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五段 【我必須要得到控制變形的能力】

(情節概要)

解傑若和洛哈同等,來到天外崎,進入了天外來客居酒屋,令紫水晶得以與紫水晶髑髏相會。也使他們和天外崎總管的天外豬太郎,主動的攜手合作。

就在解傑若對藏寶室內的各項外星藏寶檢視過一遍時,蓉娜出現了,她得到季子的通知而來的。以她目前的情況和身分,可以說是他們所有人的領導了!

她做了幾個必要的措施,其中之一便是利用藏寶中的一個『聖杯』,來給洛哈同治病,他無法控制自我變形的能力。

第七章    第十五段 【我必須要得到控制變形的能力】

 

接過頭髮,蓉娜解釋:「我不要複製,可是這複製器可以幫洛哈同治病。」
「治病?」洛哈同坐直了身子,「治我的什麼病?」。
「你專會變怪物的毛病。」
「妳能讓我控制變形的能力?」他向羅珊蒂看了看,「那太好了!我們快進行吧!」
凱薩琳此時突然發問:「春若花女士,請問這治病是否也可以徹底的去除他變形的毛病?」

蓉娜諒解的點點頭:「沒錯,也可以反過來讓他還原為正常人。」
洛哈同轉著腦筋,他的右眼也慢慢怪異地游動著,那水晶髑髏,似乎在他右腦袋瓜內蠢蠢欲動。
「會有副作用?或者後遺症嗎?」
「病治好,當然就都不會有。」
「那我們快進行吧!」說完他向凱薩琳投去了感謝的眼光。
像是在自己思考,他說:「我們的對手過強,我必須要得到變形的控制能力,我們快進行吧。」

蓉娜讓他坐到几邊正對著紫水晶髑髏和聖杯,然後將他的頭髮垂到聖杯上方,然後自然落下。說也奇怪,聖杯真的像有一層透明的保護膜,因為那根頭髮,呈弧形的浮在半空中。
紫光閃爍,紫水晶髑髏開始運作,立即彷彿先前一般,杯身內部湧出閃爍的光粒,向胞膜頂上的頭髮攀援上去,同時杯底也冒出灰色的液體。


攀到膜頂的白光,觸及頭髮,立時焚化,並掉進杯中的液體內。

仍燃燒著的頭髮,立即點燃了液體,透明的灰色突然變成透明的金色,逐漸,一些五彩的光絲相互糾結地在內部出現,愈纏愈多。
不斷冒出的液體溢出杯緣,在保護的胞膜內,逐漸形成一個球體。

透明金球內,聖杯已經完全隱去,只有纖維般五彩光絲,在編織著瑰麗的圖樣。
金球突然自動昇起,飄移到洛哈同的頭上,開始下降,自他右邊的腦袋開始,逐漸膨脹,一直到將他的全身包進球體,並且也完全的隱去。

羅珊蒂抓著媽媽的手臂,緊張的看著那金球的變化,並逐漸的將洛哈同涵蓋住。
凱薩琳數分前恰才提醒過洛哈同,他可以做另外的選擇的,而他也等於親口告訴了她,他的抉擇,顯然他是無法棄解吉諾於不顧的。

當金球將洛哈同完全包起,並為他『治病』時,蓉娜竟對解傑若展開凌厲的批判和指責!
「解吉諾把你分解出來後,你都做了些什麼事情?!一句話可以歸結,一無是處,一事無成,一籌莫展,一敗塗地!
「你自己想想,到了東京,情況也不先弄個清楚,就帶著他們走東走西,徒勞奔波。怎麼不先用些腦筋?
「解吉諾給了你新的水晶髑髏,還給你專用的內丹,連本是你的玉琮都失而復得,難道你已經全忘光如何靈活運用這些東西了嗎?!
「解吉諾沒告訴你,我跟著東京先生到這兒來了嗎?你帶著大家來找春花,難道不知道先來問我一聲,可以省去你好多事情嗎?!」

