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麻葉子幾乎不敢相信這次師父的『八怪神數』竟然不靈了!不然為何派她來找書,卻盡讓她看到、碰到這許多不堪入目,擾人心神,淫穢喪德的東西!傳聞都說,這西門大官人,家裏淫亂得很,今天,由她在那立櫃內發現的一些對女人施性虐的工具,可見完全是真的!

不過,她繼續的搜索,果然在美人床和櫃櫥的角落內,一個小几上,發現了一本她從小就熟唸的書──《張三丰無根樹道情歌詞二十四首》。但正當她要離去時,有人推開柴扉,進了藏春塢來。

     

【第一章】  藏春塢麻葉子蒐秘(三)

 

麻葉子迅疾朝門口掩去,但已經來不及了。有人在推柴扉。她轉身閃進書架後面,一邊將手中握著的那冊書捲緊從腰帶底下塞進背後緊身衣褲裏面。

原先以為美人靠床底下是可能藏身的,但到這時她才發現床下有一塊踏腳板,得先取掉才能鑽進去。

 

「快點!快點!噯,小心!小心!」

已經有人在推內門了。一抬眼她發現大白貓在內間的方角立櫃頂上跟她眨眼,那尾巴翹得老高左右搖擺,似乎在指給她看,立櫃與書架交接的地方,也就是琵琶掉出來的地方,恰好有個空隙給她藏身。

吸口氣她運起『空花十境』中的『幽花藏』忍者武術,緩緩擠進這個空隙裏去。

 

「快端進來!小心!小心!」

似乎是有人指揮著別人在端什麼東西進來。火光在塢頂晃動。

「就擱在床腳那兒。」聽聲音,說話的人年紀還很輕,應該不會就是西門大官人吧!

似乎是兩個人又端了一盆炭火來放在床腳邊。火光照著多寶格櫃,投影過來正好將她藏身的角落隱在暗處。不過她卻發現那琵琶仍歪斜在空隙外地上。

 

「好了!好了!快出去!快出去!」

 

麻葉子覺得應該把琵琶拿起來放回原位,但此刻她筆直挺立著,她的後背緊貼著書架,鼻子正頂著櫃板,幸好她個子不大,乳房又不那麼豐滿,但若想蹲下身子撿東西,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不過「幽花藏」武術類似中土的「縮骨功」加上「軟骨功」,所以如果由側面橫向彎下腰去,她有把握取到琵琶。

但她注意到此刻外間似乎停了聲息,若來人已經全部離開,她不就正好可以把握機會溜走!事不宜遲,她向空隙外挪移。

 

冷不防一聲大喝﹕「秋菊!妳還不給我快點!」

「來了!來了!」門外傳來一個鈍濁又透著一點委委曲曲的聲音。大概就是秋菊了!

「玳安哥,煩你幫我開開門,我手裏端著東西。」

門被打開,但隨即傳來一聲﹕「啊喲!」然後有兩個人的腳步聲往內間走來。

麻葉子覺得頭頂突然白影一閃,那只大白貓已經由方角櫃櫃頂竄下,捲伏在她左腳邊。

「玳安哥你怎麼揪我耳朵呢!」

「待會爹來了,床還沒舖好,瞧見妳還在這兒,看他不讓妳頂著大石罰跪才怪!」

 

玳安將一盞燈端了進來擱在靠床尾的小几上,然後走回外間。

有了燈,內間光亮多了。麻葉子聽到秋菊一面舖床,一面口中咿咿嗚嗚地反復抱怨著:「又沒做錯事情,為什麼又要罰跪。」那委曲、抑制,而又扭擰的聲調,在窄小的空間裏聽起來,竟比夏天的蟬叫還要聒噪!

「妳還在給我嘴硬!」玳安厭煩地喝了一聲。

秋菊不再出聲了,蟋蟋嗦嗦地舖著床。床腳邊銅炭盆裏一塊炭嗶剝一聲爆出火星。麻葉子覺得有一絲涼風從她頭頂掠過。背後的外間一無動靜。她很想知道此刻玳安在做什麼,遂斂氣凝神,運起功夫默查。她的『空花流』武術雖然家學淵源,可惜學得較晚,所以尚未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幽花藏』只不過是其中第五個境界,她施展起來已感吃力;第六境界的『孤花賞』她更未曾領悟其中精妙。像這樣類似中土武林『天視地聽』的神功,應該相等於『空花流』的第八『飛花神』境界,她頂多只沾了點皮毛而已。

這最粗淺的皮毛便是拼除慮念,將自己心神與周遭環境化而為一。她放鬆自己,讓腦中紛亂纏雜的思緒解開、散去,如遊絲般向空中飄放出去;讓自己神照清靈,完全融匯在這一片小天地間。那些放出去的遊絲卻又好像一種無遠弗屆的觸角,自前後左右的空間裏捕捉著各式的音質音色,然後回輸給她。她開始聽出一種短促而沉重的呼吸;應該是玳安的沒錯!這年青人身體不錯,只是不太知道愛惜自己。當然,秋菊與她最靠近;那呼吸渾濁而不甚有規律。她又聽到布料與木器摩擦的聲音,原來他坐在扶手椅上!

