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仙枕

紅綠殺手銀仙枕

 

 

貳      紅綠殺手

 

如今綠拂與紅塵凡走在路上,便吸引無數的跟隨者;孩子們在她們身後歡呼著『道情姑姑』,觀門外小販們也紛紛向她們獻上,所販賣的各式小食或小玩意。

 

這天,乃紫霞閣刺客事件後的第六日,紅綠兩人因聽說宮翠蘭當天,自觀後山坳接了一個乞兒回家,後又向尚功局告了數天病假。但那天宮翠蘭面紗被杜公公一把抓下,她分明容顏煥發竟似天仙。兩人心中著實起疑,遂一早親往後山探查。

 

鳳凰山往西與石龍山相接,山勢綿延,十分幽邃,荊棘叢生,行路困難。她們分頭踩探,未曾發現任何可疑處,但其實,往大石的那條小徑,已被宮翠蘭加以遮掩過了!

 

她們回觀才抵山門,就有不少人送禮物給她們。但到了觀門口,一個高個子道士迎上來,雖然這個道士相貌堂堂,但前車之鑑,她們暗自戒備著。卻不料是個啞吧,掏出了兩塊寶石咿咿呀呀要送她們。長方形透明的寶石正巧一紅一綠,又像水晶又像玻黎,四角各鑽了極細一個小孔。那道士在頭上比劃著,似說:正好可以縫在道冠上做帽徽。她倆欣然收下。

 

這時,那尉遲達自她們身後追上來。綠拂一見他便說:「喲!把總,您查案子真是勤快喲!這樣子可不行的!」

 

「怎麼說?」尉遲達不明地問。

 

「欲速則不達嘛!」這是在調侃他的名字『欲遲達』,紅綠兩人竊笑,他也只好一笑了之。

 

上次他來查柳林莊罪案現場發現紅綠銅絲,紅綠兩人聲稱曾去唱過道情。這次來則因為兵馬司至今查不出兩名刺客來路,故來求教。

 

他們在蓬瀛仙館樓下的議事廳內坐定,「剛才那位道士?」尉遲達隨口先問。

 

「他送了咱倆各一顆寶石,」紅塵興沖沖立即讓送茶的女童取來針線,將紅寶石縫到自己的道冠上。

 

取下道冠,兩位道姑烏雲挽髻,更顯得嬌媚成熟,風韻萬種,看得尉遲達目瞪口呆,端起茶盅喝茶時,可不差一點就燙了嘴皮子,惹得綠拂紅塵又竊笑不已,他連忙掩飾向綠拂說:「那日妳只一招『綠波翻浪』便接下一蓬牛毛針,功夫著實高明!可看出那兩名刺客是何來歷麼?」

 

「最近江湖上傳出一對夫妻殺手,從南到北一路做下不少案子。」

 

「可有名號?」

 

「替天行道。」刺殺他人卻謂之『替天行道』,可想見這對夫婦恐怕專找壞人下手。

 

尉遲達:「功夫這等不濟,竟敢從事這類凶險勾當。」 

 

這時紅塵突然插嘴:「也不打聽打聽,竟敢到芙蓉觀來下手,可不是摸錯門路了麼?」她縫好紅寶石又繼續縫綠拂的。

 

尉遲達又問:「柳林莊會不會也是──?」

 

紅塵冷笑:「哼!孟老爺子何等身手!」

 

正這時女童來告,杜公公又來造訪。尉遲達遂即告辭。

 

紅綠倆人沒有在議事廳接待杜泰,卻延入第三進大殿祈福殿後面,藏經閣內的密室裏去。

 

由尚功局當值回家沒見到健哥兒,宮翠蘭不由得擔心起來。昨晚她問了他名姓,他吚呀想說,卻還是不能出聲,就寫給她看,是『張健歌』,她暱稱他健哥兒。沒見他就心焦,是因為今日她在宮裏跟杜公公吵了架,翻了臉!杜泰說有人見她那日從芙蓉觀撿了個乞丐回家,又有人告密,說她在外頭有另一個相好,他就逼問是誰,又罵她是淫婦。

 

正當她坐立不安時,健哥兒回來了,穿著道士服裝,那是她父親以前留下的,笑容可掬地將她拉到椅上坐下,他偎在她腳邊地上,從懷裏取出一個玉鐲子給她套上,鐲子中央卻有一塊梨形水晶,居然可以左右轉動,他扭轉著,又傾耳聽著。

 

突然她聽到有人在屋裏說話,嚇了她一跳。兩個甜美的女聲說著:「公公你走好啊!」

 

