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仙枕

紅綠殺手銀仙枕

 

話聲未完,便聽得蓬瀛仙館二樓紫霞閣內傳出樂聲,漁鼓咚咚、簡板剝啄,接著兩個乳鶯出谷似的歌聲唱道:

 

『明聖主  香葉冠  獻青詞  祈福願  人民樂康治道顯

  朝廷文武無私偏  甘露普降靈芝現  夷蠻入貢心至堅

  感皇恩  河清海宴  願聖壽  齊天萬年

 

  相國老  戴香冠  寫青詞  博聖歡  穩踞朝堂攝萬端

  官爵買賣無忌憚  寶貝珍奇索無饜  剷除異己固私權

  齊諂媚  萬方頌羨  一霎時  天水冰山』

 

原來當今聖上篤信道教,在宮中自製香葉冠,並賜給首輔嚴嵩帶著上朝。這紅綠兩道姑恭維皇上,卻對首輔如此露骨的批評。

 

這時館前院子裏早站滿人,尉遲達與宮翠蘭通過守梯口的老頭上得樓來,只見極寬敞的廳內一側坐滿一堂貴賓,總有十多位,尉遲達稍一流覽,見不少富商,有醉仙樓劉老闆,老福盛雲錦舖裘東主,寶源號金飾舖費二少,好幾位皇親帶著女眷,更有一位太監。

 

太監竟是杜泰!宮翠蘭稍覺尷尬,因杜泰是她宮中的相好,而尉遲達則是她宮外的相好!兩位男士並不相識,也兩不知情,她一心指望今日不會穿幫。

 

他們找空位坐下,沒有驚動旁人。尉遲達真不敢相信唱道情,居然還有樂器伴奏!貴賓席側面靠牆,坐著六人伴樂,有大胡、二胡、三弦、箏、笙、和笛子,好不聲勢氣派!不過,綠拂、紅塵歌喉響遏行雲,更出樂聲之上,只聽兩人接唱道:

 

『老道士  步法壇  鬼符畫  咒語唸  神兵神將認真遣

  乾坤搖鈴天地撼  寶劍真訣雷火焰  妖魔鬼怪盡喪膽

  聲勢浩  活靈活現  霹靂响  老道不見

 

  小道童  頭皮光  為學徒  效榜樣  功夫到家三分像

  招得力士自天降  道高三尺魔一丈  黑霿妖霧陰風蕩

  霹靂响  老道遭殃  只剩呵  棕鞋一雙』

 

唱完,樓上樓下一片喝采與笑聲。這時一個老蒼頭端著茶盤,領著六名垂髫女童來向眾人敬茶獻果。綠拂、紅塵走去與伴奏一處,尉遲達跟了過去。

 

宮翠蘭連忙走去招呼杜公公。杜泰抱怨著:「差小太監找妳一塊兒來聽道情,妳一早出門去哪兒了?蕁麻疹仍未消麼?」宮翠蘭挨他身旁坐下,兩人竊竊私語。

 

這時那小腳賣花婆挽籃上樓來兜售宮花,堪堪挨近杜泰,便聽那端茶老蒼頭猛喝:「杜泰!你乾吞沒光祿寺銀巨萬!今日要你死!」手揮處,三柄飛刀直奔杜泰心腹,賣花婆也猝起發難,抓起一朵宮花,對準杜泰射出一蓬細針。

 

宮翠蘭緊挨杜泰而坐,首當其衝!本能反應,袖內收著的太乙金針揮出,叮、叮、叮險險撥開三柄飛刀。正要以『流雲飛袖』遮擋飛針,只見麈尾揮處,一團綠雲罩來,一蓬牛毛針頓時消聲匿跡。這時杜泰早已軟攤在椅旁地下。

 

兩名殺手見事未得逞,立即奪窗而逃。剛飛身趕過來的綠拂:「看針!」喝聲中,拂塵內接下的牛毛針,悉數回敬,射向兩人。宮翠蘭也已拾起飛刀:「看刀!」上、中、下三路飛向老者。

 

賣花婆將花籃朝身後甩出,翻身躍窗跳下。老頭身形稍慢,左小腿肚被刀劃過,摔落街面,賣花婆扶持著逃走。

 

事起倉卒,廳內眾人驚慌莫名,幸得紅塵與尉遲達招呼著向門外撤退。宮翠蘭俯身去扶倒地的杜泰,他魂不守舍,隨手亂抓,竟將宮翠蘭面紗抓了下來。仍在廳內的眾人,雖處於驚慌混亂的狀態,凡瞥及她容顏的,竟莫不停止了動作,驚艷於她非凡的美顏仙姿。

戴回面紗,宮翠蘭向他們告別。杜泰由尉遲達負責護送回去,宮翠蘭卻想再去芙蓉觀後那大石附近探查一番。她將車留在山路口,隻身入山找到大石,才發現這個岩石可真大,像間柴房,不規則形狀,周圍五六棵樹。她仔細繞了兩圈,有一角緊靠山壁,但似有一石隙隱在兩棵樹之間。她側身穿過樹幹,見到石隙,能容一人通過,她摸了進去。

 

裏頭伸手不見五指,她備有火摺子,點燃,火光照明甚微,見不到太遠,但她感到置身一個很深的圓形石洞中。她小心舉步,腳卻好像觸到了什麼,她蹲下身,腳邊是個扁平的金屬方盒,盒面有塵土,她將塵土抹去,盒面中央是個斜三角形的圖樣,她赫然一驚,難到這是傳說中有『火神』之稱的嶺南派『流星追魂』羅紅岩的暗器?她立即收手,火神的暗器是碰都不能碰的!