 

然後她發現輕微已極卻又比常人慢許多的呼吸,是那隻踡伏在她左腳邊的大白貓!她感到那貓正於此時也回頭向上對她看了看。她嘴角綻開一絲微笑。

驀地,遠處傳來一些腳步聲,還有人聲。她凝神,似乎來了兩個人,但十分奇特,一個腳步重而踢躂,另一個卻出奇地輕逸!麻葉子頓時緊張起來;如此輕逸的腳步莫非來人竟身懷上乘武功?!如果來人武功較她為高,那麼在這小小空間,必然會發現她藏身於此如此則後果將不堪設想!

 

人聲漸近而斷續可辨──

「春梅姐病──爹和五娘要──賞玩──這藏春塢可真藏了不少寶貝──除非關照平時是不許來的」,這些是年青男子的聲音,似乎有些喘氣,或許扛著什麼重的東西。

突然玳安大喝一聲﹕「秋菊!妳好了沒有!!」大概他也聽到人聲,故而催促秋菊。

「啊呀!好了,好了。」秋菊的聲音似乎有些歇斯底里。

麻葉子向左側溜眼過去,發現原來秋菊將床已鋪設好了,卻呆立多寶格架前,瞪大了眼,張大著嘴看著那些象牙雕像。

 

此時來人已經到了塢外推開柴扉

「小心這兒有點暗呢!」

內門被推開。

有重物放到畫案上:「噢!玳安哥!這是玉簫姐讓我拿來的,給爹和五娘備下的。」

那輕逸的腳步更清晰了;飄忽地跨進門檻絕對是個身懷某種陰柔武功的人,才會有如此像貓一般的腳步。麻葉子抑制住心跳,舒勻著漸感急促的呼吸,希望那人能夠覺察不出她的存在。

 

「嘖!嘖!」是玳安在說話﹕「妳真是讓我們都看傻了!步步生香!一點不錯!來旺嫂!妳的腳怕不比五娘的還小上一點吧!來旺這狗賊不知幾世修來的福!能討到來旺嫂這麼標緻的老婆!」

「喲!玳安哥!原來您在這兒呀!您真會說笑!」

麻葉子立即被這甜美的聲音迷住,竟完全忘掉了兩秒鐘前還在擔心著的腳步飄忽,身懷陰柔武功的事!那聲音甜美柔蜜而充滿活力,使她聽著百脈舒暢!似乎大白貓也有與她相同的看法,那尾巴在她腳脛上踫來碰去,生龍活虎!

 

外間,玳安正催促著另外那個男僕和秋菊趕緊離去。此刻麻葉子的心神依然回味著那甜美的聲音,沒想到如此單純幾句話竟會引起她心神的激蕩!極難分析到底是什麼!那聲音只覺得令人難忘!

「來旺嫂是上個月初才來家裏侍候大娘的吧?」

外間只剩下兩人。

「是呀!往後得您照顧的地方多著呢!」

「爹還沒來,妳先坐下咱們坐下聊。」

「這恐怕不好吧──」

「不打緊畫案底下有小凳子來我拿給妳。」

「不,不用」

「瞧妳靠著書架站著的樣子,就是我看著都心疼哩──嘿!嘿!」

麻葉子感到背後的書架輕微地震動著,還有挪動凳子的聲音。

「大家都說來旺嫂燒得一手好菜」

「那都是她們胡亂說的!」

「他們說凡妳在燒飯煮菜就香味聞得他們口水直往喉裏嚥!最有名的是一道什麼──噢,紅燒豬頭肉!說妳只用一根柴桿就把豬頭肉燉得稀爛!」

「不是燉的,是燜爛的,而且那須一根柴桿,若上下封緊了,不消一根就燜爛了!」

「大娘,還有六娘都說來旺嫂針指工夫也巧,心細手巧,瞧妳這雙手那個捨得妳做粗活呀!」

麻葉子頓時一股怒氣翻上心頭。玳安這小子果然不懷好意!此時此地,狹小空間裏,孤男寡女,她替這來旺嫂十分擔心!必要時,哼!她可得出手!師父『八怪神尼』的『八怪指』獨步武林!

 

(下週待續)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