──這不分明就是綠拂、紅塵嗎?宮翠蘭站起身四周看著,屋裏絕無第三者。健哥兒天真笑著將她拉回椅上。

 

突然一個尖聲咳了咳:「這件事就託妳們了,另一千兩,妳們只要殺了那淫婦,就拿太乙金針來領取吧!」

 

宮翠蘭又猛跳起身,這是杜公公!杜泰竟然買通殺手來殺她!她真不能相信,更不能相信芙蓉觀紅綠這倆個賤貨竟是殺手!宮翠蘭迷惑地看著健哥兒,他這時也收斂起笑容,她虛脫地問:「你──你是誰?」

 

這時晶鐲內又發出些雜音,然後:「妳看讓哪一個去?」

 

「二姐金牡丹在柳林莊受了重傷。」

 

「哼!對付這個半老徐娘,派十妹紫丁香出手儘夠了!那日妳出手快,接下飛針,若不,徐娘早就成刺蝟了!」

 

「喲,紅妹,別老叫她徐娘,妳沒見到她那天拿下面紗?不知她有何駐顏妙法,咱們得好好踩探踩探。」

 

「什麼駐顏妙法!還不是淫婦許多面首,練得一身好房中術,採陽補陰!」

 

宮翠蘭氣得粉臉生煙,一把抓住晶鐲想拉掉,卻被張健歌止住。這時晶鐲不再發音,宮翠蘭拉著健哥兒立即套車出門,她要去找尉遲達,告發紅綠道姑的真面目。

 

她在宮外住的這所屋子位東城南薰坊金箔衚衕,離西城咸宜坊兵馬司有一段距離。到了兵馬司,尉遲達卻在外探案未回,他們只好怏怏回車。

 

不料車才行到宣武門內城牆腳邊,只聽得一聲馬嘶,車驟停不前。她掀帘看去,只見一膚色黝黑中年書生擋在路中。

 

「哼,來得真快!」她下車喝問:「你為何阻路?」

 

「有人買妳的命。」

 

她打量著他:「你就是紫丁香?」

 

那人一愣,搖頭說:「我是芙蓉殺手第三號,銀繡球。」

 

「你們行動真快,你亮兵刃吧!若真能要了我的命,就拿太乙金針領賞去吧!」

 

她掣出鴛鴦太乙金針,施出起手式『太極環抱』,接收心式『日月丹心』。銀繡球也不答話,亮出武器,竟是個拳大銀球帶著一串長長銀鍊。他一振鍊子『長蛇出洞』,銀球直擊飛快攻向她胸口。

 

宮翠蘭側身讓過,反手一招『仙人指月』點向銀球,不料那銀球才一盪開,又反彈過來,像隻手臂要將她抱住。她一旋身,再點銀球,銀球彈開去又反抱回來。這銀鍊透著古怪,她立即『履冲霄漢』向上騰起,銀球上昂追擊,她空中翻車輪,金針『金雀開屏』封住銀球攻勢,『旱龍駕雲』硬生生躍開三尺,甫一著地立刻『紫氣東來』,欺近直刺。銀繡球立時縮短銀鍊,鍊子另一頭居然還是根短刺,兩人近身搏鬥。

 

『陰陽雙分』、『真火點金』、『海底挑針』,宮翠蘭上下左右攻向銀繡球,銀繡球一根銀鍊居然能軟硬兼施,原來每節鍊子經特殊設計,運勁一振卡住,便能當棍棒使,一抖鬆開又變成了鍊子。

 

這時宮翠蘭心生一計,賣個破綻撒身退開,果然銀球又直射門面。她看準部位,長柄金針勾絞住銀球底部鍊子,將鍊子拉得筆直。不料銀繡球正是要她如此,他手一拉一送,鏗一聲,球表張開,一柄三尖兩刃小刀突出三寸,恰恰指向她咽喉!

 

她驚險應變,鬆開鍊子,短柄金針『蠍子捲尾』,將帶刀的銀球反撥回去,同時長柄金針又立即勾絞住鍊子中段,向後猛拉,銀繡球被拉得踏前半步,但銀球這時卻已回頭射到,宮翠蘭將短柄金針『蛟龍捨珠』反手送出,打向銀球底部,使銀球加速飛抵,正中銀繡球左胸,哎喲一聲,銀繡球撫著左胸帶傷逃走。

 

但這一聲「哎喲」分明是女子的聲音!宮翠蘭心神昏亂,若這銀繡球係女扮男裝,那左乳豈不全廢了嗎?!

 

(續 )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