  台北 1001 被恐怖份子滲透

 

◇  耶路撒冷男聲合唱團唱『真主英明的士師』

我要他們立即向彩雲注射吐實針,但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瑪麗也是一樣。反革命份子今晚的行動,似乎只有一人知道全盤計畫,她們只知道他叫亞伯特。會是哪一個呢?我查看電腦,大約還要三十分鐘才會完成比對臉型。


舞台上十全十美在介紹下個節目,『真主英明的士師』,由耶路撒冷男聲合唱團和大美洲冠軍才藝代表隊聯合共同表演。 這件事半年前就被炒得很大,耶和華子民國要向全球國家宣布一位新的士師,但選哪一個名人卻秘而不宣,要等節目表演當時才會公佈。
如今節目馬上要開始,我相信我卻可以查到謎底,因為所有演出腳本,台北1001資料庫裏規定要一份存底,我找到檔案打開。

「(男聲合唱)
哭牆或有傾頹的一天
唯有領導我們戰鬥的士師
才是我們生存的保障
約書亞死後以色列子民違背耶和華
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我是最沒耐性的人,因此翻跳著看。

「(男聲獨唱)
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子民發作
讓他們在恐怖的陰影中生活
因為他們不聽從真主的指示行事
反受到諸多他神聯合一氣的牽制……」

「(女聲合唱)
以色列子民向耶和華哀求呼號
是我們的無知與軟弱
才得罪了你 只求你今日拯救我們……」

「(女聲獨唱)
於是那時真主耶和華的靈降到他身上
他勇敢的面對那聯合一氣的諸神
給他們下了最後的通牒
在對抗騷擾國際和平的聖戰當中
你若是不與我同行
你便是站在敵人的一方……」

我乾脆翻到最後一頁。

「(全體合唱)
大能大力的真主耶和華
我們感謝你的任命與抉擇
我們接受你最英明的士師 唐諾特郎普
我們必以你的名 行你所指示的事」

 

◇  唐諾特郎普竟被尊為以色列的士師

原來是唐諾特郎普,好像是北美洲美利堅合眾國的一位總統,二零二零年,以色列(即耶和華子民國前身)與阿拉伯一個激進派組織真主黨,在黎巴嫩爆發戰爭,特郎普支持以色列獲空前勝利,只不過兩千三百零六年時,地球所有國家之間的衝突一起爆發出來,導致幾乎全數相互抵銷,幸好台灣當時國內正醞釀總統罷免案,自顧不暇沒能參戰,才倖免於難,保存全球人類文明的一脈!


這時雄壯的軍樂響起,一個兩百多人組成的男女混聲合唱團,上台排了開來,準備演唱這齣氣勢宏偉的長篇史詩。

◇  『蛛絲飛俠』成功沾上了台北1001


伊理雅森在離千年天壇外圍相當遠的淡水河邉,像只蟲一樣的蟄伏著,等待著那一聲驚雷。不時地他仰頭向天空,焦慮、冀望。遠處巨型的銀幕,此刻只有老鼠墊板的大小,大概由於近水,舞台處傳來的歌聲聽得特別清楚。


「耶和華 我們遠離了你 你已不再憐惜你的子民……」


他沒有仔細聽下去,因為眼鏡中似乎有東西閃現,他調整,戴上。
終於看清了,卻嚇了一大跳!因為他看到穿皮衣的一名男子,在鞭打一個綁了手腳的女子!他憤怒地漲紅了臉!心臟像奔馬!因為他以為彩雲給捉到台北1001裏,正在進行拷打!
但這兩人的身影突然閃動了好幾次,他才會意到這兩人都只是幻影。而且他感到視界拓寬了……一定不只一條『蛛絲飛俠』沾上了台北1001!因為他能看到球體內部的整個三度空間!


終於他也見到了坐鎮台北1001的那個人,禿頭,身穿藏青西服,肥頭肥腦腆著大肚子,此時因低頭而見不到臉面,但顯然對蛛絲的沾黏到台北 1001 外殼,並向內窺視,竟毫無警覺!

伊理雅森興奮得發起抖來,終於滲透了台北1001! 他立刻打開手提電腦,用接線跟眼鏡連了起來,準備立刻施放病毒,卻臨時改變主意。
他曾寫過一個叫『滲終追源』的駭客軟體,只要做一些修改便能透過控制男女幻象,進而控制滲透到主機去!
他飛快的修改變換程式,在鍵盤上敲打、疾思,專注地工作。

 

◇  林明靄的哭調歌仔戲『女媧補天』壓軸開場

『真主英明的士師』已到尾聲。我讓電腦分析今晚所有手機通訊資料也正好完成。我注意到有訂貨、訂外賣和送外賣的紀錄,千年天壇上每一區都有美食坊,何須外賣?
我覆查發現這些全是由玄字第三區的神壇小吃店打出來的,我立即要該區警衛調查。

