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19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

〈宇宙單挑系列〉 第二篇 【都會慶禧】

《第四千禧年》之《台北1001》


. 淳于芭芥 .

台北。 世界之都
年代。 三千零一年一月一日
今夜。 這兒將舉行全球人類邁入第四千禧年的慶祝大典

​下

一 .  九天閶闔開宮殿 萬國衣冠拜冕旒​

 

當驕陽剛從涵蓋台北的透明天體外消失於海平面,台北便像一顆大海中晶瑩的明珠,在暗夜裡燦放著閃亮耀目的光芒。川流不息的萬里雲梭,像螢火蟲般,在桃園的『神都』機場飛臨降落,不停地將世界各國的元首及隨從,和代表各國的表演團體,由亞、非、歐、美洲各個角落接送到這被稱為『宇宙神壇』的世界文明中心——台北來!


紅色雲梭隊自非洲帶來東、西、南、北非洲四國協約的領袖們,由南非總統賀葉吉領隊。白色雲梭帶來了大美洲共榮圈(包括北、中、南美洲三地)的總理瑞巧瑞絲 及隨員。緊跟他們之後的黃色雲梭,則是耶和華子民國的總統雅布裴爾及隨員。他們將與美洲盟友,聯合獻演今晚的大軸『耶和華真主,你最英明的士師』。而黑色雲梭,卻是阿拉伯十六大公國聯盟和盟主,也是穆斯林精神領袖的阿士薩蘭。然後數架紫色雲梭,送到了歐洲各國的聯合參演隊,包括英、德、法、義、斯拉夫。


最後抵達,乘坐著藍綠兩色特級雲梭的,是地球領導人聯盟首席,也是宇宙神壇的壇主,『新中國』的總統,林明靄。當她穿著湖綠閃緞旗袍,出現在機場貴賓大廳時,世界各國首長一致起立鼓掌向她歡迎並致敬。
稍作寒喧她率先登上了陸行飛舟,於是整個車隊,計三百多輛,浩浩蕩蕩地開向台北市郊,爲慶祝大會特建的『千年天壇』上。


◇  『台北1001』中樞監控球晶體

而我則是今夜大會的安全總監,將在『台北1001』中樞監控球晶體內坐鎮全場。
台北1001停泊在松山軍用機場內禁區,只有三個人能進入,我,總參謀長于法漢,和林明靄。只有我們三人的腦波能被台北1001的外殼感應。那是自月球的隕石墜毀區開採到的極少量外太空物質所製作成的塗料,這種塗料具有特殊功能。而球晶體本身,則由光纖玻璃製成,防彈、防碎、防爆,穩固而安全。
球晶體外我用腦波說﹕「我要進去。」
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門打開,我閃身入內。


約二十坪見方的室內擺滿了儀器。整個系統分兩類,電視類,一排十架,共五排螢幕,其中兩排監視全場觀眾,兩排監視演藝團體,一排護衛今晚的全部貴賓。
電腦類,則是我面前的控制台,以圖像、資料表、鍵盤為主。同樣五十個畫面,分成五排,一二是對外圍的控制,包括檢查、警衛站以及其他的公用設施,三四控制中心帶,全坪劃成八十八區,每區都有荷了實彈的警衛巡視,第五則協助各貴賓的私人保鑣,負起所有貴賓的安全責任。
「啟動。」我說。

 

一陣嗚嗚聲響後,開始運作,整個球體逐漸自發射平台上消失。這就是那稀有有機金屬所具備的特殊功能,用它做成塗料,能以電子振動的方式,觸發其表面粒子在最細微的範圍內,持恒地改變方向,從而使射過來的光線相互抵銷,達成隱形的效果。
而球內的我卻可以透過光纖玻璃看到外間世界,但台北1001將在兩千公尺上空盤旋,外間世界仍須依賴電視電腦等精密先進監控儀器傳送來的影像來解讀


桃源機場和千年天壇上的各種影像,都已經傳到而且正常。我特別留意自桃園機場開出的陸行飛舟車隊。陸行飛舟是類似太空船的一種小型超速交通工具。車隊大約再十 分鐘便可抵達天壇。