 

金屬扁盒底下壓著些紙片,她小心翼翼地抽了出來,一張大,一張小,但都好像是撕剩下來的。就著微光她檢視,小的一張只有半個手掌大,紙質厚,可能是從花箋上撕下的,上面蠅頭小楷印著的字,不但辨認起來困難,她更有些不知如何句讀:

 

『北京月宮寶盒公司

  月球新科技系列產品推銷員』

 

她扔下這張,檢視另一張,上面手寫的字跡十分潦草:

 

『我為什麼回到了這麼可怕 落後 醜陋的時代

  我是不是在做惡夢啊

  錦衣衛  你們不是人  是一群魔鬼

  天啊  讓我噩夢夢醒吧

  我在京石高速公路上開車  怎麼一下子  就到了這個黑洞裏

  讓我死  不要救我』

 

她依然看不太懂,正想收起帶回去仔細研究,卻聽到前方不遠,有人在呻吟,她站起身過去查看,俯躺在洞牆邊的,不是那瘋啞乞丐更是何人?!

 

他似乎吃了不少苦頭,身上傷痕累累,最嚴重的是他右邊頭上,被扯掉一撮頭皮和頭髮,左手臂上又被剜掉一塊肉。

 

將他接到家中後,她就備下湯料藥草,不是給他喝,而是給他浸泡療傷。她將他衣服全褪下,他外面穿著的是一般的衣服,但裡頭一件內衣十分古怪,是左衽的,沒有盤扣,也沒有繫帶,兩邊一合就自己黏上了,一拉又開了,不知何種質料。

 

她用清水將他揩乾淨,然後抱他浸入藥湯裏。他似乎被錦衣衛苦刑嚇呆了,幫他洗滌傷口,竟似乎毫無知覺。此刻他頭髮像雜草,最早見他時,是個平頂的怪樣。她在那頭皮被拔掉的傷處,及臂上肉被剜掉處,敷上太乙金創膏,那是她父親的獨門靈藥。

 

她替他清洗敷藥,看著他,不禁內疚又心疼地留下淚珠,她得了他的仙枕,反害他吃這許多苦。

 

後來她又給他餵下『太乙延命金丹』也是雲鶴真人煉製的。她內疚,對他悉心呵護,燉雞、燉人蔘餵他,服侍他整整三天才從鬼門關將他拉回到人間。見他開始呆呆地盯著她瞧,她心底歡喜極了!她發現他相貌堂堂,體格相當健壯,傷勢復原得很快,但仍有些癡呆,仍未開過口。

 

她則向他無話不說,告訴他,她神仙眷侶的父母親;趙文華五姨太早年的一些秘辛;她如何得到女官的職位;她在宮中經歷過好可怕的『壬寅宮變』,正好是十年前的事了,幾個宮女要殺皇上未成,結果那一次處死了十幾名宮女!她在宮內與杜泰相好,但又在宮外與尉遲達有染;她跟他提起芙蓉觀新來兩個可疑的道姑。

 

「綠拂紅塵這兩個賤貨不知何來頭,真想知道她們此刻正做些什麼。」她說。他聽了眨了眨眼。

 

她炫耀自己對珠寶的知識;她給他看『太乙金蠶真訣』並解釋真訣給他聽;又演練『太乙金針』給他看,問他想不想學。

 

第五天時,她備下蘭湯;但不是給他洗澡,卻自己慢慢將衣裳當著他的面一件件除下來。只剩下褻衣時,她欲露還遮地勾引挑逗他,並用塗著大紅蔻丹的腳趾去解開他衣裳的繫帶,解開他褲子的腰帶。她知道這時他的身體已然完全復原。他挨近她,她見到他眼中的慾火。她將他的頭臉摟進懷裏,她酥胸乳溝的香氣搞暈了他神經末梢。他氣吁吁挺進,她雙股勾纏住他──

 

「嗯──啊──」他喊出聲:「──我──愛──妳──」他竟然不是啞巴!但她沒聽清他喊些什麼,因為她自己早禁不住嬌喘呻吟:「──噠噠──噠噠──」

 

他們緊摟,他們推送──迎拽,恣意地沉醉在本能狂烈的律動中──

 

(續)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