解傑若莫名其妙吃了一頓排頭,簡直不知如何分辨,最後只懦懦地說:「妳自己不也是不知道春花躲去了哪裏?」
「我早已經掌握了不少和她有關的八卦消息!」
解傑若不解:「八卦消息?」
她讓紫水晶髑髏在長几展示出好幾種市面上流行的各種週刊,包括『星期五』、『週刊現代』、『週刊文春』等。

「有時他們的爆料,正是我們想知道的。」
「他們發現春花蹤跡了?」
「沒有,可是我掌握到另一個人的行蹤。」
「哪一個?」
「瀨戶內珡海。」
「她能帶我們見到春花嗎?」

「見到見不到她,無關重要,重要的是兩樣跟我們關係密切的東西,如今匯集在她手裏,其中水晶鱷魚,具有毀滅性威力,春花毫無警覺,此刻是見到或是見不到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下個月中旬,歌舞劇開演,會發生什麼事情!水晶鱷魚自我推薦,要春花將牠編入劇中,並暗示牠保證演出會轟動東京!但這是不是也暗示牠將在舞台上發難!」
解傑若插嘴:「牠不是被關進那個走馬燈裏了嗎?」

「你能保證牠不會破解?──你不能!問題是目前我們誰都不知怎麼破解!問題更大的是,目前我們誰都不知怎麼解決水晶鱷魚!」
「解決?」
「你知道,就是『幹掉』那條『惡魚』!」
「妳有解吉諾目前狀況的消息嗎?」
「你不要轉移話題!保護解吉諾是你的事,我不參與,我只管春花。」
「我是想或許解吉諾有辦法收拾那條鱷魚。」

「別做夢,現在他自己性命不保!──不用多說,我說這麼多,只是要提醒你,不用研究見到或見不到春花,就是見到了,你以為她會立刻物歸原主?別做夢了!她和水晶鱷魚談妥了條件,才幫牠拿到的,要履約,也是物歸水晶鱷魚。

「你可以指責她的偷盜行為,但你要想清楚喔,開口要是要不回來的!我說這麼多,就是要提醒你,見春花不難,下月中旬公演,舞台上就一定見到,想要取得解吉諾的內丹,卻將是一場爭奪戰,你最好多想想清楚,該怎麼做,不然到最後把他們三個人送進去了,也拿不回他的內丹!」
解傑若果然聽得悚然而驚,面目深沉地凝思著。

「我替洛哈同治病,是要讓你這邊有個高手,在這場爭奪戰中,增加取勝機會。如果我猜得不錯,水晶鱷魚都還做不到變形,牠仍以為聖杯是個複製器,可是陰錯陽差,解極茸利用晶床想通過水晶髑髏來控制洛哈同,不料只做了一半,被解吉諾搶救下來,可是他已經形成了兩種不同物質的合成體,並且是不完全的。複製器對單體進行複製,但對洛哈同的特殊情況,就不是複製,而是令他得以變形。」

「謝謝妳。」
「我不用你謝,只要你告訴他,不要忘了,在盡可能的情況下,幫我保護春花。」
「我會的。」洛哈同說,原來這時他已經自金球內出來,聖杯也自動回到了几上。
「你感覺如何?」
他站起身,一剎那間,覺得有微量的電流通過全身,使他有些暈眩,但並沒有出現任何疼痛或不便。
考慮一下,他說:「病好像好了,其他──就須要多練習了。」

解傑若趕緊問:「可不可以再向妳請教一個問題?」
「問吧。」
「妳收集到春花歌舞劇要表演些什麼的資料嗎?」
「她甚至現在都有可能還在編寫當中,我收集什麼?」
「那我們走了。」
「那個八卦週刊,挖掘到一條消息,對我們很有用,瀨戶內珡海透露,她最近將應邀參加一齣歌舞劇的演出。」

「肯定是春花的歌舞劇!」解傑若連忙說。
「我估計不只她,你不妨調查一下,還有其他什麼人會參加,而且不只表演,音樂服裝道具等,各種演戲有關的行業。對了,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導演製片,沒跟你們來東京嗎?」
「她們也來了,不過我們分開走。」
「這些你都應該查清楚,所以你的基本戰略應該是,邀約人手,分派人手,準備你搶我奪。」
「好,那我們走了。」

(接  -  第十六段【三人手牽手向河原春日神社走去】)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