我打開操作透明天體磁場的機鈕,台北1001便可以順著透明天體內部控制的磁場,上下左右,橫行無阻。我操縱台北1001飛起,趕向慶典天壇

現場。

◇  『林若瑀大道』上今夜星光燦爛

千年天壇正前方一條『林若瑀大道』上,今夜星光燦爛!
被稱為『宇宙之母』的林若瑀,是七個世紀前一位生物物理博士,當時全球存在的好幾個敵對勢力,各不相讓,終於爆發了空前的核子大戰。凡參與這次戰爭的國 家,都受到致命的打擊,死傷慘重瀕臨絕滅。地球更因核子武器的濫用,起了惡性的地殼變化,地震、海嘯、陸沉、火山爆發,令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減少到原來的三分之一。
而台灣卻因為當時國內正陷於內部黨派的爭執,未參與戰事,才免於受害。當時台北頂尖的科學家,生物物理博士林若瑀,毅然肩負起重建人類再造文明的工作。在她的領導下,所有倖存的科學家聯合了起來,訂立了三百年計畫,展開全球各地拯救人類與開發萬物的行動。
今夜這條大道上,幾乎有兩百公尺長的紅氈走道兩旁,早已擠滿了熱情的人們,瘋狂地為各國的元首歡呼造勢。
第一輛最大型飛舟中,彩雲已為林明靄換上了另一件翠綠繡淺粉蘭花的閃緞夜禮服。林明靄是林若瑀的直系後代,因此受到全球的敬仰與愛戴,今晚她並將客串演出最後一齣壓軸,歌仔戲『女媧補天』。
彩雲將夜禮服的長長拖尾整個掀起攤開,當林明靄踏出飛舟走上紅氈的那一剎,四周爆出了人們最熱情的歡呼,她明艷地四周環視,高舉雙手揮動,回報大家的熱情,然後率先開始了貴賓們在紅氈上的行列。
所有的女士都走在最前面,林明靄之後是大美洲共榮圈總理瑞巧瑞絲,歐盟英國的伊麗莎白公主,然後是各國元首的夫人們。今夜這兒儼然是一場全球頂尖的服裝秀!

◇  彩雲像雲南飄來的一朵雲

像雲南飄來的一朵雲,彩雲便是那樣清麗脫俗,生性恬靜,絕非一般人所熟悉的大陸妹而已,這正是林明靄很喜歡彩雲的原因。為了準備千禧年慶典和演唱歌仔戲,總統府在三個月前便為林明靄加僱了一員專門服侍她換裝的助手,就是彩雲,工作是熟練每一套服裝(共十二套,應付不同場合的)穿戴,配合林明靄,反覆演練每一個細節。
不過排練了不知多少次,每一次彩雲多少會出現一些差錯。但因林明靄常派她做些雜事,故戲服換裝上的小問題反倒顯得不重要。何況那些問題實在很小,就算出錯,林明靄自己也能打點,所以彩雲便留下來了。
此刻彩雲已進了林明靄專用的換裝休息圓頂彩棚裏,看著搬運工人將衣物一箱箱送來讓她點收,她穿著小鳳仙裝,這是台北總統歌仔戲團的制服。
彩棚內相當混亂,她讓工人將衣箱送入屏風圍開的一片地方。
「哇塞,這一箱真重!」
「請你們把這一箱放在屏風後帳篷邊上,那裏,那裏。」
總共十二套服裝,十二箱衣物,但她卻簽收了十三箱。屏風後一條長桌,她打開衣箱,每件服裝都是由內衣、襪子,到最小的耳環等,整套替換。長桌上展列的十二套,色彩鮮豔繽紛。彩雲撫摸著一件件絲、緞、皮、裘精美非凡的衣物,閃亮美麗的色澤,蘋果綠、嫣紅、粉青、嫩紫逐一反映在她清純白皙的臉上,但她 的眼神卻籠罩著憂愁和迷惘,她的心神迷失在一個古老的地方……一個古老的時代……


幼時在雲南她深深感受到台北對大陸人的全面打壓,如今近七個世紀過去了,受到戰火破壞的文明,並未重建,大陸的交通仍落後在騾馬的階段,農業發展被忽視, 甚至刻意的控制,農村自給自足都有困難。實在生活不下去了,她翻山越嶺,偷渡到巴基斯坦,遇見了另外的一群人,才開始接受較為正規的教育,才知道公元兩千三百年後的全球核子戰爭,和如今被奉為人類重生之母的林若瑀。


但她不明瞭的是,林若瑀為什麼協助了歐美非洲各國人民,在亞洲卻只協助了日本?對其他則完全不伸以援手。亞洲其他地區的倖存科學家,全被接往日本,一些知名學府紛紛被關閉。她不明瞭,同樣是中國人,為何棄之不顧?


而同時她也愛上了一個人,一個風範令她心折的人,亞伯特,是日本與巴基斯坦的混血,睿智又矯健,她願意為他做任何的事情。
原諒我吧,真主,原諒我吧!林若瑀定下的政策,不能算是妳的過錯,我也絕不恨妳,原諒我吧,林總統……
她揩拭去眼角載滿憂鬱的淚珠,在手機上按了一個鍵,對方接起,一個男子「嗯」了一聲。
她說﹕「是我。」嘆了一口氣,她說﹕「你來取吧,到了。」

​(續  二 .  新科幻攻防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