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19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

銀仙枕

紅綠殺手銀仙枕  (四之一)

 

壹      銀仙枕

 

宮翠蘭作夢都不曾想到,自得到這銀枕後,她的生活竟起了天大的變化。她看著這個著手甚為沉甸的枕頭,銀質的一整塊,外表並無任何雕花裝飾,形體又與一般之瓷枕、藤枕等無甚大差別,料不到她睡了半個月不到,竟然……容顏變得愈來愈美!

她特意將銅鏡磨得光鑑照人,仔仔細細端詳了好幾次,絲毫無錯!自己肌膚不需胭脂、不用敷粉,竟變得更為細膩紅潤,容光煥發!

這幾日來,她前往內官監找杜泰公公時,或與她的上司尚功女官見面時,不得不蒙上面紗,詭稱自己稍有不適,出著蕁麻疹。

 

尚有另一更為重要的原故,她告訴自己絕不可大意向任何人透露這個銀枕的秘密!因為這半個月來,自己的內功幾乎也增進了一倍!若要被那些武林好事之徒知曉,這個銀枕具有『千年溫玉練功床』的功能,她還想有寧日嗎?!

 

宮翠蘭清麗出塵,被京城武林冠以『清都仙姬』的美號。她非道姑,這個名號卻具道教口味,實因她父親,宮堯,年少時曾往四川青城山拜上清宮全真道士凌靈穹,為師學藝,藝成後以『雲鶴真人』名號,仗義除暴行俠江湖。正當聲名日上之時,卻遇上前世冤家,青溪女俠蕭雲娘,兩人一見鍾情。

 

全真派道士與正一派道士不同處,全真道士不得結婚生子,因此雲鶴真人還俗與翠雲娘結為夫婦,倆人效神仙眷侶,暢遊深山大澤,自此退出江湖。

其後,蕭雲娘懷孕,夫妻倆結廬於,與黃山對峙的齊雲山中,潛心鑽研武藝,自創內功『太乙金蠶真訣』,竟有使人脫胎換骨之效!另創『鴛鴦太乙金針十三式』,鴛鴦太乙金針不是暗器,卻是一對錐刺形短劍,並且長短不一,長的可以揮舞,短的用來砍刺,特別是護手兩端稍稍向上彎起,成叉形,功能專在格鎖敵方刀劍等長兵器,因此攻防兼備,應變靈活,是一種得心應手的武器!

夫妻倆將自創武藝悉數傳於獨女,但因無爭勝武林之意,並未嚴格督促女兒習武,因此宮翠蘭武功僅在中上而已。

如此美色加上如此武功,本最易遭好色之徒覬覦,唯宮翠蘭任職宮廷,不但與內官監太監兼提督光祿寺的杜泰關係密切,更是工部侍郎趙文華五姨太閨中密友,後台靠山頗強,因此儘管有人私下早對她垂涎已久,卻只是不敢動她。

 

她之任職尚功局正六品司珍女官,全靠趙文華之關節。趙文華係當今天子首輔嚴嵩之義子,與嚴世藩稱兄道弟,其實與嚴氏父子乃一丘之貉,賣官鬻爵,貪財好貨。將她安插為司珍女官,就是要她乘著掌管宮中金玉寶物之便,多所搜求京城市面上出現的新奇寶物,並配合宮中口味,尤其是當今皇上耽信道教,自嘉靖二年起,便在宮中不曾間斷地齋醮祈福……

一想到此處,宮翠蘭不自主打了個寒噤,驚出一身冷汗!——因為這銀枕,既有駐顏及增進功力的效能,在一般人眼中,可不就是『仙枕』了嗎?!而她有了這仙枕,卻沒呈獻給皇帝,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一想及此,她慌忙將銀枕鎖入櫃中,然後即刻整裝出門。她要再去找那賣銀枕給她的一個瘋啞乞兒。

 

v

北京西城兵馬司的把總尉遲達,帶了兩名兵士正要出門,便見一輛他極熟悉的車子駕了過來。他走近車子,車簾掀處,宮翠蘭蒙著面紗端坐車中。

「耶嚛!怎的仙姬不肯讓凡夫俗子瞻仰膜拜仙容了麼?」他倆本是相好,因此打情罵俏不甚忌諱。

宮翠蘭掀起半邊面紗,賞了他一波秋水,把個尉遲達半個靈魂出了竅。原來宮翠蘭是來問他,是否知道鳳凰山腳下一個乞兒去了哪裏。兵馬司擔負著地方安全的職責,對一干閒雜人等應當有所掌握。