 

這時『真主英明的士師』節目剛完,接下來便是今晚的壓軸好戲—林明靄的女媧補天歌仔戲!
燈光轉換,舞台全暗,隨即突然湧出熔石鑠金的滾滾岩漿,觀眾驚呼,不但因為視覺上的驚慄效果,更在一陣濃鬱的黃白煙霧之後,全場的人都聞到硫磺的味道,感到熔岩的熱力。


舞台上翻滾的白霧裏,林明靄冉冉自天而降。她全身裹在黑色螢光的緊身戲服裏,尾形尖細像一條蛇。她的絕美身材,已多次巧為維護,依然如年輕處子般,膚如凝脂、領如蠐蚰,梳了一個高髻。
她降到台上,那蛇尾形戲服竟又不妨礙她腳的行動,她以著名的哭調開始起唱。

「且開煉爐石漿熔
五色珍石來補天
只因水火難與共
山崩地塌禍人間

女媧我心懷悲憫眾生惜
唉呀那毒蛇猛獸如何抵
荼毒人間生活難
都因戰禍起倪端
石迸天驚將天柱觸
塌下了一角無人補

我女媧為來補天甘吃苦
化煉頑石填塞起洞窟
好讓那百姓人人樂業又安居」

她的哭調委實好聽,曾拜名師學習。


這時,比對反革命份子相片的結果也出爐,竟抓出三個,我興奮地搓手,但立即失望,原來就是那三個自殺炸彈。
我飛快按鍵,要電腦深一層分析。亞伯特今晚的行動必然遮遮掩掩,躲避監視影機,所以我要電腦將所有照到半個臉,或陰暗不清的臉,或有墨鏡、帽子遮蓋的臉,盡量復原,然後對比完整的臉。因為他總會有疏忽的時候,一個遮遮掩掩的人,就是形跡可疑了。


這時女媧又因一段罵共工和祝融的唱腔,獲得滿堂彩。她要尋找五色珍石,卻天地昏暗,困難重重。正不知要找誰問,見到一星火光,原來是螢火蟲,便向牠打聽方向。
螢火蟲說牠也不知道,但知道三叔公(一只蟋蟀)或許知道。兩人遂往蟋蟀住處一路行來。


我不禁失笑,是誰寫的幼稚劇本!?給小孩看的嗎!
這時突然所有的電視影像都游移跳動了一下,我正要查看電視電腦運作狀況,但「嗶」一聲,中間的螢幕上出現一個人,似乎正向上仰望,手中拿著一副眼鏡。找到亞伯特了!

 

◇  亞伯特—伊理雅森

 

「台北1001,他就是亞伯特嗎?」
「不,正確的應該是亞伯特—伊理雅森。」
回答我的竟是那個男幻影,我旋過椅子怒顏相向!
「誰問你了!?男女對調!」綁他起來好好打一頓!
誰料他竟向我走來,揚起短鞭向我抽打。
我吃驚跳起猛退,仍被鞭中兩次,但這對我卻一些作用也沒有,畢竟只是幻象罷了!但我立即明瞭到事態嚴重!
「你……你……就是亞伯特!」
「不錯,就是我。」
「台北1001取消幻象!」沒效果。
他握著短鞭向我微笑。我撲向控制台按鍵鈕,竟無作用!我拚命再按,並用腦波指示﹕「關掉幻象!關掉幻象!」
「你們的腦波已經完全無效,」男幻象說﹕「我已全面控制了台北1001。」
他向我逼來,揮拍著短鞭,我一步步後退。
「我馬上就要讓台北1001抽掉球體內所有的氧氣,」他說,「但在你窒息死亡之前,你有權知道炸彈藏在哪裡,又如何引爆。」
他將短鞭伸過來輕打我的臉,我不自覺地用手推拒。
「炸彈就藏在舞台邊緣,那些製造岩漿的幻象機裏,以聲音引爆。」
「什麼聲音!?什麼聲音!?」我腦波急急的問。

 

舞台上正唱到螢火蟲要女媧仔細的聽﹕

「秉知娘娘一言聽
想欲揣石我並不知情
卻曉那三叔公才智聰明
伊厝何處我將妳來領

大地紛忙萬物勤
就似我火光把路來照明
三叔公厝妳要用心去聽

啊來此已是伊厝邊涼亭
但等風平人也睏去寧靜」

舞台上下逐漸停止了所有的演奏和聲音。螢火蟲說﹕「娘娘妳聽……」

我驚恐莫名,張大嘴嘶啞狂喊!

 

(『台北 1001』 終結)

 

(續  《第四千禧年》-《都會諜影》之『伊斯坦堡』)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