 

「妳尋的那乞丐,前兩日給錦衣緹騎抓走了。」

「怎說?」她顯然緊張起來。

「乞丐給錦衣衛抓去了。」

「一個又瘋又啞的乞兒,錦衣衛如何要抓他?」

「有緝事官校上報,這乞丐本不知從何而來,數日前又突然懷有數十銀兩,所以抓去問問而已……」尉遲達突然想到:「咦?妳又怎知這乞丐又瘋又啞?」

 

於是宮翠蘭說明了遇到這瘋啞乞兒的經過,只是隱去買下銀枕之事。這事,還得從京城西郊鳳凰山麓那間芙蓉觀說起。半個多月前,芙蓉觀內突然新來兩名妙齡女冠,愛著紅衣者年稍長,叫綠拂,愛著綠衣者年較輕,叫紅塵。綠拂手中長握著一柄綠麈尾拂塵,紅塵那柄當然就是紅麈尾的。

不幾日,凡見過她倆之人,便傳出謠言,說她倆乃玉帝跟前侍奉巾櫛的仙姑,偶犯小錯,給謫下仙界來的,因她倆出現觀中的那晚,這道觀後的鳳凰山裏,一陣激光閃電,似有飛星墜落。

 

宮翠蘭偏不信邪,她先去朝天宮的道錄司查,居然真有綠拂、紅塵兩人記錄,便又往道觀後的鳳凰山麓親自探看,就在一塊大岩石旁,見那乞兒倒在樹下。頭上剪了個怪模怪樣的髮式,身上衣物全不類中土人士。她上前詢問,才發現他又瘋又啞。她瞧著怪可憐的,遂塞給他幾兩銀子,不料反給他招來麻煩。

 

「原來是妳給他的銀子。」

「你趕緊去錦衣衛看看,那兒進了去,不死也得脫層皮。」

「今日不成,正要去查案子。」

「喔,什麼案子?」

「妳尚不知麼?這件案子可大了!柳林莊的孟老爺子,昨晚給人殺了!」

 

宮翠蘭著實大吃一驚!柳林莊在德勝門關外,離京城相當遠,都快到居庸關了。莊主孟毓亭,人稱『雙槍孟五』,年逾七十,由於武功卓越又德高望重,是北方武林一致公認的盟主之一。這時的北京地面,儼然有武林盟主身份的共三人,俱年劭德高。除孟毓亭外,有京英書院院長『穆天王』穆翊,顯靈宮玄易道長。穆天王三年前出門雲遊天下,至今未回。玄易道長於本年初,突然宣告閉關清修,卻有謠言,他中了某種劇毒。如今雙槍孟五又遇害,這是否意味著北方武林將有驚天動地的一番變動?

 

「柳林莊你去查過了嗎?」

「昨夜趕去查了。」

「那你此刻又要去何處查案?」

「芙蓉觀。」

 

位京西何哥莊鳳凰山南麓的芙蓉觀,乃京城朝天宮屬下的分觀,離京城五十餘里,原稱太清觀,正統十二年時,朝天宮住持周思德奏請剏建。後太監王振又奏增田畝領地,由此成為大觀。本朝嘉靖帝篤信道教,女道士人數亦驟增,因改太清為芙蓉觀,專供女冠修真。

 

宮翠蘭遂正好跟尉遲達一起往芙蓉觀查案,路上她問起柳林莊的情形,原來雙槍孟五是給個長板凳壓斷喉嚨而死!

「兩柄短槍刺穿長凳的凳板,卡在木裏。孟老爺子雙手腕骨震碎,臂骨折斷。」

宮翠蘭聽罷心中只有一個結論——職業殺手幹的!孟老爺子功力何等深厚,可想見打鬥之激烈!

「你這會兒又去芙蓉觀作甚?」

尉遲達自懷中取出一個紙摺,裏頭一紅一綠兩根細絲,細看之下,竟是銅絲!

 

芙蓉觀山門外他們下了車馬,便見四周擺了十多個攤位,賣小食的居多,陣陣香味,讓人食指大動!

才一進觀門,又見不少人往第二進太清殿的右廂走去,二進右廂是『蓬瀛仙館』。最前面走得極快的是個小腳老太婆,挽著個花籃一扭一扭,可能是賣宮花的。

尉遲達啟疑,飛身趕上,喝問:「嘟這婆子!趕去哪裏!」

 

賣花婆見了他,忙堆笑說:「這位軍爺,快,紅姑、綠姑唱道情哪!」

 

 

(續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